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楚香君端出果盤,企圖化解楚展鵬和林鳳嬌的尷尬。

誰知道,在看到楚香君的時候,楚展鵬居然瞪了她一眼,然後扭頭就走了。

「我下次再來。」楚展鵬對林鳳嬌道,提著自己的包就離開了。

聽到門關上的聲音,林鳳嬌彷彿失了神,一屁股坐到了沙發上。

「香君,媽媽不會原諒她們的。」林鳳嬌握著楚香君的手,對她道。

楚香君點點頭:「楚瑩萱並沒有你想象的那般簡單,媽你以後不要跟她接觸。」楚香君想到自己碰到楚瑩萱和梁洛施狼狽為奸,而且她一個廢材也會使用靈力了,楚香君怕她會用林鳳嬌對付自己,先給林鳳嬌打了下預防針。

林鳳嬌只當楚香君是這麼多年受苦了,所以不能原諒傅淑蘭的惡行,心中卻有些忐忑。

林鳳嬌並不是一個記仇的人,即使這件事對自己造成了傷害,可是林鳳嬌知道,終有一天自己和楚展鵬會化干戈為玉帛,因為,那是自己深愛的男人,想要與之白頭偕老的男人。

可是現在女兒的態度,讓林鳳嬌覺得前路迷茫。

「爸爸,林媽媽就是這樣的性格,只要我們努力,一定可以打動林媽媽的。」

楚瑩萱在車裡等了楚展鵬兩個多小時,卻並沒有半分的不耐煩。

楚展鵬看著自己女兒如此貼心,心中煩躁。

一面是老婆,一面是女兒,何去何從啊。

楚展鵬想著,如果楚瑩萱不是自己的女兒倒還好了,至少那樣自己就可以跟她撇清關係,全心全意將林鳳嬌給追回來。

只是……她是自己的女兒啊,還是在自己跟前養大的,楚展鵬都還記得,她兒時調皮可愛的模樣。

楚瑩萱如何猜不到楚展鵬心中所想,她心裡憤恨楚展鵬的偏心,但是面上卻還保持著無辜可憐,委屈巴巴道:「爸爸對不起,都是我媽當年做錯了事,可是她已經知道錯了,她都決定放過我跟你們一起生活了,而且,楚香君是她養大的,雖然她沒有給楚香君好的條件,可是十幾年的相處,也是有感情的,媽媽說如果香君原諒了她,她願意給香君磕頭認錯。」

「胡鬧!」楚展鵬冷聲道。

哪有做父母的給子女磕頭認錯的,雖然傅淑蘭不是楚香君的親媽,可也是有養育之恩的養母,如果楚香君真這麼不孝順,自己這個做父親的,肯定是要好好教訓一下這個不孝女的。

「爸爸,我們一家四口以後一定會好好的,日子還很長,等林媽媽氣過了這一陣子就好了,而且香君姐姐……我以後會讓著她順著她的。」楚瑩萱貼心懂事,委曲求全讓楚展鵬覺得貼心,她這般伏低做小,只是為了一個完整的家,多麼懂事的好孩子。

雖然楚瑩萱是自己和傅淑蘭的女兒,可是從小養到大,那也是有感情的,不像楚香君,就知道忤逆自己。

楚展鵬聯想到林鳳嬌對自己的態度,心中猜測,林鳳嬌現在還恨自己,該不會是楚香君從中挑撥吧,想想那孩子的執拗的性子,楚展鵬愈發覺得自己猜想沒錯。 旁邊,傳來肚子咕咕叫的聲音,楚展鵬望了一眼楚瑩萱,楚瑩萱尷尬的笑笑,連忙說自己不餓。

楚展鵬只覺得心疼,以前嬌滴滴的任性小公主,現在這般委屈可憐,連肚子餓了都不敢說實話。

楚展鵬發動車子,對著楚瑩萱豪爽道:「爸爸現在就帶你去吃好吃的,你說的對,我們一家人以後一定會好好的,等你林媽媽氣消了就好了。」

汽車,駛離楚香君她們居住的小區。

楚瑩萱坐在副駕駛上,透過後視鏡望著小區門口的保安亭愈來愈遠,最後消失在迷茫的夜色之中,眼裡閃過一抹幽光。

「瑩萱,爸爸公司還有事,你先在這裡吃飯,等一下我讓司機來接你,飯錢我已經付過了,還給你點了餐后甜點,你慢慢吃,吃完了司機應該就到了。」楚展鵬細心叮囑道。

楚瑩萱眼中含著熱淚,點點頭,十分感動的樣子:「謝謝爸爸,不過等一下不用來接我了,我自己打車回去就可以了。」

「回那邊去?」

「是啊,林媽媽現在沒有消氣,所以我先回那邊,你放心,傅淑蘭是我的親媽,她對我很好的。」楚瑩萱道,語氣卻十分難過的樣子。

楚展鵬只覺得心中一痛:「可是那賴洪勝……」楚展鵬自然知道楚瑩萱在那邊的日子不好過,可是她還安慰著自己。

「他跟媽媽吵架了,從上周就沒有回去住了,放心吧爸爸,我知道如何保護自己的,您先回去忙工作吧,忙完了早點休息,熬夜對身體不好。」楚瑩萱處處為楚展鵬考慮,讓楚展鵬更加愧疚。

經歷了這次的事情,楚瑩萱一下子長大了很多,這是楚展鵬以前求而不得的,可是現在楚瑩萱懂事了,倒是讓楚展鵬覺得十分愧疚。

他掏出錢包,從裡面拿出一張信用卡遞給楚瑩萱。

「這個你先拿著用。」楚展鵬知道傅淑蘭那邊的日子不好過,楚瑩萱從小到大沒有吃過苦,以前的她光鮮亮麗,裙子都穿奢侈品,可是現在的她,身上穿著舊衣服,楚展鵬覺得楚瑩萱太可憐了。

「謝謝爸爸。」楚瑩萱沒有拒絕,眼淚流了下來。

「爸爸你對我真好。」楚瑩萱擦著眼淚,一副不想讓楚展鵬擔心的樣子。

楚展鵬揉了揉她的腦袋,慈祥道:「傻孩子,我是你爸爸,不對你好對誰好。」

楚展鵬走了,留下楚瑩萱一個人坐在精緻豪華的餐廳里。

她面前的桌子上,擺滿了好吃的菜。

可是,楚瑩萱看也沒看,等到楚展鵬的車子離開,楚瑩萱也站起身來,離開了餐廳。

「小姐,您還有甜點沒有上,小姐。」服務員在後面叫道,楚瑩萱理也不理。

等到服務員追了出來想問食物是否需要打包,可是門口已經空空蕩蕩,沒有了楚瑩萱的身影。

「走得這樣快嗎。」 神能大風暴 服務員揉了揉眼睛,明明剛剛還看的人的,一出門口就不見了,真是見鬼了。

夜,更深。

楚瑩萱的身影被黑色的霧氣包裹,憑空出現在了喬山家別墅的大門口。

院子里的狗在楚瑩萱到來的時候汪汪大叫,驚醒了別墅的僕人,楚瑩萱一道靈力彈射向狂吠的狗,那狗頃刻間倒在地上,而楚瑩萱的身影,則如鬼魅一般,從僕人打開的房門,竄進了別墅。 啵啵和月輪在KTV一直嗨到凌晨才回家,本來啵啵說要打車的,月輪卻說要餐后運動走回去,否則自己會越來越胖的。

啵啵看在月輪今天大出血,將自己投喂的還不錯的份上,於是答應陪他一起走,省得他遇到女流氓被人家給欺負了。

二人雖然喝了不少酒,但吃了啵啵的丹藥后,一點醉意也沒有,就在他二人穿過巷子,經過隱食店門口的的時候,兩個人獃滯了。

「哪個王八蛋放的火?」啵啵火大,渾身靈力暴漲。

活膩歪了,居然敢燒自家的店。

月輪一把抓過她往丟到店門口:「先別管怎麼著火的,趕緊先滅火吧。」

「可是我不會控水啊!」啵啵面對熊熊大火,欲哭無淚。

她使勁全身的靈力,扑打著火苗,可是那些火死灰復燃,熊熊燃燒。

「打119,119。」月輪道,自己忙掏出手機撥通了火警電話。

等到消防官兵趕到撲滅了大火,隱食小店已經被燒成了空架子了。

月輪和啵啵兩個人呆愣的站在小店大門口,彷彿丟了靈魂。

啵啵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店沒了,以後吃飯上哪兒吃?

月輪的腦子裡則更俗一點:沒店沒法賺錢,開店又要投錢,錢花出去了,自己以後的零食怎麼辦,遊戲怎麼辦?

消防官兵們撲滅了大火,見著失了魂的兩人,於是拍了拍肩膀安慰道:「店沒了還可以在開,人沒事就好。」

月輪和啵啵哭喪著臉看著消防官兵,內心滄桑,消防官兵卻將二人噙著淚的表情,當做劫後餘生的喜悅之情。

二青 真是個美麗的誤會。

白色的瑪莎拉蒂在黑夜裡疾馳,一路暢通。

喬山下車的時候,抬頭望了一眼閣樓的窗戶,見亮著燈,不由得心情大好。

「少爺,您回來了。」傭人上前,貼心的幫喬山拿過他換下來的外套。

「需要準備夜宵嗎?」傭人問道。

「不用了,早點去休息吧。」喬山的心情很好,哼著小曲就上樓去了。

傭人拿著喬山的衣服,覺得味道怪怪的,放入鼻翼間聞了聞,十分疑惑:「少爺的衣服上怎麼好像沾了汽油的味道啊。」

喬山輕輕地推開了閣樓的門,溫暖的燈光之中,楚瑩萱一身黑色蕾絲弔帶連衣裙,性感可人,白皙修長的雙腿交疊,靠坐在沙發上。

她的一頭捲髮披散在肩膀一側,白皙的鎖骨若隱若現,脖頸間的鑽石細項鏈在燈光下熠熠生輝。

喬山吞了口口水,步履輕快的走了進來。

楚瑩萱抬頭,美眸望著喬山,漫不經心問道:「事情辦成了?」

「嗯!」

喬山走到楚瑩萱跟前,一把將她摟入懷中。

秋日的夜晚是涼的,喬山一身寒氣,凍得楚瑩萱皺了眉頭。

感覺到美人不悅,喬山於是脫掉了自己的外套,只穿了襯衣,反正屋子裡也開了空調。

「只是燒了一家店而已,他們有錢,還會在開起來的。」 身邊的人全穿越 喬山覺得楚瑩萱這樣對付楚香君,純屬小孩子間的小打小鬧,傷不了楚香君什麼,實在沒什麼意義。 楚香君的隱食小店已經是網紅店了,這把大火雖然可以讓她一時半刻開不了張,但是卻會讓媒體更加大肆報道,反而是給楚香君的小店免費廣告宣傳了。

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 喬山有把握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覺,即使媒體報道,警察追究也查不到自己頭上來。

可是喬山還是覺得,楚瑩萱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毫無意義可言。

「我自有我的打算,你只管做事,其他的就別管了。」楚瑩萱懶得跟喬山解釋。

「瑩萱,人家現在已經是你的人了,你想做什麼,我都奉陪到底。」喬山摟著楚瑩萱,聲音變得沙啞,語氣曖昧撒嬌,卻又充滿了慾望。

楚瑩萱望著眼神迷濛的喬山,眼眸深處閃過一抹厭惡。

「瑩萱,今天可是費了我不少功夫,你是不是要獎勵下我啊。」喬山的手在楚瑩萱身上游移。

楚瑩萱雖然不喜,但是卻沒有反抗,只是淡淡道:「你想要什麼獎勵?」

「小壞蛋,明知故問。」喬山直接推倒了楚瑩萱。

躺在沙發上,隨著喬山在自己身上起起伏伏,楚瑩萱望向天花板的燈,目光空洞。

如果自己沒有成為喬山的人,就不會知道喬家的秘密,自己還是一個失敗的現代廢材,可是現在的自己,雖然實力提升,可以修鍊,但是這種出賣靈魂和身體的感覺,卻為什麼讓人覺得糟糕透頂?

一切,都是楚香君害的。

楚瑩萱的眼角有淚水劃過,如果不是楚香君,自己現在還是快樂幸福的小公主,可以幻想美好的愛情,根本不會捲入這些陰冷黑暗之中,如浮萍飄蕩,還委身給自己不愛的人。

「監控被人破壞了?」林鳳嬌神色嚴肅,屋子裡,大家圍坐在客廳里。

如此看來,是有人故意針對隱食。

那個人會是誰呢?

林鳳嬌腦海里蹦出的第一個人,居然是楚展鵬,因為他今天實在是出現的太巧合了,晚上提著外賣一起過來求吃飯,到凌晨,香君的店就被人燒了。

莫不是楚展鵬因為自己傍晚的態度冷清所以懷恨在心然後報復香君嗎?

林鳳嬌很快又將楚展鵬從腦子裡排除出去,兩個人一起心心相惜的生活了十幾年,林鳳嬌還是很了解楚展鵬的為人的。

楚展鵬看似鐵面無私,實則心底柔軟,否則他當初也不會偷偷瞞著自己在香君被學校開除的時候,費盡心力將她轉學去櫻蘭讀書了。

如果不是楚展鵬,那會是誰?

傅淑蘭和賴洪勝嗎,因為楚瑩萱的事情暴露,所以他們二人懷恨在心?

倒是十分的可疑!

「哼,被我抓到那個混蛋,我一定將她大卸八塊,扒皮抽筋。」啵啵憤憤道。

「啵啵,不要太生氣,氣壞了自己身體不值得。」林鳳嬌拍著啵啵肩膀安慰道。

月輪吞了口口水,在一旁沉默不作聲,心中卻道,林媽媽還是太嫩了,居然還安慰啵啵,她可能不知道,啵啵剛剛說的話,是絕對會變成現實的,並不只是因為太生氣發的牢騷啊。

「這件事你們不要插手,交給我處理就好。」楚香君道,她的心中,隱約已經確定了幕後黑手是誰,如果真的是那個人,將林鳳嬌牽扯進來便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 「說什麼胡話呢,什麼你一個人處理,我們是一家人,要相互扶持,放心香君,媽媽有個高中同學在警察局當局長,明天我去找一趟他,他一定會幫你找到放火之人的。」

林鳳嬌安慰著楚香君,楚香君卻堅定的搖搖頭。

「媽,這件事你不要插手。」

楚香君望著林鳳嬌,眼神分外認真。

林鳳嬌疑惑,楚香君繼續道:「這件事背後錯綜複雜,不是普通人可以解決得了的。」

「普通人」三個字,楚香君加重了音量。

林鳳嬌猶如驚雷炸了屋頂,整個人都獃滯了。

不是普通人,也就是……對方的來路和自己女兒一樣,會,會特異功能?

那這件事就危險了啊!

「那就更不能讓你去了,香君,這件事咱們不查了,店燒了就燒了,明天讓月輪告訴媒體,就說店是線路老舊失火,咱們換個地方在開一家新店,媽媽給你出資金。」

林鳳嬌緊緊握著楚香君的手,生怕自己一鬆手,女兒就被壞人抓走了。

楚香君心裡覺得暖暖的,但是卻堅定的搖了搖頭。

「媽,人敬我一尺,我讓人一丈,人若犯我一尺,我必讓他付出代價,這是我做人的原則。」楚香君的話,讓林鳳嬌更加忐忑不安。

「你這孩子,對方來路不明,媽媽擔心你,你聽媽媽一句勸好不好,咱們不要追究這個事了。」

「林媽媽,你就放一百個心吧,在這個世界想要找到楚香君的對手,那簡直鳳毛麟角,更何況,您別忘了還有一個我呢。」

啵啵雙手捧著自己下巴做開花狀,沖著林鳳嬌眨眨眼睛,一副俏皮可愛的樣子。

林鳳嬌哭笑不得:「就你這細胳膊細腿兒……」察覺到話題被啵啵拉開,林鳳嬌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啵啵吐吐舌頭,表示對楚香君愛莫能助。

「香君,萬事以和為貴,一個小店鋪值不了多少錢,咱們……」

「媽,我心意已決,更何況,這件事不是我不追究,對方就會收手的。」楚香君的眼眸有亮光一閃而過。

「你知道是誰放的火?」林鳳嬌驚奇道。

楚香君點點頭。

林鳳嬌心中一沉:「是誰?」

楚香君望了一眼林鳳嬌,意味深長,轉瞬即逝:「媽,都說了對方不是普通人,說了你也不認識,趕緊去睡覺吧,明天早上多睡一會兒,我起來做早飯。」

林鳳嬌心中有事,哪裡睡得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