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帝英他們三個差不多都是星辰榜戰力,無影不斷提升,也都快差不多了,配合隊伍襲殺手段很厲害。

還有很多,八方學院整體本來就不差。

帝豪還是很不滿,尤其剛剛幾個老頭還笑話他了,問他寶貝徒弟哪去了。

千星一個人走著,心中清冷,一片空明。

之前的事早已拋卻腦後,又變成他一個人行走江湖,他沒有急著回去,有所靈感觸發,他行走山水間,修行悟道。

轟!忽然千星皺眉,消失原地,接著他站著的地方已化作虛無。

「千星,沒想到吧。」莫管事那個婦人冷笑著越眾走出,滿是嫉恨之色。

****** 「是你!」千星冷眼看去,剛剛一擊他若沒躲過,不死也得重傷,出手的是道境。

「放肆!」婦人喝斥,狐假虎威,「這可是宇文家大人,還不跪下認罪。」

「大人,就是他欺騙小姐,還想不軌,罪該萬死。」婦人轉頭諂媚道。

一個老頭盯著千星,倨傲漠然,「還有遺言嗎?」

「你又是誰?」千星哼道,剛剛出手的就是此人。

「讓你死個明白。」老頭冷漠,「老夫乃宇文少主護道人宇文大,誰不知道我宇文家與青羽家的關係,少主在閉關修鍊,沒空搭理你,老夫代勞,小子,下輩子記住,有些人你永遠得罪不起。」

「看這名字,又是一個奴才,現在的奴才都做的這麼優越了嗎?」千星哼道,一個個的奴才,都充滿優越感的羞辱他,他十分膩歪。但不得不說,這個老傢伙威勢比之前的青羽正宏兩個都強。

「大膽!小子,你知不知道大人是誰,宇文家是什麼存在,無知……」莫管事大叫。

「我或許不知道,但我想知道你是青羽族的奴才,還是宇文家的?」千星冷哼,「之前真是白救了,是我的錯,我會收回錯誤的。」

「你……」

「廢話少說,小子,受死吧。」宇文大陰沉著老臉,不耐煩打斷,直接出手。

他確實算是奴僕,但地位比一般長老都絲毫不差,他也是道境,屬於祖級高手,在哪裡都會受到尊重的,如今身後都跟著一群屬下,千星竟敢出言不遜,他殺機冷冽。

千星羽翼展出,呼嘯迎擊。

「哈哈……愚蠢,不知死活,就你還敢挑釁宇文大人……」那婦人捧腹嗤笑,與她主子冀寒雲一樣,刻薄狠毒。

千星迎擊,他率先出手,一擊過後,借勢借力翻退,振翅遠去。

這個道境更強,他遠不是對手,自然先走為妙。

「還想走?聽說你能飛,早防著你了。」宇文大冷哼,「今日你插翅難逃。」

說話間,宇文大揮手灑出金色漁網般的東西,鋪天蓋地籠罩下去,直接把千星阻住,還快速收攏。

「哈哈哈……小子,掙扎吧,絕望吧,看你還不死,跪下……」婦人大笑,仇恨得以宣洩。

實則千星對她只有恩,沒有仇,哪怕訓斥,也是青羽靈兒不滿說她的。

忽然嗤的一聲,千星羽翼沸騰,扶搖直上,不受束縛,下一刻竟然生生的衝殺出去,把那金色漁網都切成兩半。

高空之上,千星羽翼凌亂,渾身傷痕纍纍,臉色煞白,已經受傷不輕。

金色漁網是法寶,蘊含法則不低,有攻擊效果,還有劇毒麻醉。

不過這都擋不住他,生死漩渦瘋狂,第一時間全部凝練。

宇文大臉色鐵青,他本來已經罷手,擺著高人造型漠視,準備困住千星后,好好發泄殺掉,沒想到千星竟然逃了。

「哪裡走,給我滾下來。」宇文大怒喝,徹底爆發,一指破天,千星看到虛空竟然隱隱出現裂縫。

千星沒有停留,這個人他遠不是對手。

就像青羽正宏夫婦心中認為的那樣,覺得他不過如此,沒有青羽靈兒聯手,他根本不可能與巨虎族那道境一戰,實則確實。

他們兩個都是,聯手方能與最普通的道境交手,還不佔上風,單挑都是完全被壓制。

這個還更強。

千星羽翼一陣,錯亂虛空,極速遠去。

之前他和青羽靈兒一起時,實力都再進不少,先前一個人走,又有感悟,他速度都快達到瞬息八千里,實力也完全能進入前三百。

單論實力和道境還有差距,若論速度,他在星辰榜上絕對都能排進前百,甚至更靠前。

宇文大瞬息萬餘里的速度,並沒有快多少,都是剎那消失虛空中,千星逆轉身法靈動,哪有那麼容易追擊。

宇文大卻也厲害,冷著臉追殺,猛然出手,破碎指力以點破面,隔空殺出很遠,虛空都再次顫抖出現裂縫。

千星左挪右轉,一側羽翼還是擦到,直接穿出一道洞孔,羽翼凌亂,痛徹心扉。

宇文大冷笑,再次攻殺。

千星的羽翼一旦生成,與真實無異,受傷一樣連心,千星都狐疑他是不是要化鯤鵬了。

有的神通修鍊到極致,本就能改血換命,化作更高層次的生命,後代無數年來都可能激發出王者血脈。

青羽族便是。

千星感覺也有不同,他還是他,卻又玄妙,或許他還沒有到境界。

不是多想時候,千星遠走,逆轉方向,很快落下消失。

下一刻宇文大便也追至,轟殺下面,一片凌亂。

沒有多久,後面宇文家隊伍前,千星倏然出現,同時伴隨的還有十步殺凌絕槍影。

宇文大是帶人來的,全是高階虛天,他本來辦事,想殺千星只是順帶,這些人自信大人威勢,大人親自追殺出去,他們相信很快就會結束,在這裡等待著,根本沒有追擊什麼。

莫管事那刻薄婦人倒是想跟著過去,親眼看著千星跪下,她也過去踩幾腳,然而道境速度她跟不上,只能等著,翹首以待,期望宇文大人生擒回來,她要好好報仇。

「狂妄小子,你好大膽子……結陣,誅殺。」一群人驚呼,發現竟然千星渾身是血帶傷還敢回來,一個個怒極。

瞬時戰陣便要逞凶,渾厚的氣勢,然而已經晚了,他們反應都沒有千星速度快。

十步內絕殺,慘叫一片,無一生還,殘肢亂飛。

不讓他活,他先反殺之,收個利息,千星魔翼凄冷,目光無情。

看到他魔翼,都說他是魔,那便做魔又如何?這個魔不是魔域的魔族,而是瘋魔之心,有些人該殺,你不殺他,他便殺你。他們不需要理由,現在我也不需要。

十步殺過,再現九方天,現在他還是只能打出七方殺,七方虛影同時動,七人同時滅,接而輪迴不朽槍影覆蓋。

驀然千星感應到危機感,來源竟然是一開始驚慌失措想逃的莫管事。

莫管事臉色發白,起初看到千星,先是大喜,接著發憷,她不了解更高的境界,想著難道宇文大死了?她恐懼想逃,不想死,接著才發現不對,看情形根本不是,而且她還有大人賜予的殺招。

一系列的反應,她對千星恨意更重,臉色有些猙獰,這個人不能留。

她想用殺招轟擊千星,然而千星速度很快,她幾次都沒鎖定,尤其倉促慌亂間。

千星眯眼,周圍全是瘋狂攻擊,他閃步消失。

忽然莫管事發現千星出現在一旁,還被人轟擊的連退,是極好的機會,直接便把殺招祭了出去,「哈哈,小畜生,去死吧,你還是死在我手上……」

殺招瞬息到千星背後,莫管事肆意狂笑。

接著她笑容凝固,直直的愣在那裡,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千星消失不見,像是鑽地沒了,而她的殺招全部轟在已經再次成型滾滾殺來的宇文家戰陣上。

純白心臟 轟然之間,血肉橫飛,很多人直接斃命,她懵掉了,她殺了宇文家的人?這些人中就有很多地位比她高的。

「不……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我……」莫管事驚恐擺手。

更讓她恐懼的還在後頭,前面剛剛暴亂,千星再次出現,已經到了她身側。

「你……小畜生,你敢……啊,饒命,不要殺我……我是青羽家的,看在靈兒的份上,別殺我……不……」婦人臉色猙獰,近乎崩潰。

「不知道你這螻蟻憑什麼俯視我?青羽說的沒錯,我殺你都不用眨眼時間。」千星哼道,「說過收回錯誤的,救條狗都比你強。」

千星說著,吐氣成煞,煞氣成槍,鋒芒銳利婦人便無可抵擋,直接被碾殺。

「青羽大人不會放過你的,宇文少主也會殺了你,你還敢殺宇文家的人……我在下面等著你……哈哈……」莫管事最後充滿怨恨。

「等你妹,別噁心我。」

千星沒有再看,江湖生死,就沒有不可得罪的,他在這邊孜然一身,又怕什麼?

江憶起在學院,滾犢子他們在妖域有風雷大聖,他就是一個,沒有牽挂。

說不定還是這些人後悔得罪了他。

說實話他無意與任何人結仇,若青羽的青梅竹馬是賀蘭玉山贏無雙之輩,雖相處不多,都已深交,他們或許還會成為好友,一起交流論道。

偏偏都自負優越,直接要殺他。

千星目光凌厲,沒有任何浪費時間,再殺前面。本來前面戰陣已經再成,威勢不弱,他都開始吃力,還要多虧那女人。

千星衝擊,輪迴槍所向披靡。

然而宇文家人數很多,不少也都有些底牌手段,轉瞬又聯合起來,形成渾厚戰陣。

千星沒有再衝擊,一溜煙遠去。

他剛剛離去,後腳宇文大也殺回來了,看到現場的慘狀,暴跳如雷。

他帶了幾十好手,這一轉頭時間,竟然只剩不足一半。

「那個女人呢?」宇文大哼道。

「就是她扔了一個殺招,倉皇沒有傷到千星,反而扔給我們。」有人痛恨說道,「已經死了。」

「該死。」宇文大哼道,「號令附近宇文家所屬高手,全力追殺那個賊子,格殺勿論。」

宇文大說完,自己又追殺出去。

然而他才剛追出兩萬里,不足兩息的時間,後面便又傳出激烈波動,狼煙衝天,千星虛實逃跑痕迹,又反殺回去。

魔本如心,千星生死翼現在還有一個傷口,需要慢慢彌補,戰意冷冽如狂。

****** 剛要離去的隊伍狂怒,血仇尚在眼前,他們是誰,十大勢力的高手,平時誰敢得罪,這個人竟然又來。

正是這樣,他們本身多有傷,這次依然沒有多麼防禦,他們不認為有人敢連續挑釁。

千星絕殺衝擊,滅掉不少之後,戰陣又成,這次已經不夠,哪怕渾厚的防禦,依然擋不住千星轟殺。

遠方傳來宇文大暴喝,千星彷彿沒有聽到,戰意不減,反而更勝,橫殺戰場。

羽翼呼嘯間,飛沙走石,一群人全滅。

轟!宇文大也到了,連續瘋狂出手,千星空中翻出很遠,臉色煞白,忍不住吐血。

千星反而大笑,戰意凜然,「老奴才,現在如何?你來殺我之前,可想過這等代價?」

「我要把你碎屍萬段。」宇文大怒哼。

「你做不到,等著,你也活不了多久的。」千星冷笑,轉身遠去。

宇文大追殺轟擊,臉色陰沉如水,心中怒火萬丈,然而正如千星說的,他一時殺不了千星,時間稍久,便追丟了方向。

小路上,千星落下,忍不住晃悠,嘴角又溢出血跡。

道境高手威勢浩瀚,稍微碰撞他便受傷不輕。

順著小道遠去,行走間恢復傷勢。

這次不是青羽正宏和冀寒雲他們,也是他們的陰謀,千星不用想都能知道。

就是這麼以怨報德的。

千星眼底冷意,早晚打掉他們所有驕傲,有些人就是該死。

宇文大還在追殺,開始是無視,如今已經不死不休的架勢。

回想起來,曾經的風皓天就是這麼惹他的,世間小人有時候還真一個樣。

只不過他和月兒兩情相悅,如今和青羽只是好友,這些人就要殺他,好吧,這些人對付他他也認了,最讓他不爽的是青羽正宏等人。

他看青羽的面子幫了他們,反而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

千星冷然,稍微穩固后,閃步消失。

很快宇文大落下,沉著老臉查看四方,接著追殺出去,正是千星的方向,道境高手手段往往也不差,他還是來自大勢力。

時間緩緩過去。

大陸廣闊,山林繁多,一處龐大的山林內,千星被宇文大等人圍在其中。

宇文家作為古老十大,底蘊豐厚,很多地方都有高手,這邊正好也有,如今都被宇文大聚集過來。

還有他們的附屬等,也有高手到來,這其中還有個道境,一個頭髮稀疏的老者。

這麼多人浩浩蕩蕩,結合戰陣,比之前宇文大帶的人都多,聯手起來,威力一點不弱。

除了那個老者,其餘是虛天,基本也都是高階虛天。

高階虛天成就並不易,而大勢力資源多,大陸那麼大,人數無數,一代代總有很多資質不錯的,總能培養起來一批,所以大勢力內從來不缺高階虛天。

道境就不同,天下之大無奇不有,一些最頂級寶物奇物資源或許也能堆積出道境高手,但這就很難批量培養出,多都需要自身感悟或者機會,所以道境到哪裡都不是很多,至少按比率來說很少。普通州方圓千萬里的霸主,往往無數年來也就幾個或者十幾個道境坐鎮,大多還是普通道境。

一些大地方或許會有不少,那也是長年累月積累出來的,道境都能活上很久。

有天驕若不夠努力,可能進不了星辰榜,將來也卡在道境門檻鬱鬱而終,古往今來,這樣的天驕不是沒有過。

如今這麼多人,只有一個老掉牙道境,不是宇文家的,是宇文家下屬勢力老祖,特意出關來幫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