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等我回來,我帶你們去看看華夏大地的新髮型,還有穿裙子露大腿的時尚美女,保證比你們這邊的生活精彩。」

唐怕激動得抽泣了起來:「馬大嬸,今年最流行的熟女髮型就是我給你剪的這個半濕齊留海。」

「去吧,別啰嗦了。」馬大嬸流起了淚水:「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你硬要剪我頭髮,把我祖宗都得罪了。」

旁邊一人推了推馬大嬸小聲提醒道:「別胡說,別忘了我們的任務是忽悠唐怕離開大山。」

馬大嬸這才住口,接下去道:「我太感動了。」

眾人分開之後,唐怕走了半小時,渴了拿起背上的水壺喝了三大口水。

又感覺到三急來臨,在這荒山當中只得就地解決。

完事之後,這才發現這個世界沒有衛生紙,只得用旁邊的樹葉解決,可依然覺得屁股難受,翻了翻背包。

「咦!這張像紙又似布軟軟的東西不就是家中過世的長輩留下來的寶貝嗎?」唐怕拿在手中看了兩眼。 上面畫了一些像山不像山,像路不似路的線條圖,還標有幾個XX。

唐怕看不明白,怒道:「這張抽象畫簡直畫得不成樣子,居然還被長輩們當作寶物,算了,有用不浪費,這次就拿你來犒勞一下我的屁股。」

就在唐怕解手提褲子時,遠在千里之外深藏於大殿之中。

原本打坐的一胳腮鬍子壯漢,睜開雙眼怒道:「那個混蛋的傢伙,居然玷污了我親手所畫的抽象路線圖?」

同一時間,唐怕頭上的天空瞬間白天變黑夜。

突然間電閃雷鳴,嚇得他就連手中的抽象畫掉進水裡了也不知道。

抽象畫融進水的瞬間神奇地被水沖乾淨了,沖乾淨的瞬間,原本電閃雷鳴的天空恢復原來的狀態。

唐怕低頭一看,驚道:「咦!這張抽象畫居然變乾淨了?有吸污物的作用。」

說著彎腰撿起來,揉洗乾淨:「既然如此,我就先留著你吧。」

就在他想要重新啟程時,身後傳來一陣陣虎吼聲:「不會吧,這麼倒霉。」

唐怕慢慢地轉身,果然不出所料,身後一隻幼虎在沖他咆哮,唐怕嚇得一啰嗦。

扔下手中的抽象畫,轉身爬上最近的大樹,萬幸這只是幼虎還沒成年,速度不快,他躲過一劫。

「你小爺我,未來可是仙人,你敢吃你爺爺我?簡直是找死。」

唐怕氣得破口大罵,可是他越罵幼虎似乎越開心,最後居然在他扔下的抽象畫上面拉屎。

老虎才拉完,瞬間天空電閃雷鳴。

嚇得幼虎撒腿就跑,待得老虎跑遠了,天空上的陰雲依然不散。

同一時間,剛才的大殿之內,胳腮鬍子壯漢,直接氣得瘋了一樣,拿起一旁的鎚子,化作一顆流星,乘錘破空飛行,口中大罵:「那個混賬,又在玷污我的抽象畫。」

唐怕爬下大樹,看著很髒的抽象畫狠道:「此地不宜久留。」

又望了望電閃雷鳴的天空,無奈道:「算了,既然臟成這樣,便不要了,不過就這樣離去,不符合我的風格。」

說著拉開褲子,在抽象畫上撒下自己的養料。

「那個混賬,居然敢在老子所作的抽象畫上撒尿。」胳腮鬍子壯漢氣得牙齒咬得格格作響,盯著在撒尿的唐怕。

「哇!」唐怕被對方這一聲怒喝,嚇得魂不守舍,原本尿到一半的,突然間強行中斷。

「你是誰?」

「我…..我是唐怕。」

「你是唐家後代?」

「是的,這位大叔有何貴幹?」冷靜下來的唐怕想起剛才那一聲吼,依然渾身顫抖。

「你知道這張線路圖有什麼用嗎?知道這是誰的嗎?」

胳腮鬍子年輕時曾經被唐家所救,作為報答。

所以留下了這張自己所作的線路圖,遇到困難唐家後代可以憑這張圖找到自己。

因為當時的仇家勢力有點大,所以胳腮鬍子擔心仇家會找上唐家人報復,便在這張紙上留下了自己的神識。

曾經告誡過唐家人,受到報復,只管破壞這張紙。

他遠在萬里之外也能感受得到,可以趕過來解救恩人,這紙叫水火不融玉蘭紙,雖說不貴,卻也是難以製作之物。

在凡人界更是千金難買。

沒成想,自己趕過來卻看到了這番景象,居然有人拿這麼貴重的東西來裝尿。

唐怕被嚇得懵了說:「我有時用它來擦腳,有時它會沾上雞屎,不過每當它沾上髒東西時,我都會馬上將它洗乾淨,不過它入水不融的特點,很適合當紙尿布,你要用??」

「什麼?…..我不用。」胳腮鬍子瞬間被氣化,這傢伙每說一句話,他都有一種捏死對方都不解氣的衝動:「撿起來洗乾淨。」

難怪自己這三年來斷斷續續的感受到這張線路圖傳過來的危險信息。

每當自己剛剛想衝出去尋找這股氣息的位置時,這股氣息便消失了,原來都是他搞的鬼。

「怎麼,你要?像這種寶貝如果你要我送給你就好了。」

「給老子洗乾淨它。」胳腮鬍子大吼。

「是!是!大俠饒命。」唐怕被對方這麼一吼,雙腿不自覺的差點就跪下:「洗乾淨了,這種擦污物的東西,我不要了,送你,送你。」

這個雷神一般的人物,殺傷力太強,自己萬萬不是對手。

雖然半年前自己機緣巧合之下,練通了三十六路軍體拳。

打得贏欺負自己的天山村民,可對付眼前這個大漢,明顯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唐怕退開大步,胳腮鬍子便跟上三步,始終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大俠,求放過,不知道我在哪個方面得罪了你老人家?」

「放過你?」胳腮鬍子氣得反手一拍,無形的氣勁,直接震斷了他身後的三棵大樹,氣道:「以後給我將它當祖宗一樣供著。」

「是!是!」唐怕一時之間又糊塗了,這個大漢氣沖沖地從天上飛下來,難道就只是為了提醒自己好好對待這張廢紙?畫風不對啊!

胳腮大漢剛想把這張紙還給唐怕轉眼一想,這傢伙畢竟是唐家後代,唐家有恩於自己,要是殺了對方,有違道心。

可這張紙一直放在這邊,萬一唐怕的後代又拿它來裝垃圾,那自己還不得被氣死?收回這張紙於情於理又不合適。

想想自己當年真的是造孽啊!沒事留這張紙幹嘛?

胳腮大漢在思考問題,唐怕卻是冷靜了下來。

回想起剛才的場景問道:「大俠,剛才看你從電閃雷鳴當中降落,你落下,陰雲消失了,想問一下,你是神仙還是妖魔?」

「你覺得我是神還是魔?」

唐怕思量著對方這句話不敢馬上回答,深怕一個不小心。

給了對方殺自己的借口,這不怪唐怕,在他的意識裡面,神仙是很慈祥的或者是很正義的,可眼前這傢伙,渾身充滿了涙氣。

沒有半點仙人的氣質。

「我是人是神是鬼都不重要,但是我可以完成你一個願望。」胳腮鬍子想到一個主意。

即不欠唐家人情又不違道心的方法,那就是提前幫唐家後代完成他一個願望,這樣他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收回當年留給對方的線路圖。

還恩又不違道心。 「成仙。」唐怕聽從村民的意見出來挖寶,就是希望到清宮虛拜師成仙。

這三年來一直努力學習這個世界的文化,便是希望有一天可以解開墓內召神令的千古之謎,還有第十次世界大戰之後發生的種種。

還有父母是否健在?女朋友是否還活著?這些是他活下去的動力。

可是清宮虛是十年才收一次徒弟的,為了提前進入清宮虛,唐怕想到了行拒,這才出來尋寶。

胳腮鬍子不知道唐怕心中的小九九,當聽到成仙二字時,他差點想殺了對方,我都沒有成仙,你一出口就要我幫你成仙?這也太扯了。

別說做不到,就算做得到也不會幫你。

可是自己跨下了海口,思量之間,只好讓對方知難而退反問道:「你為何要成仙?」

「因為我要改善天山村民的生活環境,讓我的朋友們都過上安樂的生活。」

「這……」

「順便帶他們到華夏國看看我那邊的乞丐,讓他們知道我唐怕沒有騙他們,就算他們打我,罵我,欺負我,我都要讓他們知道我真的是踏著七彩祥雲從天空上掉下來的。」

「這……」

「那邊的美女穿的布料很少,低頭就能看到大美女大長腿,抬頭就能看到胸前雪白一片,米飯隨處可見,餓不死人……。」

「停。」胳腮鬍子打斷唐怕:「別的不說,你說的乞丐?」

再活一萬次 「是啊!我那邊的乞丐都很有錢的。」

「小小年紀別的沒學會,倒是學會了撒謊,品性太差,不適合修道,而且你資質實在是平庸得緊。」

胳腮鬍子心中嘆息,不是窮到沒米下鍋,誰願意做乞丐:「你確定,你這不是耍我?」

「胡說,我的品性在村裡面是一等一的好,像我這種好男人,你打著燈籠都找不著,我出來挖寶,村民們都感動到哭了,還為我送行。」

「真的?」胳腮鬍子瞬間將神識發散出去,果見天山村落的村民在家擺酒慶祝,鞭炮從村尾燒到村頭。

村民此刻正聚在一起一邊喝酒一邊聊天,只聽村長道:「是誰說去清宮虛拜師,需要嬰兒果的,記大功。」

「引誘唐怕去挖寶的記三等功。」

「說集體促住唐怕殺了他的,記大過一次。」

「村長,不對啊,雖然我的主意不好,可記大過太狠了。」其中一個人衝上來抗議。

「誰不知道唐怕這半年來打架厲害?從他三年前來到我們村,禍害了我們半年,我們村就從來沒有人打贏過他,你還給我們出這種鬼主意,不記你大過,記誰大過?」

「希望他死在挖寶路上,永遠不回來。」

村長站直了身體笑道:「這白眼狼走了好,我們提前過年。」

「點鞭炮。」

「不過這小子走了,以後我們的肉就少了。」村長嘆了一口氣道:「唐怕這個人也很講義氣,我們欺負他,可打到吃的都會分給我們。」

「村長,你不會覺得可惜吧,這小子腦子有問題,總是做出傷風敗俗之事,上個月他剛剛把我的褲子給剪了六個破洞,我娘給縫了一夜才做好的,他說是今年的流行款,還把天山村裡所有男人的頭髮都給剪了,身體髮膚受之父母,這種事連祖宗都不能忍啊!」

「對,村長不能姑息遷就這小子,他沒來之前,我們村,民風彪悍,他來了之後,推行什麼「文明政策」,害得我們的兒子就跟娘們一樣膽小怕事,還老說恐怖故事嚇唬我們。」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聽得胳腮鬍子頭皮發麻。

重新審視唐怕說:「你真是人才,老子我遊歷洪荒魔武大陸數百年,什麼怪事怪聞沒聽說過,你是第一個刷新我世界觀的人物,成仙你就算了,當年唐家於我有恩,作為報答,我給你想要的大富大貴的生活。」

「大富大貴的生活我不要,我想要的是成仙。」

「不要?」胳腮鬍子老實不客氣:「我走了。」

「慢著。」唐怕細細回味,對方這是來報恩來了。

雖然自己的夢想是成仙,可自己也不想跟這種暴躁的人修仙,再者說不定這個人還是魔,既然夢想暫時無法達成,退而求其次也是好的。

「唐家有恩於你,你是不是應該表示表示?」

「你……」胳腮鬍子心中一呆,敢情這貨還想訛自己一筆啊:「我可以給你大富大貴的生活。」

「我不是那種看重物質的人,大富大貴,金錢、珠寶、功名利祿看得甚淡。」

「哈?」胳腮鬍子又是一呆,難道我看錯了?這小子實則是一個品行兼優的人?

「剛才你說可以實現我一個願望,我看你也是一個說話講誠信之人,要不然你也不會千里迢迢來報答於我。」

「我是被你氣得趕過來的。」這句話胳腮鬍子想了下沒說出來,要是說自己的寶物被你糟蹋了才趕過來的,又太丟臉。

「如果就這樣讓你回去,沒有報答到恩人,估計你良心會過意不去。」

「我可沒有說過這話。」胳腮鬍子心中思忖,難怪天山村民那麼想他離開,敢情這種厚臉皮又打不贏換誰都吃不消。

「不管有沒有說過,我也不想你良心受譴責,所以你就簡簡單單的,幫我將天山村民那些男的頭髮全給剪成平頭,短寸頭,女的呢,給留個齊留海,還有將那些女的衣服改成裙子,就是短短的那種,露個腿什麼的,因為現在是夏天,婦女們穿那麼多布會很熱的,甚至會引起風濕病和…..」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豈能說剪就剪,女人穿成那樣,你是想要天山村變成青樓嗎?」

胳腮鬍子越聽越氣,甚至一度想要一巴掌拍死這個恩人。

「做不到?」

「是,不行。」

「那,你隨隨便便的送我一件護身法寶,因為我要去挖寶,萬一遇到野獸什麼的,你恩人死了你會內疚的。」

「挖寶?我會內疚?」胳腮鬍子不停地翻白眼,太無恥了,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天山村民會有那麼多的怪髮型。

敢情是他搞的鬼,至於寶物,肯定是假的。

「不,不是寶物,是想….」

「我對你的寶物不感興趣。」

「那就好,想來你也看不上。」唐怕這才放下心來,剛才一不小心差點說漏嘴:「其實我對你身上穿的這套盔甲就很感興趣。」

「這是雷雲衣。」

「對,沒錯,這名字好聽。」

「你想要我的….」胳腮鬍子一口氣差點沒有提上來,這種要求,他敢提?

雙手因為氣不過都握成了拳頭,這套雷雲衣是自己門派的鎮派之寶,他居然敢開口?這真的是淳樸的村民? 「不行,就算了。」唐怕擦言觀色:「你別發火,其他的也行,比如你手中這個金黃色的鎚子也不錯。」

「信不信我給你一鎚子。」胳腮鬍子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