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什麼!」

很顯然,宋天賜也很清楚剛才在殿前測試天賦時發生的事。

「如果你還想打的話,我隨時奉陪,只不過……我沒有那麼多時間而已,要的話就速戰速決!」

項天笑按了按手指,發出了咔咔咔的聲響。 「項天笑,這件事是我跟你挑起的,與我哥哥無關,要打……我陪你打!」

但就在這時,宋波的身形形擋在了宋天賜的面前。

狂妻來襲:帝少請接招 「弟弟!」

「剛剛不知道是誰說,『哥,來救我』!」

項天笑嗤笑了一聲說道。

「你……」

宋波聞言,一張臉登時便氣成了一副豬肝色,指著他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我……輸了,但是……」

「好了,這件事就這樣子揭過吧!」

突然,一旁的慕南天開口了。

「陳老!」

宋天賜聞言,看到慕南天走了過來,便一臉恭敬地說道。

「事情的經過我全都看在眼裡,要不是他出言不遜,小友也不會動手。」

慕南天指了指宋波說道。

「我明白了,弟弟……給這位小友賠罪。」

「哥哥……」

「賠罪!你難道不聽我的話了嗎?」

「我知道了,對不起!」

聽到自己的哥哥如此執著,宋波非常不情願地跟項天笑道了一聲歉。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項天笑裝作一副長輩的語氣對著宋波說道,氣得他直咬牙。

「如果如此,那我們有事便先行一步了。」

「陳老所為何事?」

「下山辦事,你懂的。」

慕南天充滿深意地看了宋天賜一眼。

宋天賜立刻會意。

「天賜明白,執法堂!隨我一起護送陳老等人!」

腹黑寶寶,媽咪拒絕爹地 「是!」

於是,一大群人便浩浩湯湯地離開。

今天,終究是蒼雲宗有史以來最富戲劇性的一天,也是最為讓人津津樂道的一天。

就在項天笑,慕南天,慕思晚三人出了宗門之後,慕南天便對著宋天賜擺了擺手。

「放心吧!既然我答應了你,我就一定會幫你完成的。」

說完,便帶著項天笑他們離開了。

「哥哥,他……真的能治好你嗎?」

一旁的宋波有些不確定地說道。

「能!」

說著,宋天賜便不自覺地握住胸前掛著的某個東西。

「哥哥,爹娘留下來的玉佩到底有什麼用,怎麼我到現在都有點不明白,你為什麼囑咐我一定要戴在身上。」

宋波伸進自己的衣服裡面,掏出了一枚裂成兩半的玉佩。

玉佩呈現出一種翠綠色,雖然只有一半,但是不難看出,玉佩的正中間刻著一個「宋」字。

而且從玉佩裡面,隱隱約約散發出來的氣息,讓人覺得這玉佩定是不凡之物。

「不管怎麼樣,請務必佩戴在身上,千萬不要取下來,知道嗎?」

「那好吧!」

宋波點了點頭,便把那枚玉佩重新放進自己的衣服裡面。

……

而在另外一邊,項天笑三人慢悠悠地下山了。

「前輩,我們要去哪裡?」

「夏沁城。」

慕南天回答道。

項天笑也不知道這個城到底在哪裡,哦了一聲便不再言語。

閑來無聊之下,他便想起自己還有一次隨機抽獎還沒有抽,於是便抽了抽手,心底里暗到了一聲隨機抽獎。

「滴!恭喜宿主抽中Just.We!」

「Juse.We!!」

項天笑不由得瞪大了一雙眼睛。

只見在他的面前出現了一道屏幕:

名稱:Just.We!出自《銀魂》!

效果:一次性道具,冷卻時間為五個小時!

……

咕咚!

項天笑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說到Just.We,他便想起了在銀他媽裡面出現的神物。

表面上是一個畫著死魚眼表情的半圓加上兩根木棍和一個橙紅色圓柱組成的小人,實際上是威力巨大手榴彈,頭一著地就會引發爆炸。

不要小看它個頭小,它可是銀魂裡面的三大神物之一。

他還記得以前他把Just.We下半身出現的大炮打上馬賽克,然後拿去惡搞女同學,結果被老師發現,抓去辦公室狠狠批鬥了一下。

雖然沒有什麼事,但是臨走時老師卻說了一句,「你這種年齡會有這些想法老師都懂,但是……還是不要太過放縱了,那樣子不好。」

作為高材生的項天笑怎麼會不知道老師的弦外之音,現在想來,項天笑還是感覺有些沒面子。

「Just.We……不知道威力怎麼樣,不過應該不會差吧!」

雖然項天笑很想玩,不過他也知道,這種事情還是要分場合的。

於是乎,三人不知道走了多久,總之七拐八拐地,也終於到了夏沁城。

夏沁城的規模比洛水城還要大上幾分,看著城門上那塊牌匾上洋洋洒洒寫著「夏沁」兩個大字時,項天笑也不由得點了點頭。

夏沁城的護衛沒有很洛水城一樣收取費用,他們三人很容易就進來了。

望著周圍繁華的街市,項天笑不由得一陣感慨。

在他們那邊的都市裡面,到處都是烏煙瘴氣,空氣中夾雜著汽車的尾氣味還有不知道從哪裡飄過來的惡臭味。

而在這裡,晴空萬里無雲,空氣中夾雜著陣陣沁人心脾的味道,讓人禁不住流連忘返。

而慕南天帶著項天笑和慕思晚二人來到了一條街口。

「十里長街。」

項天笑喃喃低語了一句。

「因為這條街長達十里,所以被人稱之為十里長街。」

慕思晚在一旁解釋道。

「走吧!」

慕南天說了一句以後,便走進了裡面,而就在項天笑正欲跟上的時候,卻忍不住眉頭一皺,隨即一松便跟了進去。

十里長街裡面擺賣的商品非常冗雜,差不多應有盡有,人也比外邊多,但是隨著項天笑他們的深入,周圍的人逐漸減少。

慕南天帶著他們兩人一直走到十里長街的盡頭。

十里長街的盡頭處不同於前面那般吵雜,在這裡顯得寂靜無比,雖然烈日當空,但是這裡卻不時有一陣陰森森的冷風吹過。

「進來吧!」

慕南天走進了其中一家店。

「百草堂?」

這家店可以說是十里長街裡邊最豪華的一家店,牌匾上題寫著「百草堂」三個鎏金大字不說,就連門口也立著兩頭石獅子。

走進去便發現,百草堂裡面立著十幾張柜子,上面用紙筆貼著藥名,門沿還掛著一些草藥的畫像。

空氣中瀰漫著濃郁的葯香。

百草堂里,一名男孩趴在櫃檯上熟睡著。

「阿籬,叫你家老頭子出來了。」 額……

原本趴在櫃檯上熟睡的男孩緩緩睜開惺忪的睡眼,當他接觸到慕南天的目光時,立刻便清醒了起來。

「南天伯伯!」

「思晚姐姐!」

柳東籬一臉興奮地說道:「請你們稍作片刻,我立刻叫我爺爺出來!」

說完,便從凳子上一躍而下,飛快地跑了進去。

「這是我的一個忘年交老友開的店鋪,先坐一會兒吧!」

就在三人落座的時候,一名老者神采奕奕地從後面走了出來。

「叫誰老頭子呢!」

老者雖然斑鬢已經飛白,臉上甚至出現了一塊塊老年斑,但是腳步卻無比穩健,說話的氣勢也顯得非常中氣。

只見他邁步走到了慕南天的面前,冷哼了一聲說道。

雖然如此,但是眼中卻有掩蓋不住的笑意。

「丹青老頭,怎麼……不歡迎我了?」

慕南天也罕見地咧開嘴笑了起來。

「你一個大男人我歡迎你幹嘛?我只歡迎思晚這個小丫頭。」

說完,柳丹青目光便看向了慕南天身旁的慕思晚,哈哈大笑了起來:「思晚,在這裡的話就不用偽裝了,叫東籬那臭小子帶你去沐浴一番。」

「這……」

「沒事的,快去吧!一個女孩子成天打扮成這幅模樣,也真是苦了你了。」

慕南天拍了拍慕思晚的肩膀說道。

「那就謝謝丹青爺爺了。」

慕思晚微微笑了笑,便站起身來,走進了屋子裡面。

秦先生,別來無恙 「這位是……」

柳丹青的目光轉向了項天笑,有些疑惑地問道。

在他的記憶里,慕南天是不會帶任何人過來百草堂,但是今天怎麼卻一反常態,帶了一個這麼年輕的小子進來。

我的鋼琴有詐 「這是我今天剛認識的一位小友,叫項天笑。」

項天笑的名字慕南天也是從宋波口中得知的。

「今天剛認識的?」

一聽到這裡,柳丹青不由得多看了項天笑一眼。

「你好。」

項天笑對著柳丹青禮貌性地點了點頭。

「還是老方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