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這就結束了?」

望著魂修,冷鋒詫異的問起,這金耀陽也太過脆弱了吧。

只是下一刻冷鋒驚呆了,在魂修的正前方,一道虛空破碎之聲傳出,破碎處內,一道金影顯現,那是一隻穿著金色衣衫的手臂,手臂狠狠掐住那魂修,猛然一拉,將其拉入裂縫之中。

裂縫當即閉合,冷鋒怔怔的站在那裡,隨後神識四展。

又是一道破碎之聲,冷鋒當即看去,魂修面色驚恐的逃出,只是裂縫還未閉合,白又被那手臂拉進去。而在被拉進去的霎那,一雙渴求的目光看向冷鋒,嘴角微微張起,雖然沒有聽見,但冷鋒很清楚,魂修再說,「救命。」

盞茶過後,冷鋒再次轉身,望著那波動之處,與想象中的一般,虛空破裂,兩隻手臂將那裂縫撐大,緩步的走出。

雙眼帶著金意的看向冷鋒,頓時勾出一絲笑容。

望著那面孔,冷鋒肅重不已,身形不由得向後退去,手中輕羽浮現,從出手到現在不過盞茶時間,這金耀陽已經解決了一位靈嬰境的魂師。

金意昂然,目光凌冽,一股殺意頓時傾襲。雙拳猛然握起,一聲大喝傳出天際。

聽聞那吼聲,冷鋒心神一顫,這古都之內的確是高手雲集,這才剛剛的開始,便已經遇見這一位強橫的修士。

輕羽一翻,八十一把靈劍顯現,雷意橫空,交織縱橫。

二度婚寵 「凝。」

凝字落下,靈劍揮舞,一朵青蓮浮現虛空,帶著劍氣、透著靈力而且這一次,還有毀滅般的雷意。。

望著青蓮,本欲在攻的金耀陽,頓時停滯,雙眼中透出一股遲疑的好奇。

「冷寒山?」

洪域邊荒,曾有一株與妖姬花媲美的青蓮,那青蓮之意,與眼前這株很是相像。那一戰可是響徹了整個洪域,在凝神一輩中,便是金耀陽都心神絮亂。

能與李兆元戰平的修士,又有幾位,冷寒山雖然在宗域沒有聲響,但是在洪域已經傳遍整個凝神。

聽聞金耀陽的話,冷鋒眉頭一皺,雙眼追憶而起,但僅僅一瞬便恢復凝重,他可不記得邊荒內見過這位修士。

看著冷鋒的樣子,金耀陽已經確定,那傳言重的冷寒山便是眼前這位,叫做冷鋒的修士,當即肅重而起,不在向之前那邊,頭頂金意迸發,一座金色的古鐘凝現。

古鐘之上,佛體四刻,一道道金色靈力,纏在古鐘左右,仔細看去,那是一道道金色的佛紋。

:。: ??金色的佛紋,纏繞著金色的大鐘,散發的金意,使得虛空顫抖。

金耀陽沒有輕敵,更是不敢輕敵,冷寒山這三個字,他可不敢輕視,雙手掐印而起,一道道印決凝現虛空,金鐘波盪,佛紋頓時出擊,一道金色的銘文,如同鐵索一般,橫穿軒宇,直逼冷鋒而來。

而在金耀陽發出攻勢的霎那,整個遺迹彷彿都在顫慄,此刻由不得冷鋒多想,雙眼一厲,青蓮微微揚起,一道柔和的青意,驟然而出,緩緩的飄蕩,向那襲來的金意,融合而去。

金意霸道,青意柔和,如同那猛烈的拳頭砸在棉花之聲,沒有半分聲響,更是沒有絲毫漣漪。

看的此幕,冷鋒與金耀陽都有些意外,想象中的碰撞並不是如此,竟然交融而滅,分不出絲毫的高低,這令兩者很是皺眉。

當即再次結印,鐘聲響起,一道金色的漣漪迸發而出,如同一把環形的天戈,四周距離較近的古樹,統統而斷。

「起。」

一聲大喝,金鐘晃揚而動,又是一聲沉悶的鐘聲,伴隨著鐘聲,一道霸道的金意崩發而出,金色的靈力虛實相加,仔細的望去,那是一顆顆佛文。佛文連貫而起,化作這無雙的攻勢。

一霎那,四周的大地,還有古樹都泛起金色,彷彿整個遺迹都像是金色的,但也僅僅是一霎那。

望著那金色的攻勢,冷鋒一聲沉喝,青蓮飄揚,劍意,靈力,雷霆,三者交融而起。

那是一道泛著雷意的青劍,這一次沒有柔和之力,犀利的劍意,決絕不已,便是那蒼穹都要捅他一個窟窿。

青劍攻出,與那金意相撞而起,一個霸道無雙,一個犀利破天。

相撞的聲音響徹響徹數十里,整個遺迹都顫抖不堪,漣漪的氣勢將四周的古樹泯滅全無,而令冷鋒意外的卻是,這久遠的三座大殿,竟然沒有絲毫的異樣,依然靜靜的矗立在那。

而冷鋒與金耀陽的身影,依然並列而立。相望對方,眼中各自的戒備著。

「冷寒山,的確不凡,金某也算是領教了。」

「金耀陽是吧?」

「正是在下。」

「你也很不錯,但是相比李兆元,你還差點。」冷鋒帶著笑意的說起,隨後看向手中的輕羽。

對於冷鋒的話,金耀陽笑著搖頭。

「你的定論下早了,你確定我盡全力了?」

「那你說,我盡全力了嗎?」

氣息再次停滯,那針鋒之意使得四周凝固而起,靜,寂靜不堪,便是兩者的呼吸都是那麼響亮。

突然,金耀陽收起功法,雙瞳也回歸黑色,而那頭頂的大鐘緩緩消散。

「你是一個很強的對手,但是、在這裡,你不是最強的。」

「是與不是,又豈是你說的算。」挑釁,十足的挑釁。 末世無限吞噬 那表情彷彿在說,好像你就是古都內最厲害的那一位。

「夠桀驁。」

金耀陽一聲大笑,並沒有因為冷鋒的言語而發怒,隨後轉身離去,他不想因為這一所小遺迹就出手,畢竟古都之旅,才剛剛的開始。

「但願你能活到最後。」話音一落便消失此處。

望著那消失的背影,冷鋒有些發獃,這就離去了,這遺迹的造化都不看。

「果然是大家子弟!」冷鋒不由得感嘆道,隨後收起青蓮,神識四延而去,真如同自己所想的,整個遺迹只剩下自己一人。

望著前方那禁制,不由得泛起苦笑,手中輕羽握起,靈力運轉極致,這一刻,輕羽之上,淡淡異象傳出。

猛然一揮,破滅般的劍氣,崩發而出,劍氣內傳出一道輕聲的鳳鳴,這異象冷鋒不是第一次所見,曾在邊荒便已經出現過數次,而且比此刻更為的響亮,他曾問過常遠,而得到的卻是一句,真凰之羽。

冷鋒不怎麼懂陣法,但是他清楚,一力破萬法,這也是最直接最見效的法門。劍氣落在禁制上,傳出一聲聲的龜裂之聲,數息后,禁制破裂,冷鋒微微一笑,隨後進入其中,他倒是要看看,神胎的渴望,到底是何靈物。

遺迹的爭奪,不止冷鋒一人,沙漠中,任曉松也遇到了麻煩。

這是一處沙城,在任曉松進入之前,便以有數位凝神修士駐足,他們與任曉松一般,在進入古都的時候,被傳送在這裡。

望著走來的任曉松,各自露出戒備之色,或許是古都故意為之,又或許是巧合,沙城之內,與那木遺迹一般,除卻了任曉松,還有六位修士。

「又來一個分羹的。」語氣中帶著不屑,很是厭煩。

他是第一個進入沙城的修士,之前的禁制也是自己破除了,只是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便又來了五位,不、現在應該是六位。

「報上你的名字。」另一位年輕的修士開口詢問道。

這裡可都是在東荒略有名氣的修士,若是一些無名小卒想要來此分羹,恐怕難以存活。

對於那修士的問,任曉松微微一笑,他是誰,默然峰上智慧松,論心機,即便是那些老輩的修士,都怕是、難與其抗衡。而這修士的問話,在他的面前更是可笑至極。

雖然明面上是問名字,但實則是在探自己的底。

「在下,宗域,任曉松。」

慢條紋理,絲毫不慌,眼中的笑意,透著淡漠,嘴角一掀,他也想看看別人眼中的自己,是什麼樣子的。

「什麼,你是任曉松,可是那黎陽宗的任曉松。」驚呼,驚駭,甚至都可以說是驚慌。

任曉松是誰,恐怕凝神一輩的無人不知,即便是在東荒,都是聞名於世的,他的戰力沒有人知曉,但是他的心機與謀略,卻是響徹東荒。

對於他們的表情,任曉松也是依然是微微一笑,彷彿這一切盡在他的掌握之中。

「若是黎陽宗沒有別人叫任曉松,那就是我了。」

聽聞此話,六人再次一顫,雖然已經確定了他的身份,但是聽到他的確認,心神也不受控制的再次一震。

寂靜,此地沉寂不已,所有人看向那白色的身影,面帶肅重之色,只是這些人跟木遺迹的修士不一,各自的看起,達成一個默契,並列而立。

「殺。」

不知是誰喊出,六道攻勢猛烈的轟出,直逼任曉松的頭部,他們很清楚,此刻滅殺一個強大的敵人,在後面可是有著莫大的好處。

再說,他的智慧雖然響亮,但是實力卻不見的有多強大,六位同仁,難道還滅不了一個書生?只是下一刻,他們驚呆了,也是他們此生最後悔的時刻。

攻勢強悍的攻出,浩瀚不已,單是那氣息都已使得山嶽崩裂,六道攻勢各有千秋,還未置,那後方的城樓,便以倒塌泯滅。

望著襲來的攻勢,任曉松搖頭笑起,猛烈的風勢將自己的衣衫吹得後仰,輕輕的開口。

「散。」

散字落下,那襲來的攻勢,頓時消散,若不是後方的城樓塌陷,你跟本發現不了,此地的七人已經交手。

震撼,轟動,六人的面色再次驚慌而起,各自的相望,隨後眼神一厲,印決再次捏起,那是六道強烈的攻勢,與之前先比更為的強橫,甚至可以說,化空的修士,面對這般攻勢,也不得不嚴陣以待。

攻勢襲來,如同那滔天的巨浪,浪浪相疊一道強似一道。

而對於這攻勢,任曉松依然淡漠,雙眼中帶著絲絲憊意,緩緩的抬起手臂,沖著那襲來的攻勢,一直指出,從那指尖散出六道奪目的靈力。

霎時間,攻勢寂滅,消散全無,而這還不止,靈力崩發,直逼六位修士,速度之快,根本不給閃躲之隙,狠狠的貫穿而過。

一招,僅僅一招,便已經讓六位凝神巔峰的修士,重創不已。

這一刻他們終於明白為何任曉松能在東荒聞名,智謀與實力,哪一件都不是他們所能抵擋的。

六處方向,六道身影轉瞬離去,怕,他們十足的怕,若知道是這般結果,早就逃之夭夭了。

望著那離去的身影,任曉松搖頭苦笑,猛然轉身,五指伸開。

「囚。」

霎時間,所有逃離的身影,滯留在原地,難以動彈,甚至是不能動彈。

這一刻,六副絕望的面孔呈現著任曉松的眼中,但是他沒有留情。

「滅。」

五指猛然一握,那六位修士頓時發出撕心的慘嚎,四周虛空緊縮,骨骼的斷裂聲清晰至極。

數息之後,在無盡的痛嚎中,化作六滴鮮紅的艷血。

對於此幕,任曉松沒有做出任何錶情,轉身將手放入袖袍之中,向沙城的深處走去。

而在沙城外,看的此幕的諸多修士,冷汗已經染濕的衣衫,面色蒼白到恐懼,起身便逃離此處,對於那書生一般的任曉松,在其心底,也都列為禁忌修士,若是不能碰見,那才是最好的。

:。: ??古都之內,已經炸翻了,不止冷鋒與任曉松奪得了造化,更多的遺迹,此刻都在火拚之中,而柳逸晨,蕭長風這般修士他們沒有出手爭奪,當然這些遺迹對於他們來說,可有可無。

一處遺迹鑄就一位修士,不止是遺迹的造化,還有那奪到遺迹的名字,此刻已是響亮不已。

深林之中,冷鋒打開了第三所宮殿,宮殿之內深幽至極,雖然很是渴望,但仍然沒有馬虎絲毫,漫步的走入其中,對宮殿深處的感應,也越來越明顯。

四周很是陰沉,空氣都是潮濕的,望著前方的木盒,神胎差點離體。

一步一步的走入,冷鋒皺眉而起,真的沒有危險嗎?隨後靈力施展,將那木盒承空而來,雙手接過,面露詫異,輕輕的打開,小心的望去,可當看到一角的時候,冷鋒驚呼而起。

「魂丹。」

驚駭的雙眼帶著莫大的驚喜,彷彿置身在夢境中一樣,連忙把木盒蓋住,神識四展,向四周蔓延而去,良久之後,面色上透出欣喜的笑容。難怪神胎如此迫切,若是自己知曉,就是與金耀陽大戰,也不會拱手讓之。

按捺住激動的心情,轉身便離開這深林遺迹,一個時辰后,冷鋒來到一顆巨大的古樹之前,古樹很大,需要數人環繞,當即眼色一厲,劍心激發,已經不知多久,沒有動用劍心了。

總裁的點心小妻 劍氣纏繞,僅僅盞茶時間,此巨樹便被冷鋒掏空,留著微笑進入其中,氣息內斂,他要在此閉關數日。古樹之內,冷鋒打開木盒,嘴角的彎弧,遲遲放不下。

魂丹,那是由魂源提煉而成,形成的幾率十不足一,但與魂源相比卻是強上十數倍。將魂丹取出,冷鋒怔怔的望去,數息之後,猛然一吞,雙目緊閉而起。

這是一泉純粹到極致的魂力,魂力柔和不已,在冷鋒的神宮中緩緩飄蕩,神胎當即閉眼,與本體一般,連忙盤坐吸食著那精純的魂力。

整整三日,冷鋒睜開雙眼,面色上透著若大的喜色,神宮中的一切他很清楚。

吸食魂力的神胎,直接越過中期到達後期,而令冷鋒如此欣喜的不是這魂術,而是神宮之中的魂圖,這一刻魂圖在顯,之前那一角再次擴大,本是看到劍刃的魂圖,此刻再次加長,一把完整的劍浮現在魂圖之上。

這也是冷鋒的魂力,直飆後期的原因,就算如此,魂圖依然有大半在混沌之中,對於這魂圖,冷鋒也是無奈至極,雖然知曉他很逆天,但是無法使用絲毫,之前那霸道的魂力也不再逼人,反而柔和而起,神胎也可以觀望魂圖,也不用擔心著魂圖的反噬。

總之,對自己很有益處,所以也就不再追查。

惹上大明星:偷心俏佳人 魂力運轉,如同浩瀚浪潮,直接將那巨樹擊裂,冷鋒騰現虛空,一聲大吼吼出,在這深林之中傳出很遠。

此刻冷鋒有些迷茫,進入此地已經五日,他仍然不知曉自己該去哪,尋遺迹,恐怕這深林的其他遺迹早就被他人尋得了。

一聲黑衣加身,漫步的走在這荒蕪的叢林中,他需要找一個人,因為他不知曉該去哪。

一人的旅程是漫長的,他想了很多,雷獸還好,他的速度在此地恐怕沒有幾人能追上,關鍵是柯斌,雖然也是凝神巔峰,但是相比於金耀陽這等修士,恐怕只能背其而行,否則活著的幾率很小很小。

又想到了盟域的諸多修士,自己已經離開近兩年了,這次的古都,不知道能不能碰到熟人,天靈谷的楚南,地宮的暗影他們兩年前便已經凝神巔峰了,不知這一次會不會也進入此地。

突然,冷鋒目光一轉,透出一絲喜色,終於看到修士了,那是一位與自己一般的修士,黑袍加身,大大的黑帽將自己遮在黑衫之中。

主動打招呼,不是冷鋒的風格,身形一轉,便出現在那修士的一旁,與其一般,將黑袍後面的黑帽,套在頭上,並列的向前走去。從遠處看去,完全如同好友一般。

感到冷鋒的前來,那修士一怔,冷冷的掃了一眼,依然自顧自的前行,任冷鋒跟著自己,沒有說出一句話。

就這樣,兩人足足走了兩日,終於那修士忍不住了,身形猛然一挺,看向冷鋒,目光中帶著質問。

「為什麼跟著我。」

對於那修士的言語,冷鋒無奈的一笑。

「我不知曉該去哪?」

「不知道去哪?那你跟著我幹嘛?」聲音有些發冷,四周寒意凌冽,濃濃的火藥味瀰漫虛空。

感到寒意的冷鋒,依然沒有後退,雙目靜靜的看著對方。

「起碼有個伴。」

「可我不喜歡你。」那修士向前走出,直逼冷鋒,兩者的距離僅有尺許。

「那也由不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