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海老頭煉化本命精血,絲絲縷縷的注入四肢百骸,他的雙眼綻放紅光,目露亢奮之色。

這些本命精血可比之前那些魔血強多了!

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

這個差距,簡直就是垃圾與金銀的區別。

之前在祭壇上吸收的同樣是本命精血,但是並不新鮮,過去的時間太久了,屍體之中的本名精血,價值更高,效果更高。

海老頭之前被瓶頸卡了很多年,雖然沒有突破,但是積累了深厚的功底,這次得到本命精血相助,再升一級問題不大,屬於厚積薄發。

范浪看了一會兒,轉回頭來,盤膝坐地,將血海魔胎按在地上,對其加以煉化。

「小雪,我得在這裡花費一些時間煉化血海魔胎,這段時間,可能會冷落你。」范浪道。

「嗯,你忙吧。我不會添亂的。」魔夢雪乖巧道。

「真乖,等我忙完之後,好好寵幸你。」

「誰要你寵幸了。」

魔夢雪撇撇嘴,口不對心。

范浪笑笑,手掌之上催動種種能量,猶如佛祖的五指山降臨於世,壓制著躁動的血海魔胎,對其加以煉化,烙下意念烙印。

血海魔胎嘎嘎尖叫,抬頭瞪視范浪,很不服氣的樣子。

降服這傢伙之後,范浪等於如虎添翼,實力必然更強!

……

與此同時,遠古魔池附近的一片荒山野嶺中。

夏侯月等五名通天塔弟子齊聚於此,正在等另一群通天塔弟子的到來。

之前他們追殺范浪,結果被引到了暗石城,與暗石城的魔族發生衝突,好不容易才脫身,但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折損了一名同門。

最初他們是一行九人過來找范浪報仇,被范浪殺死三人,又被暗石城殺死一人,現在只剩下了五人。

這個結果讓他們氣得發瘋!

沙舞九天 他們是超然勢力的弟子,一個個驚才艷絕,高高在上,這麼多人加在一起,竟然收拾不了范浪一個人,反而損兵折將,簡直就是恥辱!

他們對范浪恨之入骨,並不肯善罷甘休,但又沒有十足的把握,所以對另一夥同門弟子搬兵求助,得到了回應,雙方約定好在今天碰頭。

夏侯月面沉似水,仰望天空,隱隱能感受到一股強大波動傳來,八成是那夥同門要來了。

「真是奇怪,為什麼范浪的實力會那般強大?他的氣息是玄君境界,只能奪造化,不能聚識海,卻比一般的玄帝要強大得多。一個人獨戰九名強者,竟然可以立於不敗之地,就算是通天塔中,也絕對找不到這般厲害的玄君。」

「之前聯合眾人去對付范浪,是我牽的頭,結果失敗不說,還死了那麼多的同門,事後要是追究起來,肯定會有些麻煩。」

「范浪!你太可恨了,殺了我弟弟,又給我帶來這麼多的麻煩,真是可惡至極,我恨不得將你扒皮抽筋!」

「這次聯合更多的通天塔弟子,其中還包括一名正式弟子,應該可以殺死范浪了。這次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等待期間,夏侯月胡思亂想,想了很多很多。

遠方的天際,有烏雲蔓延而來,面積非常之大,綿延千里。烏雲之中雷聲轟隆,驚雷璀璨閃爍。

當烏雲更近一些,隱隱可以看到一隻巨鳥在雲中破空飛行,這隻巨鳥通體黃色,羽毛有著金屬質感,渾身雷電涌動,生有四隻翅膀,造型極為的神駿威武。

「看,是雲師兄的『雷鵬鳥』,雲師兄他們來了!」

「雲師兄是正式弟子,實力超群,遠在我等之上,有他親自出馬,殺死范浪不在話下。」

「一定要為同門報仇!」

夏侯月等五人激動道。

雷鵬鳥是一種十星級妖寵,想要降服這種妖寵何其困難,想當初,那位雲師兄與雷鵬鳥激戰一天一夜,把雷鵬鳥累得動彈不得,這才降服成功。

烏雲遮天蔽日,雷鵬鳥御雷而來,停在了半空中,扇翼降落,翼展之下席捲雷電。在鳥背之上,站著三道身影,全都是清一色的玄帝,站在中間的弟子面容桀驁,身穿白色披風,正是那位雲師兄。

「雲師兄!」

「雲師兄!」

夏侯月等人紛紛施禮。

雷鵬鳥落在地上,尖銳如鉤的鳥爪抓破土地,低下高傲的腦袋。雲師兄從上面走下來,面沉似水,彷彿天子降臨。

「那個范浪現在何處?」雲師兄單刀直入的問道。

「我們之前打探過他的消息,有魔族看到他潛入了遠古魔池,至今沒有出來,我們還在遠古魔池之中布下了一些監視手段,一旦他現身,就能發現。」夏侯月連忙答道。 「我知道。」傅辰修唇角微微的往上翹了翹。

姜小時看著大佬的臉,臉頰不自然的紅了紅,「你在給我一點時間想想。」

「好。」傅辰修眼含柔光的凝視著她,嘴角笑意加深。

姜小時眨巴了咋巴眼睛,她不就是說在想想嗎?至於這麼高興嗎?可是為什麼自己心裡也是歡喜的……

「五叔,我明天要去給易璽伴舞。」姜小時不知道自己在就說出來,一說出來她就後悔了,神經緊張的盯著大佬。

傅辰修嘴角笑意收斂,眉心收緊。

姜小時在大佬嘴角笑意收斂起來的時候,一口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心裡無數個後悔說出來,她這下見不到自己的偶像了……

就在她心灰意冷的時候,大佬開口了,「我陪你去。」

姜小時,「……」同意了,大佬居然同意了,她還以為沒戲了……

太過於驚訝了,姜小時都呆住了,看著大佬的眼神都變了。

「怎麼了,不想讓五叔陪你去。」大佬摸了摸她的頭頂。

姜小時懵逼的盯著他,過了許久才緩過來,「五叔……你不生氣……」

「你喜歡的,五叔以後都不會攔著,但是所有的前提都是你不能離開我。」傅辰修言語霸道,但是卻沒有以前的那種強迫性。

「好。」姜小時乖乖的答應。

……

翌日

趙花顏看著出現在拍攝棚里的人,淡定不了,把姜小時拉到一旁,小聲詢問,「小時,這就是你說的有人送?」

「嗯。」姜小時點點頭,「我昨天就跟五叔說了,五叔就說陪我一起過來,趙叔,易璽來了嗎?」

趙花顏這邊神經還緊繃著,一雙桃花眼還偶爾往傅辰修的方向望去,心虛的問,「小時,你沒有告訴你五叔是我叫你過來的吧?」

「沒有,不過趙叔,五叔這麼聰明不用猜也能猜到是你讓我來的啊。」姜小時老實的說。

這話把趙花顏一顆僥倖的心給擊的粉碎,他能感受要被報復了……某人的心眼,在涉及到姜小時的問題上,比針眼還小。

等他還未緩過來的時候,身邊的人已經消失,等他反應過來,只見姜小時雙眼冒著桃心,全是上下都瀰漫著小迷妹的害羞,紅著臉頰,站在易璽的面前,「偶像,我們又見面了。」

「嗯,今天還要麻煩你。」易璽淺淺的溫柔一笑。

姜小時感覺自己要缺氧了,偶像對著自己笑了,天啊,她想尖叫,要不是不想在偶像面前顯的自己太不矜持,她要放聲尖叫,羞澀的回答,「不麻煩,一點都不麻煩。」

「我讓助理帶你去換衣服,化妝。」

「好。」姜小時完全就是要沉醉在他那低音炮的嗓音裡面,花痴的不要不要的。

很快助理就出現在姜小時身邊,「姜小時,請跟我來。」

「好。」姜小時心跳加速的跟在助理身後。

趙花顏小心翼翼的陪在某周身散發著寒氣的人身邊,「老大,那什麼,那個易璽他是男女老少通吃的,小時喜歡也是正常的……」

「嗯,長的是比你有市場。」傅辰修冷著臉坐在原地等姜小時,但是視線卻一直都盯著易璽。 雲師兄為人一向乾脆利落,得到想要的答案之後,淡淡道:「我很忙,最多給你們七天時間,如果七天之內,找不到范浪的蹤影,我就會離開,不可能一直陪著你們等他。」

「是是是,七天時間足夠多了,多謝雲師兄幫忙,耽誤你的大事,我實在心中有愧。」夏侯月低頭恭謹道。

「廢話少說,現在就去遠古魔池吧。武道之路要爭分奪秒,在范浪出現之前,我要去擊殺魔族歷練,不能浪費時間。」

「遠古魔池就在附近,大師兄請隨我們來。」

夏侯月等五人帶路前進,再加上雲師兄等三人,人數增加到了八人,這八人之中,足有六人是玄帝,而且為首的雲師兄是玄帝八級,異常強大,在通天塔眾多弟子當中名列前茅。

八人各顯其能,飛往了遠古魔池,目標只有一個——殺范浪!

……

遠古魔池深處的秘密空間中。

范浪仍在繼續煉化血海魔胎,海老頭也沒閑著,正在吸收本命精血,每一滴都珍貴無比,蘊含驚人能量。

只有魔夢雪最為清閑,忙忙這,忙忙那,有時候看著范浪發獃,有時候運功修鍊,還有的時候看書打發時間。

時間一天天過去。

到了第五天的時候,范浪的煉化工作終於有了突破性的進展,初步煉化了血海魔胎。

整個過程就好像是馴馬,打磨掉野性與稜角,雙方鬥智斗勇,針鋒相對。

現在的血海魔胎,變得比之前溫順了很多,縮小成巴掌大的小血人,體內有了范浪的烙印,眉目之間,竟然與范浪有著三五分的相似。

這件寶物是以自身為熔爐煉化而成,平時要儲存到體內繼續煉化,久而久之,能變得更強。

「收!」

范浪張開嘴巴。

血海魔胎化作紅光,飛入到范浪口中,由任脈下行,注入到丹田之中,懸浮在了這片須彌空間。

范浪的丹田並不簡單,簡直就是個雜貨鋪子。

最中*央處,是一團發光漩渦,旋轉不息,猶如浩瀚星雲,由海量玄力所凝聚,是一切的根本。

漩渦的核心處,樹立著一塊神劍的劍胚,形神兼備,凌然鋒利。

在玄力漩渦上方,漂浮著一個黑白雙色的輪盤,是生死輪,白色為生,黑色為死,契合陰陽太極。

周圍還有慈悲燈的燈火,天河潮聲訣的潮水,人龍血脈凝聚的小龍。

沒錯,就這麼亂!

反正都已經這麼亂了,再添點亂子也無妨。

血海魔胎沉入到玄力海洋當中,盤坐在裡面,散髮絲絲魔血,將周圍的玄力染紅。

范浪只是初步煉化血海魔胎,只能動用一小部分效果,還無法完全掌控。

安頓好血海魔胎之後,他睜開雙眼,望向了海老頭,雙眼微微一亮。

海老頭眼看著就要突破了!

他卡在瓶頸多年,根基非常紮實,這次屬於厚積薄發,否則就算有遠古魔王的本命精血,也不可能進步的如此之快。

「海老頭,我來助你一臂之力,讓你再進一步!」

范浪驟然起身,身形一閃,來到海老頭背後,施展出血戰八方訣,一掌拍在海老頭的背上。

兩者運轉相同的功法,可以互幫互助,拔苗助長。

范浪吸走周圍的本命精血,用自己的身體家裡煉化,使其化為純粹的能量,然後灌注到海老頭體內。

轟!

此舉如有神助!

海老頭體內生變,如山崩地裂,如狂風怒號,能量急劇涌動,口鼻之中噴吐紅光,渾身上下的穴竅為之躁動,肌膚轉化為了通紅的血色,彷彿變成了血人。

閉合的穴竅,猶如荒蕪的土地,需要開墾。

碰! 永生仙墓 碰!碰!碰!碰!

玄力貫**竅,開闢出新的空間,生成玄力種子。

十個、二十個、三十個!

海老頭開闢出三十個新的穴竅,玄力大幅增長,達到了玄皇一級。他才剛到玄皇境界不久,如今再度突破,進步神速。

這次突破,耗盡了他之前的積累,以後再想進步,就沒這麼快了,就算天天吸收本命精血,也要很久。

突破過程,猶如掀起了紅色風暴,極為的猛烈。

當一切結束,風停雨歇,海老頭歸於平靜,身上的魔性更加深重,雙眼血紅。

「血海魔胎初步煉化,海老頭升了一級,差不多該走了。臨走之前,再做一票大的!」

范浪意氣風發。

在來之前,他就有一個瘋狂的計劃,現在可以付諸實施了。

他走到遠古魔王的屍體身邊,運轉血戰八方訣,操控本命精血,注入到屍體的心房之中,儲存於內。

有這具屍體當容器,就可以塞進卡牌了。

單獨的血液帶不走,有屍體就能帶走了,其中的原理,當然是不科學的……

范浪收走遠古魔王的屍體,握著那把骷髏鑰匙,來到了操控台上。

有鑰匙在手,就可以操控一整套機關陣法。

這套機關陣法能殺死的可不止是遠古魔王,還能殺死上面那些魔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