小說軀體的智慧

江辭下意識的蹙眉,這個場面,怎麼有些似曾相識呢?

他將目光下意識的看向了江念。

江念:「……」

程宋本來也是坐在沙發上的,此時,正倚著牆,雙手環胸,宛如一個看客,看著房子中央的兩人。

此時他注意到闖進來的兩人,微微眯了眯眼,江念?

她和江沅是……

不對,旁邊還有一個江辭。

她們,都姓江……

江家么?

想到什麼,他瞬間恍然大悟。

這個程燃將消息瞞的緊,更是將江念的背景抹的一乾二淨,他廢了一番力氣,也僅僅是查到她是hope樂隊的主唱而已。

若非上次他們來賽車場,他看到了默默和想想,覺得他們兩個眉眼間都有些程燃的影子,不然,他也不會那麼好奇心大發的去搭訕一個小傢伙。

江念此時的注意力都在江沅的身上,壓根沒有注意到程宋那探究似的目光。

她已經被眼前的情況給弄懵逼了。

簡拂衣看到熟人,急忙就往江念身邊跑。

「江小姐,你可得救命。」

「小沅你這是……」要拆房子嗎?

江念看著,也是懵逼的不行。

她不是特別了解江沅的脾氣,哪怕她上次在宴會上強勢打臉項九九,她也都不在現場。

根本不知,這個看著溫婉的宛如江南女子的女孩,竟然會這麼彪悍。

江沅瞪了一眼簡拂衣,扭頭看向江念,奇怪的反問:「姐,你們認識?」

正在朝著江念走去的腳步頓時停下,簡拂衣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一樣,扭頭看著江沅,「你,你叫她什麼?」

「她是我姐。」

她話音一落,就見簡拂衣轉身朝著程宋走了過去。

灰常果斷!

呵呵。

這傢伙的姐姐啊!

過不得,那日在賽場上強勢懟厲映,之後網路上又是強勢一筆。

他當時還在程宋面前誇江念來著。

什麼解釋都沒有,直接就將那些人請去了警察局。

這怕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吧?

之後,厲映的微博上便是發出了她跪地道歉的視頻。

要說,那厲映的後台可是很硬的,當年的厲家,在帝都的名門圈裡也是有著一席之地的,只是之後出了一些意外,她的父母為了救賀老雙雙身亡,她便被賀家收養了。

厲氏旗下的公司也都被賀氏吞併。

彼時,賀氏集團躋身豪門行列。

雖比不得五大家族,但是,五大家族之下,賀家最大!

她作為賀家的千金小姐被養大,性格也是出了名的跋扈,在名流圈裡,也是鼎鼎有名的存在。

而,每年到賀家提親的人,也是數不勝數。

最讓人驚訝的是,視頻拍攝的地方,裝潢豪華,一看就是賀家老宅!

竟然直接到賀家去逼宮了,可見這人的強悍。

能把賀家壓的不敢翻身!

在這帝都,怕也沒有幾個人了。

簡拂衣很自然是站在了程宋的身邊,伸出手好哥們似的勾住了他的肩膀,對著江沅挑眉,說道:「喂,我也是有男朋友的人,你不要一直纏著我,我男朋友他會吃醋的。」

程宋:「……」

這個二貨。

江念:「……」

這人是傻子嗎?

江辭:「……」

這人有毒吧?

江沅:「……」

mmp了!

「你有種再說一遍!」

「我有男朋友,我喜歡男人,怎樣?」說著話,還把程宋往他懷裡帶了帶,一副流氓痞子的架勢。

「簡拂衣,你!」

「我怎麼樣?」簡拂衣挑眉看著江沅,不屑的勾著唇,「我喜歡誰難不成還要給你報備?江大小姐,我們不熟,真的不熟!」

江沅被氣的身體直顫。

而簡拂衣的語出驚人讓眾人都愣了一秒。

程宋揉了揉眉心,有這麼一個二貨兄弟,真的是——造孽啊!

他伸手打掉了他的手。

他什麼時候是他男朋友了?

他怎麼不知道?

江念這才注意到程宋,微微愣了一下。

這人……

程宋微掀眼帘,目光溫潤的遞過去。

四目相對。

男人面容看似溫潤無比,黑色的西裝穿的妥帖,雙手還胸倚在牆上,長腿微微曲著,抬眼間,狹長的眼眸帶著三分溫柔,三分狡黠和四分清冷。

這讓江念想起一首詩。

舉觴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樹臨風前。

這個男人,美的像是從水墨畫里走出來的。

大概是沒有經過什麼洗禮一樣,他的氣息中,帶著一絲渾然天成的乾淨。

沒錯,就是乾淨。

男人忽然對她笑了一下,只是淺淺的勾了勾唇,接著薄唇輕啟:「今天招待不周,包間被砸了,不如,我請各為出去吃午飯?」

「江小姐估計也打累,吃飽了繼續也無妨。」

簡拂衣前一刻還在感嘆就是兄弟靠譜,還知道他餓了,下一秒整張臉都垮了下去。

什麼叫打累了,什麼叫吃飽了再繼續!

還嫌他的命不夠短嗎?

報復!

絕對是報復!

江辭也沒有想到在這裡會見到這個怪蜀黍。

下意識的蹙眉,問:「怎麼又是你?」

江念問他:「你認識?」

江辭這才低聲將前段時間比賽場程宋和想想默默搭訕的事情說給了江念。

這個人太奇怪了好嘛!

哪裡有人無緣無故的就搭訕小孩子的。

定然是有什麼壞心思的。

江辭看著程宋的目光充滿了警惕。

「那兩個小可愛今天沒有來嗎?」程宋淡淡的問。

「沒有。」

「呵,無礙,以後總會有機會見到的,我還沒有自我介紹吧,初次見面,我叫程宋。」

程宋這才直起身,長腿邁開走來,挺拔玉立的身姿,自帶一股閑雲野鶴之氣,他在江念面前停下腳步,對她伸出了手,「江小姐,幸會。」

男人這麼紳士,讓江念反而有些拘謹了,就是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你好,江念。」她也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一觸即分。



片刻后,眾人都是轉戰飯館了。

簡拂衣本來是要走的,可是被江沅死死的盯著,他想,他要是敢跑,這女人絕壁敢追上來!

他無法,只能跟著一起去了飯館。

程宋介紹的,是一家火鍋店。

五個人叫了一個包廂。

落座后,只覺得氣氛莫名的詭異起來。

本著女士優先的原則,江念和江沅先點了菜,這才把菜單遞給了程宋。

程宋看著上面勾選的羊肉,微微眯眼,很自然的掠過,又隨便點了幾個素菜,便叫了服務員。

火鍋很快就端了上來。

火鍋像來是很容易增進感情的。

「江小姐這段時間是不是有一個演唱會?」程宋說話總是溫溫吞吞的,一口一個江小姐,從不僭越。

「嗯。」江念涮著菜,點頭。

「我有幾個朋友很喜歡江小姐的歌,也想去你的演唱會聽聽現場版的,不知道江小姐可有渠道可以幫我討幾張門票?」

程宋很自然的開口。

簡拂衣在一旁看著程宋,那個眼神,說不上來是一個什麼感覺,無語是真的。

初次見面曖,你就找人家要演唱會門票?

你這樣真的好么?

江念將飯菜咽下去的后,才是開口:「票也不是我說了算,我做不了主。」

她說的是實話,她對於演唱會的票向來沒有什麼概念,她就只負責唱歌而已,其餘的造勢宣傳,她一概不管。

不過似乎到現在,她也沒有覺得hope樂隊的宣傳有多大。

幾乎除了唱歌,很少在網上看到他們的蹤跡。

網路很乾凈。

「這樣啊。」

「嗯,不過,現在網上的票已經賣完了嗎?」江念看了一眼程宋,好奇的問。

「嗯,已經完了,他們沒搶到。」

簡拂衣看著程宋在一旁一本正經的說胡話,心裡鄙視不已。

朋友?

你哪裡來的那麼對狐朋狗友。

明明就他一個人好么!

他頗為無語的白了身邊人一眼。

可是這個眼神印在別人的眼中,就不是那麼一回事。

江沅從鍋中夾了一塊蝦丸,一筷子插進去,戳戳戳,像是在戳某人,那架勢,恨不得將人五馬分屍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