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湯晴有些頭疼,合起資料后忍不住揉了揉腦袋。

就在這時電話響起了盧巧音的「好心分手」來電鈴聲。

湯晴拿起來看了眼,眼睛里出現了一絲驚愕之色。

想了想還是接了起來。

來電的自然是羅春,也沒有寒暄,直奔主題道:「湯晴,麻煩你個事,韓老闆生病了,現在在紫金園對面的為民診所里,想請你過去幫忙照顧一下,好不好?」

湯晴楞了一下,隨後立刻站了起來,點頭道:「好,我知道了。」

兩個人也沒敘舊,湯晴掛斷電話后,連妝都沒畫便匆匆跑出了寢室。

路上還撞到了同寢室的室友,室友對著湯晴的背影喊道:「哎,這麼急幹嘛去啊?」

「有事。下午不回來了,幫我簽個到。」

能走路絕不坐公交,能坐公交絕不打的的湯晴,一路邊跑邊叫網約車。

到了西校門口車子剛剛來,上車后焦急道:「快,清河嘉苑。」

……

金師大紫金園校區里,昨晚被掛斷電話的代婉婷,一整個上午心裡都是亂糟糟的,腦海里都被「人走茶涼」幾個字給塞滿了。

也是。

好歹也同甘共苦了幾個月,現在生意做大了連電話也不肯接,換一般人早就破口大罵了。

代婉婷沒有罵,只是腸子都悔青了。

本來她是有希望飛上高枝成鳳凰的,可就因為靦腆,放不開,在一塊朝夕相處了幾個月,居然連句「我喜歡你」都說不出口,結果錯過了機會。

現在再想去追,彼此間已經有了不可逾越的天塹。

她只是一名大學生,而對方已經是身家億萬的年輕富豪,別說追了,連撩的機會都不給她。

一個上午渾渾噩噩的過去了,中午回到寢室,代婉婷又抱著手機相冊看了起來;

裡面有原來天義數碼幾位員工的集體照,也有她跟韓義的合影,還有去湯山溫泉會所時拍的。

裡面的她穿著比基/尼,一臉嬌羞,而韓義就站在她旁側,身材不美型,但挺壯碩,兩個人看起來是那麼般配。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

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嘴裡喃喃了兩句,代婉婷臉色黯然了下去。

「呼~」

代婉婷吹了一下額前掛垂下來的青絲,便打算收起手機。

就在這時,手無意間碰到了桌面上的「電話」APP,頁面跳轉到通話記錄,上面第三排是一個未接電話,名字正是「韓義」。

怔怔的看著,代婉婷手指動了動,想撥打又點不下去。

心裡的天平左右搖擺,最終還是「人面」戰勝了「桃花」,在心裡說,就當是給自己一次機會的。

「嘟—嘟—嘟—」

電話聲每響一下,代婉婷心就跟著跳動一下,到了後來整顆心臟都好像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給攥住了般,連氣都開始喘不過來了。

就在代婉婷打算放棄時,話筒里傳來了一道既熟悉且陌生的聲音。

「喂~~」

可能是太緊張了,當聲音響起的時候,代婉婷激靈靈打了個寒顫,脫口而出道:「韓義,我…我……我喜歡你。」 代婉婷趕到診所的時候,湯晴已經到了。

兩個人是幫韓義賣手機時認識的,不過關係一般般,平時也沒怎麼聯繫。

跟湯晴打了聲招呼,代婉婷快步來到病床邊,關心道:「現在感覺怎麼樣了?」

躺在病床上的韓義,臉色有些蒼白,裸露在外面插著針管的手背也有些僵直,勉強露出個笑容,道:「沒事,已經好多了。」

見到韓義的目光,代婉婷稍稍有些不好意思。

之前因為太過緊張了,把心裡想說卻一直沒好意思開口的話說了出來。現在想想,還好當時韓義裝聾作啞岔了過去,要不然真就尷尬了。

別說韓義有女朋友,就算沒有女朋友,兩人關係也沒到那一步,現在就說出口不是自找難堪嘛!

別到時候鳳凰沒做成,連朋友都沒得做。

沒再多想,代婉婷看了眼時間,現在已經1點了,說:「你應該還沒吃吧?」

「沒胃口。」

「沒胃口也要吃點,要不然怎麼能有抵抗力?」

說著代婉婷朝湯晴道:「我去幫他弄點吃的,你幫忙看著點。」

湯晴畢竟比代婉婷小了好幾歲,也不怎麼會關心人,就在門口買了點水果,上來問問醫生病情,沒考慮過韓義吃沒吃午飯,此時聽代婉婷說才想起。

「你去吧,這裡交給我。」

等代婉婷匆匆下樓后,湯晴才朝韓義抱歉道:「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還沒吃。」

「沒事,真不餓。」

「那我幫你削個蘋果吧!」

「不用。」

湯晴又沒話說了。

她跟韓義接觸的較少,平時也就幫他賣賣手機,唯一的紐帶就是羅春。

現在跟羅春已經分手了,還有什麼可說的?

韓義精神委頓,也不怎麼想說話,所以一個坐在床邊靜默無語,一個躺在床上閉目養神。

這邊代婉婷下樓後去超市買了幾兩雜糧,然後到飯店請他們幫忙代加工雜糧粥;考慮到感冒的人嘴裡比較苦,又炒了兩個素菜,然後用飯店裡的餐具裝好拎回了診所。

診所里,湯晴正有些無聊呢,代婉婷來了她也鬆了口氣。

「這麼快啊?」

「嗯,就在隔壁飯店。」

回了一句,代婉婷放下保溫盒問韓義:「怎麼樣,現在感覺好一點沒有?」

其實她離開也就30分鐘左右,哪有這麼快就好的。

但韓義還是睜開眼說:「嗯,好一點了。」

代婉婷看了眼還有半瓶的吊水,開始解方便袋,嘴裡說:「吊水很消耗體力的,一定不能空腹;知道你吃不下油膩,幫你熬了雜糧粥。」

「謝謝。」

「沒事。」說著上前把韓義往上扶了扶,坐下后就要喂他吃。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送上門 韓義趕緊搖頭,「不用,等水掛掉吧。」

撇開韓義身份不談,代婉婷相對於何瀟瀟,在為人處事方面要大氣很多,另外也是那種女漢子的性格;此時根本不理會韓義的話,霸氣的說:「等水掛掉粥都涼了;

來吧!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都是老同學。」

不等韓義拒絕,已經把湯匙懟到了他嘴邊。

「真不用……」

「快點張嘴。」

不得已,韓義尷尬的張開了嘴。

「這不就行了。多大個人了,還不好意思呢!」說著又是一勺子遞到韓義嘴邊。

「跟你說,幾年前有一次我也是空腹吊水,當時直接噁心吐了;後來我每次感冒,哪怕再吃不下去,我也會墊點東西。」

「也是在大學里嗎?」

「對!大二下半學期。那天早上太冷了,正好也沒課,我就沒去吃早餐,然後到了中午感覺渾身沒力氣,就去衛生室吊水嘛。」

韓義咽下一口粥,說:「那你應該早就見過我吧?」

代婉婷笑著說:「嗯!我去吃早餐的時候見過你幾次。」

「來,吃口菜……」

……

等水吊完之後,兩個人又把韓義送回了家。

湯晴不傻,能看出代婉婷對韓義的好感,所以很聰明的先走一步。

代婉婷送了一下,等回到房間的時候,韓義已經睡著了。

輕手輕腳的把門關好,代婉婷很自然的去了廚房。在柜子里翻了點紅豆出來,先用開水泡了一下,等冷掉後放到冰箱里速凍;

之後下樓去超市,買了點素菜回來。

擇菜洗菜,等準備工作做好后,到冰箱里拿出紅豆,開始熬制紅豆粥;等鍋開的時間,炒了三個素菜出來。

整一套工作行雲流水。

等紅豆粥熬好了,代婉婷也沒閑著,用冰糖熬了薑茶,放在一邊預備著、等韓義醒了給他喝。

就在代婉婷做著這一系列工作的時候,外面天色也慢慢黑了下來。

此時金師大音樂學院了,俞靜瑤開心壞了。

地獄式的軍訓在今天下午終於結束了,雖然過程里也有感動,也有欣喜,但也意味著真正的大學生活開始了。

她在第一時間就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遠在深城的何瀟瀟,然後就嚷嚷著說要讓姐夫請他吃飯慶祝。

掛斷電話,俞靜瑤就打電話給韓義。

第一遍沒打通;

第二遍沒打通;

第三遍還是沒打通;

俞靜瑤有些鬱悶,打電話給何瀟瀟訴苦,說:「姐夫不接我電話。」

造夢神曲 何瀟瀟笑道:「可能是在忙吧,你遲些時候再打。」

說是這麼說,何瀟瀟心裡也奇怪了一下。

怕打擾到韓義,所以何瀟瀟很少打電話給韓義,一般都是發>但是從昨晚到今天她發了好幾條消息,可是一條都沒回。

這有點不正常。以往就算在實驗室,出來后也會告訴她一下,從來不會像現在這樣一聲不吭。

好奇之下,何瀟瀟拿起電話撥打了一下,「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

何瀟瀟想了想,翻找出沈心電話撥打了出去。

這一次倒是很快接通了。

「韓義在公司嗎?」

「不在。你找他有事嗎?」

「沒事沒事,我就是問一下。」

電話里,沈心遲疑了下問:「這個禮拜他休息,沒跟你講嗎?」

何瀟瀟說:「我跟岳總女朋友一塊來深城旅遊了,不知道。」

「……你幾號去的?」沈心無語到。

「3號。」

說完何瀟瀟不好意思的跟道:「我長這麼大還沒出過遠門呢,所以……」

沈心真是無語了,忍不住說:「你噢~讓姐怎麼說你好?」

作為女朋友,竟然不知道男朋友的行蹤,這是非常失敗的一件事。

要是一般人也就算了,可韓義是一般人嗎?將來前途簡直無可限量。這樣的男朋友不好好看牢了,居然獨自跑去旅遊!

旅遊也就算了,哪有一去半個月的?

何瀟瀟也知道自己確實過分了,說:「我明天就回去了。」

沈心也不忍苛責這個傻姑娘,說:「你等等,我幫你問問。」

沈心先打電話給韓義,一直沒人接;

之後打給實驗室負責人席力學,那邊回韓義今天沒過去;

然後又打給章丘,章丘也說沒見過;

公司里幾個高管都問遍了,同樣不知道;

沈心沒轍了,再次撥通了何瀟瀟電話,說:「公司里不在,要不你問問他家人或者同學?」

「好,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