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夏洛奇都愣住了。

「什麼情況?」

「剛才那兩名蒙面黑衣人竟然擁有上古蛇毒?」

「萬年前的毒蛇?」

夏洛奇感覺事情變得有些怪異了。

腐鯨暴君的海神三股叉已然懸臨雲峰寺上空。

夏洛奇的感應頓時被紫月湖的靈力引動。

「嗯?」

「腐鯨暴君?」

「去勢如此之快?」

眼看著那海神叉馬上就要將雲峰寺夷為平地,夏洛奇之前融入的一絲紫月湖水瞬間與紫月湖產生了聯繫。

紫月湖中央「唰」的衝出一柄巨劍!

赫然是軒轅劍!

劍身百丈,闊三十米。

通體金黃,凜然神王氣象。

「噹!」

海神叉的飛速下降趨勢當場頓挫。

僅僅是軒轅劍靈的虛像,化解了腐鯨暴君兇猛無比的攻勢。

腐鯨暴君手一伸,收回海神叉。

此時,雲居大師再次按動虎符法陣,雲峰寺回到了原位。

將滔天的巨浪躲了過去。

遠遠的,半空雲端上的白銀流淌的庄顏冷然看著這一切。

兩大暴君還是無法攻破雲峰寺。

「收!」

庄顏對兩位暴君發出指令。

四周攻勢如潮的怪獸緩緩退了下去。

濃霧升起,遮蔽四周野區。

重生當軍嫂 雲峰寺內雲居大師癱倒在地。

周伯的「生命守護」發動!

可是雲居大師肩頭的傷口黑血顏色絲毫沒變。

周伯已經盡全力了。

額頭皺紋又多了一道。

十秒后,「生命守護」技能宣布失效。

明顯,這名黑衣人的功力比前幾次黑衣人的傷害輸出要大。

至少這份上古蛇毒的毒性是獨一無二的。

前幾次摘心、攻擊的傷害沒有附加劇毒。

因此,兩名黑衣人功力一高一低。

一個有毒,一個沒毒。

雲居大師的臉色慢慢變成黑褐色了。

夏洛奇眼中霞光一閃,一道無形的神元境精神能量悄然注入到雲居大師肩頭的傷口處。

趁著周伯的「生命守護」技能剛結束,夏洛奇的精神能量注入。

讓雲居大師以為是周伯施救的功效。

果然,一絲神元境精神元能當即止住了那蛇毒的肆虐。

並且,傷口處的黑血開始往外流。

半個時辰后,黑血轉紅。

雲居大師的臉色也逐漸從黑褐色變成了蒼白,然後由蒼白變得紅潤起來。

庄顏在返回的雲朵上渾身一震。

「嗯?」

「那威脅我存在的能量又出現了!」

當即回頭,雙眸閃動,一道能量朝夏洛奇的方向掃描而去。

這次跟上次一樣,這股神元境能量一閃即逝。

庄顏自然還是沒有發現夏洛奇的存在。

紫月湖中那軒轅神劍劍靈的虛像與腐鯨暴君的海神三股叉相撞后,過了十幾秒逐漸散去。

此時,庄顏已經發布了撤退的命令。

腐鯨暴君正想再來一叉,看看這衝天而起的神劍有多大威力。

它還以為這是雲峰寺法陣的一種。

也沒有覺得意外。

雲居大師與寺內的幾大弟子都驚愕了。

「這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

「竟然救了雲峰寺一次。」

那時,雲居大師受傷,連續兩次運力挪移雲峰寺,已到極限。

要不是這軒轅神劍橫空出世,擋住了腐鯨暴君的海神叉。

那雲峰寺早已成齏粉。

雲居大師在傷勢恢復后立即將雲峰寺再次挪移到紫月湖邊。

他清楚的意識到剛才湖水中央升起的那柄巨劍有能力抵擋獸潮。

雲峰寺坐落在修鍊塔前,面朝湖水,背靠蒼山。

修鍊塔巍峨聳立,混元樹高聳如雲。

雲居大師站在紫月湖水邊,看著天上那輪詭異的紫月,不由得心生敬畏。

這是什麼時代遺留下來的偉力?

心生感動了。

雲居大師噗通一聲跪倒在湖邊,連磕三個響頭表示感謝。

「夏大哥,這寺廟真的很神奇呢!」

摩蘇雅從山門外出來,笑道。

忽然,那隱遁的黑衣蒙面人再次撲向雲居大師。

手爪如電,發出茲茲的聲響,速度快到起了聲爆。

雲居大師剛從地上起身,沒來得及轉身。

夏洛奇大喝一聲,一枚混元葉片「無敵一秒」拍在雲居大師的背後。

金光閃動。

黑衣人的偷襲再次無果。

「無敵一秒」的效果就是任你多強的攻擊,免疫!

雲居大師的金剛杵出手,這次不再那麼匆忙了。

與黑衣人的恐爪接連碰撞,黑衣人連連倒退。

身法流轉,不斷晃動。

略顯渾濁的眼睛有些憤怒的不時瞄向夏洛奇。

夏洛奇的那神元境精神力時有時無。

此時竟然全部斷了那份感應。

絲毫生不起浩瀚與無敵的俯視。

也只能被被黑衣人瞄。

夏洛奇現在就是一個極其普通的人。

雲居大師是真的憤怒了。

已經是第二次襲擊了。

上次差點沒要了命!

劇毒啊!

獨家婚戀:酷少別使壞 此刻周伯的「百蘿纏繞」發動。

意欲封鎖黑衣人。

黑衣人的氣息蒼莽,絲毫不受精靈族神月護法魔力牽絆與控制。

三下五除二的左衝右突,頓時將周伯的封鎖魔法破除。

就在大家精力集中在這名黑衣人身上時,旁邊的空間撕拉一下破開,另一名黑衣人現身,剛好在摩蘇雅身邊。

手一拉,摩蘇雅只來得及「啊」的一聲,就被黑衣人拽進了異度時空。

「蘇雅!」

夏洛奇從懷中掏出「凝神」圓環,右臂憤然發力,終於喚醒了那一絲神元境精神力。

圓環在浩瀚強大的力道驅使下追著黑衣人的去向飛出。

三秒后,摩蘇雅被圓環給拉了回來。

黑衣人卻消失不見。

「沒事吧?蘇雅!」

夏洛奇將摩蘇雅攬入懷中,輕聲問道。

「沒……」

「沒事!」

眼睛一閉,直接暈了過去。

隨即,攻擊雲居大師的黑衣人嘿嘿冷笑了兩聲,然後破開時空消失不見。

雲居大師憤怒的揮舞了下金剛杵。

「混蛋,就知道偷襲,打不過就跑!」

「大師,恐怕沒這麼簡單。」

周伯道。

「怎麼?」

「之前只是一名黑衣人偷襲摘心。」

「現在是兩名黑衣人,竟然不摘心了。」

「莫非這兇手的本源恢復了?」

「剛才將摩蘇雅擄走,並沒有第一時間挖去她的心臟,這就很說明問題了。」

「咦,夏洛奇,剛才你的那圓圈武器很厲害啊!」

「是什麼?」

雲居大師剛好看見了夏洛奇出手的那一瞬。

感覺到夏洛奇的能量充沛的對他產生了壓抑。

「哦,那是帕慕克老師教我的細密技法。」

夏洛奇說的沒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