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劍尖已經到了傅然頭頂,但是卻瞬間收回,因為長槍竟是搶先一步,在陳彪喉嚨處留下一道血口。

陳彪瞳孔一縮,若他剛剛再前一絲,恐怕已經性命不保,傅然看似簡單的一擊,卻將他凝聚的一擊化解。

不過陳彪畢竟身經百戰,戰鬥經驗極為豐富,一擊未得手,立即翻轉大劍,橫劈而去。

叮叮叮!

傅然手握銀雷槍舞動,將陳彪的攻擊盡數化解,突然感到兩旁有勁風襲來,沒有絲毫猶豫,立即後退。

而此刻,那兩位宗玄境也到了,一拳一掌間,展現出不俗的實力,若是挨上,即便是傅然也不好過。

兩位宗玄境的加入,傅然沒有選擇硬碰硬,而是飛速後退,在後退的途中,將銀雷槍收起,雙手交錯。

「阻止他!」陳彪見此,連忙大喝,傅然之所以強大,主要便是因為有強大的玄決,一旦施展出來,不是人數能夠彌補的。

兩位男子爆沖而出,四拳揮動,無數拳影向傅然鋪天蓋地的涌去,似乎要將他淹沒一般。

「龍紋!」

傅然低喝一聲,一頭紅色巨龍從胸膛處衝出,數十丈龐大的身體搖擺,使得周圍房屋倒塌,化為一片廢墟。

紅色巨龍的出現,使得兩位男子不得不停下,凝重的盯著眼前這個龐然大物,在這頭巨龍身上,他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威脅,足以威脅到性命。

紅色巨龍並未衝出,而是盤旋,將傅然圍在中間,想要靠近傅然,就必須將巨龍抹除。

「三人聯手。」

陳彪身形一閃便是來到兩位男子身旁,渾濁的雙目之中有著火焰在跳動,沉聲一句,率先出手。

也不見陳彪又任何動作,雙手一揮,一團烈火便是出現,並非火紅,而是綠色,綠色的火焰散發著恐怖的溫度。

「去!」

陳彪單手一指,火團便是掠出,沖向巨龍。

而這個時候,陳彪身旁的兩人手段也是施展而出,對著巨龍轟去。

吼!

巨龍仰天一吼,吼聲震天,龍首搖擺,吞吐龍息,讓火團與其他二人的攻擊頓住。

轟!

不過這種頓住僅僅持續了瞬間,便是土崩瓦解,同時面對三位宗玄境的攻擊,就算是龍紋,也是不敵。

唰!

火團眼看就要落在巨龍身上的時候,一道白影突然閃過,在身前輕點幾下,一條條黑色鎖鏈便是出現,環繞下,形成一道鎖鏈屏障,將陳彪三人的工攻擊抵擋在外。

「抓緊時間,不放過任何!」婁坤看了一眼便是收回目光,就算他們擔心,此刻也無法相助,唯有用最快的速度破解陣法,唯有這樣才能夠支援到傅然。

轟!

三人的攻擊撞擊在鎖鏈之上,轟然爆裂,與此同時,綠色火焰猶如跗骨之蛆一般附著在鎖鏈之上,看上去鎖鏈有融化的跡象。

「咕吱!

總裁的限制級寵妻 兩條白如玉的骨臂突然從靈鬼後背探出,交錯間,引動周遭天地玄力,瘋狂的聚集而來。

鎖鏈融化,不過靈鬼連點,又有鎖鏈出現,讓陳彪三人面色微變。

「他將五幽鬼融合了!」

陳彪見到骷髏身上出現四臂,頓時明白眼前這具骷髏並非靈鬼那麼簡單,當初知曉傅然掌握五幽鬼之後,他們便翻閱記載,知曉五幽鬼能夠融合。

「知曉了也無用!」

傅然單手一揮,紅色巨龍飛天而起,在半空中盤旋之後,俯身而下,漂浮在傅然頭頂三丈處,同時骷髏分離,化為五幽鬼。

紅色巨龍咆哮,五幽鬼虎視眈眈。

陳彪三人都是露出凝重,前後交手可以說算不上多兇險,但是不過片刻而已,傅然的強勢已經展露無遺。

同時面對巨龍還有五幽鬼,就算是三人同時出手,也逃不掉多少好處。

「凝!」

一道輕喝之聲傳來,下一刻,傅然身外空間突然凝固,將五幽鬼困於其內,無法動彈絲毫,突然出現的一幕讓陳彪三人一愣,旋即大喜。

而傅然則的面色陰沉,豁然抬頭,在趙府之頂,趙夫人不知何時出現。

「魂玄境!」

傅然大驚,萬萬沒有想到趙夫人也有魂玄境實力。

不過當細細感應之後,他有種感覺,似乎趙夫人的魂玄境與檀明趙廷等人不同,並沒有那麼雄厚。

「她是使用外力強行提升到魂玄境實力。」焚老的聲音在傅然心底響起。

聞聲,傅然恍悟,難怪趙夫人給他的感覺與檀明等人不同,原來竟然是被強行提升,不過讓他疑惑的是,到底是誰將趙夫人強行提升?

很明顯不是趙廷,趙廷沒有那個本事。

「凌然,你這是找死,若你不犯我趙家,我趙家也不會尋你麻煩,但是既然你不知好歹,那麼今日就留下別走了。」趙夫人青絲飛舞,陰沉著臉色開口道。

對於這等口齒之利,傅然從不會認為怎麼怎麼樣,因此自然也不會因為趙夫人的話而露出任何。

青城曲 「希望等一會兒你還能夠這樣說!」傅然平淡開口。

「動手!」

陳彪低喝一聲,立即衝出,其身旁的二人緊隨其後,此時趙夫人出手將五幽鬼困住,正好給他三人機會。

「給我破了!」

好似沒有見到陳彪三人的動作一般,傅然對著身前不遠處的空間晶體一指,旋即漂浮在半空的巨龍如得到指令,豁然衝出。

轟!

當巨龍臨近空間晶體的時候,轟然炸開,強勁之風使得陳彪三人忍不住倒退,狂暴的玄力肆掠,令地面出現一道道恐怖的裂縫,猶如傷疤一般猙獰。

唰!

五幽鬼衝出,不過陳彪等人望向傅然的目光沒有絲毫變化,巨龍已經消失,就算有五幽鬼,他三人聯手也絲毫不懼。

唰!

陳彪三人繼續衝來,不過就在此時,玄鬼身上突然竄動黑色雷電,最後化為一掌巨大的電網,向陳彪三人覆蓋而去。

趙夫人眼中殺機一閃,猛然衝出,她若再涉足的話,傅然必敗無疑。

可就在此時,一道玄力呼嘯衝來,將趙夫人攔截。

「我二人來看看你這魂玄境有幾分實力!」兩道身影出現在趙夫人身前,將她攔住。 系統之善行天下 (未完待續。) ?就在傅然與陳彪三人交手之際,困在陣法中的婁坤等人不顧一切的瘋狂攻擊,在地面上留下一個十餘丈之深的坑洞。

而趙夫人現身的時候,他們也是察覺到,可惜沒有絲毫辦法。

當他們不斷轟擊之時,一塊巨大的白色平石出現,其上有著一條條凹槽,向四周蔓延,婁坤當機立斷沒有絲毫猶豫,一拳落下。

平石碎,陣法破!

而這個時候,趙夫人正打算出手,婁坤與門下客卿立即衝出,攔住了趙夫人。

這一切都在片刻之間發生,當趙夫人發覺陣法已破的時候,婁坤已經出現在她身前。

「你二人去協助凌然公子,你們將趙府內所有人拿下,不得取性命。」蔣賢萬看了一眼趙夫人,再看看府外的傅然,立即下令。

蔣賢萬沒有出手,他已經受傷,雖然僅僅是輕傷,但是趙廷還沒有出現,他必須保留實力。

原本傅然有不小壓力,可是隨著婁坤等人破了陣法,天平突然傾斜。

兩位宗玄境出手,將趙家的兩位宗玄境攔下,而傅然則是與陳彪激斗在一起。

論實力,宗玄境中期的陳彪怎麼可能是傅然的對手,交手不過片刻,便是盡落下風,身上已經帶傷。

而趙夫人也與婁坤二人激烈的交手,不過卻處於平手之間,看上去,一時間還分不出勝負。

這也難怪,趙夫人的實力已經達到魂玄境,就算是被強行提升,也是魂玄境,再加上對空間之力掌握,因此就算是婁坤與一位宗玄境聯手,也討不到絲毫好處。

若趙夫人是自行突破的話,那麼婁坤二人必敗無疑。

至於隨行而來的靈玄境都是衝出,在趙府內橫衝直撞。

砰!

一拳震退陳彪,傅然看了一眼趙府內,忍不住皺眉,他總覺得哪裡不對。

按道理趙廷應該第一時間出現,可是卻並非如此,不但如此,連趙夫人都並未在第一時間出現。

「難道在拖延時間?」

想到這裡,傅然忍不住搖頭,二十幾位靈玄境已經沖入趙府內,如此數量的靈玄境,只要沒有宗玄境出現,足以橫掃整個趙府。

「東張西望,是不把老夫放在眼裡嗎?」

一道勁風襲來,同時還有陳彪的怒喝聲。

此刻陳彪心中極為憋屈,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被傅然壓制,就連玄決,也與傅然的玄決不對等,一身實力在傅然身前處處被壓制。

致我們終將腐朽的青春 若他知曉傅然的玄決至少都是地級高等的時候,恐怕就不會這樣認為了。

當初在烈越遺迹傳承了那位麻衣老者的傳承,玄決之多非陳彪可以想象,若非傅然需要雷屬性玄決的話,掌握的手段之多,就連魂玄境都不及。

傅然回頭,望著不斷接近的拳頭,咧嘴冷笑,單手攤開成掌,身影一閃便消失,同時白皙的手掌毫無預兆的出現在陳彪胸前,看似無力的印了上去。

噗!

陳彪倒飛,一口鮮血忍不住噴出,氣息也萎靡了不少。

傅然看都沒有看陳彪一眼,由始自終,他都沒有將陳彪放在眼裡,在整個趙府之中,能夠讓他忌憚的就只有趙廷,即便是此刻已經具備了魂玄境實力的趙夫人,也不能讓他忌憚。

此刻,傅然掃視一圈,突然發現那些沖入趙府內的靈玄境一個都沒有出現,那模樣似乎趙府之內有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

「這趙府還真是龍潭虎穴。」

傅然沉凝,在前院有陣法,在大廳還有符紋。

突然,傅然豁然抬頭,他剛才倒是忘了,趙夫人大廳內有一個符紋存在,是使用獸骨雕刻,然後分佈在大廳四周,一般人難以看出,唯有符師才能夠發現端倪。

「難道是那個符紋?」

傅然沒有絲毫猶豫,猛然沖向大廳,二十幾位靈玄境若出現意外,那麼此行的把握便少了至少三成。

而此刻,婁坤等人也察覺到異常之處,紛紛變色,不過被趙夫人阻攔,分不開身。

一位老者面露焦急,他正是李煥之父。

李煥剛才也沖入了趙府內,但是卻並未出現,讓此老者焦急的同時,也暗暗後悔,若這一戰他李家不涉足的話……

可惜沒有如果,此人連忙沖入趙府。

「都進去吧,進去了就別想出來了!」趙夫人看著這一切,嘴角不由得掀起一抹幅度。

話說傅然越過前院便來到大廳之外,他細細的看了兩眼,疑惑之色更是濃郁。

他當初來到趙府的時候,此地的確有一個四品符紋,這一點絕不會錯。

然而現在這個符紋卻已經消失不見。

「被他們弄走了!」

傅然踏入大廳內,環視一圈之後,便發現了端倪之處,不少地方都改動過,甚至時間也不會太久,很有可能就是這一兩天。

「難道我來到武侯城的消息走漏?」傅然忍不住這樣懷疑道。

若真是如此的話,那麼就可以看作趙家知曉傅然會出現,而為此布下殺招。

「我倒要看看有什麼等著我!」

傅然冷笑一聲,他倒不相信趙家有什麼本事,除了趙廷之外,還有什麼能夠威脅到他。

越過大廳,出現在後院之中,有著不少房間存在,四方包圍,如同一個四合院一般。

精神力蔓延而去,空無一人,房內一切都十分整齊,沒有絲毫慌亂留下的痕迹。

「看來趙家之前已經得到消息。」

想到這裡,傅然也沒有感到太過意外,若趙家知曉他出現在武侯城,那麼自然知曉他住在婁府之中,有所準備也很正常。

不過在傅然的感應中,那二十餘位靈玄境都消失不見,連氣息都沒有留下,如同憑空消失。

「煥兒……」

一道身影閃過,出現在傅然身旁,片刻后蹙眉,看來這位李家老者感應到的情況和傅然一樣。

老者向傅然一抱拳,衝進后廳之中。

突然,傅然瞳孔一縮,剛才老者沖入后廳的時候,他清晰的看到,有一圈空間波紋出現。

「是陣法?」

符紋需要人催動才能夠觸發,在傅然的感應中,后廳空無一人,那麼不會是符紋,但是陣法則不同,只需要有人觸動什麼,便能夠觸發。

仔細盯著李家老者,同時傅然的精神力也瀰漫整個后廳,李家老者的一舉一動都呈現在他腦海之中。

在傅然的感應中,李家老者僅僅是看了一圈之後,便是就欲轉身,可惜就在此時,他的氣息和身影卻突然消失,這一幕被傅然清晰感應到。

「果然有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