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最後一聲巨響過後,九命妖貓徹底的告別了這個世界了。

其實今天一點都不兇險,在小雷晶虎問世那瞬間,雷晶虎已經深藏在虛空之中了,當他發現一頭九命妖貓要吞噬他的孩兒當即大怒,但又卻突然壓制內心的躁動,因為九命妖貓和周丹的對話映入他的耳中。

他也想看一看這少年到底適不適合當他兒子的主人,果然接下來的一幕讓雷晶虎大為感動,周丹不僅沒有以柳郡王義子的身份退走,更是直接廢了九命妖貓的一顆眼睛,這已經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但最讓雷晶虎震驚的是,之前周丹所施展的武技似乎隱約間他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味道。

在九命妖貓出手的時候,雷晶虎自然不可能眼睜睜看其落入貓口,最後才出手。

「這……」周丹大受刺激,九命妖貓可是擁有天尊級的戰力,他在對方面前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可在雷晶虎面前,人家同樣連逃命的能力都沒有,周丹想想都震驚,這該說何等的實力?

「謝謝虎叔的救命之恩。」不過現在周丹除了震驚外也不會忘記答謝雷晶虎的救命之恩。

「無需多言,這些都不算什麼。」中年男子看了眼周丹,又撫摸了肩頭上的小雷晶虎,神色出現一抹笑容,「今天我都看在眼裡了,看來這小傢伙認你為主並非是件錯事,好好修鍊吧,只有這樣你才有能力保護住自己。」

周丹心中一動,他從對方的話中已經可以聽出其早已到了,但就是一直沒有出手,想起自己拚死抵抗被震飛了兩次,周丹心中就有些不悅,不過最後卻沒有發表什麼意見,畢竟他現在是小雷晶虎的主人,如果連保護小雷晶虎的膽子都沒有就更別說可以成為他的主人了,以雷晶虎的手段,周丹不認為自己能夠一直做小雷晶虎的主人。

「虎叔的話晚輩謹記。」周丹知道雷晶虎對他並沒有惡意,畢竟他現在是對方兒子的主人,這個主人實力太弱也就罷了,但膽子若是太小就說不過去了,雷晶虎一族可不需要貪生怕死的主人。

「恩。」中年男子也微微點頭,他沒想到此子不僅膽子過人,心性也不是常人能夠比的,想起白老頭的話后,雷晶虎終於放心將自己的後代交給他了。

「我的兒,去吧,去和他闖出一片天地來。」中年男子拍了拍肩上的小雷晶虎,眼神充滿不舍。

吼~~

小雷晶虎輕輕吼了一聲,在中年男子的臉頰上填了一下,黑而又大的雙眼滴落下兩滴淚珠,最後騰地一下跳到周丹的肩膀上。

周丹很是喜歡的撫摸了小雷晶虎的虎毛,「小傢伙,以後我們一定要名震九洲大陸,讓各方勢力都在我們的神威下顫抖。」

吼吼~~

小雷晶虎激動了,它連連怒吼,以表示自己迫不及待。

中年男子見此不由的露出苦笑,以他現在的實力都不敢說威震整個九洲大陸了,但這話卻從一個毛頭小子口中說出,難免會讓人不信服,不過自從他看到過周丹施展過一個武技后,似乎願意相信他的話了。

「這是四百萬斤精血石,應該足夠讓我的兒成年了。」中年男子右手一揮,一個芥子袋便朝周丹飛去,「裡面還有我留給你的一些東西,好好修鍊吧。」

嗡~~

周丹還沒來得及答謝,整個空間突然一顫,緊接著中年男子的身影便逐漸的淡化,最後消失不見。

吼,吼,吼。

小雷晶虎再次落淚,那可愛又充滿精神的雙眼布滿了水霧。

「小傢伙,別擔心,等你父親渡過神獸雷劫,我們再回來見他。」 總裁的神祕少奶奶 周丹知道中年男子是為了準備下一次的神獸雷劫,這一次可以說是凶多吉少,畢竟上次他硬生生的打散了劫雲,這一次若是在渡劫只怕威力會比起之前更勝數倍,而為了能夠讓自己的兒得到一個好的歸宿,他必須為小雷晶虎尋找一個合適的人選。

最後周丹帶著小雷晶虎直接離開了深入盤西山,越過盤西宗一步都未曾停留,直接往柳郡府行去。

現在周丹算是徹底解決了因果,此時的他不在受其他因素影響己身,已完完全全是他真正的自己了。

周丹與小雷晶虎日夜兼程,三天後終於回到柳郡府,此時的柳郡府仍舊一片繁榮,街道兩旁擠滿了人,各式各樣的人們都在歡快的生活著,見到這和諧的一幕,周丹心裡也感到莫名的舒服。

「小傢伙,這裡便是我們柳郡的行政中心,是我們柳郡王所待的地方。」周丹看到自己肩頭上的小雷晶虎像發現新大陸一般,雙眼睜的老大,左看右看的神色很是新奇。

「哇,你看那個少年肩膀上的小貓,好可愛哦。」突然,一道女孩子聲從前方傳來,周丹止住腳步,發現前方數名年輕人擋住了去路,這群人之中有四男三女,皆都身穿名貴的服裝,一看便知道對方是王公貴族之人。

「小瀾,你喜歡?」一名少年見身旁的少女發出驚呼聲,神色頓時一動,話語很細的問道。

少女看了眼少年,又看了眼周丹,最後搖了搖頭,「不要了,這是別人家的靈獸。」

「我知道了。」少年先是看了眼周丹,隨後在他的服裝上瞥了一眼,最後直接將目光放在小雷晶虎身上,這不看還好,一看連少年也被小雷晶虎給吸引了,太可愛了,這世間怎麼會有如此可愛的靈獸。

「華兄,李兄不如我們上去問問那小哥賣不賣?」少年開口,詢問身旁兩名少年。

「羽兄客氣了,走吧。」兩名少年也是淡淡一笑,隨後便跟了上去。

但這時候周丹的眉頭卻皺了起來,這群小屁孩這是要幹嘛?不過下一刻他便知道對方要幹什麼了。

「小哥,可否割愛將你的靈獸賣給我?」之前那個少年最先開口,他話語細膩,讓人聽了可以感受到此人極為平易近人。

「賣靈獸?」周丹頓時釋然了。 「是的,賣給我。」

這少年姓羽,名白。是柳郡城七大家族的羽家少主,此人為人心思細膩,面對任何人都一副笑臉,沒有和多少人接下仇恨。

「呵呵,不好意思,這靈獸我不賣的。」周丹拒絕,人家畢竟是低聲下氣的說,他也不好意思一下子大發雷霆吧,而且只要說明自己不賣就可以了,想必對方也會知難而退。

然而周丹的猜想卻是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人家根本就是鐵了心要得到小雷晶虎了。

羽白聞言,面色頓時一沉,不過他掩飾的很好,仍舊一副嬉皮笑臉,他對著周丹笑道:「這是我未婚妻喜歡的靈獸,還請小哥割愛。」說著,羽白便指著之前那名少女。

少女被羽白一指,在看了看周丹那審視的眼神,俏臉頓時一紅。

她名為玉玲,同樣是柳郡城七大家族玉家的千金,玉家是經商的,可以說在柳郡城之中,所有的商業玉家都有沾染過,佔據全城至少也有百分之四十的商業產業,比如武器店、靈藥店等。

玉家和羽家的家主在十多年前便訂了一門親事,不管哪家生男生女,都結髮為夫妻,但若是都為同性就義結金蘭。如今玉玲身為玉家的千金,而羽白也身為羽家的少主,兩人自然而然就定下了一門親事了。

不過所謂一方有意一方無心啊,羽白是出了名的大才子以及修鍊天才,絕對是任何少女所追求的目標,所以他一直都不急著和玉玲訂婚。

而玉玲出身豪門,修鍊資質也不錯,在外人看來兩人簡直就是郎才女貌,可玉玲對羽白有意,羽白卻對玉玲無心。

當然,羽白能夠在眾人眼中成為最完美的男子,自然有他的獨到之處,所以即便不怎麼喜歡玉玲也沒有表現出來,仍舊做了些許在外人看來極為浪漫的事情。

「你未婚妻要跟我不賣有什麼關係?」周丹這時候眉頭頓時一皺了,先前這少年的一絲情緒波動可難逃他雙眼的捕抓。這時候周丹已經知道眼前這少年表裡不一了。

羽白也被周丹的話給搞得一愣,是啊,自己的未婚妻和他不賣靈獸有什麼關係?不對啊,老子可是羽家的少主,一個穿著普通的少年怎麼可以這般態度和我說話?

羽白整個俊秀的臉蛋逐漸陰沉了下來,看著周丹仍舊是細語輕聲,「小哥,價格包你滿意,只要你願意割愛如何?」

「包我滿意?」周丹笑了,什麼價格能夠包他滿意?如今不算其他的,單單他手上的精血石就有四百多萬斤,這是一個什麼概念?幾乎可以買下一座大城市了,即便羽家未必也能夠拿出這麼多。

「是的,一定包你滿意。」羽白見周丹回話,他就知道有戲了,當即笑道,「你儘管開個價,我立馬支付給你。」

「呵呵,不好意思,恐怕你沒有那個資格來買我的靈獸。」周丹懶得在這裡浪費時間了,估計這會柳郡王已經在等著他了。直接繞開羽白,離開而去。

「站住,你個賤民,好心好意和你說話,你怎麼可以這樣子。」羽白不由的勃然大怒,他是什麼人,那可是羽家的少主,什麼時候連什麼阿貓阿狗的都可以無視他了。

「羽兄息怒,今天可是柳郡王為其義子召開的舉國歡慶之日,不可生氣,不可生氣。」羽白旁邊的一名少年突然制止住羽白,旋即做出了解釋。

羽白終於強忍下怒火,最後對著少年淡淡一笑,「謝李兄提醒,我有分寸。」

「小哥,還請恕罪,剛才喝了點小酒,話亂說了,不好意思。」羽白訕訕一笑,「家父乃羽家家主,如果今日小哥願意將靈獸賣於我,我羽白便結交你這兄弟了,不知道小哥意下如何?」

「你是羽家的人?」周丹突然停住腳步,旋即看向羽白,開口問道:「你確定你是柳郡城羽家的人?」

羽白以為對方怕了,當即神色充滿自豪,「如假包換!」

然而原本以為是對方的阿諛奉承,結果卻出乎了他的意料。

「堂堂羽家也除了你這樣的敗類,真是一大不幸之事,哎。」周丹只是丟下這一句話便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了。

羽白還處於幻想之中,他在幻想等下對方會怎麼一個阿諛奉承法,然後自己在怎麼以最低價格收購了對方的靈獸。但這幻想似乎總是和現實有著巨大的差異。

「他剛才說什麼?」羽白有些不敢相信,問起旁邊的李少年。

而幾名少女更是張大了嘴巴,一副見鬼的樣子,這穿著普通的少年怎麼敢當眾呵斥羽家呢。

此時圍觀的人越來越多,甚至已經將道路圍了個水泄不通了,而當羽白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的時候,周丹早已不知道蹤影了。

「我要殺了他,查,快給我查,一定要讓我知道他是誰!」最後,現場爆發出一道震怒的聲響。

此時周丹已經臨近柳郡府了,之前的事對他來說僅僅只是一個小插曲。

柳郡府是柳郡的行政之地,柳郡就是一個諸侯國,在柳郡這三分之地,它就是皇宮之地,宮闕成群,一條條雕刻的栩栩如生宛如蒼龍的古老神龍盤膝在金碧輝煌的宮殿之上,神氣凌厲,令人產生一股敬畏之情。

「少主!」鎮守柳郡府城門的是兩名實力強大的靈者,以周丹來估計,起碼有源天境層次。

試想,單單兩名守護城門的士兵就是兩名源天境的強者了,若是放在盤西山源天境絕對是霸主級人物,說是呼風喚雨也不為過,然而這兩名源天境強者卻甘願成為柳郡府的一名侍衛,可見其底蘊有多深厚了。

周丹也對著這兩名侍衛笑了笑,而後便直接走了進去,根本不用任何通關文牒或者是稟報。

柳郡府在柳郡城之中可以算是城中之城,其建築規模已經堪比九洲大陸其他的一些帝國了。

很快,周丹便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柳郡府的大殿之中,他知道此時柳郡王要麼就是在早朝要麼就是在在審核戰況等待各方消息,肯定在大殿之中。

「義父。」果然,當周丹步入大殿之中,空曠的大殿僅有柳郡王一人,此時柳郡王一個人坐在龍椅上埋頭審批一本本文件。

「什麼時候回來的?」柳郡王收起筆墨,起身走了下來,看著周丹淡淡一笑,「不錯啊,實力又有精進了。」

「剛回來。」周丹嘿嘿一笑,他和柳郡王相處一直沒有什麼緊張的感覺,恰好相反似乎很和諧,就像真的父子般,暢所欲言,無所不說。

「回來就好。」柳郡王微微笑道,「準備一下吧,今天可是良辰吉日。」

「恩?」周丹明顯一愣,什麼良辰吉日,這和自己回來有什麼關係?

柳郡王似乎看出了周丹的不解,於是說道:「別忘了,等你回來之日便是我柳郡舉國歡慶之時。」

看著眼前這偉岸的身子,周丹突然鼻尖上有些酸溜溜的感覺,他的確沒有忘記柳郡王的話,待他回來之時便是舉國歡慶之日,以前的周丹總是認為柳郡王只是說說而已,但現在卻不在這麼認為了,舉國歡慶可是一件大事,全民都必須動員的大事,簡單點說,就是舉國都在祭拜天地。

柳郡土地何其的浩大,舉國歡慶可不是隨便說說就能夠搞定的,必須事先提前數個月通知,而後各個地區才有可能知曉。

「義父,謝謝。」周丹注視著柳郡王,僅僅只是說了一聲謝謝,此時他有千言萬語,但卻不知道從何說起,歸根結底也只是這兩個字罷了。

柳郡王神色和藹,拍了拍周丹的肩膀,笑道:「謝嘛玩意,你是我的義子,這必然需要公告天下才行,而且我也知道柳郡這個地方留不住你,但你去的那個地方充滿無盡的險惡,沒有一點身份更是寸步難行。」

周丹撲通一聲直接跪在地上,他知道柳郡王為什麼要舉國歡慶了,這是要幫他造勢,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柳郡王有一個義子,名為周丹!

柳州學院是一處各方勢力都想要擠破頭皮進去的學院,因為在那個地方,造就了太多的強者了,比如如今的陸亞帝國的帝王便是柳州學院出來的一名優秀畢業生。

而且不僅如此,進入柳州學院就同等於多了許多勢力沒有的財力支援,他們可以培養學生,但這一切都不需要其他勢力支持,柳州學院有著雄厚的勢力,他們有能力將一個弱小的學生培養出一方大佬,威震九洲大陸的強者。

如果周丹寄居在柳郡這地方,柳郡王雖然可以全力培養,但終究無法抵得上柳州學院的培養,因為人家在培養人才、強者方面更專業。

柳州學院固然是一個修鍊聖地,但沒有一點背景即便進去了也難有出頭之日,要麼是被打壓,要麼就是被扼殺。

如果周丹以周家的名義去了,只怕要不了幾天就會被人打壓下來,甚至被別人收為手下乃至殺死。

如今柳郡王難得有一子,怎麼可能不全力培養呢,舉國歡慶自然是為了給周丹造勢,柳郡府即便放在九洲大陸上也是一方霸主,即便實力不夠強大,但人家背後有陸亞帝國。

陸亞帝國可是九洲大陸最為頂尖的勢力之一,一般在將後代送入柳州學院的勢力就算不看柳郡府的面子也會看在陸亞帝國的面子上不為難周丹的。

「時間差不多了,走吧隨我去武廣場!」柳郡王看了眼天際,而後便帶著周丹離開了大殿,而當他們走出大殿之時,文武百官便緊隨其後。 周丹與柳郡王並駕齊驅,他們兩人走在一起,而身後卻跟隨著柳郡這一塊地方的大佬,他們神色肅穆,舉止端莊。

這一天對於柳郡來說是天大的事情,即便他們實力強大也不敢亂來,如今的柳郡城早已張燈結綵,禮炮聲四起了。

很快,一行數百人便來到了一處空曠之地,這裡便是柳郡城的武廣場。

周丹站在城樓上方,神色早已震驚無比了,他雖然是柳郡王的義子,但對柳郡城的了解其實不多,這裡的廣場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空曠之地,比起盤西宗的廣場起碼大了數十倍,足夠容納數億人。

有實無名:豪門孽戀 當他們一行人來到城樓上方時,十二道震天動地的禮炮聲便響起,宣誓著舉國歡慶正是拉開序幕。

如今的武廣場早已站滿了人,可以說柳郡城內的居民絕大部分都來了,而城樓下方則是一些貴族大宗門的落腳點,他們有柳郡府為他們單獨開闢出來的空地。

「聽我父親說,我們柳郡曾經就舉行過三次舉國歡慶,這應該是第四次了吧?」貴族宗門所在的區域有七個少年,他們聚集在一起彼此在交談著什麼,而他們身後赫然坐著七名老者,正是現在柳郡城的七大家主。

「恩,我也曾經聽我父親說過,第一次是我們柳郡王封侯的時候,第二次和第三次是與周邊的鄰國交戰獲勝舉行的。」

這七名少男少女正是周丹在街道上碰到的七人,此刻他們確實在緊密交談。

「羽兒,回來。」就在他們交談之時,七名少男少女身後的老者突然開口。

七人當即散開,各自回到他們家族區域。

「胡鬧什麼,等下就要開始了,給我嚴肅點。」羽白被其父親叫了過來便受到一聲呵斥,不過羽白也不敢頂嘴,他也知道此次的舉國歡慶有多重要。

「爹,孩兒知道了。」羽白一副很乖巧的樣子,面對自己父親的呵斥都一笑而過。

老者原本還想呵斥什麼但一道聲音徹底讓他將想說的話給生生咽了下去了。

「吉時已到,舉國歡慶現在開始,由請我們的柳郡王以及其義子和文武百官,讓我們都站起來,送上我們最為尊敬的祝福。」

這是一名禮官說的話,他的話傳遍了整個武廣場,周丹更是定睛一看,發現這名禮官竟然是名煉神境的強者,這下子不由的有些緊張了。

古代穿越日 舉國歡慶,只有在電視上看過,周丹還曾記得前一世,自己的祖國舉行了國慶儀式,此時的場景和場面比起自己的祖國還更加有氣勢,更加壯觀。

轟轟轟!!!

十二門禮炮聲緊隨響起,廣場下方的百姓頓時一聲歡騰,聲音如同海浪一波接著一波,直接蓋過了震天動地的禮炮聲。

「柳郡王!」

「柳郡王!」

……

「各位,靜一靜!」柳郡王神色平靜,他向前走進一步,看著下方的百姓,聲音細語,卻不缺乏威嚴:「承蒙各位看得起今日來參加這次慶典,很多人都不知道我為什麼突然舉辦這一次慶典,那麼我在這裡便和大家解釋一下。」

「柳郡王威武!」

柳郡**音剛落,現場又再次爆發出激烈的聲音,他們難以置信,柳郡王居然會為他們解釋,身為普通百姓,他們只知道舉國歡慶是一件大事同時也是一件喜事,能夠參加已經是莫大的榮幸了,雖有疑惑但也沒有放在心上,可現在柳郡王卻要親自解釋,這預示著什麼?預示著這一次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

「我也不拐彎抹角了,大家都知道我柳葉天膝下無子,如今我今天便和大家宣布,我認了一名可愛的少年為義子。」

嘩啦啦~~

眾人震驚,就連一些大勢力也被震撼到了,他們是柳郡的勢力沒錯,但還不至於讓柳郡府來和他們解釋些什麼,既然是舉國歡慶之日那必然要來參加,當柳郡王說出事後,很多人已經被震撼到了。

認了義子算不了什麼大事,但柳郡王認義子就是一件天大的事情,誰都知道柳郡王是柳郡的主宰,一名義子突然橫空出世自然值得關注,這不僅僅只是各方勢力想要關注的,也是百姓們想要知道的。

「他很普通,實力也不算強,年紀也不大。」柳郡王淡淡的話語宛如氣浪席捲著廣場,儘管現場有些喧嘩,但他的聲音總是壓過一頭。

大家頃刻間都閉了嘴,等待柳郡王的話語。

「他名為周丹,待到將來,實力足夠后,將是接替我柳郡王位置的人。」柳郡王又爆料出一道驚人的消息,這一道消息無疑是柳郡王所說的話中最為重量級的。

所有的大佬,各方勢力宗門在此刻都猛地站起身,抬頭凝視城樓上方的柳郡王,他們想看一看,在未來接替柳郡王位置的人是何等的人中之龍。

「和大家打個招呼吧。」 這筆有毒 柳郡王轉身,對著周丹淡淡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