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風之奧義,那是他從溫如玉的那塊神秘令牌之中得到的東西,自然也是不能取出的,他不知道溫家的人是否知道溫如玉有令牌的事情,若是知道,又見到他用溫如玉的招式,那他就真的是死定了!

所以他並不能施展太多的手段,好在之前領悟了空靈狀態。

在問道台上不斷的聆聽大道之聲,現在他對空靈狀態的理解也更為深刻了。

只見此刻眾人皆退,只有紀羽跟陰家的人在此。

紀羽非常的寧靜,儘管在對敵,卻看不出他有太多的表情變化,始終都是波瀾無驚。

所謂空靈,便是放下一切雜念,進入真我狀態,以靈魂感知敵人的手段……

紀羽心中默默想著,空靈狀態非常的奇特,掌握之後對他的修為有極大的好處。

轟!

此時,一個陰家的戰師強者手中綻放光芒,強大的力量從天而降,要將紀羽鎮壓。

而就在此刻,紀羽忽然伸出了一隻手,火焰的力量無比強盛,他猛地一拳朝著那強者轟去,火焰爆發,那強者吐血倒飛,紀羽並不追擊,反而是再一次加重了力量,讓自己陷入了一片火海當中。

高溫,使得周圍的戰師強者們臉色微變。

「掌控了火焰的力量?這小子……跟如影似乎有些相似啊……」這時,溫家的一位王者忽然開口了……

「哦?老三,你確定?」溫家老大臉色頓時一變,雙眼有些放光,他雙目看向身後的王者。

這王者站在他們幾人之中排行老三,名為溫山,他還有一個身份,是溫家大少爺溫如影的教練,對於溫如影的一切,他都非常的熟悉。

「恩!非常確定,如影身上有一種特殊的火焰力量,以前我並沒有太過留意,但我現在發現……這紀羽身上的火焰力量跟如影的有些相似。」那溫山開口,認真的說道。

「哦?」溫家老二同樣是魂級強者,此時他發出一絲眾人都難以感覺到了靈魂力量朝著紀羽身上探查而去。

「恩……確實如此,我見過如影少爺,他身上的火焰氣息的確跟著紀羽的有些相似,不過這紀羽使用這種火焰,似乎是來自於身上的某一種寶物……」

魂級強者雖然能悄無聲息的嘆息一些比較弱的人,但卻不可能真正看出太多東西,因此溫家的老二此時也只是知道紀羽身上有這種東西,卻不知道是什麼……

「那我們要不要……」此時,溫刀手中的刀慢慢舉起,做出了一個割喉的動作。

「不可!」溫家老大沉默片刻之後,果斷開口道。

「為什麼?紀羽不過是一個小小的修士,天賦雖然不錯,但畢竟不是我們溫家的人,若是如影少爺得到他身上的這個東西……嘿嘿!」溫猴這時也湊了過來,他看向紀羽的時候,已經有殺意露出。

進入空靈狀態之後的紀羽,對一切都非常的敏感,此時,他瞬間便感受到了這股殺意。

「溫家的人?他們難道看出什麼了?」

紀羽一陣好奇,心中認為是溫家強者看出了什麼東西,但他並沒有用溫如玉的招式啊,他們不可能看出才是的……

不得已,紀羽出手都盡量小上一點。

「嘿嘿,溫家的這幾個人想要在你身上圖謀一些東西呢!你聽聽……」懶貓的聲音這時傳來。

紀羽瞬間感覺到自己的聽力上升了許多,此時,他眉頭微微一皺……

只聽那溫家老大開口道:「那寶物的確是要奪到,但並不是現在……剛剛我們在這麼多人面前對那就要拋出橄欖枝,現在馬上翻臉,這隻會讓人認為我們溫家是反覆無常的小人,所以我們不能現在出手,而這個時候,我們應該想辦法先將紀羽保住,等!等那陰家的人將紀羽重傷,我們中途阻止,還會讓著紀羽感激涕零,那時他對我們的警戒也鬆了……」

紀羽聽得眉頭微微一皺……溫家的人,想要在他身上圖謀什麼東西?他看到溫家其餘幾個強者眉開眼笑。

溫家老大繼續說道:「只是這紀羽天賦確實不錯,找機會在他身上種下魂印,讓他將那火焰的寶物交出來,而他又能成為我們溫家的奴僕,這是最好的,但如果沒機會的話,那就怨不得我們心狠手辣了,殺了,但不能讓其他勢力發現是我們下的手,明白了嗎!」

「嘿嘿,老大放心,那紀羽只不過是一個低賤的修士罷了,在我們溫家面前,容不得他做出選擇,不服從,就死!如果他不識時務的話……哼!」

此刻,紀羽冷笑……

呵呵,原來溫家的人並沒有發現什麼……只不過,他們看中了自己身上的火焰令牌!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紀羽沒想到溫家的人竟然還會如此圖謀他。

他心中冷笑不已,如果之前他還對溫家有些愧疚的話,現在……那種愧疚是完全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唯有殺!

但他心中明白,現在他絕對不能露出任何的馬腳,不能讓溫家的人懷疑他知道了他們的計劃……但卻也不能讓溫家的人計謀得逞。

所以,面對這些戰師級別的強者,他只有一個字,殺!絕對不能給他們留下任何的機會!

「必須要趕緊解決,但那個王者……」

紀羽忽然發現一個問題,就算他將這些戰師級別的小嘍啰解決了,但還有一個老王者在面前……陰家的老王者絕對不會坐而不管的,那樣,他還是會慢慢走進溫家的圈套當中……

這時,紀羽真的是有些束手無策了……

「別擔心,必要的時候我會出手幫你的!我們並肩作戰!」這時,懶貓的聲音傳來。

紀羽精神一凜,對了,自己並不是一個人在戰鬥!貓撲中文 ? 冷血軍妻,撩你沒商量 (貓撲中文)轟!

偌大的力量爆發而開,此刻,空中有一個肉眼可見的火色漩渦漂浮,像是一朵綻放已久的瑰麗的花朵,然而它爆發出來的力量卻讓人膽戰心驚。

「這……就是紀羽的真正實力?」

此時,許多人臉上多出了幾分驚容,他們嘴巴微張,紀羽的戰力似乎已經出乎了他們的意料,比起以前要強大了不少。

李武秋看著這場景,深深的嘆了口氣……

「沒想到這小子進步倒是挺快的,之前我還能壓著他,現在怕是一點都不是對手咯!」

一刀同樣是非常的鬱悶……之前他跟紀羽有些恩怨,但現在這些恩怨似乎慢慢的消失了,然而,紀羽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跑到了他的前面。

「紀羽他……好強大的氣息,這邊是問道台上的感悟么?」

林磊他們羨慕的看著紀羽,因為紀羽跟黃如天真正走上了問道台的最高層,他們領悟的定然也與其他人有很大的不同,起碼現在紀羽進步了這麼多,便可以看得出來了。

「雨塵啊,現在你可不能驕傲咯!這紀羽的實力現在似乎已經在你之上了吧?」

紫茹雙眼微眯,看著紀羽的身影,他一點都不感覺到有任何的意外,紀羽這麼強大,是應該的。

那恐怖而帶著無盡炎熱的氣息,讓人窒息……

紀羽的幾個敵人,甚至是那兩個天空戰師,此時也不得不慎重再慎重,在紀羽身上,他們都感覺到了一種恐怖,那火焰一旦碰到自己,怕就危險了。

陰家十餘個戰師強者,此刻倒下的已經有五六人了,而今,站在紀羽面前的,還有七個,七個戰師級別的強者,戰師九階!

「將他拿下!」

陰家老王者此刻是越看越心驚啊,這種年齡竟然就有這麼強大的力量了,若是留下來任其發展,遲早有一天陰家會被滅亡。

幾個戰師級別的強者不敢有任何的大意,紛紛祭出自己強大的招式來向紀羽下手,恐怖無比的力量瞬間綻放。

「危險了啊!」

黃如天身後的一位老者是黃家的老管家了,他那滄桑的雙眼看著紀羽,此刻淡淡的搖了搖頭。

七個戰師九階的強者聯手,威力堪比天空戰師,再加上還有兩個天空戰師,他的確想不出紀羽有任何反敗為勝的機會。

「少爺,你不能去!」

那老管家面色凝重,一把拉住了正欲出手的黃如天。

黃如天非常果斷,見到紀羽陷入了危機,他便要出手,但卻被身後老者死死拉著。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既然紀羽也是問道台選中的人,那這一個死局就必須要由他自己去闖,危險是危險,但經歷過去了,收穫也會非常的大的!」

此時,黃如天才慢慢放棄了掙扎,再一次在一邊安靜看著這場戰鬥,但他身上的氣息已經慢慢綻放,似乎在警告一般。

處於空靈狀態的紀羽能洞察到每一個敵人的動向,而他本人則是以火焰之力聚起了一個巨大的火焰熔爐,他在其中,火焰力量被他掌控,威力又增強了一些。

「殺!」

七個戰師強者聯手,他們聚起戰氣,一道道強大的力量痕迹衝擊著紀羽祭出來的那一朵瑰麗的火花,一時間,周圍揚起了一陣又一陣的濃煙。

「去死吧!」

溫家一個戰師強者怒吼一聲,只見他朝著紀羽衝去,一身上的戰氣燃燒到了極點。

「地裂斬!」

一聲冷哼,強大的力量爆發,紀羽臉色微微一變,整個人急忙後退數步,小心凝視著眼前此人。

地面上,一個拳頭印記不大不小,卻恰好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坑洞。

「死!」

與此同時,四面八方傳來幾聲冷笑失聲。

「紀羽小心!」

一陣驚呼之聲傳來,頓時,紀羽感覺自己全身都非常的不舒服,一種危機感從莫名而起。

幾個敵人從幾個方向撲來,他們燃燒起自己所有的力量,要將紀羽毀滅了。

說時遲,那時快!紀羽身上的火焰越來越旺盛,最後將他徹底給包裹了起來。

「戰!!」

紀羽也戰紅了眼,初升到戰師級別,原本不太鞏固的基礎,卻在這無極的挑戰之中不斷改變,紀羽越戰越勇。

而那些跟他戰鬥的人,便越來越吃力,甚至還想破口大罵,這小賊未免太強大的一些吧!

「老大,你怎麼看,這紀羽的確很強,若是能讓他成為我們溫家的僕人,溫家的實力便又多強大了一些。」溫家那邊,有王者的目光盯著紀羽打轉,想要收服了他,紀羽的潛力比他們想象的還要大。

「別急,現在還不是時候,要等他陷入絕望……只有在絕望之時拉他一把,他才會對我們感恩戴德。」

溫家魂級強者淡淡一笑,很是淡然。

紀羽越戰越強,彼時,他全身發出紅色光芒,那火焰的花朵徹底綻放,最後融入他的體內,他一拳朝著一個戰師前強者轟去。

那強者臉色大變,急忙雙手交叉防禦,然而最後卻是怪叫一聲,全身一絲不掛的倒飛了出去,他胸前一片焦黑,痛苦的呼喊著。

「戰!」

紀羽冷冷一笑,破開一人的攻擊,其他的他可以個個擊破,再多的戰師強者也無法阻止他。

「這小子有古怪,你們也出手!」

王者低喝一聲,這樣下去他的人會全軍覆沒的,就算解決了紀羽,他回去也會有大麻煩。

兩個天空戰師聽到命令,身上氣勢徒然一變,兩股氣息覆蓋了半邊天空。

他們憑空一躍,降臨在紀羽的頭上。

「大膽紀羽!殺害了我們的公子,如今還妄想抵抗!你的末日到了!」

兩個聲音不約而同的響了起來,使人感覺陣陣心驚。

完了么?

這時,眾人心中有同樣的一個想法……兩個天空戰師出手,紀羽又能如何抵抗呢?

「大哥,出手?」

溫家那邊,幾個王者身上冒出淡淡的力量,隨時準備出手。

「等等,別急,他既然有實力打敗天空戰師,說不定還留有什麼底牌,我們……要在最後出手!絕對不能有任何差錯。」溫家魂級強者擺了擺手……

兀然間……

紀羽身上的氣勢開始徹底變化,他從空靈狀態離開,朝天直視。

「天空戰師?難道就你們會飛么?」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紀羽冷聲一喝,整個人頓時躍起。

在眾目睽睽之下,他背後一個淡淡的戰氣翅膀成形,最後他漂浮在半空之中,與那兩個天空戰師相對,氣勢一點不減。

「天啊!他飛起來了!難道紀羽竟然突破了天空戰師!」

下方有人驚呼!

戰氣化翼那是天空戰師的手段,然而紀羽現在卻已經漂浮在半空之中,他身後的那一對翅膀,雖然跟真正的天空戰師有些出入,但相差並不算多。

「不!不對!他的氣勢還停留在戰師巔峰,不可能是天空戰師,那翅膀……相比應該是他得到的某種戰技吧!據傳在東方域是有這種飛行戰技的,非常罕見,沒想到紀羽竟然得到了一個,運氣還真是好啊!」

有一些見識比較廣的人很快就發現了其中奧妙,不由咂舌。

此時人們方才明白過來,紀羽還只是戰師而已……他太過年輕了,現在是戰師巔峰已經讓許多人羞愧得抬不起頭了,若還突破了天空戰師,那些老一輩的強者們怕都要找一塊豆腐撞死得了。

「哼!只不過是投機取巧罷了,我們乃是真正的天空戰師,你還不快過來受死!」

其中一個身材比較高大,臉上長滿鬍子的天空戰師開口,傲然無比。

「呸!我真不知道你這大鬍子哪來的自信,年紀一大把,才到了天空戰師二階,如果是我早就一頭撞死了!現在還好意思在我面前指指點點,找死!」

紀羽冷哼一聲,他手上升起了一道戰氣,朝著那大鬍子衝去。

「豎子可惡!」大鬍子天空戰師顯然是被紀羽激怒了,他聚起一道戰氣便於出手。

「呵呵,大鬍子大哥,別中了這小子的激將法啊!」此時,另外一個天空戰師強者嘿嘿一笑,顯然是有些幸災樂禍了。

「你笑什麼!你以為你就很好了?真不知道你吃什麼長大的,年紀一大把了,身材還跟個猴精似的,營養不良也要有個限度吧?」

紀羽忽然傳來的聲音讓得那另外一個天空戰師臉上表情頓時一滯……

他瞬間就陰沉著臉!

馬勒戈壁的,這臭小子是在說我呢?

他身材非常的瘦小,看上去的確也有些營養不良,但他的實力可一點都不弱,比起大鬍子甚至還有些強,現在這小子竟然還敢這樣罵自己,戳中了自己的痛楚!

「小子,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那瘦小的強者冷冷開口,殺氣衝天。

「不服?那就打一架啊!來吧,你們一起上吧,我倒要看看,一個又老又蠢,一個營養不良的天空戰師聯手能不能碰到我一根汗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