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五個字敲擊在每個人的心頭,身體中流淌的血液不斷翻湧。

「完成這必死的任務,讓英雄之名實至名歸!」不知是何人帶頭喊楽一句,接下來的海灘上只剩下了這一個聲音!

……另一邊……

「啊,就沒有個交通工具嗎?」坤月靠在了滿是灰塵的汽車門上揉著起了自己的腳。

「這就,支撐不住了?」

光頭撇過了目光,眼中毫無嘲諷之意,反倒有著欣賞的意味在其中。

三天除了吃飯睡覺,幾乎全都在走,姐妹二人一直緊跟隊伍。

若是愛,請等待 這樣的運動量對於一些成年男性都有些吃不消,姐妹兩人卻沒有絲毫怨言,甚至還主動為隊伍分擔了一些補給的重量。

哪怕是遇到了喪屍等一系列危險,也沒有像他想象的那般雙腿發軟,大呼小叫。

面對坤月目前以來的第一次抱怨,光頭無奈的拍了拍身旁轎車道:「整個日月港的電子元件都遭受到了萬用粒子的感染,現在連補給點的悍馬都不知道能不能使用,暫時只能走了。」

「就沒有自行車什麼的嗎?」坤月不甘心道。

「一路上你可見到過自行車?」光頭眉頭一揚淡淡說道:「這裡地形起伏嚴重,再加上優秀的地下交通,誰會選擇自行車啊。」

「絕望。」坤月嘆了口氣,不在多說什麼。

乾陽見狀不禁調笑道:「走累了嗎,我想那邊的那位應該不介意背你的。」

說著,他的手指向了此刻正背著歐陽決明的紋身男。

「不累,我還能再走兩萬里!」坤月想都沒想的說道。

紋身男:「(╥╯^╰╥)」

「這兩丫頭要是早點幾年遇到我,我非得收他們為徒!」沐建業同樣十分欣賞兩人。

反看另一邊的柔弱少年歐陽決明。

嘖~

鮮明對比。

「老闆,你什麼時候可以下來自己走啊?」紋身男滿臉委屈的看向了身後所背負的少年。

歐陽決明腦子靈活些,但身體素質是真的差。

只是走了一天,就因為不明原因昏倒在了地上,不得已下只能由剩下的隊友輪流背負。

而現在剛好輪到了紋身男。

歐陽決明緊閉的雙眼睜開了一條縫隙,淡淡掃了一眼身下紋身男后,再次閉上了眼睛。

「換人換人!」已經背負了數小時的紋身男,被這態度激怒,決意不背了!

將歐陽決明往地上一方,扭頭坐在了一旁車前蓋上。

紋身男:「╭(╯^╰)╮」

「好吧我來。」隊伍里的某人將手中純凈水放入了背包,主動扛起了背負歐陽決明的重任。

至於為什麼不是光頭和沐建業背負。

大概是因為拳頭大吧?

反正據坤月觀察,應該是如此。

「嘿,兩位小美女,走累了嗎?」紋身男見自己的任務被接替,喜滋滋的湊向了乾陽和坤月。

坤月嫌棄的躲遠道:「不累!」

乾陽淡淡掃了一眼紋身男,扭頭跟上了坤月。

紋身男:「QAQ」

為什麼自己總是不受兩隻蘿莉的待見啊喂。

果然是因為造型的緣故嗎?

紋身男掏出了不知從何處找來的鏡子,不禁在一旁細細的觀察起了。

瀟洒的髮型,俊美的臉型,壯碩的身軀,堅毅的背影!

簡直完美啊!

或許蘿莉更喜歡的是那種鄰家大哥哥的造型?

紋身男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沉思了許久……

「果然,我需要重新改變一下自己的造型!」 快跑!

光頭為首的一隊人,沿著街道瘋狂逃竄。

逃向何處?

這是個問題。

身後,成片的喪屍不要命的追逐著。

「該死的,都是因為你這個混蛋!」逃命之餘,光頭也不忘教訓一旁的紋身男。

都是因為這二貨,非要換什麼衣服,鑽進一家服裝店不小心開了槍,才搞出了那麼可怕的一幕。

紋身男:「╥﹏╥」

槍聲的聲音驚醒附近的喪屍,最終連帶著小半個區的喪屍都趕了過來。

沐建業動作飄逸的翻過了一輛汽車,來到二人身旁道:「別吵了,趕緊想辦法,不然大家都要死!」

「能有什麼辦法?」

光頭最討厭的就是動腦子了。

艹,想來就氣!

等到此事過去或還活著,他一定要讓紋身男知道菊花為何開的如此艷。

「不是沒有辦法。」背負著歐陽決明的隊員趕了上來。

「你有辦法?」沐建業看向了隊員背上的歐陽決明。

歐陽決明平靜的說道:「還記得之前旅館前的事情嗎?」

「你是說有人甩掉了大片屍群?」沐建業若有所思的看向了紋身男。

「艹,那種事情怎麼可能,你是想讓我們死?」光頭氣的腦門頓時爆出了密密麻麻的青筋。

這種時候開玩笑有意思嗎?

「我是認真的!」歐陽決明不懼光頭怒視,自信的說道:「的確無法做到完美,但如果是多個人這麼做,可以拖延到足夠的時間讓我們逃離。」

簡單的加減法。

減去一個或者兩個以上的人,但能讓更多的人活下去。

「不行!」光頭想也沒想的拒絕了。

紋身男無論多麼坑,那也是他兄弟,當初約定了好了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

「如果繼續這樣下去,誰也活不了。」沐建業提醒道。

「大哥,二哥你們先等等,老闆先告訴我該怎麼做?」紋身男打亂了二人爭執,認真的目光停在了歐陽決明身上。

「這些喪屍靠聽力定位,你可以這麼做……」

「原來如此。」紋身男點了點頭,心中已經做出了決定。

光頭頓時緊張起來:「你想做什麼?」

「我犯下的錯,我自己來彌補。」紋身男毅然轉身。

「靠,那就一起死!」光頭停下了的腳步,猛地轉身拔出了匕首:「拉他幾個墊背的,死也不虧!」

沐建業一聲無奈的嘆息后,也停下了腳步。

「大哥,二哥你們走吧,那些隊友不靠譜,別讓他敗壞了野狼傭兵團的信譽。」

培訓班那些事 紋身男聲音在兩人耳畔迴響,人以沖遠。

而令眾人萬萬沒想到的是,乾陽將身上包袱遞給了坤月也脫離了隊伍。

「一個人拖延的時間不夠,我用這條命和你做個交易,保護我的姐姐,直至抵達安全區域。」

說完沒等光頭有何反應,乾陽用更快的速度追上了紋身男。

「你來做什麼?」紋身男愕然。

「陪你啊。」乾陽面無表情的掏出了兩把槍。

砰!

震耳的槍聲響起,所有追逐的喪屍立刻轉移了目標。

「喂,你還愣著幹什麼,走了!」乾陽叫醒了因為那句「陪你啊」而驚呆的紋身男。

紋身男:「┮﹏┭」

能在死時有一隻蘿莉追隨,無憾了!

「一個男人哭哭唧唧的,真是浪費胯下那隻鳥。」 重生之我的事情我做主 乾陽鄙夷的哼了一聲。

紋身男:「0_0」

剛剛真的是眼前蘿莉說的話?

好澀情,好暴力!

不過我喜歡!

乾陽看向前方淡淡道:「前面有個十字路口,如果你後悔了,現在還有機會反悔!」

的確,他是個路痴。

可這次位置防止迷路,他已經將萬用粒子遍布在了該區域的每個角落。

「自從我輟學去當兵,就已經不怕死了!」紋身男呵呵一笑,抬手對準天空便是一槍。

「有骨氣,沒白當男人,不過你那是沙漠之鷹對吧?」

乾陽舔了舔唇角,一副饑渴的模樣道:「建議換槍嗎,我可以把我手裡這把給你。」

紋身男掃過了乾陽纖細的胳膊后,連連搖頭道:「這把槍,你的胳膊承受不……」

「砰砰砰砰!」

四聲槍響,四顆旋轉的子彈,帶走了靠近的四肢喪屍。

每一槍都是爆頭!

還是雙持!

紋身男:「0v0」

恐怖如斯!

現在的蘿莉都那麼可怕的嗎?萌新角落瑟瑟發抖……

「你剛剛說啥?」乾陽轉過身繼續狂奔起來:「剛剛的槍聲有些喧囂,你的話沒聽清,槍換不換,這兩把用的不順手。」

「%@¥#……amp;*」

心中有千言萬語想講,可就是卡在嗓子眼出不來。

紋身男只有默默的遞上了自己的槍,最後換了兩把92式。

乾陽接過了槍,二話沒說悄無聲息的用著萬用粒子探了進去。

別忘了萬用粒子是何東西。

滿足條件的情況下,它可以變成任何物質。

只要了解結構,核彈也能當場具現!

而槍械因為都是一些機械結構,加強乾陽本身就有了解,如今也只是需要真貨確認下真偽而已。

「結構如我所知!」乾陽勾起了唇角,另一隻手竟是從裙下再度掏出了一把沙漠之鷹。

裙下藏槍!

「突然興奮。」紋身男擦了擦口角哈喇子。

沒等他興奮多久,胯下大鳥一縮!

雙持沙漠之鷹,居然還是連射爆頭!

何方來的妖孽!

這種姑娘惹不起啊。

紋身男強顏歡笑的詢問道:「你這槍法哪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