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PS:一下子少了800多字,嗚嗚嗚……打賞名單在明天。 賭場的賽制設定其實很穩健。

第一輪和第二輪的預賽,以金錢、名聲促使參賽武者去全力戰鬥,賭場藉此分析出最後七名攻擂者的真實實力,從而在第三輪能開出精確的賠率,避免大的冷門出現。

針對於此,李唯的目標就是盡量低調的過關,不顯山露水,讓賭場低估自己的實力,從而開出很高的勝賠,便於自己以小博大,發一筆橫財。

所以李唯一上場,就開始裝起了萌新。

「大家好,我叫李唯,有何貴幹?」

「你誰啊?」

李唯說話很欠揍,但真到了打架,他見人就躲,見傷就補刀,直接扛起了猥瑣流的大旗,打起了農村包圍城市的游擊戰……

最終,他以巧妙的力道將最後一人擠出場外,原本十秒鐘就能搞定的事情,最終一共消耗了半個小時,全程不顯山不露水,「艱難」又「幸運」的拿下了第一輪!

這也算爆出了個不大不小的冷門。

但是觀眾卻沒有絲毫的震驚,有的只有憤怒與唾罵:

「什麼玩意啊這是。」

「這種人也能過關?」

「這G7場上也有幾個好手,咋就被這貨鑽了空子?」

「話說這貨到底是誰啊?以前怎麼沒見過?」

「好像是江南葉家的第三順位武者。」

「三選也能過關?」

「聽說葉家二選的一個娘炮也晉級了,難道葉家今年要捲土重來了嗎?」

「重來什麼呀?就在剛剛,葉家首選,去年的八強選手,葉朗,倒在了第一輪!」

「葉朗……」

李唯微微一怔。

回到葉家的固定席位。

葉朗一臉怒火的接受著簡單治療。

「媽的,沒想到被女人擺了一道。」

林高遠面色凝重。

「來自極限武館的洪悅,據說是洪館主的小女兒,今年只有十九歲,也許是你憐香惜玉,也許是你輕敵了,你看辰星和李唯,懂得迂迴作戰,都順利過關了。」

葉朗冷哼一聲:

「猥瑣戰術有什麼值得表揚的?我堂堂葉家好男兒,要跪就跪在女人身上。」

葉朗恬不知恥的冷笑著,為自己的雙關台詞洋洋自得,隨即推開武醫,揚長而去,去夜店找點妹子,準備……

跪入。

李唯五人皆搖頭不語。

這就是葉家第三代的唯一男丁……

造孽啊。

夢回大上海 ……

預賽第二輪很快開始。

這次場地變成了20×20米的方塊。

李唯弱弱的走上了G塊場地。

準備繼續之前的戰術。

可惜這次行不通了,大家對李唯這個靠猥瑣流上位的新人,抱著統一的敵意。

其中一名面帶凜然正義、長得有點像丐幫全冠清的青年道:

「我有一個提議,這個李唯純粹靠坑蒙拐騙上的第二輪,與之站在同一個場上,簡直有辱我等尊嚴,我提議大家一起先把他揍趴下,再開始我們真正的戰鬥,各位意下如何?」

眾人附和:

「好好好!」

「只是這麼多人打他一個,是不是不太好啊?」

「和這人不必說什麼江湖道義,大家一起上!」

.

李唯頓時懵逼了。

見眾人撲來,撒腿就跑。

眾人改變戰術,準備布陣合圍。

李唯趕緊找機會跑向場地邊緣,踩著邊線飛速狂奔著。

遇到前方擋路的,他就悶頭撞過去,腳底偷偷使個絆,不顯山不露水的,將其推出了邊線。

遇到身後狂奔二來拽著他的,他就突然剎車,和後人撞了個滿懷,腳底又偷偷使個絆,不顯山不露水的,將其撞出了邊線。

遇到側面撲過來或是一腳踹過來的,他直接一個剎車,讓對方撲了個空,然後他側面一拉,就將對方拽出了底線。

遇到側面和他伴跑,並將他往場內拽的,他就突然貼著對方一個轉身,直接轉到了內側,屁股側向一拱,就將對方拱出了邊線。

最終場上再次只剩下他一人。

李唯撓了撓頭,露出了一臉老實巴交的神情:

「呵呵,承讓,承讓。」

最終,李唯就以這種跑酷和拉扯拱撞得方式,再次突圍,成功闖過了第二輪預賽,不但獲得了一億獎金,更成為了全場僅有的七個攻擂者之一!

觀眾頓時爆炸了。

「作弊!」

「藥店碧蓮呢?」

「你這也算是武者嗎?」

「武者的臉面都被你丟到海溝里去了。」

「另外六個人是不是傻,居然被這種小伎倆給弄出去了。」

「今年的比賽還真是滑稽。」

被李唯擊敗的六人也是委屈粑粑的。

他們的進攻戰術實際上漏洞並不大,可行性很高,可每次在關鍵時刻,總被李唯以一種匪夷所思的巧勁,給弄出了底線,最終輸的窩囊憋屈,此刻面對觀眾的指責,一點脾氣也沒有。

「媽個雞的,見鬼了!」

.

李唯回到葉家席位。

林高遠和葉嵐簡單為李唯祝賀,隨即又將目光投向了D賽場。

在第二輪預賽中,張辰星終究還是遇到了羅嘯天!

二人明顯要比其他人更強,在同樣的時間段里,張辰星擊敗了一名武者,而羅嘯天則擊敗了四名武者,包括使一人重傷!

場下只剩下二人對峙著。

林高遠謹慎的喊了句:

「辰星,下來吧。」

張辰星目露堅定,並未應答。

他想試探一下羅嘯天的實力!

即便自己輸了,也算是站著倒下,無怨無悔,一來為葉家保住顏面,二來也為李唯後面的戰鬥做好了探敵工作。

畢竟在他看來,曾經一人擊敗過18名一層武者的李唯,是有機會擊敗羅嘯天的!

「拼了。」

張辰星這樣想著,準備出擊!

羅嘯天咧嘴微笑,彎起一抹讓人不寒而慄的弧度。

李唯眉頭一緊……

「不好。」

只剎那之間,羅嘯天突然暴走,瞬間爆發出二層武者的巔峰實力,一個疾閃如狂化的喪屍一般,猛的竄向了張辰星。

「危險!」

張辰星反應過來時,已經遲了……

羅嘯天一手刺來,直接洞穿了張辰星的胸背!

「噗——」

張辰星雙眼一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身體直直僵硬了三秒,便溘然倒地,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葉嵐與林高遠呆在了原地。

賭場的醫療急救隊迅速反應,第一時間將人送進了重症病房。

立即安排做手術。

.

林高遠、葉嵐和王忠迅速跟了過去,在手術室外等候著。

只有李唯留在了觀眾席。

李唯和張辰星所交甚少,只是此刻不知為何,心中悲涼揮之不去,耳邊更是迴響起昨夜張辰星那一曲悠揚的簫聲……

青山隱隱水迢迢,秋盡江南草木凋。

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

突然想到這首詩,李唯氣勢乍起,其面如陡壁峭立,如深淵風嘯,如邪魔附身,突然伸手指著羅嘯天,目中冷漠如死灰:

「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羅嘯天卻是面無表情,一面盯著李唯,一面擦拭著被濺了一臉的鮮血,隨即緩步下場,朝李唯微微揚起了嘴角,那表情彷彿在說:

「我等著你!」

……

李唯趕到手術室。

與葉嵐等人在手術室外焦急的等待著,連葉朗也被強行拉回了地下城,據說接到消息時,他褲子已經脫到了一半……

雖然葉朗對張辰星並不感冒,但張辰星畢竟是為了葉家的榮譽而戰,此番出了意外,他這個在二十年後極有可能接任葉家家主的男人,自然要回來探望。

儘管回來了,但葉朗對錯失的妹子十分遺憾,此刻一到手術室,便以主人翁的口吻,朝眾人訓斥道:

「不是說好的別衝動嗎?你們到底怎麼看好——」

話音未落,李唯一巴掌將其甩翻在地!

目中冷冽,如萬丈深淵。

「這裡沒你說話的份,至於羅嘯天,活不過今夜。」

————————————

預告:第0083章,冷門迭出

PS:這幾天真是所有悲劇一起來,要死要活,一言難盡,疲勞煩悶中寫的東西,也不盡如人意,看來[江南卷]得加快節奏了…… 攻擂賽將會在兩個小時之開始。

主辦方在這兩個小時之內,將會綜合各種數據與模型,分析出七名攻擂者的基本戰鬥力。

因為在這次攻擂賽中,有兩名二層武者的存在,尤其羅嘯天的實力還不能完全確定,因此賭場為了穩妥起見,並沒有像往年一樣,開出最後八個人的奪冠賠率。

也就是說,這次比賽只會開出每場攻擂賽的勝負賠率。

不過這也沒差,甚至更添每場比賽的緊張度與關注度……

決戰馬上就要開始。

這將是最後的賭局,新的青年王者將會誕生,數百億的資金將會瘋狂流動……

……

重症手術室。

張辰星的手術結果出來了。

命是保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