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這樣的情況下,即使是以范伊翁的職位,也不可能無視其他人的意見,幫助蘇嵐去強化飛劍。

還是那句話,治安局是隋國的治安局,並不是一家一戶的一言堂。

在這裡,所有的事情要考慮的,是隋國和隋國武者的利益,而不是某一個人的利益。

「中和,你是知道我不可能答應你的要求的。」范伊翁臉上陰晴不定。

按理說,這樣的道理,蘇中和不可能不明白,但是,為了自己的兒子,萬一蘇中和改變了立場了呢? 女總裁的桃運兵王 什麼要求?」蘇中和有些茫然,自己還什麼要求都沒有提呢,只有你這小子在自說自話而已。

但是隨後,見到范伊翁的眼神,蘇中和就明白了過來:「去,我是這樣的人嗎。」

「呵呵,以前不是。」范伊翁乾笑兩聲,瞥了蘇嵐一眼:「但是現在嘛,可就說不準了。」

幸運俏妻娶進門 范伊翁會這麼說,也是有一定道理的,現在的蘇中和已經今時不同往日了,身為世界上已知的唯一一個超天級武者,只要不是太過分的要求,國家都會答應他的。

畢竟,在一些不適合熱武器的地方,蘇中和就是保證勝利的絕對性因素,這樣的武者,已經有了提一些要求的資格。

「你小子,現在這麼看我嗎?」蘇中和似笑非笑,讓范伊翁暗暗吞了一口唾沫。

這些話,他自然知道不該說,但是他又不得不說。

畢竟,雖然蘇中和沒有改變,但是在某些人的眼中,蘇中和已經完全不同了。到時候,或許一些暗處伸出的觸手,會試圖改變蘇中和的思想,和決定。

因此,這個時候,說這些話對於范伊翁來說,還是有必要的。

他不希望以後和自己的老哥們兵戎相見。

更重要的,是蘇嵐,蘇中和對於蘇嵐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如果在蘇中和的影響下,蘇嵐對於隋國和治安局產生了某些不好的看法,那麼未來,有些事情是范伊翁絕對不想看到的。

「范叔,是這樣的,我爸不是想要讓治安局幫我出這些材料。而是有一個方案,想要和治安局合作一下。」

這時候,蘇嵐開口了,他不開口不行了。

畢竟,這原本就是蘇嵐自己的事情。現在這種情況下,蘇嵐覺得還是由自己來說明比較好。

看著自己老爸和范伊翁的對話,蘇嵐覺得自己很累心,兩人說話雲里霧裡的,就是說不到正題上。

「合作,怎麼個合作法?」見到蘇嵐開口,范伊翁也樂的就坡下驢。

蘇嵐清了清嗓子,正想要將自己和老爸商量好的合作方式提出來的時候,蘇中和抬手,制止了他說話的意圖。

「等等,還是等你范叔先把這份傳承的價值給確定一下再說吧,畢竟,有好貨,也得讓買主知道這份貨值多少錢才行。」蘇中和看著門口的位置,笑著說道。

???

正當其他人一頭霧水,不知道蘇中和這句話什麼意思的時候,范伊翁桌子上的通話器亮起了紅燈:「局長,盧十三盧部長來了。」

聽到陶小萌的報告,范伊翁這才明白蘇中和剛剛所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原來,他早就已經聽到了盧十三前來的聲音。

「讓盧部長進來吧。」范伊翁回答了陶小萌的話之後,便一臉震驚的看著面無表情的蘇中和。

身為強者,聽力自然比起其他人來要敏銳的多,這對於范伊翁來說,並不是太難理解的事情。

但是,事情的關鍵在於,范伊翁的辦公室,可不是普通的地方,這裡的隔音,都是由技術部特別製作的。

范伊翁的腿腳不好,或者,說的殘酷一點,現在的范伊翁,壓根就沒有了腿腳這一說。

而人,一旦失去了什麼,才會感覺到了珍貴。

失去了自由行動的能力,范伊翁就特別喜歡晒晒日光,感受一下寬闊的空間。正因為如此,他才會將自己的辦公室,設在治安局辦公大樓的頂層,也就是這個地下建築唯一露在地面上的一層。

在這裡,他可以看看外面寬廣的庭院,而不是被悶在治安局地下暗無天日的地方。這可以讓他感覺到心情舒暢。

相對於范伊翁為祖國所做出的犧牲,這點小小的要求,治安局還是要盡量滿足的。

但是,縱使如此,治安局局長的信息保密工作,還是要做好的。

范伊翁每日里處理的文件,雖然比不上國家那些首腦所處理的文件重要,但是也相差不了太多。

隋國很多機密的,陰暗的事情,都會出現在范伊翁的桌頭。其中很多事情,都不符合隋國謙謙君子的作風。

如果這些信息被公開出去,那麼一定會引發軒然大波。

很多事情,做的說不的。就如同間諜與特工,雖然每個國家都在做著一樣的事情,但是只要沒有被公開,它就可以去指責其他國家的不正當行為。

但是,一旦被發現了,那麼就只能捏著鼻子承受國際社會的輿論譴責。

當然,被罵上幾句又不會死人,只是這樣的情況下,一旦國家的形象有了瑕疵,那麼其他國家就有理由來限制進口你的貨物,限制本國的商人前去投資了。

被罵幾句是不會死人,但是經濟受損的問題可就有些嚴重了。

在隋國這樣的事情還要好一些,畢竟隋國人都有很強的民族凝聚力,要是在其他的國家,保不齊就會有一群閑著沒事做的什麼所謂國際主義者前去譴責自己的國家了。

這樣的事情,誰也不想它發生。

現在,隨著科技的發展,竊聽手段已經不再是安裝竊聽器這樣低級的手法了。微型的聲納,可以在很遠的地方採集到目標地點的微弱聲音,然後將它們放大,在很遠的地方就能夠得到自己想要的情報。

這樣一來,范伊翁辦公室的信息保密工作,就十分的重要了。

他辦公室的玻璃,不僅是單向透光,只能從裡面看到外面的一切,而且能夠防止穿甲彈的襲擊,防止范伊翁被暗殺。

而范伊翁辦公室的隔音,更是特殊定製,房間的隔音效果之好,一般的武者,即使將耳朵貼在門框上,也不會聽到屋子裡面開趴體的聲音。

這是當時為屋子設計隔音的技術部成員的原話。

當然,這只是誇張的說法,畢竟第一沒有武者能夠無聲無息的潛入到范伊翁的辦公室外而不被發現。

第二,范伊翁究竟會不會在自己的辦公室內開趴體,也是一個疑問。

但是,這足以證明了屋子隔音效果之好。而蘇中和卻在屋子裡,清晰的聽到了外面盧十三的聲音。

范伊翁一臉震驚,直到現在,他才真正認識到,超天級的武者,究竟有多麼的強大。

而蘇嵐則是一臉敬佩的看著自己老爸就這麼輕描淡寫的秀了一把操作,深感在這方面,自己要學習的還很多。 「咔。」這時候,伴隨著一聲清脆的門鎖轉動的聲音,盧十三推開房門走了進來。

和一般人對於宅男的印象不同,盧十三雖然也是個徹頭徹尾的宅男,但是完全顛覆了一般人對於宅男不修邊幅的印象。

合體的衣服,一頭蓬鬆而又有條理的頭髮,寬大的眼睛。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斯文而又有些害羞靦腆的大男孩。

只是他的手中抱著一個保溫杯,看起來有些怪異。似乎與他身上的服飾很不搭。

見過盧十三的蘇嵐自然是不會對這樣的事情有什麼驚訝的感覺。

身為技術部宅男的老大,盧十三除了技術更強和更宅之外,自然是有著屬於自己另外獨到的一面的。

那就是他和別人不同,他有女朋友,而且已經就要結婚了。

如果說盧十三這樣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人也會有女朋友,讓剛剛知情的蘇嵐很驚訝的話,那麼更讓他感到羨慕嫉妒恨的是,盧十三的女朋友還很漂亮。

盧十三的女朋友也是治安局的一員,在陶小萌來到治安局總部擔任前台之前,盧十三的女朋友白依依就是治安局總部的前台,而且也是那個時候,治安局女性的顏值擔當。

而那時候還是不修邊幅,每日大T恤配短褲,一頭亂髮的盧十三,就這麼懵懵懂懂的撞進了白依依的眼中,並且成功的,讓白依依盯上了他。

兩人之間曾經有過什麼樣的故事,治安局內無人知情。總是,在一個風和日麗,秋高氣爽的午後,白依依主動走出了追求的第一步,向盧十三發起了告白。

而那時候還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的盧十三隻是懵懵懂懂的答應了一聲,好啊。

之後,白依依辭去了前台的工作,成為了盧十三的生活助理。

而盧十三,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成為了現在這個奶油小鮮肉的樣子。

只是,對於外表的變化,盧十三並不是十分在意,他仍舊是之前那個沉迷於自己技術世界的技術宅。

當然,宅男也是人,盧十三每天也會有固定的時間,宅在家裡安靜的陪著自己的女朋友,享受一下安靜的二人世界。

現在出現在范伊翁面前的盧十三,似乎對於屋裡有這麼多人沒有精神準備,有些驚訝的掃視了一眼屋子裡的人。

只是,技術宅的心理都是十分強大的,對於眾人關注的目光,他並沒有太過在意,只對曾經見過的蘇嵐點了點頭。

然後,沒等蘇嵐做出回應,他就將自己的目光又放到了范伊翁的身上:「局長,你找我有事情?」

已經堆出笑臉準備回應但又被瞬間無視的蘇嵐,此時十分的尷尬,臉上的笑容來不及消散下去,看著跟一個只知道傻樂的二傻子似得。

「…..」如果不是知道盧十三的性格,蘇嵐絕對以為自己剛剛被挑釁了。

「嗯,十三吶,這裡有一份據說是來自古老鍊氣士宗派的傳承,你看看有多大的價值。」范伊翁說完之後,對蘇嵐示意了一下。

蘇嵐會意,將自己的手機中的照片劃出來,給盧十三遞了過去。

盧十三接過蘇嵐的手機,點了點頭,然後就低頭,將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手中的手機上。

有了一次經驗的蘇嵐,這回沒有再自作多情的回應盧十三的示意。

果然,盧十三根本沒有等待蘇嵐的回應,就直接低頭看向了手中的手機。

蘇嵐瞭然,然後靜靜的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他現在其實很明白,盧十三對於其他人,並沒有不搭理的意思。

只是他們這樣的科研工作者就是這樣,一旦沉浸在自己的研究領域,那麼就很難去在乎周圍發生的一切了。

從某種程度上說,如果沒有這樣專心的鑽研功夫,那麼盧十三也不可能取得這樣的成就。

盧十三沉迷在對於玉虛宗的傳承中無法自拔,而其他人,則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蘇嵐端起桌上的茶杯,慢慢的嘬著裡面的茶水,剛剛這一陣耽誤,茶水有些涼了,但是這並不妨礙這些茶水的滋味。

見到蘇嵐這樣,范伊翁也端起了手中的茶杯,沉默的喝著茶。

現在,一切就等著盧十三的研究結果出現了。這份玉虛宗的古老傳承放到現在,究竟還有多大的價值,一切,很快就能得出答案。

不過,在蘇嵐和范伊翁無聊的品嘗著茶水的時候,一旁的蘇中和和宋珍兩人,則是膩膩歪歪的湊到了一起。

蘇中和低聲和宋珍說著自己此次臨海之行的經歷,當然,內容自然是臨海市的治安官面對敵人如何如何的不堪,而自己是怎麼在危急時刻出現,力挽狂瀾,解救眾生於危難之中。

當然,蘇中和描述的經歷自然著重在自己出現的時候,那些已經被打敗的治安官是如何如何的凄慘,而自己又是怎麼的強大,整個臨海市都無可奈何的敵人在自己面前又是如何如何的羸弱等等。

嗯,正常的情況下,蘇嵐對於自己爸媽的對話,是不會知道的這麼清楚的。

但是,蘇中和和宋珍所謂的低聲說話,對於蘇嵐現在的實力來說,自然是聽的清清楚楚。

而對於范伊翁來說,自然更是不在話下了。

范伊翁輕咳兩聲,放下了手中的杯子:「你們兩個注意一下影響,這裡還有孩子呢。」

在范伊翁看來,他們兩個就是故意的,否則的話,以蘇中和和宋珍的能力,使用內勁傳音入密根本完全不是問題了,那樣的情況下,又有誰能夠聽得到呢。

聽到范伊翁的話,蘇嵐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杯子,輕輕搖了搖頭:「沒事的范叔,我不在意。」

這倆人是自己的老爸和老媽,他們之間秀恩愛完全就是常態,蘇嵐早就已經習慣了。

范伊翁無語的看了蘇嵐一眼,我是怕你受不了嗎,只是拿你當個幌子而已,你沒見到治安局歲數最大的單身狗就站在你的面前呢嗎。

咱能不能在乎一下老單身漢的感受? 謹以今生許予你 當然,這句話范伊翁也只是在心裡想想,是不會說出口的。

本來就已經被強迫喂狗糧了,要是再這麼明白的說出來,那麼范伊翁這個黃金聖鬥士的面子往哪放。

「呵呵,兒子,你不用管他。」宋珍笑嘻嘻的挽著自己老公的胳膊,一臉得意的樣子。

范伊翁搖著頭嘆了口氣:「你們兩口子的感情啊,還真的讓我們羨慕。」

有個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體驗 蘇中和呵呵一笑:「你要羨慕,自己也去找一個啊。反正,以你范大局長的身份,要是想要徵婚的話,那麼各種各樣的美女不是紛紛的投懷送抱?」

「你小子,想要笑話我就明說。」范伊翁指了指自己坐在輪椅上,沒有了雙腿的半截身子:「你自己看看,就我現在這個樣子,有誰能瞧得上我這半個人。」

「再說了,那些所謂投懷送抱的人,有誰是真心喜歡我的。說不定,裡面就隱藏著哪個國家的間諜呢,我還是別再浪費時間了。」范伊翁樂呵呵的說道:「我覺得現在這樣挺好。」

「你還是忘不了素素啊。」宋珍嘆了口氣說道。

這個名字,像是有一種魔力一樣,忽然間就讓整個房間沉默了下來。

一時間,蘇嵐發現,蘇中和他們都沒有了說話的興緻,房間中,只有盧十三的手指點在手機屏幕上的嗒嗒聲。

蘇嵐靜靜的,感受著屋子裡慢慢瀰漫出的悲傷氣氛,他知道,這個名字,一定代表著某段讓人難以回首的往事。

「怎麼能忘呢,這輩子都不可能忘了。」范伊翁悠悠的嘆了口氣,但是隨即他的聲音又振奮了起來:「不過,我可不會一直沉浸在過去的回憶中無法自拔,我對她的思念,要等到我死了之後,見到她的時候才會說的。現在么,我要好好的工作,否則的話,到時候我沒什麼可對她說的,就浪費了我多活的這麼多年了。」

蘇嵐聽著范伊翁的話,這才明白,為什麼一直以來,范伊翁都是這麼一個工作狂的形象。

或許,他的靈魂早在那個名叫素素的女子死的那天,就已經隨她而去了吧。現在仍舊停留在這裡的,只是一個堅持工作的來忘記悲傷的軀殼罷了。

蘇中和和宋珍沒有說話,該說的,他們早在二十多年之前就已經說過了。現在么,再說也是徒勞。

事到如今,他們也已經沒有了再讓范伊翁放下的心思,有時候,能夠有一個人值得自己思念,無論那個人是活著還是已經死去,總是一個能讓人感覺到心情美好的事情。

蘇嵐面對這樣的情形倒是有些不太適應。

不過,即使他有心開口,想要勸慰范伊翁兩句,但是他連過去曾經發生了什麼都不清楚,連怎麼開口都不知道,這讓他怎麼去勸呢?

要是一張嘴說錯了話,還不如直接不開口為好呢。

於是,蘇嵐繼續保持沉默著。但是,沒有其他人悲痛的心情,這讓他的心裡,不由得對這樣的沉默感到了一絲尷尬。

尷尬產生之後,蘇嵐開始期待著,能夠有人發出點動靜,來解開這間屋子裡的寂靜。

然而,這時候的蘇中和他們,都沒有說話的興緻,至於范伊翁,在說完剛剛那句話之後,更是直接陷入了回憶之中,現在一臉的緬懷,正在神遊天外。

寂靜,持續的寂靜,當蘇嵐開始感到有些坐立不安的時候,打破寂靜的因素終於出現了。

「啪。」一聲脆響傳來,將蘇嵐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不管是誰發出的聲音,這個時候蘇嵐都十分的感謝他,如果對方不介意的話,蘇嵐甚至覺得自己可以感謝他祖宗十八代。

當蘇嵐看過去的時候,正見到原本在看著手機上玉虛宗傳承照片的盧十三,正一臉憤慨的將手拍到了桌子上。

盧十三發出的動靜,也成功的吸引了其它人的目光,沉思中的范伊翁頓時開口說話了:「怎麼了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