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哦?」

「你竟是十大古族之一的林氏族人?」

「我聽聞,林氏一族大多都在罪血大陸,你如何來到北寒大陸?」紫衣女子質問道。

「祖爺爺曾說,若想追尋先祖之路,踏上那武道巔峰,必須來先祖創下的這座道院!」

「三年前,我離開罪血大陸,今日才到玄天道院…….」

林驚羽如實說道。

「倒是一個有毅力的孩子!」

紫衣女子暗暗想著,目光也似乎更柔和了許多。

「還有一事,你必須如實告訴我!」

「我紫幽雅舍小院方圓五公里範圍內,設下了一座禁空大陣,絕對不可能有人飛入院內!在小院四周,星砂紫竹林中又布下了一座大陣。你是如何進來的?」

「記住,休想騙我!」

「否則,一旦被我發現,我便立刻把你殺了!」紫衣絕色美女冷冷地威脅道。

林驚羽也鬆了一口氣,他知道這位冷若冰霜的長老,終於願意聽他解釋了。

「稟長老!」

誤惹霸道總裁 「在下對陣道領悟遠沒您那麼透徹,卻恰巧在族中一本古籍中看到過對星羅移步大陣的描述。」

「而且在這座山峰上,我發現最多的便是星砂紫竹和紫羅蘭,便猜想您是否以紫羅蘭為星位,布下這座大陣。僥倖通過了大陣,卻未料到竟打擾了您的沐浴!」

林驚羽謹慎地解釋道。

他一邊解釋,還在暗暗觀察著紫衣女子的臉色。

特別是,當他提到星羅移步大陣和星砂紫竹之時,在紫衣女子眼神中不經意間流露出一絲驚色!

「沒想到…….」

「你竟然知道星羅移步大陣,而且還認出了那片竹林里種植的乃是星砂紫竹,看來你的確是來自林氏一族……」

紫衣女子自語道。

此刻,她也越發相信了林驚羽的身份。

「好吧!」

「我願意相信你是誤闖入我的小院,但死罪能免,活罪難逃!」

「你便在我這裡當一個花奴,負責打理我的葯田和這片竹林吧!」 「什麼?當花奴?」

「她……竟然想讓我給她當花奴!」

林驚羽腦子裡頓時一片空白。

他萬萬沒想到,這位紫幽長老竟然會提出如此瘋狂的要求!

「怎麼樣?」

「要麼死,要麼給我當花奴!你自己做出選擇吧!」紫衣女子神色冷漠地說道。

她便如同高高在上的女皇,不容反抗。

而且,她的意思也很明確,無論林驚羽同意與否,都休想從這裡逃脫!

「呵呵!」

「看來不給你看一看我的手段,你是不會答應嘍!」

紫衣女子咯咯笑道。

只見她如白玉仙蔥一般的手掌向天空中輕輕一點。

天空之中靈力交織,化作一張遮天蔽日的大網,帶著無盡的威壓,眨眼間籠罩在林驚羽頭頂。

「好吧!」

「我可以跟你當花奴,不過你要允許我跟朋友道個別……」林驚羽思忖了片刻,無奈說道。

這一刻,他感到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他很清楚,自己在這樣一位長老面前,簡直逃無可逃,除了接受,別無他法!

但無論如何,他都要回去一趟,跟凝兒說一聲。

不然,凝兒一定會擔心的。

「當然!」

「讓你回去一趟是可以的,但你必須給我老老實實的養花種竹,我最近打算在後山要新開闢一片星砂紫竹,在紫幽山峰西側還要種植一片藍玫瑰,東側建一片葯田…….」

紫衣女子自顧自地說了一通。

按她的計劃,這完全是要將這整座紫霄峰都打造成一座花山竹海!

當然,花山竹海,卻完全建立在林驚羽這個「花奴」之上!

「好啦!」

「這些便是你最近一年的任務啦!如果你完成的好,我或許會考慮將來放你離開,如果把我的花草養死了,後果嘛你自己掂量著……」

突然,紫衣女子似是想到什麼,又從空間納戒中取出一枚神秘的紫色手環,輕輕套在林驚羽手腕上。

「這是一枚百里追蹤環!」

「只要在百里之內,你都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所以你還是不要想什麼鬼主意了!此外,我還要提醒你兩件事,你切記!」

「第一件事,遇人莫提你來自於罪血大陸林族,否則可能引來殺身之禍。第二件事,非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露出你的體紋,也同樣會給你帶來殺神之禍。」

「你可以回去了,一天之內,我希望你重新出現在我的視野範圍內!」

紫衣女子大笑一聲,便轉身飄然而去。

唯獨留下林驚羽一人,怔怔地站在原地,一陣失神!

「林族,體紋……」

「看來,祖老們的提醒都是真的……」

過了半晌,他才從剛剛的恍惚中恢復了過來,也想起了臨行前族中老者對他的諄諄叮嚀。

「無論曾經發生了什麼…….」

「終有一天,我會讓林氏的榮耀重現在這片大陸!」

林驚羽緊攥著拳頭,發出一聲宏願,緩緩地走出了這片竹林。

……

走出竹林,他披星趕月一般朝那東院角落的廂房趕去。

一路之上,林驚羽都在想怎麼跟凝兒解釋。

他想過如果自己告訴凝兒,被一位長老抓去當「花奴」,凝兒會是什麼反應?

雖然,不至於被嘲笑,卻也煞是丟人。

想到這些,他還是決定,不要告訴凝兒真相為好。

不久后,他再次回到了那廂房外,欣喜地推開房門,但看到房間里的情況,他整個人卻呆住了。

房間之中,空空蕩蕩。

原本躺在床榻上的少女,已經消失不見。

「凝兒……」

「你在哪裡?」他找遍了房間內每一個角落,都不見凝兒的蹤影。

正在失落之時,卻突然發現在凝兒枕邊,他留下的那小巧紙鳶,竟在微微抖動。

「咦?」

「莫非……是凝兒留下的信息?」

他急忙打開紙鳶,一行娟秀的小字,映入眼帘。

「驚羽哥哥!」

「你為什麼還沒回來?……..」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岳冰清長老答應收我為徒了!不過,師傅說要帶我到小境峰上修鍊,以後恐怕沒辦法跟驚羽哥哥在一起了,嗚嗚……….」

「驚羽哥哥,還有一個好消息,師傅說,一個月後就是玄天道院天賦測試,驚羽哥哥你只要進入內門,咱們就又能見面了!你一定能行的!——凝兒」

看完這幾行字,林驚羽既驚又喜,也帶著一絲絲失落。

特別是,凝兒已經被一位長老選中,成為內門弟子,他卻被紫幽長老抓去當了「花奴」,為何他和凝兒之間,差距會如此之大?

「凝兒……竟被一位長老選中了!」

「這對她倒是一件好事…….」

「或許,這間廂房也是那位長老給安排的吧……」

想到凝兒的武學天賦,他倒是覺得這一切都順理成章。

只是,兩年的相伴,朝夕的相處!

一朝分離,他又如何捨得?

「天賦測試!」

「凝兒,你放心!無論如何,一月之後,我都會通過天賦測試進入內們的……..」

…….

鐺!鐺!鐺!…..

玉天峰上,一座高聳入雲的巍峨建築之巔,那口存在了無盡歲月的青銅古鐘猛然敲動,洪鐘大音在玄天道院上空回蕩。

唰!唰!唰……

眨眼間,一道道身影匆忙地從玄天道院東、西、南、北四院的一座座靈峰上飛出,同時朝著這連綿山脈之中,最高聳的建築飛來。

半空之中,雲霧繚繞。

在那高聳入雲的建築之巔,有一座巨大的金色大殿,隱隱間透露著一股股令人心悸的威壓。

而在金色大殿之上,高高的懸挂著一枚紫金色的牌匾,牌匾上赫然寫著「玄天殿」三個穹勁有力的大字。

玄天殿!

整個玄天道院的核心所在,但凡當有關係整個玄天道院命運的大事發生,東、西、南、北四大院的核心長老們,都將匯聚於此。

此刻,玄天殿外,已經彙集了十幾位四大院的核心長老。

這些核心長老們,大多白髮蒼蒼,頗有一副仙風道骨之蘊,唯獨有四人顯得極其年輕。

他們,正是四大院的院首:東院姑蘇玄、西院太玄峰、南院莫長天、北院夏凌炎。

而這一次,敲響玄天道鍾之人,正是東院院長姑蘇玄。

「姑蘇院長!」

「你如此急迫的將我們喚來,可是有大事發生?」

一位白髮老者捋著鬍鬚,笑呵呵地望向不遠處文質彬彬手握羽扇的東院院長姑蘇玄。

「辰長老!」

「今日之事,確實關係我玄天道院千年興旺!我不敢獨自決斷,只好將諸位請來,共同商議!」

姑蘇玄笑道,卻故意不將事情點破。

咔嚓!

這時,原本緊閉的紫金大殿殿門緩緩打開,一縷微弱的光芒,從那古殿中透出。

「進來吧!」

「九百年啦,我們終於等到了……」從那紫金大殿中傳出一個滄桑的聲音。

伴著十幾道身影飄然而入,昏暗的大殿內,一盞盞古老的燈盞猛然點燃。 昏黃的燈盞映射下,在整個大殿之上,卻也僅僅看到一位窈窕女子的身影。

這位窈窕女子,眉如柳葉,眸似秋水,膚白如玉,一頭如瀑的秀髮垂落腰間,身著一襲淡雅的紫色長裙,將完美的身線勾勒的盡顯無疑。

若林驚羽在此,一定可以一眼認出此人。

她正是那紫幽峰上的紫幽長老!

「紫幽姑娘,太上長老在何處?」

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問道。

此人,正是四大院首之一的西院院長——太玄峰。

不過,即便是他,對眼前的絕色少女也是極為恭敬,因為他們都清楚,紫幽長老的身份和天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