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可沒想到的是,時過境遷,他的修為依舊停滯在金丹期,而對方,卻已經是可以肆虐融神境的強者了。

「小子,你究竟要殺多少人才肯罷休!」

無數歸玄宗弟子飲恨這片山谷,他們都是宗門的天才弟子,個個天賦驚艷,不想卻在陰溝里翻了船。

一個歸玄宗弟子眼睛通紅的看著趙綉,如有可能,他真想斬殺此子,只可惜,對方爆發出來的那種殺意,讓他完全喪失了抵抗之心。

僅僅只是露出一絲殺意,便有如此恐怖的威勢。

這少年的實力,究竟有多強!

轟!的一聲,回答他的是一條咆哮而出的火龍。

這火龍在空中劃過一道妖艷的痕迹,瞬間將對方淹沒,連絲渣都沒有剩下。

形神俱滅,死無全屍!

寇少等人終於怕了,他們哆嗦著準備離開之際,柳師兄目光一閃,低聲喝道:「先別急著離開,此人和這些融神境強者交手,總有力竭的時候……」

眾人看著他,不明柳師兄的話是什麼意思。

只見柳師兄微微一笑,低聲道:「此人年紀輕輕就有金丹期的修為,想必是修鍊了什麼獨門功法,一會他力竭的時候,我們一起出手,將他擒下,逼他說出那些功法!」

他話音剛落,有幾個世家子弟便高聲附和起來。

原以為在此廝殺的,最少也有化神境的修為,不想卻是一個金丹期少年在那追趕融神境強者。

這場面令他們覺得荒唐不已,就如同一個小孩追著一群大人一般,讓人覺得有些違和。

寇少臉色一變,急忙制止道:「不可,這少年太過詭異,惹了他,只怕我們無法收場。」

柳師兄冷笑一聲,淡淡道:「這少年不過是金丹期修為,你們都不敢出手,還有什麼臉面說要加入我吟風閣!」

在場的世家子弟,雖然背景不俗,但和吟風閣比起來,還是相去甚遠。

他便是利用這一點,引誘眾人對趙綉出手。

眾人附和一聲,只得趙綉靈力枯竭之時,突然殺出,斬殺此人。

此時的趙綉,如同地獄來的厲鬼,他單手持劍,速度快的幾乎讓人反應不過來,將眾多逃竄的歸玄宗弟子一劍封喉。

透著森然寒氣的長劍悄然探出,猶如一道閃電劃過長空,洞穿一名歸玄宗弟子的咽喉。

那歸玄宗弟子帶著不甘的目光倒下,忽然旁邊傳來一聲冷笑。

只見那人雙手一揮,數十米長的巨網凌空落下,如同一隻鳥籠,將趙綉圍在其中。

「小子,你打傷了祁師兄不過是僥倖,現在就來見識一下我的手段。」

此人性格陰鬱,見師兄弟所剩無幾之時才悍然出手。

寇少等人聞言,定眼看去,只見數十米長的冰網一下子收攏起來,幾乎要將趙綉活活勒死在其中。

「這就是你們歸玄宗的底牌?」趙綉輕笑一聲,他右手一揮。

一道煞氣衝天而起,這陰煞氣息幾乎寇少等人壓的伏地不起,更不要說當眾反抗了。

這時,漫天冰網之中忽然傳出一聲輕笑,只見萬丈金芒瞬間斬出,眼前這如同鳥籠一般密集的陣法,在趙綉一擊之下,彷彿紙片一般脆弱,瞬間被撕開!

在那歸玄宗弟子毫無神採的目光中,趙綉單手持劍,一劍劈開了漫天的冰網,引得虛空一陣震蕩。 「不,這不可能!」施展陣法的歸玄宗弟子面如死灰,臉色慘白,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這陣法是歸玄宗密傳絕學之一,巨網猶如萬千細絲,一旦纏上,瞬間便能將人絞殺,即便化神境強者,身陷其中,想要掙脫也不容易。

其餘歸玄宗弟子早已嚇得魂飛魄散,恨不得有四條腿一般,飛快的逃離此地。

在他們看來,趙綉哪裡還是個少年,簡直比太古妖獸還要兇殘。

寇少等人站在一旁,瞠目結舌,半響說不出一句話來。

甚至有些世家子弟打起了退堂鼓,這些歸玄宗弟子都是融神境修為的強者,可在趙綉面前,毫無反抗之力。

他們真要衝殺上去,恐怕也是送死的份。

「柳少,我們和這少年無冤無仇,沒必要結下這份因果吧?」寇少臉色難看的說道。

若是以往,以柳師兄的身份,寇少絕不敢用這種語氣和他說話。

可眼下,柳師兄要裹挾他們,一起對趙綉出手,寇少再也淡定不下去了。

寇少在趙府門外,親眼見到趙綉重傷趙默的場景,他自認為修復不如趙默,在趙綉面前,恐怕一個回合都撐不下去。

柳師兄臉色難看的站在那,進退不得。

「先看看再說!」

半響,他才語氣艱澀的說道。

「閣下殺我歸玄宗這麼多人,可有膽量報上姓名!」這歸玄宗弟子見趙綉向他緩緩走來,心知難逃一劫,眼中露出失望之色。

不過,對方再強,還能在這山谷中將他歸玄宗一眾弟子屠個乾淨不成?

只要此人留下名號,不怕歸玄宗日後找不到人為他們報仇!

歸玄宗是七脈之一的存在,放眼天下,那也是頂尖的宗門。

門內更是有數個虛境強者坐鎮,尋常宵小惹上歸玄宗,就等著滅門吧。

「一個死人,也配知道我的名字?」趙綉冷笑一聲,眼中閃過一絲輕蔑之色。

「我就算死,也要拉上你墊背」這歸玄宗弟子怒喝一聲,心中憤怒到了極點。

他祭出一件神器,頓時無數道乳白色的光芒閃過,最後匯聚一點,凌空而至,向趙綉頭頂壓來!

這是歸玄宗的至寶,此人雖然不是祁翰那種驚艷的天才,但也算天賦出眾,是歸玄宗重點培養的弟子之一。

有這神器護體,他多次化險為夷,甚至還在逆境中斬殺對方。

此時祭出,虛空瞬間扭曲起來,那乳白色的光芒如同一柄無形的利劍,帶著無盡的威勢,轟然斬下。

趙綉臉色不變,一抖長劍,無盡的煞氣席捲而去,瞬間撕裂乳白色光芒,震碎那件神器。

凌厲的劍芒將對方的雙眼刺瞎。

趙綉蹂身而上,長劍斜刺而出,角度刁鑽詭異,帶著撕裂空氣的尖嘯聲向對方脖子刺去。

就在長劍即將劃過對方脖子的時候,一隻巨大的手掌轟然落下,直接擋下趙綉這必殺一擊。

一道強大的氣息凌空落下,擋在趙綉身前。

「少年郎,得饒人處且饒人,你夠了!」 了悟眼中閃過一絲懼意,不過很快便露出猙獰之色,他雖是梵音寺的僧侶,但早年也是縱橫天下的強者!

梵音寺好管閑事是出了名的,寺內弟子在外路見不平,也是常有的事。

他這臉上的傷,便是當初鎮壓一個三流世家留下的!

那三流世家仇敵太多,面對實力比他更強的敵人,只能和魔道宗門聯手。

這一下,便觸了梵音寺的忌諱!

七脈和魔道數次大戰,元氣大傷,雙方早已成了生死仇敵,這天下除了七脈,還有無數宗門世家。

正道宗門受七脈庇護,佔據中原大地,遍布靈氣充足的山川,修鍊資源豐富。

而魔道宗門,則受七脈和正道宗門打壓,雖然練就魔道,卻始終處於弱勢,但近年來魔道宗門越來越多,不少世家更是直接修鍊偏門。

一些性格偏激之人,更是修鍊各種極端功法,嗜殺成性,為天下所不容,最後只得加入魔道,壯大魔道的聲勢。

魔道和七脈之間的差距,也逐漸縮小,如今已是勢均力敵。

當日負責此事的便是了悟,他帶著梵音寺一眾金丹期強者,下山直奔三流世家。

一夜之間,將對方滿門屠絕!

此舉震懾天下,魔道派來負責接頭的高手,更是被了悟當場重傷,關押至梵音寺的講經堂,廢去修為,日日接受講經堂的洗腦,最後成了一個白痴。

了悟一戰成名,魔道高手反撲之際,一刀斬下,差點將他的頭顱砍成兩半。

此人雖是梵音寺的僧侶,卻酒肉不禁,性格更是桀驁不馴,手段比一些魔道修士更為偏激。

他短暫的驚懼之後,心中殺意滔天!

一步踏出,迎向火龍。

整個大地顫慄起來,煙塵瀰漫,竟有山崩地裂之勢。

「了悟大師是煉體修士?」還在逃竄的歸玄宗弟子頓足觀看,眼中閃過驚愕之色,隨後激動起來。

他們被一個修為只有金丹期的少年追殺,心中滿是羞憤之意。

奈何這少年太過變態,明明修為不如他們,卻底牌眾多,那接踵而至的招數更是讓他們聞所未聞!

便是七脈中的頂尖功法,也達不到讓人如此驚駭的程度!

「有了悟大師出手,我等性命無憂也!」一個歸玄宗弟子抹了把額頭的汗,心有餘悸的說道。

「我們去幫了悟大師!」也有人心中不忿,想趁此機會圍攻趙綉。

了悟全身氣血內斂,如同一塊頑石,他臉上沒有絲毫表情變化,眾人卻能從他身上感受到一股強悍的殺氣!

「都別過來,不過一個毛頭小子,貧僧還不放在眼裡!」

他話音剛落,一拳已經轟出,虛空一陣顫慄,瞬間湧出無數經文的虛影,好似小蝌蚪一般,密密麻麻,將那漫天火龍湮滅!

趙綉目光一閃,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遇到。

火獄一出,即便修為比他高的強者,都不得不暫退鋒芒。

可這梵音寺的和尚只一招,便化解了咆哮而上的火龍。

趙綉火獄一出,那滔天烈焰裹挾了無盡的煞氣,威勢驚人,光是那強烈的灼燒感,就已將對手壓抑的喘不過氣來。

然而,了悟這蘊含著佛門經文的至強一拳,卻好似清水澆滅了火源,讓火龍失去了咆哮的氣勢,頹然落地,最後湮滅無聲。

了悟一擊得手,眼中閃過得色之色,用一種居高臨下的語氣道:「如何?你這兇殘的招數在我梵音寺的佛法面前,可堪一擊?」

趙綉目光冷漠的看著了悟,此人雖是融神境強者,但經驗豐富,遠不是陳伯以及歸玄宗這些年輕弟子可比。

了悟見趙綉沉默不語,誤以為他心中恐懼,怕了自己,便更加肆無忌憚起來。

他冷哼一聲,踏前一步,眼中閃過濃烈的殺機。

「孽障,任你手段兇殘,在我梵音寺高深的佛法面前,又能如何?」

「你使出的火龍,能焚盡宵小,卻難傷貧僧分毫!」

狼性老公,玩刺激! 「我見你年紀幼小,勸你放下屠刀,可你卻執迷不悟,現如今,你可知我們之間的差距有多大!」

「你可知金丹期和融神境之前的鴻溝有多深?」

「貧僧只問你,服還是不服!」

話畢,了悟全身氣勢高漲,身後更是浮現一尊金佛的虛影。

只是這金佛並未給人一種神聖祥和的感覺,反倒讓人感到煞氣滔天。

忽然,這金佛開眼,那血紅色的雙眼透著猙獰之色。

這就是他的傳承!

活佛現世,以殺止殺!

要妖艷的紅色透著濃郁的血腥氣,可想而知這凶和尚殺了多少人。

了悟根本沒有給趙綉任何反應的時間,一指點出,殺機畢現。

這強大的指意看似蘊含佛韻,實則凶厲萬分!

「小無相指!」

「這裡發生了什麼?梵音寺的光頭怎會出現?」

「多半又是梵音寺的禿驢多管閑事。」

「適才山谷中傳出強大的領域,莫非是這大和尚所為?」

這時,山谷之中忽然出現一群人,這些人都是附近感受到番天印那毀天滅地威勢之後,才趕來的。

此刻見到了悟出手,這群人紛紛露出驚愕的表情。

他們可是魔道強者,修為最弱的也有金丹期修為,見躺了一地的死屍,也不由得臉色一變。

難不成是這大和尚凶性大發,造下如此殺孽?

魔道修士和梵音寺的和尚,互相的仇怨早已到了無法化解的地步,雙方見面便是死仇。

只是雙方勢均力敵之際,互相都會克制,不會斗個兩敗俱傷。

這些魔道修士眼見了悟孤身一人,心中頓時湧起無盡的殺意。

「不可能吧?這地上躺著的都是歸玄宗的弟子!」忽然有一人驚喊起來。

魔道眾人放眼看去,果見地上躺了不少歸玄宗弟子的屍體,他們眼尖,自然也瞥見之前蛇臉男等人的屍體。

「莫非此處發生了大混戰?那少年又是何人?」有人疑惑的看向趙綉。

柳師兄等人早已躲了起來,面對靈力枯竭的趙綉,他們還有勇氣出手。

可面對了悟和這些魔道凶人,他們可是連現身的勇氣都沒有! 我的時空穿梭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