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指著你又如何!你難不成敢動我!?我爹可是第七峰峰主!」李坤叫囂道,也算是出了一口心中怒氣。

「我沒你這樣的兒子。」李瀟撇了撇嘴,隨即一手探出,快如閃電,直接握在了李坤的手臂上。 「阿姨,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瀟瀟也不會牽連你,都怪我。」

「瀟瀟,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但是阿姨是無辜的,你不應該牽連她,你趕緊給她道歉。」

高雪梨花帶雨的一端訴訟,還暗帶著指責。

言語間表明了路瑾不喜歡她,故意找事,還牽連無辜人。

這個無辜人自然就是那個傭人。

嘖嘖,白蓮花的專用套路,都玩爛了。

「高雪,你既然知道我不喜歡你,那你還來找我幹什麼?找虐嗎?」路瑾聲音平平淡淡,看她們就像是在看一對跳樑小丑。

那眼光,讓高雪感到了侮辱,一時間都忘了哭了。

「我以為我們是好朋友,所以才……」

「好朋友?高雪,你把所有人都當傻子耍呢?」

「就憑你以前干過的那些事,好朋友這三個字都被你侮辱哭了。」

路瑾譏諷的看著她,後者只覺得自己就像是被扒光了衣服,羞惱的無地自容。

「大小姐你怎麼可以這麼說高小姐!你真的是一點家教都沒有!」傭人聲音尖銳拔高,替高雪鳴不平。

路瑾的臉色冷了下來,「我有沒有家教,還輪不到你來說,既然你那麼尊敬你的那位高小姐,那你以後就去問她拿工資吧。」

她真是觸碰到了她的底線,如果不是估計凌父,她這會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她脾氣暴戾,性格隨意。

日娛小說家 殺人全看她的心情。

以前她從來不壓制著自己,就是被主系統和那群王八犢子坑了,她也沒有收斂多少。

現在不動手,真的是因為原主有位好父親。

殺人犯法的。

他對外人涼薄,對她這個女兒,確實真心實意的疼愛。

路瑾這句話說完,管家就走進來指揮傭人幫她收拾東西,給她結工資。

他剛才沒有出面,就是想看看大小姐會怎麼處理這件事。

後來那不知死活的東西竟然這麼辱罵大小姐,他其實已經要忍不住出來了。

後面又聽到大小姐發話,才強忍著沒出現。

現在他是真的欣慰,也為先生感到開心。

大小姐終於好了,她長大了,先生不用擔心了。

管家那點藏匿的本事,路瑾又怎麼會不知道他在那。

只是她習慣了靠自己,完全就沒想過讓管家出來幫忙。

「你什麼意思?!」那傭人面色不好,質問聲也顯得底氣不足。

「小姐的意思就是,你被辭退了。」管家說。

路瑾點頭,「確實,管家叔叔,你去幫我把盛家的請柬拿來。」

釣魚就要有魚餌,這樣魚才會上鉤。

聽到請柬兩個字,高雪原本打算攛掇那傭人大鬧一場的心思也沒了。

柔聲細語的安慰了她幾句,她被趕出去的時候,高雪連個睜眼都沒給她。

路瑾這一招殺雞儆猴收到了想要的效果,眸底也染上了笑意。

「高雪,你想要這個是吧。」路瑾晃了晃手裡明晃晃的請柬,高雪貪婪又興奮的盯著,差點沒把眼睛看直。

「瀟瀟你說什麼呢,我就是怕你自己去了受欺負,所以才想陪著你一起,你誤會我了。」 「誤沒誤會你心裡清楚,我不跟你啰嗦,一口價,想要,拿一百萬來買。」

「一百萬!」她驚呼,「瀟瀟,會不會……太多了。」

多嗎?

這些年你在我這騙的錢可遠不止這些。

路瑾冷笑一聲,「既然你嫌多那就算了。」

「管家叔叔,把這拿去燒了吧,反正我也不去,留著佔地方。」

高雪看著遞出去的請柬,恨得不上去搶。

這個賤人分明就是坐地起價!

「別!瀟瀟,你能不能……」

「二百萬。」

「你怎麼還漲價!」

「三百萬。」

「凌瀟瀟!」

「四百萬。」路瑾微笑的喊出高價。

「高小姐,你要沒錢就早說,也省的浪費我們各自的時間。」

路瑾清楚的知道她的三寸在哪,一下子就拿捏住。

「誰說我沒錢!」高雪一咬牙,「四百萬就四百萬!」

路瑾伸出一根手指頭在眼前晃了晃,「不,現在漲價了,五百萬。」

高雪死死的咬著牙,氣得渾身發抖才忍住要罵出嘴的話。

她敢肯定,她要是再多說一句,價格就會馬上漲到六百萬。

路瑾確有這個想法,但看到她變聰明了,也只能暗自可惜沒能在多賺一百萬。

空手套白狼,分分鐘幾百萬,這麼好的賺錢機會,太難得了。

高雪心在滴血的結果那張薄薄的請柬。

五百萬是她這些年存在全部積蓄,現在全被這個賤人坑去了。

她也不傻,很快就反應過來,凌瀟瀟那賤人從一開始就在給自己下套。

她要是從一開始就要價五百萬,拿自己肯定不會要。所以她就一百萬一百萬的往上加,一步一步的坑自己下套。

這個賤人!

高雪在心裡幾乎是洗腦的安慰自己,五百萬換個錦繡未來,她一點也不虧。

高雪前腳剛出凌家,路瑾後腳就吩咐管家,讓他找人去把高雪現在住的房子收回來,還有她這些年這她這騙的,拿的,能要回來一樣是一樣。

我能給你風光無限,也能把你打回原形。

凌父回來知道路瑾不去參加盛家的宴會後,高興的連飯都多吃一碗。

路瑾說而不語。

凌瀟瀟是不去,但是路瑾去啊。

別忘了她還有個身份——小神棍。

盛明輝這會可是滿世界的再找她,她跟他聯繫后,他非常熱情的邀請了她來參加盛家的宴會。

說是他家人知道了上次的事後,都很感謝她,所以趁著這次機會,想要當面酬謝一下。

聰明人都知道,這些不過是說辭。

估計是盛家的人知道了那件事後,想要見她一面,看看她到底是有真本事還是出來招搖撞騙的。

要是後者,她就要涼涼了。

……

晚上八點,路瑾出現在盛家莊園外。

一襲偏古典的黑紗裙包裹著玲瓏有致的身材,面上帶著黑色鏤空面具,遮住大半張俏麗的臉蛋,只露出微微一抿的朱唇。

路瑾白嫩修長的手指把玩著一根香煙,她站在陰影里,就像是黑夜裡的鬼魅,美得驚心動魄。

從她站在這裡還是,凡是下車的男人都對她頻頻打量,眼底的邪惡,讓她都快吐了。 李坤修為不弱,乃煉體三重。

不管是力量,還是速度,一般的氣海境修士,完全無法與其抗衡。

但是,李瀟這一手探出后,頓時讓四周靜寂了下來。

卡擦!

一手探出,如鷹爪一般,扣在了李坤的手臂上。

五指猛然用力之下,李坤的手臂頓時扭曲了起來,一道骨骼碎裂的聲音響起。

「啊!」

旋風少女 一道慘叫從李坤的口中傳出,額頭布滿了冷汗,眼中更是閃爍著驚恐之意。

兩不相見,兩不相欠 他無法相信,已經煉體三次的肉身,竟然擋不住李瀟的一爪!

「你可知我是誰!?我乃第七峰主的親子!」

很快,李坤眼中的驚恐之意消失了,轉而是一片怒火。

他自持身份,哪怕李瀟是玄開峰的弟子,他都不放在眼裡。

「我知道,我知道,你已經說了好幾遍了。」李瀟撇嘴道:「但那又如何?」

說罷,李瀟收回了手,瞥了一眼身後的月白雪,十分不滿的輕喝了一聲:「你是我的侍女,以後這種小事,應你出手,而不是讓我這個當主人的出手。」

「侍女,就該有侍女的樣子。」李瀟沉聲道:「當然,你也可以毀約。」

月白雪聞言,俏臉頓時布滿了一層寒霜。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李瀟竟然直呼她為侍女,堂堂八玄宗三師姐的臉,往哪擱!?

但是,月白雪也不是那種輸不起的人。

既然賭約輸了,既然成為了侍女,那就該守約。

「是。」

這一刻,月白雪面色陰沉,但還是一步上前,白皙如玉的手掌橫推而出,直接將李坤給震飛了出去。

這一幕,頓時讓四周的人震驚無比。

「不會吧……三師姐真的成李瀟的侍女了!?」

「不要啊!我的女神,快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侍女……是不是還要侍寢?」

……

沒過多久,四周哀嚎聲一片,甚至不少人都聽到了自己心臟破碎的聲音。

月白雪,乃八玄宗第二美女,多少人心中的女神。

結果,就這麼成了李瀟的侍女。

尤其是,當有人說出「侍寢」兩字后,不少人已經氣炸,甚至是暈了過去。

「不錯,身為侍女,就該如此。」李瀟看似很滿意的樣子,咧著嘴沖著月白雪笑了一下。

隨即,他看向四周,道:「放心吧,她只是我的侍女而已,侍寢這種事,我是不會讓她做的。」

「你還解釋什麼!?」

「靠!此地無銀三百兩!」

「三師姐肯定是有原因的!」

「三師姐,不管他對你怎樣,你始終是我心中的女神!只要你點個頭,我能為你赴湯蹈火!」

……

四周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相信李瀟說的話。

有不少人更是開口,可以不在意月白雪的清白。

月白雪凌亂了,她獃獃的站在原地,一臉懵逼。

她完全沒想到,事情竟然會發展到這種地步!

什麼名譽,什麼清白,被李瀟一句話全部給毀了!

「我真想一巴掌拍死你!」月白雪瞪著眼,咬牙切齒的盯著李瀟。

若是眼神可以殺人,李瀟恐怕已經死了不下百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