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伊耶絲沒有急著走動,既然五名掌控者倒在這裡,那麼說明危險不遠了,雖然現在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但是很顯然只是自己暫且沒有遇到,說不定危險突然而至,一切皆有可能。

伊耶絲繞著幾人走動,觀察四周,忽然間他目光一凝,他發現就在腳下不遠處有一個坑洞,似乎蠻深,他來到坑洞的一旁,探頭看下裡面,不過卻看不太真切,這坑洞不知幽黑,而且似乎有著什麼神秘的力量影響著視野,否則以伊耶絲的視力,只要不是太深他都能看清才對。

「塞莉,你鎖鏈伸進去看看能不能掏出什麼東西」伊耶絲喊塞莉過來,自己手頭沒有合適的工具,而塞莉的附靈能夠讓鎖鏈仿若生命,幾乎什麼要求都能夠做到。

就在塞莉準備動手的時候,法蓮娜忽然驚呼道:「怎麼回事?我感覺他們的生命流失加快了,而我現在的治療速度完全比不上他們的生命流失速度。」

伊耶絲一驚,道:「塞莉這裡你繼續,我去看看情況。」

之前伊耶絲一直沒有翻動這幾人的身體,生怕他們出現意外,但是現在卻是顧不得這麼多了,他要看看這幾人的狀況究竟是怎麼回事。

伊耶絲雙手附上神力直接將一名掌控者的身體翻轉過來,頓時那紅色的絲絲細線便暴露在他眼中,而塞莉那邊也剛要將鎖鏈伸入坑洞之中。

忽然之間,一股神秘的力量蕩漾開來,坑洞之中,一塊石碑浮現緩緩浮現,石碑上面紅色的流光環繞,石碑表面上的神秘字元閃爍不定,異常的詭異。

伊耶絲抬手一個手刀切斷細線,他動作迅速,將五名掌控者身下的細線全部切斷,法蓮娜感應一下立刻道:「他們的生命力停止了流逝」

似乎伊耶絲的舉動觸怒了石碑,石碑表面光芒大方,伊耶絲低喝道:「法蓮娜,你帶著這五人躲到最後面去!」

說罷,伊耶絲直接逃出銀之鷹直接朝著石碑「砰砰」數槍,單論點對點傷害,其實銀之鷹的破壞力不下於神力機槍,用來試探一下石碑的威力剛好合適。

很顯然能夠制服掌控者的石碑並不是那麼好對付的,銀之鷹的子彈射到石碑表面直接彈開,根本毫無作用。

後面的塞西莉亞目光盯著石碑上面的文字似乎有所了解,塞莉在石碑出來的瞬間便已經后跳兩步,退到伊耶絲身邊了。

石碑似乎被伊耶絲的攻擊激怒,整個山洞都被它的紅芒閃耀的無比詭異,忽然之間塞西莉亞提醒道:「小心,精神攻擊!」

醫妃捧上天 「嗡!」伊耶絲腦中一股衝擊襲來,他感覺自己的腦袋似乎被鎚子狠狠的敲了一下,異常的疼痛。

這精神里無比龐大,伊耶絲的精神力在其面前完全便是小巫見大巫。

石碑的精神攻擊是無差別覆蓋的,法蓮娜瞬間口吐白沫,泛著白眼昏迷過去,塞莉冷哼一聲,頭上瞬間冷汗冒出單膝跪地,已經不支。

而塞西莉亞的沒有緊皺,她臉色陰沉似乎在苦苦堅持,顯然著精神攻擊對她而言也不好受。而最輕鬆的就是伊耶絲了,雖然他感覺自己的腦袋似乎被砸了一下,但是早在家中被安琪拉那浩瀚似海的精神力蹂躪過無數遍的他,此刻雖然頭疼,但是並沒有任何昏迷不支的跡象,可以說很是生龍活虎了。 石碑那裡在釋放出一次精神攻擊后,似乎光芒暗淡了不少。

「塞莉、塞西莉亞你們沒事吧?!」伊耶絲趁著間隙急忙問道,至於法蓮娜已經不用問了,讓她安心的躺在地上休息吧,希望她在承受這道精神攻擊后,腦子沒有受到影響。

啊,其實這對於法蓮娜而言說不定是好事,別人受到強大的精神攻擊后可能變成白痴,但是法蓮娜本來就蠢萌無比,說不定負負得正,變得更個正常人似的,豈不美哉?!

伊耶絲晃了晃腦袋,自己可能是由於受到了精神攻擊,導致自己的精神有些絮亂,因此這才在關鍵時刻胡思亂想,不過那確實有些道理就是了。

伊耶絲心中為石碑的精神攻擊力度感到震驚,自己雖然只是操縱者,但是早就已經掌握了精神力,更是在安琪拉的戲弄(教訓?)下,對於精神力的抵抗強了許多,兩方面結合起來,伊耶絲別的不敢說,至少領域級的存在對自己使用精神攻擊是不可能制服自己的,反正昏不了。

而這石碑,看似只是一件神紋器,而且應該還是那種沒有了主人控制的神紋器,此刻自主的隨意攻擊威力居然如此之大。

不但是自己痛疼無比,身為掌控者,且精神力同樣雄厚無比的塞西莉亞都有些迷糊,塞莉更是身形晃動,都要站不穩了。

伊耶絲調動精神力隨時準備防禦,之前那是沒有準備,現在再來一下伊耶絲也不怕了,安琪拉可是教過他如何防禦精神力攻擊的。

塞西莉亞那邊似乎也恢復了,好像她也有著某種應對之法。

至於塞莉在站穩了身形后,勉強恢復精神,她看了眼昏迷的法蓮娜和其餘五人,直接用鎖鏈卷著他們朝洞外撤離。

伊耶絲看著空中還在散發著絲絲紅芒的石碑,心中不敢大意,以伊耶絲的估計,這道精神力的衝擊雖然強大,但是想要一次性解決五名來自菲爾德家族的掌控者還是有些難度,如果是野路子的掌控者中招,他是不奇怪。

但是五名掌控者之中可是有著一名屬於菲爾德家族的族人!那掌控者肯定實力不俗!不會這麼容易被精神力衝擊擊潰。

石碑似乎有著自己的靈智一般,看到四人居然之昏迷了一人,彷彿生氣了,不斷在空中上下擺動。

忽然之間,伊耶絲感覺腦袋中有一股暈眩,意識有點模糊,當他再次回過神來,恢復清醒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居然處於一個漆黑無比的空間之中。

「這是什麼能力?」伊耶絲下意識的認為自己中了某種能力。

「桀桀桀,年輕人歡迎來到我的精神領域,驚不驚喜?」一道囂張的笑聲從空間的四面八方傳來。

「啪」隨著一聲響指響起,空間忽然亮了起來,伊耶絲轉頭一看塞西莉亞居然就自己的身旁,她同意麵帶一絲疑惑,戒備著周圍。

不過現在雖然空間亮了起來,但是在伊耶絲的眼中周圍還是一片難以敘述的空間,這裡扭曲荒誕,完全不似一個正常的地方。

「精神領域…那是什麼?」伊耶絲低語著剛才那囂張聲音所傳達的信息。

塞西莉亞面色嚴肅,低聲說道:「看樣子不妙了,我想起了典籍中的一些記載,傳說中亡靈術士因為要操控無數的亡靈,因此精神力異常龐大,而有些天賦異稟的亡靈術士更是在成為半神之後,踏出了另一步,在精神力這一方面獨樹一幟,開創了一個屬於精神力的領域。這使得亡靈術士們將自身的虛無國度和精神領域兩兩相加,戰力在半神之中位列巔峰!」

「如果這是真的話,那麼我們此刻所面對的很有可能便是那樣一個老怪物!」塞西莉亞的聲音中充滿了凝重,即便是她此刻心中也沒有底。

「桀桀!小娃子說得不錯,見識非凡!」那道聲音再次響起,處於這個所謂的精神領域之中,無論他們多麼低聲的交談都毫無用處!

「原本不想浪費魂力的,可惜你們精神力太強,天賦出眾,光透過石碑的封印我暫且解決不了你們,只能下這個血本,真是心疼死老祖了。」那聲音似乎好久沒與人說過話了,居然自顧自的在那裡講了起來。

伊耶絲乘此機會低聲詢問道:「如何逃出這裡你可知曉方法?」

塞西莉亞搖頭道:「我們族中對於亡靈術士只有簡單的記載,雖然和他們同屬於死神麾下,但是畢竟不是一個系統的,湊不到一塊,最多簡單了解一下罷了。」

虐殤:代罪新娘 「倒霉了…」伊耶絲心中哀嘆,自己這什麼運氣,老是遇到這種強大的存在,原本還以為最多遇到領域級的存在,以他們的實力跑還是跑的掉的,現在可好,一來便遇到個老古董。

此刻伊耶絲不禁想到如何安琪拉在這裡能不能有著什麼方法。

從這位亡靈術士的話語中,伊耶絲大致了解他似乎被人封印在剛才的那塊石碑之中,可能由於年代久遠或是其他原因,使得封印泄露,而亡靈術士得以以此影響周圍,藉此拜託封印。

風行馬估計就是被亡靈術士的精神力所影響,所以才發狂的。

不過奇怪的是為什麼石碑里的那人會讓風行馬闖出去到處亂破壞,使得大家將目光集中到這裡來。

然而實際上石碑里的亡靈術士心裡苦啊!原本他所被封印的石碑剛才地底被某個調皮的風行馬挖掘出來,正當他施展精神力影響風行馬,準備將風行馬全部吸食殆盡的時候,那風行馬中的頭馬居然發現端倪,果斷帶著整個族群放棄家園遷徙出去。

可笑那些風行馬以為躲了就沒事了,殊不知他們早就被精神力所影響,精神日益狂躁,如果放任這樣下去,他們很快就會變成行屍走肉的存在,變成亡靈生物。

也就是這個意外導致了接下里發生的一系列事情,亡靈術士恨啊,自己那個時候剛剛能夠通過封印釋放一些力量,沒能控制住這些風行馬!

後面果然麻煩接種而來… 石碑內的亡靈術士很生氣、很鬱悶,自從風行馬跑出去亂搗亂之後,現在有著莫名的人過來摸點,再是五名掌控者接近,還好那時候吸收了部分風行馬的血肉力量,使得自己回復了不少,將他們制住。

這剛弄完又來了兩波人,而且依舊有著掌控者的存在,石碑這次不得不下血本才把伊耶絲和塞西莉亞拉進了精神領域。

「不行,不能在這麼下去了」亡靈術士心中暗道,這一次解決完后,即便要消耗完所有力量也要先轉移陣地。

反正封印已經泄露,只要積蓄力量遲早我都能掙脫封印,獲得自由!

亡靈術士心中打定了注意,而現在他的目光投向自己精神領域內的塞西莉亞和伊耶絲,「就是這些該死的傢伙害得我一直出不來,我要讓你們體會生不如死的感覺!通通變成我的亡靈生物吧!」

小竹林中,由於里昂之死,心情糟糕憤怒的魔力鳥不斷的揮舞著神力,這並不是他失去了理智,而是在這竹林裡面,自從里昂死後,那些神出鬼沒似乎擁有著特殊功能的亡靈開始悄然無聲的接近他和我非秋。

非秋的背部衣服被撕裂,血肉模糊,鮮血直流看起來十分的恐怖,魔力鳥也不好受,這些亡靈不知道是怎麼出現的,老是莫名的從身後接近,不帶任何波動。

而且他們一旦從背後近身之後立刻出現在背部,如同絞殺里昂那樣準備對他們下手,十分的難纏,在幾次接觸之後,兩人受了不小的傷,此刻他們有了經驗,互相看著對方的後背,那些亡靈似乎不會從正面出來。

不得不說,亡靈術士確實恐怖,這些有特點呃恐怖亡靈肯定是某個亡靈術士實驗后的產物,遺留至今。

據說亡靈術士們都喜歡開人腦殼,做一些慘無人道的噁心實驗,這些肯定是些后的實驗產物。

非秋和魔力鳥兩人心中已經開始打退堂鼓了,還好這些神秘出現的亡靈似乎最高只有四階的實力,即便無聲無息出現他兩也能擺脫挾制,付出一點代價解決他們。

但是萬一之後出現更加詭異恐怖的亡靈呢?那他們必然完蛋,至於那五名掌控者兩人已經不做他想,只能寄希於伊耶絲那邊能夠有所發現吧。

如果那五名掌控者是倒在裂縫或者這個小竹林中的,魔力鳥只能說他們無能為力了。

其實魔力鳥運氣算好的了,如果換他們進入山洞內,估計那位被封印的亡靈術士都不用施展精神領域,直接一個精神攻擊這兩人都倒地不起,和之前那五名掌控者並排躺的整整齊齊。

在擊退一個神秘出現的亡靈骷髏,魔力鳥背後多出幾道血痕,他不再猶豫,立刻喝道:「我們撤!待會路過帶上里昂的屍體!」

非秋對於撤退那是求之不得,這些亡靈神出鬼沒,悍不畏死,即便被打散了也無所謂,而數量又似乎無窮無盡,極為恐怖。

他們算是見識了亡靈術士的可怕之處,他們遇到的還是殘餘下來的零星力量,怪不得很久以前三大陣營會對亡靈術士一起出手,這種契約者太變態,一人能當萬人使,只要給他們時間便可以製造出亡靈天災,毀滅一個世界都不在話下。

……

梅德爾城內,洛雅已經帶著人手回到了洛奈那裡,聽聞老姐回來,洛奈自然是迫不及待的就趕了過來。

「姐,這次多謝你了!還是你高瞻遠矚,這才避免了一次慘禍的發生,否則我就完蛋了!」洛奈立即道謝,呼阿娜城在風行馬突兀的突襲下居然完好存留下來,這使得洛奈受到了家族的讚揚。

「你個臭小子,讓你心存大意,若不是由於一些異常,讓我心中有些不太好的預感,這才趕了過去,否則到時候看你怎麼跟家族交代!」洛雅指的異常自然是伊耶絲等人的動向。

對於自己這個弟弟,洛雅很是無奈,說到底還是太年輕了,思考不全面,不知道有些時候寧可多小心一點,也不能讓一些錯誤發生。

「老姐,這不是有你幫我嗎」洛奈憨笑兩聲,這與他平時那冰冷的氣質完全不同,洛雅對自己這個弟弟很是無奈。

洛奈忽然想起件事情,立刻問道:「姐,據說有個冒險團在城頭與你一同低語風行馬的襲擊,除了不少的力氣,是哪個冒險團?我要好好的褒獎他們一番!這種擁有正義之感的冒險團才是我們神風帝國應該表揚推廣的楷模!」

「噗嗤」洛雅聽到自己弟弟這義正言辭的話語,在看到他那無比認真的表情,直接笑出了聲,洛雅心中不禁好笑的想到待會自己告訴他那個冒險團便是伊耶絲所在的科幻奇迹冒險團,自己的老弟的表情該是如何的精彩。

……

精神領域那是只有精神力無比強大的存在才能領悟掌握的,伊耶絲估摸著安琪拉也不一定掌握,當然他也是現在才了解精神領域這玩意的,沒有問過安琪拉,所以不好確定。

唉,活到老學到老,伊耶絲很後悔自己沒有和安琪拉多學點精神力方面事情,否則此刻也不用如此沒有頭緒。

這個精神領域中荒誕詭異根本看不到出路,也找不到破綻,塞西莉亞和伊耶絲兩人只能待在原地不動,或是等待著精神領域的自主消失,或是等著那被封印的亡靈術士出手,然後尋找破綻和機會。

亡靈術士看著伊耶絲和塞莉兩人束手無策的模樣,心中冷笑不已,精神領域豈是那麼好對付的,否則也不會只有亡靈術士中的佼佼者才能掌握,「你們兩個膽敢來干擾我脫離的傢伙,便成為我的奴隸吧!當然外面那些人一個也別想走,全都是我都養分!」

「精神侵蝕!」這精神領域張開的消耗極大,從他將伊耶絲兩人拉進來到現在為止也就過去了幾分鐘而已,亡靈術士不敢再拖延,消耗不起,因此直接攻擊!

伊耶絲和塞西莉亞正在戒備周圍,忽然原本就怪異扭曲的精神空間開始變換,那一個個扭曲不已都曲線彷彿擠壓過來,兩人的精神開始產生一些扭曲與恍惚。 亡靈術士瞅準時間,直接入侵兩人的腦海之中!只要他的精神力佔據了那裡,那邊這兩名小傢伙便會失去神智,成為他的傀儡,到時候他想怎麼玩這怎麼玩!

這一招的消耗極大,對於現在的他而言可謂是幾近全力以赴,如果不是見這兩人的天賦都極為出眾,是極佳的鼎爐,他才不願耗費這麼大的力氣。

要知道以他此刻的力量,雖然解決他兩要花些力氣,但是卻也無需直接搬出精神領域這麼一個大招,這對付他們兩人實在是殺雞用牛刀。

整個精神空間扭曲包裹,伊耶絲只感覺自己身處漩渦之中,那是精神海的席捲,那是無比龐大的精神力的襲擊,這麼龐大浩瀚的精神力伊耶絲只在安琪拉身上感受到過,此刻伊耶絲不禁比較起來兩者誰更強大。

不過安琪拉從來沒有在伊耶絲面前全力施展過精神力,伊耶絲也不清楚到底孰強孰弱,不過按照平時的感覺來看,似乎兩者差不多。

這樣說來,安琪拉似乎更強一點,畢竟平時她的精神力就不弱於此刻的亡靈術士,全力之下,肯定更加勝之。

「啊,那麼說來,精神領域這東西安琪拉也可能有了,真應該多多請教一下她關於這方面的事情,可惜了…」伊耶絲心中忽然有些後悔,自己身邊有個精神領域的大導師在自己居然一會不去請教學習,虧死了。

如果這次能夠出去,他一定要好好修鍊精神力方面的能力,兩世為人的他精神力先天有著巨大的優勢,不能浪費。

就這樣想著想著伊耶絲的意識也消失不見,亡靈術士的精神力可不是現在的伊耶絲能夠抵擋的,塞西莉亞那邊比伊耶絲堅持的稍微久了一點,可以看出她的精神力比伊耶絲強了一些

不過塞西莉亞可是不死族的公主,天賦與無倫比,實力現在更是比伊耶絲強了一階,可卻比他只高了一些精神力,可以看出伊耶絲的精神力是多麼的強大了。

亡靈術士見兩人過了這麼一會才失去意識,心中心疼且驚喜,心疼的是自己的力量消耗更多了,驚喜的是這兩人的天賦果然強大,值得出手。

等他奴役這兩人後,他們將成為自己制霸啟明世界的前鋒!最得力的傀儡!

亡靈術士打量一番,決定先從伊耶絲這個實力差點,比較好入手的先開始。

精神領域所形成的空間中,伊耶絲和塞西莉亞靜靜的懸空漂浮,兩人已經失去了意識,可以說是待宰的羔羊了。

一絲精神力從空間邊緣延伸進來,直接插入伊耶絲的腦袋上,亡靈術士的精神力開始入侵伊耶絲的腦海,一旦被亡靈術士得逞,從以前那個伊耶絲便不復存在!

亡靈術士已經勝券在握,他們已經失去了反抗之力,不可能還有機會翻轉。

精神力很快就要觸及到伊耶絲的腦海,遠在風之都內,正躺在小院內閉著眼睛曬太陽的塞雅嫻神色一動,睜開眼睛低語道:「真是老虎不發威,當我是病貓,雖然在啟明世界我不能隨意動用實力,但是區區一個半神也敢對我兒子使用精神力?呵!找死!」

塞雅嫻的目光幽深無比,在她的眼眸之中似乎蘊含著星辰大海,浩瀚無垠。

「呵呵,到了前面就是這傢伙的腦海,果然蘊含著頗為驚人的精神力,對於他的實力而言已經十分難得了,都不亞於我年輕的時候了」亡靈術士十分滿意,精神力直接穿插進去。

就在他精神力接觸伊耶絲腦海的一瞬間,一股他從未見過的力量轟然爆開,那一瞬間亡靈術士感覺自己似乎在直面神靈,這強大的精神力比他要強了無數倍他已經感覺不出來這到底是什麼等階的精神力了,實在是太誇張了。

「哦,諸神在上,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亡靈術士腦中最後閃過這麼一絲念頭便直接被打回了石碑之中,而空中的石碑在失去了亡靈術士的力量后再次回歸平靜。

伊耶絲和塞西莉亞進入的精神領域自然也是消失不見,兩人雙雙倒在地面,暫時沒有蘇醒過來。

沒多久,塞莉的身影出現在兩人身邊,伊耶絲和塞西莉亞被困在精神領域之中根本沒多久時間。

兩人此刻昏迷的樣子,以及旁邊一側石碑失去了光澤倒在地上的模樣使得塞莉暫且弄不清楚此刻的狀況,她雖然心中十分擔心,卻不敢隨意動兩人,生怕出現什麼意外。

法蓮娜和那五名皮包骨頭的掌控者以及被塞莉安置在洞內的某處隱蔽之處,十分安全無須擔心,塞莉便守護在伊耶絲和塞西莉亞兩人身旁,無論是誰想要動他們都需從自己的屍體上跨過去!

山谷外面,非秋背著里昂的屍體,前方魔力鳥一臉城中,他背後的背包中小心的放著里昂的頭顱,兩傷一死,這一次他們並不能如同之前那次一般完整的出來。

當看到魔力鳥三人的模樣時,傭兵團眾人都是大吃一驚,特別是看到里昂的屍首后,眾人更是沉默。

傭兵團組建這麼久,不是沒有死過人,但是那都是初期的事情,近幾年來傭兵團好久都沒有發生死亡事情了。

特別是這一次還是在傭兵團中兩位最強戰力的陪同下,所有人都很沉重,他們都知道里昂與魔力鳥的關係,誰都說不出的話,只能讓魔力鳥自己忍受。

魔力鳥環視眾人一圈,沉聲道:「一個個的都是什麼表情!不就是死人罷了!在刀口上舔血生活的哪有安全可言,死了只能怪運氣不好!都給老子打起精神來!」

「這一次任務魔爪傭兵團宣告失敗!至於伊耶絲那個冒險團那邊我們可以再等等,如果他們那裡也沒有結果,此次行動就此結束!」魔力鳥說道。

此次行動已經不是他們能夠參與的了,難度太高,雖然他們不怕死,但是並不像送死,更何況他們還是打算退休了的傭兵團!

沒人反對魔力鳥的決定,雖然一大筆報酬可能沒了,但是魔力鳥的決策便是大家的決策,這一點從未有過改變! 這邊魔爪傭兵團在靜靜的等待,那邊塞莉也在靜靜的等待,塞西莉亞和伊耶絲依舊沒有蘇醒,已經一天多了,兩人面色平靜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期間塞莉也為兩人查看了一番,發現並沒有什麼內傷,在兩人旁邊,法蓮娜和其他五名掌控者也被搬了過來,這是為了方便照顧。

那五名掌控者不用多說,這皮包骨頭的樣子不是一時半會能夠恢復的,估計能昏個半個月之久,法蓮娜這邊暫且一樣,不過她呼吸平穩,此刻都發出一些呼嚕聲讓塞莉搞不懂法蓮娜到底是昏迷了,還是睡著了。

塞莉一直守護幾人身旁,寂靜無聊這些似乎對於她而言都不算什麼,她能夠一直平靜面對,也不心煩。

「嗯…」在時間緩慢的流逝中,最先醒來的是法蓮娜,她神情有些迷糊,似乎還有些未緩解過來,「嗯啊」腦子裡忽然而來的疼痛感讓她沒忍住低聲呻吟了一聲。

法蓮娜打量四周,入眼的只有黑暗,「這裡是哪裡?奇怪了…」

「這裡是風行馬棲息地」塞莉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話嚇了法蓮娜一跳,她剛才一直在旁邊默默的看著法蓮娜的表現。

法蓮娜拍了拍胸口,有些心驚道:「塞莉你這真是嚇了我一跳,還好我膽子大。對了,伊耶絲他們人呢」

嚇了一下的法蓮娜總算恢復了正常,她想起來了自己到底過來幹嘛的,因此才奇怪的問了句伊耶絲他們人呢。

塞莉道:「就在你背後躺著。」

法蓮娜回頭一看,一臉蒙蔽,伊耶絲、塞西莉亞這兩位冒險團中的主力咋就倒下了,自己這沒了意識的一會會到底發生了什麼?

沒錯,在法蓮娜的意識里她僅僅是昏迷了一會會,她還不知道自己似昏似睡了將近兩天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