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安聽到后,自己給自己倒上一會白開水隨意的說道:「六個小時嗎?還好啊!」

真的聽得懂啊?

阿金三人目瞪口呆的望著安想到!

「副船長,你聽得懂船長剛剛說的話?」傑費瑞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問道。

「對啊!他剛剛說,大概,睡了六個小時,這個很難懂嗎?」安詫異的望著傑費瑞等人,一臉不解的問道。

不是很難懂,是超級難懂啊!

阿金三人再次在心裡吐槽起來。

安醒來后,隨便吃了點東西,等他吃飽,放下筷子時,艾斯手抓這一根肉骨頭道:「安,這一次你吃的很多嘛!難道你餓了嗎?」

安聽到后微微錯愕起來,他思考了一下,確實,自己現在的食量比來的時候,大了許多!

按照以他穿越前的食量,就算再怎麼餓,也不會吃這麼多!

安托額思考了起來,過了一會,安似乎有了些頭緒,他發現,不僅僅是這一次,而是每一次使用能力后,食量都會增大好多。

那麼,他可不可以這麼認為,自己的發動的能力,是否跟自己的體力有關呢?

而且,特拉法爾加·羅也說過,自己能力用得越多,對體力的消耗就越大。

也就是說,自己開始和海賊世界統一化了,都需要體力才能發動力量嗎?那還真是個麻煩事,對我的一個限制呢!

安想到這裡,不由得幽幽嘆了口氣,心情略微有些低落起來。

艾斯似乎注意到安那低落的情緒后,他不由的放下食物關心的問道:「怎麼了?」

「沒事,就一些小事罷了!對了,這時我畫好的漫畫,你看一下!」安打了個響指,一個黑洞一樣的門憑空出現在出現在安的面前。

安將右手伸進去后,拿出厚厚一沓自己畫好的稿子推到推到艾斯面前道:「你看一下吧。哦,對了,還有,如果稿子上,沾染上油漬,我就將你的爪子給剁了!」

艾斯一邊拿著白潔的餐布擦拭著自己的雙手,一邊不滿的說道:「喂喂,別小看我,我可是很懂禮貌的!」

安沒有回答,他拿起自己點的飲料,將猶如塗抹了厚厚口紅的烈焰紅唇輕輕的咬住吸管,思考著與艾斯同一期,新世界的超新星!

畢竟,未來頂上戰爭的激烈,他是知道的。

光光靠白鬍子手下的那些人,可還不行,他,還要儘可能的幫助艾斯的黑桃海賊團增加一些實力啊。

自己雖然最後肯定會離開,但是,自己在時候,他會全心全意,盡到自己最大努力來輔佐到這個傢伙!

不光光為了艾斯在荒島時候對他的照顧,還為了這來之不易的友情!

或許,未來兩人可能會拔刀相向,但是,那是未來的事情,未來的事,就交給命運的安排!

他享受的只是當下!

你當船長的時候,我不離不棄!

你不當的時候,我去追求夢想!

這便是安的想法!

剛剛翻到正文部分的艾斯,突然,有了心靈感應般,抬起頭,和安的視線碰撞在一起,兩人突然,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

「什麼,真的有人類敢這麼對你嗎?小武!」阿龍聽到後有人敢踩高貴魚人的腦袋,他忍不住一巴掌拍碎眼前的桌子大聲的吼道。

「嗯嗯!!!」名為小武的鯉魚魚人,眼淚汪汪的望著他們阿龍老大重重的點了點頭道。

「可惡,帶我去,我要活活撕碎他們!」阿龍暴怒的站起來吼叫道。

雖然,阿龍視人類的命為草芥,沒正眼瞧過人類。但是,對於同胞,他卻和路飛一樣,對同伴愛護有加。

所以,才有這麼多魚人願意跟隨他從新世界來到東海。

「阿龍大哥,何必親自出手?我來吧!」一個頭扎著兩隻衝天炮辮,身穿空手道服裝和木屐的軟骨魚人站出來淡淡的說道。

阿龍看清說話的人後,不由得大笑起來道:「嚇哈哈哈!!!怎麼了,歐比手癢了嗎?」

那個歐比的軟骨魚人重重的點了點頭道:「有點。最近人類都太老實了,找不到可以練拳的人!」

阿龍:「嚇哈哈哈!既然你想去,就去吧!記住,將那幾個人的腦袋給我提過來,我要掛在旗幟上,來彰顯我們魚人的強大,再順便給人類提個醒,讓他們知道,反抗偉大魚人的後果!」

「我知道了,阿龍大哥,我去了!小武,帶路!」歐比點了點頭說道,然後,轉過頭望著小武道。

「好,歐比哥,你跟我走!」小武擦了擦眼淚,帶著歐比朝著艾斯幾人尋去,心裡想到『人類,我會讓你們知道,得罪高貴魚人的代價,等死吧。』

……..

「呼,安,這就是漫畫嗎?我不得不稱讚一聲,非常棒!不過,劇情太悲傷了!結局,真的不能改改寫嗎?」艾斯一口氣將安給他的漫畫看完,過了許久,才輕輕地吐出一口濁氣,認真的懇求道。

這個漫畫,在看的過程中,他不知道忍不住流了多少次眼淚,他是真正的被吸引了,才會如此拜託道。

尤其是男主最後苦澀的釋然一笑,更是讓艾斯眼淚止不住流淌下來,哭的肝腸寸斷!

其實,不光光是艾斯哭了,就連傑費瑞、丟斯甚至連阿金都落淚了。

他們都是要麼天生沒有見過父母,要麼就是被家人無視的存在,所以,從小就經歷過的比一般人多得多,心思比較細膩,所以可以讀懂安畫的這漫畫。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他們才哭的如此傷心。

而在聽到艾斯的話之時,他們同一時間,望著他們的副船長,紅腫的眼睛里充滿了懇求的意味,想要請安改寫漫畫的結局。

「艾斯,雖然我很同意你的決定,但是,抱歉,真的不能答應你!如果,修改了,你認為這個故事還完美嗎?還精彩嗎?」安微笑的拒絕道。

艾斯等人聽到后,仔細想了好一會後,最後不約而同,無力嘆了口氣,他們已經得出了答案。 「唉,看了你的漫畫后,突然,覺得美食都沒什麼胃口!你簡直就是冷場機器啊!」艾斯用叉子,隨意的插弄著眼前的食物,將『我沒有胃口』這幾個字,清清楚楚的寫在了臉上道。

「伴隨著身體的一陣抽搐,一切都變得索然無味嗎?」安那張美麗的臉蛋上,浮起一絲壞笑道。

「你走開ヘ( ̄ω ̄ヘ),雖然,我不懂什麼意思,但是,絕對不是什麼好話,就是了。」艾斯沒好氣的揮了揮道。

「昨晚你在床上,可不是這麼說的呢!」安突然臉頰微紅,微微側過頭,一副羞澀的模樣道。

「你給我正經點!」艾斯一手刀敲在安的腦袋上道。

「嘁,男人!」安不屑的一撇嘴,鄙夷的說道。

「再說這句話之前,給我先想想看你自己!你是都快忘記自己是個男的了!還有,給我快點吧衣服換回來,女裝你還上癮了?」艾斯也開始了無情的吐槽道。

「那啥,要不你試試,這玩意,真會上癮!」安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件女裝,用眼神瘋狂示意艾斯穿上試試看!

艾斯腦海中浮現自己穿女裝時候的模樣,他嚇得手中叉子都掉在碗上,雙手抱胸,一副被強O的少女模樣,用著堅定不移的口氣道:「死也不要!」

安看到自己傳銷失敗后,他不由得輕嘆口氣,突然,他猛地抬起頭,眼冒綠光的盯著阿金三人,笑容逐漸猥瑣。

阿金、丟斯、傑費瑞三人異口同聲的說道:「想也別想!」

「搞得好想你們打得過我一樣!抱歉,有實力,就可以為所欲為!」安嘴角猥瑣笑容不僅沒有消失,反而愈發的猖獗,他的金髮變成一個個小手掌,朝著阿金等人!

阿金、傑費瑞、丟斯三人聽到后,臉色大變,他們才想到自己和自己副船長的差距,他們不由得沮喪的想到『難道,今天,就要栽倒在副船長手裡了嗎?』

就在安準備觸碰他們之時,突然,餐館的大門被猛地推開,眾人不約而同,同時轉頭看去。

只看到,小武帶著克羅歐比雄赳赳,氣昂昂站在餐館面前意氣風發的指著眾人大喝道:「跑啊,跑啊,你以為你們能跑出高貴魚人的手掌心嗎?低賤的人類!」

而那個叫歐比的魚人,更是憑藉自己高大的身軀俯視著安等人道:「就是你們,踩的歐比是嗎?沒見過你們,是外來人嗎?」

安聽到后,臉色瞬間黑了下去,他收起女裝,一腳踩在一個板凳上,一副女流氓的模樣道:「不過就是個死鹹魚,你囂張什麼囂張!你以為你們誰啊!沒有甚平,你們算個什麼東西!」

「也不撒泡尿來找找自己,長得丑,就別出來嚇人了,你不嫌丟人,我還嫌辣眼睛呢!扎兩個小辮子,就以為你是櫻桃小丸子啊!人家櫻桃小丸子要像你這條臭魚這麼丑,估計,都不好放出來吧。」

「還卑賤的人類,跟你們這群魚人生活在同一天空下,我都覺得是我寬宏大量了!你們怎麼還好意思帶著一臉魚腥味跑我的面前,誰給你們的勇,嗚嗚嗚嗚……」

安話還沒說完,艾斯就連忙捂住他的嘴巴,一臉歉意的說道:「抱歉,抱歉,他剛睡醒,有點起床氣,你別,啊啊啊,疼!安,你屬狗的嗎?幹嘛要我手!」

艾斯突然捂著被安咬著的手掌大呼小叫起來。

「我還想問你為什麼捂住我的嘴巴呢!」 天降橫財 安齜牙咧嘴,擺出一副超凶的模樣道。

「因為你的話太多了,嘴巴就跟機關槍一樣,好吵啊!」艾斯頭頂著安的額頭怒聲道。

「哈,你敢說我吵?臭船長,你484想打架?」安頂回去,擼起衣袖怒聲道。

「打就打,不收拾你一頓,你還不知道誰是船長了吧。」艾斯也擼起衣….他突然發現,自己光著上班身體,哪裡來的衣袖可以擼?

「喂,我說」

「你閉嘴!」x2

歐比才說三個字,就被安和艾斯同時轉過頭,大聲的吼了一句,將剩下的咽下去。

不過,此刻,歐比的臉色已經黑的鍋底一樣黑,他突然猛地朝著吵架的安和艾斯衝去,準備好好教訓這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

阿金看到后,反手勾起腳下的板凳,一腳踹在板凳上,踢向歐比!

歐比察覺到后,他反手一拳將板凳給擊個粉碎,停下腳步轉頭望著阿金冷聲道:「剛剛就是你偷襲我的嗎?低賤的人類!」

「是啊,你有意見嗎? 壞總裁的專屬寶貝 鹹魚!」阿金將鐵拐抗放在肩膀上,雙手搭在上面,面無表情的說道。

「本來我準備先將這兩個下等人殺死,再殺你們!不過,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提前宰了你!」歐比活動著手腕道。

「可以做得到的話,你就試試看,鹹魚!」阿金微微仰起頭,挑釁道。

兩人的眼神在空中產生強烈的電流對撞,不知為何,他們都特別的討厭對方,就好像天生敵對一樣!

安看到后,不由得掛起一絲興趣盎然的笑容思忖道:『有意思!我記得,克利克好像被稱之為東海霸主的存在吧?而阿龍的懸賞金卻比他高,以前就一直想知道,兩個團誰強!如今,他們手下打起來,也算圓夢了吧。』

歐比突然猛地雙腳一蹬,欺身而上,朝著阿金衝去。

阿金單手手持鐵拐一個橫掃千軍,掃向歐比。

歐比低頭躲開這一橫掃后,大吼道:「魚人空手道·百枚瓦直拳!」

一個攜夾著絲絲破空聲的的直拳,打向胸膛。

阿金看到后,嘴角泛起一絲冷笑,他將他另外一隻手抓住鐵拐的尾端,竟強行將本來掃出去的鐵拐給中途變招,改成格擋,硬生生的接下歐比這勢在必得的一擊。

歐比看到后眉頭皺起來想到『眼前這個男人不簡單,果然,不僅僅只會光說大話而已!』

阿金雖然面無表情,但是,心裡暗自心驚起來想到『眼前這個魚人的力量果然大,即便是我接下他這一擊直拳,竟然感覺雙手發麻,好大的力氣!』 「阿拉,阿拉,陷入苦戰了呢,阿金!」安望著打的不分上下的阿金和歐比,雙手托住下巴道。

「嗯,這個魚人的實力雖然比阿金強上一點,但,也不會至於他被壓制的這麼狠。真正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恐怕只有經驗上的差距了。這個魚人的戰鬥經驗比阿金強大太多了。」艾斯道。

「雖然不管怎麼看不起這個魚人,但是,他可是昔日太陽海賊團的成員啊!」安一語道破克羅歐比的身份道。

「太陽海賊團?好熟悉的名字啊!」艾斯聽到后不由得皺起眉頭,思忖起來喃喃道。

「就是為了解救被天龍人從人販子手中購買來的充作奴隸的魚人同胞,徒手爬上世界政府總部聖地·瑪麗喬亞大鬧了一場,解放了被關押的幾千位不同種族的奴隸。後來成立了太陽海賊團的首領,費舍爾·泰格!」安簡單的給艾斯解釋了一下太陽海賊團道。

雖然,這些都是他照著梅爾給他的資料讀的就是了。

「哦,我想起了,他可是是個大人物,只可惜死的早。」艾斯腦袋旁突然亮起一個小燈泡,右手成拳,左手成布,用力一敲惋惜道。

「低賤的人類,你們沒資格提起泰格大哥的名字!!!」歐比突然爆發起來,一拳將阿金給硬生生的擊退數米,地面上留下兩道淡淡的白色軌跡。

「如果不是你們人類不肯輸血給泰格大哥,泰格大哥也不會死!實力強大,就可以為所欲為將其他和你們不同的生物排擠在外面,驅使他們成為你們的奴隸,這樣的你們,有什麼資格配提及泰格大哥的名字!」

歐比用力一踩地面,使地面呈現小面積的塌陷后,化作開了弓的利箭,直射像安和艾斯吼道。

阿金再一次擋在歐比的必經之路上,大聲的說道:「想要挑戰船長、副船長,就先踩著我的屍體,再去挑戰啊!」

阿金雙手抓著鐵拐旋轉了一圈后,呼嘯而至,朝著歐比的腦袋打去。

「瘋狗,你可以死了!人魚空手道·上端爆掌!」

歐比右手化掌,猛地推出,精準無誤的打在鐵拐的中間處,竟硬生生的將鐵拐擊斷,餘威不減的重重打在阿金的那略顯病態的臉上。

頃刻間,鮮血四濺!

阿金整個人破牆而飛,在地上餐館外面的地上,滾了好幾圈才停下來。

「好可怕哦~現在的魚人還真是超可怕呢~」安一點沒有在意阿金的生死,嘴裡繼續學著黃猿的口氣調侃道。

「雖然是我們先冒犯了你們,有不對之處!但是,眼睜睜的看著手下被打,而無動於衷,我做不到。」艾斯按了按自己的帽子,露出一對冰冷的雙眸道。

「嘖嘖嘖,船長生氣了,你完了!」安看熱鬧不嫌事大,砸著嘴巴道。

「做得到的話,你就試試看啊!人魚空手道·腕刀斬!」歐比高躍而起,借著自己兩旁手臂背部,類似鍘刀一樣翼翅,俯衝而下,朝安和艾斯斬去,似乎想要一招結束安和艾斯。

艾斯雙手一按桌子,整個人倒轉起來,猶如倒掛金鉤,一腳打在歐比的腦袋上,將他整個腦袋都給重重的踹進地板上,右手燃起熊熊烈火,冰冷的望著歐比冷聲道:「去死吧。」

就在艾斯準備一拳解決歐比之時,突然,阿金那低沉的聲音再度響起道:「船長,這個魚人能夠交給我嗎?他是我的獵物!」

艾斯聽到后,輕輕一嘆,撤去右手的火焰走回到飯桌面前坐下道:「既然,你都這麼說了,只能依你了!」

阿金感謝的點了點頭,剛準備踏步朝著歐比走去之時,突然,安用著玩味的笑容望的阿金道:

「阿金啊,人可不要敗太多次,不然,很讓我憂慮,當初費這麼大勁,是否值得?如果你在敗的話,我可是會請你下船的哦~」

阿金聽到后,雙手死死的握緊斷掉的鐵拐堅定的說道:「這一次,我不會再敗了!」

說完,阿金便再次邁出平穩的步伐,走向歐比。

艾斯聽到后安的話后,他不由得用手肘重重一戳安,不滿的說道:「安,你怎麼回事?為什麼這麼說阿金?」

「你以為他是誰?他可是鬼人!他需要的是這樣可有可無的鼓勵嗎?又不是小孩子了。剛剛那番話,加上剛才的恥辱,只會讓他爆發出更強大的力量而已。而且,你沒聽過一句話叫:洗白弱三分,黑化強五倍嗎?」安沒好氣的白了一眼艾斯一眼,解釋道。

「有這句話嗎?」艾斯一頭問號的說道。

「當然!」安理直氣壯的挺了挺胸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