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林寒點點頭,隨即靈魂力覆蓋在這『雷神臨世』的冊子之上,準備探查其中的修行奧義。

但就在林寒靈魂力觸碰到這冊子的瞬間。

嗡的一聲。

嘩啦!

一道神光從冊子中衝出,在林寒的身前,凝聚出一道負手而立的威嚴男子。

男子長相十分冷酷,和那些雷州弟子一般,同樣身穿一襲藏青大袍,眉宇間滿是威嚴。

他冷冷盯著林寒,目光如同利劍,像是要刺裂林寒,寒聲道:「你不是我雷州弟子,看來,我雷州弟子,在這處魔獸城池,已經遭遇不測,殺了他們的人,應該就是你吧。」

林寒眼神無波,盯著這道神光凝聚的身影,保持沉默。

「我記住了你的樣貌。」

那神光凝聚的威嚴男子繼續出聲,居高臨下道:「無論你逃到哪裡,我都會找到你,那個時候,將會是你的死期。」

嘙!

林寒眼神射出兩道金光,直接將這道神念凝聚的神光虛影給擊散。

「可能是雷州的那個神秘的少尊主。」

小白看著那破滅的神光虛影,若有所思道。

林寒點點頭,隨即冷冷一笑道:「無論他是不是那什麼雷州的少尊主,他敢來,我就敢殺,他以為他吃定了我,殊不知,我正好缺少資源衝擊造化聖境,他若是來了,正好給我送養料來了。」

在這充滿混亂的冥古戰場之中,都是同齡一輩的天驕爭鋒,林寒不會懼怕任何人。

因為,這裡面,不會有老一輩強者的插手。

對於林寒來說,這裡,並不是什麼兇惡的試煉之地,而是屬於他的成長樂園。

「雷神臨世,我倒是要參悟一下,看到底能不能將我的雷屬性之力意境提升。」

林寒呢喃一聲,隨即手掌按在那冊子之上,腦海中黃金神火搖曳,一股股魂力消耗,開始參悟這『雷神臨世』異象。

一時間,他渾身雷光閃耀,皮膚都在流淌光芒,陷入了深度的修行之中…… 魔獸城池,又恢復了往日的寧靜。

只是眾人經過中央那尊貴樓閣的時候,看到端坐在其上的那道飄逸不羈的青衫身影,總會眼神露出敬畏之色。

重生之花開芳菲 不知不覺,林寒已經在此處魔獸城池修行了將近半個月的時間。

他的武道修為,算是徹底穩固。

讓林寒意外之喜的是,他吞噬了一萬斤魂晶,竟然魂力再次突破,踏入了二十一階,成就初階魂王。

除此之外,他吞噬了不少靈晶,除了丹田中的靈力壯大了不少,沒有其他顯著的成效。

唰!

林寒站起身來,看向底下。

站在這樓閣的第九層,林寒此時能夠俯瞰到整片浩瀚的魔獸城池,像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一般,主宰自己的無數臣子。

不得不說,這種感受,十分迷人。

但林寒卻是目光一閃,打消了心頭突然生出的這絲念頭。

因為,他很清楚。

縱然自己呆在這魔獸城池,或許能夠成為霸佔一方的領主。

但自己,卻是無法繼續快速成長。

要想儘快提升實力,總是在一個地方安穩地待下去,不是辦法。

而就在林寒想著要不要帶著晉無法、薛玉靈兩人出去繼續尋找機緣造化的時候。

兩人卻是主動找上了門。

「林兄。」

晉無法面容有些沉色,走上樓閣,道:「我們打聽到了有關那雷州少尊主的一些消息,那少尊主叫做皇甫羽,是一位大成之階的造化聖境強者。」

「大成之階的造化聖境強者?」

林寒眼神微微一動。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那皇甫羽,現在應該是沒時間來這偏僻的遙遠小城池,對付我們。」

薛玉靈美眸一閃,道:「那皇甫羽,此時正在天雷城,據說正在圖謀一個冥古密藏,根本無暇分身來對付我們。」

「冥古密藏?」

林寒神色露出一絲感興趣的異彩,道:「天雷城周圍,埋藏著一座冥古密藏?」

冥古戰場之中,最為吸引眾多天驕的,自然是一些冥古時代遺留下來的強者傳承,甚至是某個古老大宗門的遺迹。

冥古密藏,就是其中的一種。

可能是某個修為通天的強者,遺留下來的密藏。

也可能是某個古老年代無比輝煌的大宗門,沒落之後,遺留下來的密藏。

無論如何,一處冥古密藏之中,絕對隱藏著巨大的寶藏,有著無比恐怖的機緣造化。

晉無法點點頭,道:「沒錯,天雷城可不比我們這個偏僻邊緣之地的小小魔獸城池,那是一座巨城,有著無數年輕天驕,因為,只有這種巨城,才能夠提供最為可靠的庇護。」

林寒聽此,也是點了點頭。

狼性總裁強索歡 沒錯。

冥古戰場之中,有著許多魔獸城池。

面積小的魔獸城池,甚至是都沒有名號,算是一個臨時庇護地。

寶寶很可愛:爹地太殘酷 最終,所有年輕天驕,還是會聚集到那些有著名號,比如天雷城這種巨型魔獸城池。

因為,這種巨型城池中,有著更加強大的存在坐鎮,也有著極其強大的殺陣印刻在城池之中。

就算是冥古戰場深處的魔獸霸主來進攻,恐怕都能抵擋住。

但若是像此處偏僻邊緣之地的小小城池,恐怕會被魔獸霸主一腳給踩碎,一點安全感都沒有。

薛玉靈這個時候也是出聲道:「那雷州少尊主皇甫羽,恐怕是為了那冥古密藏中可能蘊藏的涅槃丹。」

「涅槃丹?」

林寒忍不住出聲,神色帶著一份火熱,道:「那冥古密藏中,蘊藏涅槃丹?」

涅槃丹。

這可是所有踏入陰陽、造化聖境的武者,所覬覦和渴望的東西。

這不是一種煉製出來的丹藥,而是一種天地涅槃之氣凝聚出來的元丹。

惡狼殿下獨寵我 若是吞噬足夠的涅槃丹,藉助其中的涅槃之氣,甚至是能夠讓處於陰陽造化聖境之中的武者,一步登天,直接涅槃,踏入聖境第三層次,涅槃聖境!

由此可知,涅槃丹,到底有多麼珍貴和罕見。

因為,這種元丹,根本就煉製不出來。

只有在一些天地險地中,才可能天然形成了一些涅槃丹。

若是得到,絕對是一場大造化。

林寒沉吟片刻,隨即道:「那皇甫羽,明面上的消息稱其是大成之階的造化聖境強者,但其真正武道修為,我們誰都不知道,或許,他已經踏入圓滿之階,甚至是半步涅槃聖境。」

天雷城所在地域,出現了冥古密藏,其中可能蘊藏涅槃丹。

得知這個消息,肯定有著無數強橫的年輕天驕,前去爭奪。

畢竟,得到了涅槃丹,那就意味著一步登天,直接沖入涅槃聖境。

這可是一場以後一輩子都得不到的大造化。

肯定有著無數人都要拚命。

但縱然如此,皇甫羽卻是如此高調,依舊率領雷州弟子,駐守天雷城。

可見,這位雷州少尊主的真正武道修為,絕對比傳言中的要強大。

不過,林寒並不畏懼。

他有著時空傳承,體內還蘊藏著閻王脊樑。

若是對上那皇甫羽,大不了拼著魔化,激發閻王脊樑之中的力量,將其抹殺。

「這涅槃丹,我一定要得到。」

林寒心中暗暗想著。

他修行至今,武道底蘊,其實一直都比同齡一輩差了不少。

畢竟,在得到太古龍帝訣之前,林寒的少年時代,一直都是碌碌無為,平庸無比。

若是此次能夠得到那冥古密藏中的涅槃丹,絕對能讓林寒一舉壯大自己的武道底蘊,趕超所有同齡一輩自小就開始修行的優勢。

「本來還想暫避鋒芒,但現在看來,那涅槃丹太過珍稀,若是此次錯過,可能我會後悔一生。」

林寒沉吟著,隨即看向面前的晉無法和薛玉靈,道:「我準備過段時日,就去天雷城。」

「什麼?你要去天雷城?」

晉無法和薛玉靈都是神色愕然。

他們本來慶幸,皇甫羽在爭奪那冥古密藏,無暇分身來對付他們。

但現在,林寒卻是提出要主動前往天雷城。

這,不是在故意鋌而走險嗎?

「距離最終冥古戰場中央的萬州大戰,只有半年的成長時間,這段時間,我們若是一直默默無為,不去爭奪機緣造化,恐怕到時候會敗得極其凄慘。」

林寒盯著兩人,目光銳利,繼續道:「到時候,別說進入神武學府,就是能不能活下來,都是一個問題。」

「這……」

晉無法和薛玉靈聽到林寒這麼說,都是陷入了思慮之中。

他們知道,林寒所說,都是實話。

林寒見此,默默等待兩人的決定。

若是以前,林寒絕對會一走了之,根本不會在兩人身上浪費時間。

但前幾日晉無法和薛玉靈和自己並肩,對抗這魔獸城池中的一眾雷州天驕,視死如歸,讓林寒真正將兩人當成朋友。

因此,林寒自然是想拉兩人一把。

當然,若是兩人不願意,林寒也不會強逼,只能說自己仁至義盡了。 氣氛,陷入了沉默之中。

終於,晉無法眼神露出一絲狠意,道:「林兄說的不錯,既然來到這冥古戰場之中,那就拼一次,若是我們能夠得到涅槃丹,說不定也能一步登天,踏入涅槃聖境。」

涅槃丹,這是一種擁有大造化之力的神奇元丹。

只要服用足夠的涅槃丹,絕對能夠讓陰陽造化聖境中的武者,一步登天,踏入了涅槃聖境,成為那人上人。

「我也願意追隨林寒你。」

薛玉靈貝齒輕咬紅唇,終於也是克服了恐懼,點頭說道。

「我知道你們在擔心什麼。」

林寒臉上露出笑容,道:「你們應該是擔心,若是碰到那雷州少尊主皇甫羽,會有著生命危險。」

聞言,無論是晉無法,還是薛玉靈,都是臉上露出一絲尷尬笑意。

確實。

對於那個神秘強大的雷州少尊主皇甫羽,兩人心中自然是無比忌憚。

林寒將兩人的神色盡收眼底,隨即道:「皇甫羽沒有你們想象中的那麼讓人可怕,若是他真的敢惹我們,我會讓他知道,有些人,他惹不起。」

雖然林寒語氣無比平淡,但晉無法和薛玉靈,都是從其中聽到了一種無與倫比的強大自信。

兩人神色暗暗震動。

林寒,似乎比他們預想的,還要深不可測。

連大成之階造化聖境的強大天驕,林寒都是不懼。

對於林寒的話語,晉無法和薛玉靈並不懷疑。

經過這些時日的相處,他們已經清楚,林寒雖然看似年紀輕輕,但做事從來不會衝動。

他所說所做,肯定都是有著詳盡的考慮。

「三日後,在此處樓閣集合,前往天雷城。」

最後,三人協商了一下,訂在三日後集合,前往目的地。

晉無法和薛玉靈都是離去了。

兩人也要閉關三日,準備將自己的修為再次提升一些,以此來應對可能在天雷城遇到的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