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突然光芒更加強盛,林軒不自覺的閉上了眼睛,在閉眼睛前一刻,林軒隱約看到蛋殼完全碎裂,一個小小的人影出現在原來的地方……人影?果然是混血……就是不知道是人和什麼混的血,不過看蛋面的樣子似乎更像是鳳凰,加上山頂時朱雀的宮殿……難道當年朱雀和人族有過交流?林軒自顧自的遐想著……

「咔咔咔咔咔……」又是一陣清脆的聲音響起,咦,剛剛是蛋碎的聲音,那這個聲音是什麼?難道是吃蛋殼的聲音?恩,很有可能,聽說一些強大的物種的蛋殼具有極高的能量,也是初生的幼兒必不可少的養分……

「爸爸!」一個稚嫩的童聲響起,緊接著林軒就趕緊什麼東西撲到了自己的懷裡……

爸爸?誰的爸爸在這裡?老爸來了?那也是我該叫爸爸啊,這是誰叫爸爸?難道?林軒心裡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林軒下意識的接著了撲到自己懷裡的東西,然後睜開了眼睛,瞬間瞳孔緊縮……一個可愛的小女孩正瞪著烏溜溜的大眼睛看著自己,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剛剛的爸爸是叫我的?這可不是鬧著玩的,自己還沒有告別純潔的生涯,就多了一個女兒?李馨知道非掐死自己不可……

小丫頭瞪著林軒,林軒瞪著小丫頭,兩人就這麼大眼瞪小眼,互相看著,還好小丫頭似乎真的很強大,身上有著一身火紅的長袍,不然林軒也不敢就這樣瞪著一個女性,及時是一個還沒張開的小丫頭……

林軒看著眼前的小丫頭,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個邪惡的想法,不由的嘴角扯起一絲壞笑……

「哇哦,爸爸,你笑的真難看!」小丫頭皺了皺小鼻子,伸出手指點了點林軒的嘴角,吐了吐舌頭說道。

「咳咳!」林軒趕緊咳嗽了兩聲,掩飾了一下自己的尷尬,然後漏出一幅慈父……哦不,慈祥的笑容:「那個,你不要叫我爸爸,而且我也不是你的爸爸!」

「那我叫你什麼呀?」小丫頭含著右手食指,歪著腦袋看著林軒,長長的睫毛呼扇呼扇的……

戳了戳小丫頭的臉蛋,真是太萌了,接著說道:「這個,你應該不是人類吧!」

「恩恩,我不是人類,我是鳳凰!」小丫頭點了點頭,驕傲的說道。

即使是林軒心裡早就有了準備還是被震了一下,林軒並不懷疑這個小丫頭的話,誰讓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這小丫頭還是個蛋呢,林軒仔細觀察了一下小丫頭的眉心處,那裡似乎隱約有個鳳凰的圖騰,只是很難發現……

沒想到真的是鳳凰……林軒心裡嘀咕了一下,然後那個壞壞的念頭又冒了出來:「你看,你不是人類,而我是人類,所以我不是你的爸爸!」

「唔!那腫么辦,可是人家就是喜歡和你在一起!不要丟下我!」小丫頭一下子緊緊的抱住了林軒,看著林軒淚眼朦朧的。

「恩恩,我不會丟下你的,來,叫主人!」林軒一下子勾起了小丫頭的下巴……讓一隻鳳凰叫自己主人,恩,這個主意不錯。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小丫頭眨了眨眼睛,然後兩隻大眼睛彎成了兩條彎月亮,高興的喊道:「主人!」小丫頭現在還不知道主人是什麼意思,不過聽起來這樣就不會和他分開了吧……唔……好親切的氣息呀……

「恩,好……」林軒點了點頭,忽然心裡又有點猶豫,似乎好像貌似自己這次太邪惡了吧……雖然這小丫頭應該就是一隻鳳凰,但是畢竟是一個人類小丫頭的模樣,要是讓李馨看到了,讓老爸老爸看到了,讓那幫無良的室友看到了……算了算了……想到小丫頭在他們面前叫自己主人,林軒甩了甩頭,自己這麼多年的光輝形象就毀了……

小丫頭看著林軒又是點頭,又是甩頭,伸出手來摸了摸林軒的臉龐,疑惑的問道:「主人你怎麼了?」

小丫頭的聲音吧林軒的思緒從胡思亂想中拉了回來,這都想著什麼……林軒拍了拍自己的臉,仔細看了看小丫頭,嘆了口氣說道:「那個,你還是不要叫我主人了……這樣吧……叫我大哥哥好了……」

小丫頭皺了皺細細的小眉毛,疑惑的看著林軒,不就是個稱呼么?怎麼換來換去的……

林軒看著小丫頭的眼神,尷尬的撓了撓頭,說道:「這回不會變了,就叫大哥哥吧,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呀?」

小丫頭點了點頭,然後老氣橫秋的學著林軒嘆了口氣軟軟的說道:「我剛剛出生,一直在那個蛋蛋里,一直在家裡,家裡一個其他生物都沒有,也沒有人給我起名字……」說完小丫頭把兩個腳夾在林軒的腰間,小手拄著笑臉,一臉的惆悵……

「哈哈!」林軒被小丫頭的表情逗樂了,真是太萌了,伸出手捏了捏小丫頭的小臉蛋,舉起來親了一口,然後抱著小丫頭繞著圈子走著,恩,到底起什麼名字好呢?

這個小丫頭是鳳凰,凰為公,鳳為母,低頭瞅了瞅,明顯是母……咳咳……女的,那就姓鳳好了,至於名字么……林軒看了看小丫頭,小丫頭朝林軒露出一個大笑臉,有了,就叫妍好了,鳳妍,恩,不錯。

妍這個字的意思很多,現代多用於女子的名字中,是個很常見的字,最初的意思是指女子巧慧,在說文解字中提到:「妍,技也。一曰慧也。」後來慢慢延伸出很多意思,最多是形容女子聰慧,美麗,在很多詩句中與蚩字形成對比,有美醜之意。

林軒給小丫頭起名鳳妍也和現在很多家長一樣,希望自己的孩子聰慧美麗,當然以小丫頭現在的條件,這兩個是跑不了了。

「小丫頭,大哥哥給你起了個名字,叫鳳妍,怎麼樣!」在心裡回想了一遍之後,林軒停下腳步,看著小丫頭認真的說道。

小丫頭眨了眨大眼睛,忽然湊上去親了林軒一口,然後掙脫了林軒的懷抱,光著小腳丫繞著林軒開心的跑了起來:「哇哦,鳳妍有名字了,鳳妍有名字了,嗚哇,太好了,鳳妍有名字嘍!呵哈哈……」

看著小丫頭開心的跑著,林軒很開心,看著鳳妍也微笑著,忽然林軒心中有些觸動,一種發自內心的喜悅之情。林軒知道自己離突破十一品又近了一步,現在只需要一個契機自己就能進階……同時心中感嘆一聲,十一品的突破真的是很難啊,不過想了想自己突破物鏡六品用了差不多五六年,好吧,這個十一品還是挺好突破的……

突然小丫頭,哦不,現在應該叫鳳妍了,鳳妍停了下來,正好面對著現在還在微微顫抖的巨大藤樹,鳳妍偏著頭看著藤樹一隻小手扯了扯林軒的衣角對林軒說道:「大哥哥,剛剛是不是這個壞樹樹打你了!」

「額!」林軒回過神來,這時候林軒才感覺到剛剛還十分強大的藤樹現在竟然在微微的顫抖……難道是因為鳳妍身上帶著鳳宮的氣息,而鳳宮一直是這座山的主宰?還是物種的壓制?

到底是為了什麼林軒還不太明白,不過聽到鳳妍的話,林軒仔細回想了一下,貌似人家好好的長在這裡,是自己看這棵樹那麼奇怪才停下來的,貌似也是自己先動手砍了藤樹,第一次人家還沒理自己,是自己給人家砍出血了人家才反擊的……說到底人家可以說是防衛,而自己是……自不量力……不過也是自己措手不及,加上突然鳳妍跑了出來,要不然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咳咳!那個,算了我們走吧……」林軒牽住了鳳妍的小手,看起來這藤樹也不敢再動手了,就算了,能長得這麼大也是不容易,也不知道生活了多少年了……

鳳妍抬起頭看著林軒,敏銳的捕捉到了林軒嘴角還有一絲絲未擦去的血跡,血跡很淡,過一會就應該看不到了,但是此刻鳳妍看到了,原本可愛的大眼睛剎那間漏出瘋狂的煞氣,眼中燃燒起金紅色的火焰……如果林軒之前看過李馨眼中的火焰就會知道,兩者幾乎一模一樣……

林軒瞳孔緊縮,這時候在鳳妍身上感受到了極度的危險,忽然想起來這小姑奶奶可不是人類,可是一隻鳳凰,以鳳凰的驕傲絕對不會因為可憐他生長不易就放過他……這時候林軒看到了鳳妍另一隻小手慢慢的舉了起來,小手中間燃燒著金紅色的火焰,火焰周圍空氣被燃燒的扭曲著……

這時候藤樹明顯顫抖的更加厲害了,可以預見,如果鳳妍將手中的火焰扔到藤樹身上,那麼藤樹絕對不會有任何僥倖,就算是比他再強大一些的植物也不會有什麼僥倖,何況這顆藤樹也沒有那麼強大,在鳳凰火焰的炙烤,唯一的結局就是化為灰燼。

就在鳳妍將小手舉起來的時候,一直大手握住了鳳妍的小胳膊,鳳妍舉頭看著林軒,林軒對著鳳妍搖了搖頭,鳳妍手中的火焰一下子消失了,身上的煞氣也如潮水般退去了,小嘴嘟了起來:「大哥哥為什麼要放過它呀!」

「唉……」林軒嘆了口氣:「修行不易,生存不易,況且這本就是我的不對,怎麼能斬盡殺絕呢,鳳妍呀,以後要聽大哥哥的話,大哥哥不讓你動手,一定不要動手,好么?」說完林軒輕輕颳了一下鳳妍嘟起來的小嘴。

「好吧……這次就放過你了!」前面是對林軒說的,後面則是轉過頭去對那藤樹說的。

藤樹似乎真的能聽懂人言,四周張牙舞爪的藤條收了回去,緊接著一個綠色的光點從樹中心飛了出來,直奔林軒而來……

「這是什麼?」林軒伸出手來接著了綠色的光點觸感一片冰涼。疑惑的看著這個巴掌大的東西。鳳妍也好奇的看著林軒手中的東西,伸出一個手指想要點一點這個光點。

「咦,千年樹心,或者說是千年藤樹之心……」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道元,你終於肯說話了啊!」林軒沒好氣的說道。不用說,剛剛說話的正是道元,自從進入這座大山之後,道元就沒有了聲音,而得到這個千年藤樹之心之後,道元終於說話了。

「這是你的選擇,我不會參與的,你老指望著我一定不會有很高的成就的!」道元慢悠悠的說道。

林軒嘆了口氣,明白道元的意思,轉頭又看向了手中散發著綠色柔光的塊莖狀的東西,疑惑的問著道元:「這千年藤樹之心是什麼?」

「這是這顆藤樹上最珍貴的東西,也是每一顆物鏡十一品的樹上最珍貴的東西!」

「你是說這藤樹只有物鏡十一品,還有這東西是類似我身上源核一樣的東西?」

「是的!樹木如果不是有奇遇,要歷經千年才會修鍊到物鏡十一品,而一般樹木都不會動,所以遇到奇遇的樹木比鳳毛菱角還少,如果沒猜錯的話,這顆藤樹應該已經修鍊了千年了……」

「嘶!」林軒抽了一口冷氣,自己修鍊了二十年就接近十一品了,而一顆樹木要千年才會修鍊到十一品,這其中的差距真是,唉……修行不易啊……

「那它把源核都扔給我了,它還能繼續修鍊么?」林軒疑惑的問道,就算自己阻止了一次它被毀滅的危機,但是也不至於自己把這麼重要的東西扔出來吧,難道它就這樣把千年的修為這樣放棄了?

「說起來也算是對樹木修鍊之艱難的一種回報吧,它們的源核,也就是草木之心丟失之後並不會死亡,也不會丟掉修為,它們還可以重新將樹木之心修鍊回來,我曾經見過一株修鍊萬年的蘭草,它擁有一顆萬年蘭草之心,九顆千年蘭草之心,丟失一個對他們來說不算什麼……在我們那個時代還有專門培養草木之心的人,算是一種比較常見的天材地寶,這東西有很多好處……」

「嘶……」林軒抽了一口冷氣,那不就是代表著它擁有十顆源核,只要是最重要的那一顆萬年的不丟失它就不會失去大部分戰鬥力,即使是失去了九個也會有自保之力,而聽道元的話,即使是全部丟失了,也僅僅是在一段時間內會失去戰鬥力,很快就會重新修鍊回來,不得不說這個能力很逆天,不過想了想植物那艱難的修行之路便釋然了,老天爺讓它們的修行變得那麼艱難,也讓它們的生存能力得到了提高……

林軒低頭看了看手中的千年藤樹之心,它靜靜的躺在那裡,散發著柔和的氣息,想到在道元那個時代有很多人用它來謀取利益,林軒心中也是嘆息了一聲,這是物種的悲哀,落後就要挨打,弱小就會被奴役,不論是什麼時候都是一樣的,甩了甩頭不去想那些,林軒不是慈善家,修鍊者的世界遠遠比這殘酷的多,修鍊者的世界就是掠奪資源來強大自己,想想就算是普通人的世界又何嘗不是這樣……

林軒一隻手捧著千年藤樹之心,慢慢的走近那顆巨大的藤樹,另一隻手輕輕的撫摸在了藤樹的樹榦上,藤樹微微顫抖了一下,感受到了林軒的善意也安靜了下來。

「樹啊樹,一開始是我不對,我砍了你一劍,後來也阻止了一次鳳妍對你的摧毀,我們算是扯平了吧,這樹心還是你自己留著吧,雖然我知道你還能凝練出來,但是這畢竟是辛苦修鍊出來的,還是還給你吧!」說完林軒將手中的樹心向前遞了過去,樹心在空中安靜的懸浮著,藤樹並沒有收回這顆樹心,而像是在仔細的打量著林軒。

接著懸浮在空中的樹心再次飛舞到了林軒面前,而剛剛翠綠色的樹心漸漸的變得深邃,變得有些發黃……

「咦……這藤樹有些不簡單,千年的草木之心是翠綠色的,萬年的草木之心是橙黃色的,這顆藤樹之心有些發黃的趨勢就代表著這顆草木之心的修為在增加,現在已經差不多接近兩千年了,看來你中獎了!」道元驚奇的說道。

「什麼中獎了?」林軒再次接住了這顆藤樹之心,疑惑的問道……

「這顆藤樹有過奇遇,正是草木中鳳毛菱角的存在,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顆藤樹得到過一顆至少是萬年的草木之心,而這顆藤樹的修行時間也許剛過百年……」

林軒咂了砸嘴,沒想到這麼稀有的事件都會被自己遇到,看來自己的運氣不是一般的好啊,小小的自戀了一下,就發現有人在扯自己的衣角……

低頭一看,小丫頭雙眼直勾勾的盯著林軒手中的樹心,滿眼都是渴望的神情,一邊看著一邊還悄悄的咽了一下口水,林軒拍了拍腦袋,剛剛光想著樹心的問題了,忘記了鳳妍一直在旁邊站著呢……

林軒一隻手抱起了鳳妍,在小臉上親了一口問道:「鳳妍想要這顆草木之心么?」

小丫頭使勁的點了點頭,然後輕輕的用小手點了點剛剛進化到兩千年的藤樹之心,又悄悄的咽了一下口水,抬起頭看著林軒說道:「大哥哥,這個東西看起來好好吃哦!」

「……」林軒腦袋垂下了幾條黑線,鳳凰是吃素的么?想了想莊子曾經說的那句話,夫鵷鶵發於南海而飛於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練食不食,非醴泉不飲……難道這句話不是在展示自己的高潔而是真的?練食是竹子開花結的果實……難道鳳凰真的吃素?

「以前總說你是笨蛋你還不聽,鳳凰是一種品階很高的妖獸,他們已經不需要食物來維持自身的生長,而他們吃的東西大多是對他們修為有幫助的東西……」道元再次無情的諷刺著林軒……

「這個,那鳳妍吃這個草木之心幹什麼?」林軒趕緊再次問道,給不給鳳妍吃倒無所謂,就是怕她吃壞了……這個畢竟還是第一次養鳳凰……貌似也沒有什麼前人的經驗……

「鳳凰的屬性很多,而鳳妍一看便是火鳳,鳳妍出現在這裡也表明她是朱雀一脈的後人,而草木之心是木屬性,五行相生相剋,火克木便有之前的藤樹遇到鳳妍出世變會瑟瑟發抖,而同樣反過來,木可生火,鳳妍吃下這顆藤樹之心肯定是有益無害的!對於鳳凰說,這千年草木之心就像你吃的糖果一樣。對了,這五行之說是華夏的傳統呀,你不是自詡考古系的高材生么,怎麼連這個都不知道?」

林軒翻了個白眼,這不是剛剛沒想到么,看了看對著藤樹之心狂咽口水的小丫頭,又想了想道元之前的話……人家辛辛苦苦修鍊了前期的草木之心結果在鳳凰眼裡就是糖果……不禁感嘆了一聲修鍊的世界還真是弱肉強食啊……

雖然林軒踏入了修鍊者的世界,但是不可避免的之前二十年的心理已經在林軒心中根深蒂固了,很難一下子轉變過來,眼前的事情雖然很普通,但是卻觸動了林軒心中的那根弦,心態也開始慢慢的轉變了,畢竟已經踏入了,就不能再回頭了,就像剛剛歸還樹心的舉動別的修鍊者是絕對不會做的,現在還好,有很多人庇佑著自己,如果是自己一個人在修鍊者世界中闖蕩,那麼還憑藉著現在的心態是絕對不可以的,會被人吞的連骨頭渣子都不會剩下……

林軒一隻手捧著藤樹之心,一隻手抱著鳳妍,站在這鳳山上,心態開始慢慢的轉變了……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祝大家新春快樂,感謝曾經支持過我的人,感謝所有在我書評區留過言的人,不論是打廣告還是其它什麼的,在這裡都想對你們說聲謝謝……

不知不覺這麼快就要過年了,也希望在新的一年裡能有一個新的突破,能有更好的東西寫出來……

新春快樂! ?林軒將那顆兩千年的藤樹之心在鳳妍可憐巴巴的眼神下放進了自己的口袋裡,沒有去理會鳳妍撅起來的小嘴,走到藤樹的身邊,一隻手抱著鳳妍,另一隻手拍了拍樹榦。

「謝了!走了!」說完林軒向著山上繼續走了,沒有再回頭看那顆藤樹,鳳妍一雙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林軒的口袋,也沒有理會那顆藤樹。

藤樹慢慢的垂下了藤條,剛剛那幾根被燒過的藤條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斷掉了,然而在斷面上慢慢的抽出來新芽,慢慢的一段嫩綠色的枝條生長了出來……

這時候藤樹恢復了寧靜,周圍的一切又恢復了延續了幾千年的靜謐,似乎林軒從來沒有來過,似乎鳳妍從來沒有出世過,也只有一點點遮掩不住的血跡和空了一片的草地才昭示著這裡剛剛經歷過一場小小的戰鬥……

林軒抱著鳳妍一步一步的像著山頂繼續走去,鳳妍一直憋著小嘴,兩隻小手緊緊的抓了林軒的衣領,一會可憐巴巴的看了看林軒,一會又直勾勾的看著林軒的口袋……

終於在林軒走到已經看不到那個藤樹的時候,鳳妍小丫頭終於忍不住了,猛地一下子撲到了林軒的懷裡,用小腦袋使勁拱了拱林軒的胸口,奶聲奶氣的叫道:「大哥哥,鳳妍要吃糖糖!」

林軒腳步一頓,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回頭看了看已經消失在視野中的藤樹,拍了拍小丫頭的後背,另一隻手拿出了剛剛裝在口袋裡的兩千年藤樹之心。藤樹之心似乎是因為離開了藤樹,光芒黯淡了許多,但依舊那麼安靜的躺在林軒的手上。

一看到這顆藤樹之心,鳳妍的大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兩隻小手一下子握住了林軒的手,不讓林軒再把藤樹之心放回去,然後一臉委屈的看著林軒。

林軒微笑了一下,然後把藤樹之心遞給了鳳妍。

「哇,謝謝大哥哥,嗚嗚,就知道大哥哥對鳳妍最好了!」鳳妍一把搶過藤樹之心,一下子塞到嘴裡,咽到了肚子裡面。

「唔,真好吃!」鳳妍眯著眼睛嘴角掛著微笑,兩隻小手捧著小臉,就像一朵小花一樣。看著鳳妍開心的樣子,林軒也開心了起來,兩隻手一起抱緊了鳳妍,繼續往山上走去。

「喂,我說你小子什麼時候這麼大方了,那兩千年的藤樹之心可是個好東西啊,對你來說也大有裨益,就這麼送給這個剛剛不知道從哪裡蹦出來的小丫頭了?」道元的聲音在林軒的腦海中響起。

「現在的我暫時不適合繼續藉助外力了,物鏡十一品終究需要我自己來突破,況且,我也不想服用這個藤樹之心,有種奪他人源核來提高自身的意味,讓我感覺很不舒服。」林軒一邊走著,一邊在腦海里和道元交流著。

道元沉默了一會,嘆息說道:「你的路終究要你自己選擇,不服用就不服用吧!」接著道元就不再說話了。

林軒也沉默了,他知道道元是對自己好,也知道那兩千年藤樹之心很有可能幫助自己晉入物鏡十一品,但是林軒就是不想,即使是知道草木可以再次生長出來也還是不願。

草木也是生命,從小林軒就是這麼想的,林軒最鄙視的就是和尚吃素,既然不殺生為何殺那些素菜,那些就不是生命了么,所以那所謂的不殺生純屬扯淡,什麼吃完了念一遍往生咒就可以超度人家,那我上去把你殺掉,然後念一遍往生咒是不是就白殺了。林軒吃肉,也吃菜,吃了就吃了,因為需要就吃了,不會標榜什麼眾生平等不殺生。而那個草木之心林軒現在不需要,如果將來有一天他需要了,他也會服用,但是現在,他不需要。

和尚如何忽悠世人林軒不管,也懶得管,因為這和他沒什麼關係,他不信,他身邊的人不信,那麼就和他沒什麼關係,更不會傻乎乎的衝上去跟人家理論,人家早就準備了無數套詞等著別人來理論呢,這樣做沒有任何意義。林軒有自己的堅持和底線,這就夠了。

這樣慢慢的胡思亂想著,林軒逐漸看到了山頂赤色的宮殿,這座山不算太高,但是因為樹木太過茂盛而在山下不會看到宮殿,而此刻林軒距離山頂只有五分之一的路程了,自然看到了山頂的宮殿。

離得越近越感受到了一絲來自鳳宮的壓迫,甚至是一種審視,不過還算是規矩,沒有什麼過分的東西,林軒想了想大概是因為道聖者的關係吧,對於朱雀的來歷林軒總感覺有些不對勁,但是又沒有任何人知道,或許真的和那晃晃界心有關吧。

林軒邁開步子繼續往上走,懷中的鳳妍小丫頭撲在林軒懷裡,小手還是緊緊攥著林軒的衣服,眼睛緊閉,嘴角掛著微笑,小臉不時的泛著一陣青黃色的光芒,想來是在消化那顆兩千年的藤樹之心吧。

離山頂越近林軒感覺到腳步愈發的沉重起來,似乎那鳳宮開始有意壓迫林軒一樣,幾滴汗水自林軒臉頰滑落,一滴正好滴在了鳳妍小丫頭的耳朵上……

鳳妍動了動眼皮,似乎馬上就要醒過來了,接著又一滴滴在耳朵上,還是同一個地方,小丫頭迷茫的睜開了眼睛,用小手摸了摸耳朵,什麼都系濕濕的,下雨了?可是為啥下雨了只有耳朵濕濕的了呢?

小丫頭抬起頭看著林軒,才發現這時候林軒已經汗流浹背了,回頭看了看林軒要去的地方,哎呀,怎麼又回來了……人家好不容易才逃離了那裡,怎麼就有回來了呢……唉……算了。

小丫頭身上泛起了一陣紅色的光芒,光芒罩住了林軒的身體,霎時間林軒感覺周圍的壓力一空,差點蹦了起來。

低頭看到鳳妍笑眯眯的看著自己,林軒摸了摸鳳妍的小腦袋,心想這鳳女果然是從這風宮中出來的……

壓力沒了,那麼腳步自然就快了,歷經了兩個多小時,林軒終於走到了這座山的山頂,看著那高大的鳳宮,看著周遭再沒有了樹木遮擋,林軒真想長嘯一聲,不過想了想似乎不太好,還是趕緊去鳳宮吧。

林軒快步走到鳳宮的門口,伸手撫摸了一下鳳宮的門,看著那赤色的不知道什麼材料的門,以及門上面金色的紋路……

正在林軒剛剛想要推門進去的時候,旁邊的那扇門緩緩的打開了,一股灼熱的氣息撲面而來,映入眼帘的是一隻白生生的小手,看著似乎很熟悉……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赤紅色的灼熱氣息扑打在林軒的臉上,眉毛與短短的鬍鬚微微彎曲,但是林軒沒有在乎這些,目光緊緊的盯著正推著門的手,嘴唇微微的顫動……

「李馨?」

推著門的手頓了一下,然後一下子推開了大門,接著李馨把頭伸出了鳳宮,一臉驚喜的看著林軒叫道:「哇,林軒真的是你啊!」接著整個身子從鳳宮中出來撲到了林軒身上,將頭埋在林軒胸口一顫一顫的道:「能看到你真好……咦,這是什麼?」

李馨正準備訴說一下自己的遭遇,突然感覺什麼東西盯著自己的肚子,雙手一捧就把鳳妍小丫頭給抱了起來,接著兩雙大眼睛互相對視著……

李馨扁了扁嘴,輕輕的將鳳妍放回了林軒的懷抱,眼淚在眼眶中打著轉……

林軒被李馨的動作弄的有點蒙,撓了撓頭問道:「馨兒你怎麼了?」鳳妍也瞪著大眼睛望著這個之前進入鳳宮的女人,似乎和大哥哥還認識呢……

李馨扁著嘴說道:「是不是我在裡面已經呆了好多年了?」

林軒眨了眨眼睛沒反應過來李馨這麼問的意思,下意識的說道:「沒有啊,我們在這裡才呆了一天多啊……」

李馨撅著嘴,抹了一下眼睛說道:「別騙我了,你都帶著孩子來了,說吧,孩子他媽是誰,我要看看那個搶走了你的女人……」

林軒眉毛一跳一跳的,腦袋上垂下了三天黑線,這都什麼跟什麼,什麼就孩子了,什麼就搶走了我的女人,這丫頭真能瞎想……

林軒一把攬過李馨的肩膀說道:「傻丫頭,胡思亂想什麼,且不說僅僅過去了一天多,就算過去幾年,我也是會等著你啊!再說了,要是我不等你,還不被李叔給活吞了……」

聽了林軒的話李馨甜蜜的抿了抿嘴說道:「討厭,我爸哪有你說的那麼凶……對了,那這個小丫頭是怎麼回事?」

李馨把目光又放在了小丫頭的臉上,忽然在小丫頭身上感覺到一絲熟悉的氣息……唔……似乎不是一絲,似乎是很熟悉很熟悉……

小丫頭也抬頭望著李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倒映著李馨的影子,兩雙眼睛再一次互相對視著……

「咳咳! 絕色狂妃:冷王的天才寵妃 這個小丫頭確切的說是這隻小鳳凰應該是從鳳宮中跑出來的,剛剛還是一顆蛋……」

「蛋蛋?」還沒等林軒說完,李馨就驚喜的一把抱起了鳳妍,上下左右的仔細看看:「你怎麼孵出來了……」

「……」林軒突然感覺李馨不會是在接受傳承的時候出了什麼岔子,怎麼感覺總是傻傻的……

鳳妍努力的點了點頭,說道:「本來我想要跑出去看看外面什麼樣子,結果出了一點狀況就飛下山了,然後就碰到了大哥哥,然後就孵出來了……」

「……」這話怎麼聽都覺得怪怪的,不過現在可不是說這些的時候了:「李馨,你怎麼會突然發生這種事情?」林軒皺著眉詢問道。

李馨把鳳妍抱在懷裡,伸出手指頭戳了戳鳳妍的臉蛋,一邊說道:「在島上的時候我感受到了一種召喚,這種召喚似乎來自血脈,然後我的思維就陷入一片混沌了,等我醒來的時候就已經在這鳳宮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