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長老,不要跟她廢話啊,要是讓魔情殿那人知道,咱們就麻煩了。」

天雁現在只能硬著頭皮,現將天女鎮壓了在說。

婦人冷笑道:「這裡是我們聖女殿的地盤,就算魔情殿的人來了又如何。」

天雁急道:「長老可能還不知道,魔情殿那人可是擊殺了城主,他的實力恐怖無邊,如果真的知道這裡的事情,到時咱們聖女殿可無法對付。」

婦人一愣道:「城主被人幹掉了,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長老,現在可不是管其它事情的時候,必須速戰速決啊,要是讓魔情殿的人干擾,那時一切都完了。」

天雁很是焦急,現在她是騎虎難下,必須現將天女扳倒才行,要不然倒霉的肯定會是自己。真是該死啊,這老傢伙怎麼就不聲不響的成為了半神,這不是添亂嘛。

婦人冷哼一聲,她也知道自己雖然是半神,但是如果對方乃是能夠擊殺城主的恐怖存在,自己還真不是對手,所以目前現將門內這個敗類解決掉才行。

「天女,束手就擒吧,不然休怪我翻臉無情。」

天女冷冷的掃了一眼天芷,這才看向婦人道:「師傅,其實當不當這個殿主對弟子來說都無所謂,既然今天你老人家將我的殿主之位廢了,那從此之後聖女殿跟弟子沒有任何關係了。」

「逆徒!死到臨頭還不知悔改,今天我就將你鎮壓,親手廢了你的功夫。」

婦人勃然大怒,瞬間她出手了,一個閃身的功夫,就見她的手中忽然出現一口半神劍,閃電間一劍直取天女。

婦人是真的怒了,出劍非常果斷,同樣也非常的兇狠,完全就是想要一劍將天女廢掉。

面對婦人的絕情,天女勃然大怒,對方雖然是自己的師傅,但她也不是什麼好欺負的主。這次的事情雖然都是天雁挑撥離間,但是天女自身忽然有種輕鬆的感覺,她一直想要找一個機會跟自己的男人跑路,可身為殿主讓她一直都比較猶豫,如今被師傅罷免殿主之位正和她的意。不過雖然不介意被罷免殿主之位,但是對於想要廢掉自己的師傅,天女同伴不是好欺負的,當即手中的劍出鞘,閃電間封住了婦人致命一劍。

半神!?

這一刻天雁眼珠子都差點瞪出眼眶,不僅婦人是半神,現在就連天女也是半神,這下子熱鬧了。

婦人也很是吃驚,她沒想到自己的徒弟居然也達到了半神,而且氣息居然還如此悠長,那感覺有種源源不絕,如若大江大河的感覺,似乎這個半神的底蘊要比她還強出一大截。

該死!

婦人異常憤怒,如果天女老實為聖女殿的發展出力,這絕對是聖女殿之福,只可惜這個孽徒居然妄圖將聖女殿併入魔情殿,這是不可饒恕的事情。

越想越怒,越想越氣,婦人出手愈發的狠辣,這樣的局面讓天女忍不住怒吼道:「你這個白痴,被一個外人忽悠幾句居然就信了,難道你不知道那賤人已經跟天聖宮那位半神勾結,打算將聖女殿併入天聖宮嗎?」

婦人一愣,招式不由一緩:「你說什麼?」

「長老,不要聽她胡說八道,我根本沒有同天聖宮的人勾結,她這是血口噴人,打算替自己洗脫罪名!」

天雁臉色大變,不由向後退去,半神要是發怒,她絕對會死得很慘。

婦人臉色數遍,眼中目光異常凌厲道:「這是怎麼回事兒?」

天女冷哼道:「這賤人跟天聖宮的勾結,現在宗門很多人都跟天聖宮勾搭在一起了,本來我想低調一點,將這些人引出來,然後一展半神實力將其一網打盡。只是沒想到焚天槍宗的人這時候出現,他們推選天聖宮的人坐上來城主之位,現在這賤人蠱惑你跟我內鬥,就是想要讓我們拼個兩敗俱傷,到時聖女殿就要真的給人兼并了,不過卻不是什麼魔情殿,而是天聖宮。」

婦人渾身哆嗦一下,她憤怒的看向天雁,低吼道:「你是不是投靠了天聖宮?」

隨著婦人以後,幾個太上長老都勃然大怒,相比併入魔情殿,跟天聖宮更加的罪不可赦,更重的就是這賤人居然將她們忽悠的團團轉,這讓她們想不惱羞成怒都難。

「諸位長老,她絕對是誣陷,弟子怎麼可能跟天聖宮勾結。」

婦人冷哼一聲道:「是不是跟天聖宮勾結其實很好判斷,可否讓我們驗一驗你的修為,一旦跟天聖宮的人雙修,你的修為會發生明顯變化,這一點我們還是能夠判斷的。」

「沒錯,你不是說自己是被冤枉的嘛,現在就是證明你清白的時候了,不要找任何借口!」

幾個太上長老一臉的殺氣,從天雁的表情她們似乎已經能夠判斷出來了。

天雁嘴角哆嗦一下,她如何敢讓婦人檢查,她知道跟天聖宮勾結的後果,這些長老絕對會當場斃掉她,甚至都不用去什麼審判。

跑!

天雁知道,一旦被證實自己跟天聖宮勾結,這些老傢伙絕對不會放過她,她很清楚她們對天聖宮的痛恨,那絕對會殺她泄憤。

天雁溜得非常的乾脆,自從跟天恆雙修之後,她的實力提升很快,可以說離半神只有一線之隔。

「哼!」

婦人臉色很是難看,想到自己被人忽悠險些犯下大錯,她心在殺心如熾。

「任何跟天聖宮勾結的人都要死!」

婦人閃電間出手,她的速度太快了,天雁雖然先一步跑路,但閃電間還是被迫近。

天雁臉色蒼白到極點,她從發現婦人是半神之後,就覺得大事不好了,就算將天女.幹掉了,還有一尊半神,絕不是輕易就能將之併入天聖宮的。

「哼!」

忽然,一道身影閃電間出現,那刀光直取追殺天雁的婦人。

這是半神的攻擊,婦人的臉色一變,她閃電間放棄追擊,整個人橫移開來。

天恆!

臉色很是陰沉,事情遠不如他預料,不僅天女是半神,還跳出來一個半神,如果僅憑現在的他根本對付不了兩尊半神。

「天聖宮的?」

婦人的臉色陰沉到極點,尤其目光觸碰到躲在天恆身後的天雁時,絕對恨不得將這個判斷碎屍萬段。

天恆冷哼道:「本座乃是現任城主,現在天雁是我的人,希望你們聖女殿收手。」

婦人冷笑道:「這是我們聖女殿內部的事情,管你是不是城主,這事都跟你沒有關係。」

天恆的臉色異常的陰沉,他非常憤怒,自己這個城主居然被人如此輕視,這一切都是為什麼?

自己沒有兩件信物,名不正言不順啊,顯然聖女殿這個賤人根本沒有將他放在眼中。

目光飛掠,天恆沉聲道:「你們還在等什麼,一旦錯過這次機會,咱們休想將兩件信物搶回來。」

天恆知道僅憑自己絕對無法將天女鎮壓,這女人的實力甚至要比婦人還強出不少,這一點讓他很是吃驚。

「嘿嘿……」

笑聲在聖女殿回蕩,很快一尊魁梧大漢出現,他的氣息異常磅礴,那半神氣息強出婦人一大截,只讓她臉色忍不住大變。

「真是有意思啊,沒想到還能看到這樣一出好戲。」

出現的自然是焚天槍宗的半神,對於天恆的遭遇很是不屑,什麼萬無一失,真是笑話。 婦人的臉色變得很是難看,現在的情況傻子都能看出來,天雁跟天聖宮的人勾結,而她被當做傻子一樣戲弄。????燃文????.?ranen`org

不過婦人沒工夫去管這些,突然出現的高手實力非常可怕,她絕不是對手,這次天聖宮糾集焚天槍宗,她們聖女殿危矣。

當然了,婦人臉色不好看的原因還有,她明白徒弟是去搬救兵的,可惜被她攪黃了。

「你想辦法離開,我拖住他們。」

婦人還是很有決斷的,現在能夠依靠的也只有魔情殿的葉凡,說來還有些諷刺,她先前極力反對的人,如今已成為她們她們聖女殿的救命稻草。

天女也不廢話,點了點頭,就朝聖女殿外衝去。

如今是晚上,按道理來說打得如此激烈,整個焚天城都要被驚動才對。其實不然,聖女殿早就將防禦大陣打開,天雁自然要防著被魔情殿知道。

天女朝著外表衝去,她的速度很快。 當滿級大佬翻車以後 只不過還沒等她靠近防禦大陣,一旦劍光出現,閃電間將她截下來。

柳凝霜出現在天女的必經之路上,可怕的氣息讓後者臉色忍不住一變。

「束手就擒吧,你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在焚天槍宗用劍是非常少見的,柳凝霜絕對是非常獨特的存在,雖然焚天槍宗不以劍法聞名,但是宗門還是擁有劍道高手的。

柳凝霜的劍非常凌厲,不過其中也蘊含著一種飄逸的味道,斬出的劍光雖然雖然凌厲,但卻並不奪目。

天女雙目死死盯著斬來劍光,這一劍根本沒有留給她太多的思考時間,手中的劍只是出於本能斬出來。

「碰!」

劍光炸裂,天女去勢受阻,不得不停下來。

這對天女來說絕不是好事,可是面對柳凝霜這一劍卻不得不停。

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她從柳凝霜的身上感受到了可怕的壓力,這讓她的感覺很不好。

必須快!

天女心中如是說,她出劍了,那一刻人與劍同時消失。

聖女殿的劍以華麗據稱,不過天女的劍有些不同,她跟葉凡在試煉夢境修鍊,雖然雙方是在床上,但是無雙霸劍可是分有女篇的。

當初葉凡在月聖殿得到的堅決自然沒有,可他得到了劍巢自然也就有了。

無雙霸劍非常霸道,為了能夠增強修鍊效果,自然需要女方掌握女劍。

這種劍道叫做御夫劍,或者說是御龍劍,總之這種劍道不僅是頂級的防禦劍法,還是非常可怕的纏絲劍。

柳凝霜很強,正面交鋒,雙方實力差距明顯,硬抗肯定不行,所以天女第一時間使出了御龍劍。

御龍劍最擅長的就是找到對手弱點,閃念的功夫就能自主捕捉對手招式的空隙與漏洞。

柳凝霜的黛眉蹙著,天女一劍殺出,似乎真的已經消失,不過一種無孔不入的感覺始終存在,以至於她很難判斷真正的攻擊將會從什麼地方出現。

忽然!

柳凝霜似乎看到了有劍光亮起,就在那一瞬間劍光在她的眼中不斷放大,讓她根本睜不開眼睛。

這一劍非常可怕,那奪目的亮光讓柳凝霜根本看不清楚劍到底會從何處來,因為劍已經從她的眼中消失。

如何破?

柳凝霜的破法非常的簡單,強橫的劍氣怒爆,她選擇了最粗暴的方式,用自己最強的力量打爆對手這一劍。

「轟!」

柳凝霜一劍非常強勢,直接將亮光轟爆,可怕的劍氣勢將持劍的天女也轟殺至渣。劍氣勢如破竹,劍光第一時間被轟散,斬出的劍勢余勢不消,轟隆一聲將聖女殿內一棟房屋都轟塌了。

這一樣的效果只讓柳凝霜一愣,剛剛那一瞬間,她明明清晰感受到了天女的抵抗,那力度超乎想象,似乎就像陷進泥沼。這是這個效果卻超乎想象的好,柳凝霜似乎一劍已將天女.幹掉了。

幹掉了?

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柳凝霜幾乎是下意識的看向身後,那一刻她的眼睛都瞪圓了,因為她看到應當被她轟殺至渣的天女正急速朝著聖女殿外圍衝去。

豪門婚劫:助理,你被辭了 「哪裡走!」

柳凝霜又驚又怒,正面交手,天女居然能夠從她的眼皮底下溜走,這就像是在狠狠的扇她的耳光一樣,這種感覺一點都不好受。

「轟!」

隨著柳凝霜這一聲怒喝,可怕的劍光轟出,遠比先前一劍恐怖太多了,可怕的劍光一下子就將聖女殿的也都驅散了。

「碰!」

劍光異常的恐怖,閃電間就轟中逃竄的天女。

天女似乎早就料到會遭受柳凝霜的攻擊一樣,她的劍先一步封擋,閃電間就看到她朝著聖女殿外飛掠而去。

不好!

柳凝霜臉色很不好看,她沒想到從一開始自己就被這個聖女殿的女人算計了,她的存在似乎就是為了送對方安全離開。

追!

柳凝霜如何能讓天女離開,如果這種事情真的發生,那她的顏面都將丟進,作為一尊來自上界的半神,理應俯視這一層的半神才對,沒理由自己出師不利。

半神的速度何其快,幾乎就在一個閃念的功夫,就要衝出聖女殿的守護大陣。

天女黛眉一跳,幾乎是本能的她改變方向,似乎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衝去,然後就在那一刻可怕的鋒芒出現,那一瞬間居然讓她的動作都變得凝滯起來。

有人!

而且還是非常恐怖的半神。

天女一顆心沉入谷底,她預感這回出現的絕對是恐怖到無非想象的半神,自己絕對連對方一招都接不住。

幾乎一瞬間,天女看到有長槍次來,那一瞬間她知道這是焚天槍宗的人的出手了,看著次來的槍尖在眼中不斷放大,她感覺自己的心神都被這槍勁束縛住,決然無法脫離開來,似乎要被這恐怖長槍吞噬掉一樣。

天女想要防禦,只可惜她心中雖然這樣想,但是念頭卻難以傳遞給自己的身體,那一刻她也就象徵性的擋了一劍,幾乎瞬間整個都被這一槍轟飛。

「啊!」

天女慘哼一聲,整個人就如同斷線的風箏一樣,砸進了聖女殿內部,那一瞬間痛處讓她半天都難以掌控自己的身體,別說跑路了,就算做出防禦怕是都做不到。

就在天女被一槍.擊飛的瞬間,夜色中一尊一身雪白的男子出現。

奕白!

淡淡的目光落在沒有動靜的天女身上,他看向不遠處的柳凝霜道:「將她控制住,這時我們交換兩件信物的關鍵。」

柳凝霜點點頭,瞬間就來到天女身邊不遠,她小心觀察了一下,確信天女真的失去抵抗力才靠攏,打算直接將之制住。

天女沒有動靜,夜色中的她似乎真的在奕白一擊下失去抵抗之力,不過就在柳凝霜靠近時,她身後的奕白的聲音忽然想起。

「小心!」

奕白的聲音來的非常突兀,但是柳凝霜的反應卻非常的快,她幾乎瞬間拉開跟天女的距離。

……

葉凡的眉頭緊鎖著,他有些煩躁,就連修鍊都沒有精神,本來打算進入劍巢修鍊的他回到魔情殿。

這種情況非常少見,葉凡總是靜不下心來,這是他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這讓他一時半會兒拿不定注意。

「怎麼了?」

狐芷眼神睡袍,這是絲質的,朦朦朧朧,可以讓葉凡看到衣物內那惹火的誘惑,真的可以說是極度誘惑,任何雄性生物怕是都無法抵抗這種誘惑。而最讓葉凡鼻血都要狂噴的就是狐芷屁股後邊九條狐尾抖動著,讓她這份野性的誘惑無限釋放。

顯然狐芷非常清楚葉凡對什麼容易衝動,她這個樣子就是讓他犯罪,然後在自己身上辛苦修鍊。雖然如今的狐芷成為半神,修鍊的事情可以緩一緩了,但是她就是喜歡師弟在自己身上祭煉劍法,她太迷戀他的無雙霸劍了,那劍招之威,每每想起都會讓她渾身蕩漾起激昂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