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銀蛇二話不說,飛快的鑽了進去。

柳夕盤膝坐在馬桶上,一手握著日精輪,一手掐訣操縱月精輪,神識化作一條細長的細線,牢牢的栓在月精輪上。

極品兵王 月精輪的速度很快,沿著小銀蛇指示的地點,以兩點之間直線最短的距離鑽了過去。一路上見牆鑽牆,見門鑽門。

直接鑽入地下車庫,月精輪連續鑽穿了三輛豪車后,又鑽入了地下酒庫,打破了裡面的冰凍環境,直接導致整座酒庫的紅酒全部報廢。

這些柳夕當然不會在意,銀蛇高保勖更不會在意。

月精輪如狂風過境一般將大廈地下徹底洗劫了一遍,才終於來到高保勖所說的後路。

果不其然,這條千年前留下的後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地震之類的原因,導致整條地下通道已經毀了,通道也被徹底堵死。

沒什麼好說的,鑽吧。

「柳小姐,柳小姐,您在裡面嗎?」廁所內傳來店長的聲音。

茅山遺孤 柳夕進入廁所時間有點久,店長不放心,進來問問。

柳夕一邊操縱著月精輪鑽洞,一邊分出一絲心神留意著外界。聽到店長的聲音后,她回答道:「我在的,對不起,有點不舒服,可能要耽誤久一點。」

店長的聲音明顯鬆了一口氣,連忙說道:「好的不著急,您請便,有什麼需要,請您儘管開口。」

如果換做其他客人,店長指不定都要懷疑對方是不是攜帶貴重首飾從廁所逃跑了。

不過柳夕是經理直接打電話讓她滿足對方所有要求的人,完全沒有必要因為一套已經付錢的首飾而從廁所逃跑。

沒錯,那套首飾已經付了錢了,是音音直接給經理轉的賬。正因為如此,店長才一點都沒有懷疑。

「嗯,謝謝。」

柳夕禮貌的道謝后,再次收回神識,繼續操縱月精輪鑽洞。

高保勖留下的後路果然如他所說,被施展了縮地成寸的佛家手段,月精輪和小銀蛇的速度百倍激增,快速的在地洞內穿行。

小銀蛇的速度越來越快,柳夕卻越來越急。

她已經感受到強大無匹的巫族氣息就在不遠處,而且正在向她快速的飛來。

柳夕粗粗估算了一下燭九陰的速度,最多兩分鐘,燭九陰就可以出現在她面前。

快呀!再快一點!

柳夕心下無比著急,操縱月精輪的鑽洞的速度再次提速,先前吸收玉石恢復的一些靈力,瘋狂的輸入到月精輪內。

月精輪感受到主人的急切,也無比奮力的鑽著洞,鑽地的速度堪比閃電。

小銀蛇靠著不癲大和尚留下的縮地成寸,已經如同風馳電掣,竟然還有些跟不上月精輪的速度。

「燭九陰來了!」

柳夕感受到龐大的威壓出現在商場外,下一刻就進入了珠寶店,沒有絲毫耽誤,立刻朝洗手間而來。

「還有多久?」

她藉助月精輪向小銀蛇傳遞燭九陰來了的意念,詢問對方還有多久才能到達地下古墓。

「快了,馬上就到,朕已經感受到了皇陵就在前方,你再堅持一下。」

小銀蛇也知道此刻十萬火急,憤怒的叫道。

「來不及了。」

柳夕嘆息著說道,無奈的搖搖頭,到底還是差一分運氣啊。

她已經聽到燭九陰來到女廁前,然後朝女廁走了進來……

「你幹什麼?」

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入柳夕的耳中,是冷少寧的聲音。

「你為什麼要闖進女廁所?」冷少寧義正言辭的叫道,聽聲音似乎攔在燭九陰前。

「滾開!」

燭九陰暴喝出聲,然後便聽到冷少寧的悶哼聲,似乎受到了打擊。

「已經到了,你快傳過來。」神識里

「你為什麼要闖進女廁所?」冷少寧義正言辭的叫道,聽聲音似乎攔在燭九陰前。

「滾開!」

燭九陰暴喝出聲,然後便聽到冷少寧的悶哼聲,似乎受到了打擊。

21010 冷少寧之所以也在周小生珠寶店,是因為他趕到鶯潭市后,飛快的來到了鶯潭市飛機場賓館。

結果到了賓館,卻找不到柳夕。

柳夕的電話無人接聽,一時半會兒冷少寧也沒有別的辦法尋找柳夕。

冷少寧有些著急,尤其是知道柳夕正在被覺醒者追殺,處境萬分危險。她現在不在賓館內,很可能已經被覺醒者找到……

後果不堪設想,冷少寧直接去了鶯潭市公安局,出示了自己國安局的證件,請求對方協助。

協助的內容很簡單,從警局監控室內調取了半個小時內鶯潭市飛機場賓館周邊的攝像頭。

不得不說,現代科技的強大,使所有人都失去了隱私。

尤其是城市,每個人的生活足跡都在一個個監控鏡頭下面,清晰的展露並存儲在一張張光碟內。

柳夕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的行動,被沿路上一個個攝像頭清晰的拍攝了下來,輕易展現在冷少寧面前。

冷少寧一看到柳夕進入周小生珠寶店后,第一時間的出現在珠寶店外,然後直向洗手間飛奔而去。

與此同時,燭九陰化作的強壯男人也正好出現在洗手間,兩人不期而遇。

冷少寧一見到燭九陰,便感受到對方身上強大而壓抑的氣息,頓時便知道對方和自己一樣是異能者。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燭九陰卻看都沒看他一眼,直接闖入了女廁。

冷少寧又驚又怒,連忙阻止對方的進入,並且心裡已經有了猜測,對方很可能就是柳夕口中的燭九陰。

燭九陰遠比冷少寧想象中的更加強硬,直接一腳就將冷少寧踢飛。不過冷少寧早就防備著燭九陰,閃電般躲開了燭九陰的攻擊。

燭九陰也不理睬他,見他閃開,便大步跨入女廁,一腳踢開了柳夕所在的格子門。

這個時候冷少寧已經沖了過來,卻被燭九陰反手拍蒼蠅一般拍到了地上。

於是,盤膝坐在馬桶上的柳夕和狼狽躺在地上的冷少寧兩兩相對,相顧無語。

「柳夕?」冷少寧驚訝的叫道。

「冷少寧攔住他,他就是覺醒者燭九陰。」柳夕急切的叫道。

她已經激活了日精輪的傳送法陣,只要再給她兩秒鐘的時間,她就可以傳送到月精輪周圍。

但是,燭九陰的距離她只有一米不到,隨便一伸手,就可以打斷她的傳送法陣。

冷少寧也知道此刻十萬火急,柳夕在電話里已經對她說的很明白,現在的她極度虛弱,連個正常人都不如。

要是被面前的覺醒者攻擊,只需要一下,就可以要了她的命。

危急之時,便可以看出冷少寧的道德是如何的高尚。

他竟絲毫不顧自己的危險,整個人如同化作了一道狂風,緊緊的抱住了面前的魁梧男人。

冷少寧化作的狂風如小型颶風一般劇烈的旋轉起來,將魁梧男人牢牢的困在風中,風刃如一把把飛刀,像是要將他千刀萬剮。

燭九陰驚怒交加,一時間就被冷少寧不要命的糾纏給攔住了,錯失了最後抓住柳夕機會。

柳夕藉助冷少寧糾纏住燭九陰的機會,順利的施展了日精輪的傳送陣,整個人如輕煙一般漸漸虛化,最後徹底的消失在廁所內。

「燭九陰,你要是傷了冷少寧,主席先生會很生氣的。」

柳夕的身影徹底消失前,留下了一句話。

這句話讓暴怒的陌生男人愣了愣,眼神中閃過一絲驚詫。

他一聲冷哼,時間彷彿靜止下來。

冷少寧化作劇烈旋轉的狂風,因為時間的靜止,也慢慢停了下來。

廁所內,只見魁梧男子身邊漂浮著密密麻麻的絲絲線線一般的東西,這些其實是冷少寧的肉身和頭髮。他把自己變成了狂風,身體也變成了風刃。

陌生男子狠狠一拳擊穿了面前漂浮的物事,低頭看向廁所地面瓷磚上那個手指大小的黑洞。

燭九陰能夠感受到這個小小的黑洞,竟然有著地下古墓的氣息。也就是說,通過這個小小的地洞,就能夠到達地下古墓。

「呵呵,跟我玩『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嗎』?也好,反正閑著無事,我就陪你們玩玩吧。就教你們這群小老鼠一個道理,拳頭遠比狡猾更有用。」

名門謀略 說來可笑,號稱十二祖巫中最陰險最狡詐的燭九陰,居然說出拳頭比狡猾更有用的話。

燭九陰迅速化作一條手指大小的小黑蛇,不偏不正的鑽入了小黑洞內。

它離開后,廁所內靜止的時間恢復正常,劇烈旋轉的冷少寧突然發現沒有陌生男人,便停了下來。

這一停下來,他才發現自己的兩條腿不知道怎麼就折了,一個站不住便坐倒在地上。

和燭九陰一樣,冷少寧停下來后,第一眼也是看向了馬桶前地面上的小洞。

冷少寧在小黑洞裡面感覺到了燭九陰強大的氣息,便知道燭九陰進入了小黑洞。至於小洞通向哪裡,這個問題恐怕只有燭九陰和柳夕才知道。

可惜的是,柳夕身上沒有任何通訊工具,沒有辦法聯繫到柳夕,得知更多的信息。

然而,僅僅是覺醒者三個字就已經足夠了。

內陸地區,竟然藏著一隻真正的覺醒者,而不是歷史上那些剛剛開始覺醒,正處於虛弱期就被異能者聯手誅殺的倒霉蛋。

這個消息如果報道上去,恐怕會引起震動。

冷少寧不知道的是,柳夕早就把覺醒者燭九陰的事情告訴了衛無忌,而衛無忌第一時間就報告給了上級部門。

恐怕現在,整個國安局都在研討怎麼對付燭九陰的問題。

「茲事體大,必須要第一時間告訴主席,請求異能者自由聯盟組織全力協助。」

冷少寧皺起了眉頭,神色嚴肅的拿出電話,先生的電話。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不在伺服器。」

冷少寧又撥打了兩次,每次都是不在伺服器。他暗嘆一聲,悻悻的掛掉電話,開始打電話給衛無忌。

……

一暗一明后,柳夕的身影出現在地下古墓之中。

時隔差不多半個小時的時間,她和秋長生又一次面對面,彼此相顧無語。1. 秋長生嘴唇動了好幾次,終於還是沒忍住:「親愛的柳姨,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在玩什麼?」

當然,他心裡的話可沒有嘴裡吐出來的那麼親切。何止沒有那麼親切,他已經在心裡把柳夕罵成了豬頭。

特么的,老子費心費力甚至不惜自損壽元,用血祭之法強行打通傳送陣才把你送出去。

半個小時不到,你特么的竟然回來了?

不等柳夕回答,秋長生已經微笑著說道:「難道,柳姨你是回來和我同生共死的嗎?您真是太客氣了,這怎麼好意思呢?」

柳夕差點沒被秋長生陰陽怪氣的語氣給氣死,頓時想起了修道界那位因為得罪了秋長生,害的自己生不如死的可憐修士。

秋長生這個賤人,果然一如既往的毒舌刁嘴,讓人恨不得把他一張一合的嘴唇用針線縫起來才好。

不,應該先用石頭將他的牙齒一顆一顆的砸掉,在把他的嘴皮子縫起來。

「呵呵,你想多了。」柳夕說。

秋長生微笑道:「哦,是嗎?既然不是來殉葬,那你是來給我送飯的嗎?」

柳夕:「……以你的智商,我很難跟你解釋。」

小銀蛇不知道從哪裡鑽了出來,趴在柳夕的肩膀上,冷冷的望著對面的秋長生和旁邊柳夕的臉。

「現在你已經到了地下古墓,該讓你那個該死的輪子離開朕了吧?」

月精輪自從進入地下古墓后,便繞著小銀蛇上下翻飛不已,捲起的風形成了無形的刀刃,更不要說月精輪本身無堅不摧。

被這麼一件兇器貼身環繞,小銀蛇混身發寒,一動也不敢動。

直到柳夕傳送進了地下古墓內,小銀蛇才敢輕微的移動,爬上了柳夕的肩膀。

柳夕打了個響指,月精輪「嗖」的一下飛到了柳夕攤開的手掌內。

她潔白如玉的手掌心內,並排著日月精輪。

不過此時的日月精輪,已經沒有了瑩光潤潔的表面,甚至連日光和月光都黯淡不已,彷彿風中之燭,隨時都可能熄滅。

日月精輪元氣大傷,可把柳夕心疼的不行。

本來她現在只有鍊氣期修為,自身丹田內的靈力連供她自己使用都不夠,更沒辦法滋養先天靈寶的日月精輪。

日月精輪乃是十大先天靈寶,沒有金丹期以上的修為,若是貿貿然的將日月精輪放入丹田溫養,只會被日月精輪吸幹了所有靈力。

柳夕當然不敢將日月精輪放置進丹田,只是平日里讓日月精輪自行吸收日月精氣用於溫養。雖然日月精氣遠遠比不上修士的靈力,不過勝在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對柳夕來說沒有任何損失。

日月精輪吸收日月精氣雖然可以勉強滋養,但是一旦柳夕使用日月精輪,就會導致日月精輪入不敷出元氣大傷。

這就好比家裡的私家車,不給加油就算了,還要強行發動開幾圈,什麼車也受不了啊。

日月精輪先是在柳夕的操縱下,與燭九陰狠狠的鬥了一場,而且還用混沌之光刃傷了燭九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