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得到她同意,他開心得直笑扔下剪刀,握起旁邊的狼毫認認真真地趴在桌上寫字。

隔了好一會兒,她蹙眉,怎麼寫這麼久?

「好了,你看。」他笑眯眯直起身,羞答答地把手上的字遞給她看。

她還沒看清就詫異:「這麼多字?還要剪呢,被發現了就…」就害羞得無地自容了。

還是忽大忽小的狗爬字,歪歪扭扭寫著:『醉離渦,新年快樂,騰曳的心裡滿滿都是你。』

她一怔,心底熱熱燙燙的,指尖都被燙得微顫。

他摸了摸自己燙呼呼的臉,將毛筆塞到她手裡假裝催促:「到你了,快點快點,我們還要剪出來的。」

然後小心翼翼地吹乾那些字,吹『醉離渦』三個字時尤其珍惜。

她看在眼裡,抓著手上被塞來的毛筆緩緩輕笑,笑容溫軟輕柔。也顧不得羞了,蘸墨落筆。

『騰曳,新年快樂,』她頓了頓,即使害羞還是落筆,『我愛你,心裡也只裝得下你一個。』

偷看的騰曳激動得嗷嗷叫,立刻被離渦捂住嘴,清眸又羞又怒瞪他。

他漂亮的大眼睛彎得像月牙,被捂住嘴乖巧點頭,示意自己不出聲。

然後…漂亮的春花春字被徹底遺忘在一旁,兩人很虔誠專註各剪各的。

最後一行漂亮一行狗爬的剪字被騰曳一哭二鬧非得貼在…房門上,整道房門擠得滿滿當當。路過的騰見軍幾人和傭人們紛紛抿嘴偷笑。

氣得離渦抓狂咬牙,早知道被貼門上她是一個點點都不會落筆的,太丟人了有沒有?!氣死了真的!

大年三十的今晚一起吃團圓飯、一起守歲、一起看春晚。

而中途離渦撐不住歪到騰曳身上在沙發睡了過去,凌晨十二點一過,正式大年初一真正意義上新的一年。

各家的鞭炮聲轟轟傳來驚醒了離渦,剛睜開眼睛的第一秒,熟悉的溫軟薄唇蓋了下來,腰間一緊,刻在骨子裡的男性氣息襲來。

「新年快樂,醉離渦。」

她抬眸,對上一雙滿含璀璨笑意和濃烈深沉愛意的深邃黑眸,專註的視線只給她。

離渦眨下眼睛,任由不自知的同樣璀璨笑意滲透眸底,抬手掛上他頸間。

輕聲道:「新年快樂,騰曳。」緩緩闔眼回應他新年第一個吻,綿綿柔情、甜甜蜜意。

沙發上的舒瀰漫幾人一臉燦爛曖昧笑容看著電視…旁邊的黑色玻璃柜子印出的倒影。

新的一年,佳期如夢、濃情蜜意。

------題外話------

除夕快樂、快樂,寶貝們~ 無數蟻群洶湧而來,此刻在大漢洛陽城中,大漢皇帝也被驚醒了,一名內侍急急忙忙的對著大漢皇帝彙報了洛陽外的情況。

隨著第一批的蟻群的出現,整個洛陽城牆上的守衛就已經發現了情況,立即就做出了反擊,但蟻群的數量太大,再加上城牆對進化螞蟻完全沒有任何抵抗作用,沒出多久螞蟻就衝上了城牆,展開了一番大廝殺。

整個洛陽城中的守衛以及力量都是很強的,不說常規的城衛軍了,還有守護皇城的精銳以及大漢帝國最精銳的神侯府,都是有大量的武道大宗師以及武道宗師的。

就算不論這些皇室掌控的力量,在洛陽城中的大漢權貴中,一樣有著屬於自己的私有護衛,至少都是有高手存在的。

此刻洛陽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這些權貴自然也是懂得輕重的,哪怕知道可能會讓自己手中的力量暴露出來,但總好過被人打到了家中的好。

眾多蟻群的出現,被洛陽的力量給擋在了城牆上,雖然蟻群攀岩的能力不錯,但也只是上了城牆而已,想要越過城牆進入洛陽城內就不容易了。

而張碩之前放過來的這些蟻群,數量只是足以滅了那座靠近洛陽的城市而已,之後就前往到了另一座城市,造成的結果就是蟻群在後勁上有些不足。

而此刻張碩在另一座城市放出來的蟻群,怎麼也都要攻破了另一座靠近洛陽的城市才會沿著道路直接前往到洛陽的另一個方向,同樣也給了洛陽中的力量一絲喘息的機會。

當這邊的蟻群被殺得差不多的時候,另一頭的蟻群才堪堪出現了,而這些蟻群都還沒有靠近城牆,馬上就被洛陽城牆上的守衛發現了。

穆先生深情遲到 「另一頭又來一群大螞蟻了!!」

當守衛將消息傳遞出去的時候,在這一頭抵抗的武者高手們紛紛朝著另一頭支援了過來,而這邊的情況,基本上已經是沒有什麼隱患的了。

張碩此刻可算是跑斷了腿,在一座座城市快速移動,然後開啟位面之門,將攻擊全部交給了蟻族,而蟻族雖然沒有讓張碩失望,但它們的攻擊力度還是有些慢的,至少當它們攻破一座城市的時候,張碩感覺都已經過去了不短的時間。

當張碩攻破最後一座靠近洛陽的城市后,此刻張碩直接就來到了洛陽之中。

有任意空間門輔助,張碩簡直就是來無影去無蹤,而此刻洛陽的大部分力量都集中在了城牆上,洛陽的武者護衛們,都想不到螞蟻居然將洛陽城都轉了一圈,讓他們也是疲於奔命,而一晚上的戰鬥,幾乎就沒有休息的時候,這邊剛剛壓制下來,另一邊就出現了,而才轉移過來幹了一場,然後另一邊又出現了。

當源源不斷的兵力都開始集中城牆的時候,此刻在靠近皇城的一座府邸內,張碩開啟的位面之門中洶湧的衝出了大量的蟻群。

「這下看你們還怎麼抵擋。」張碩冷笑道。

當洛陽城中心地帶出現一些空虛的時候,大量的蟻群出現,直接殺得整個洛陽城內一個措手不及。

一部分蟻群攻擊向了皇城,一部分則是在皇城周圍的權貴居住區內開始大肆殺戮,直接殺死了無數的權貴,甚至皇城也都有些岌岌可危。

張碩的計劃成功了,之所以大費周章的在洛陽四周屠城,然後讓蟻群攻向洛陽,也是想將洛陽的力量吸引到城牆上。

之前在大唐長安城中的蝗蟲攻勢,張碩覺得有些莽撞了,能夠攻下大唐長安城,那真的是極其的僥倖,如果當時長安城中的力量反應得快,讓蝗族沒能攻下一大片區域,或者說沒能達到一定數量,怕最後真的是要被剿滅掉。

就好像水,一些水對人可能沒有什麼影響,但多到了洪水的地步,那真的就是人力不可及的了。

而在大漢洛陽城中,張碩可沒有想過還能僥倖成功,僥倖這種東西完全看運氣,如果真的讓洛陽城中的高手們快速殺掉了先頭蟻群,然後堵住位面之門,那麼蟻群衝出來的效率,怕就成了洛陽中的高手們刷進化晶石的機會了。

此刻洛陽大部分力量集中在了城牆上,給了張碩可乘之機,現在大量的蟻群洶湧而出,城牆上的高手們根本來不及回來救援,造成的結果就是蟻群已經在洛陽城內形成了洶湧之勢,讓這些高手們都已經無力在對抗蟻群了。

「陛下,請速速撤離洛陽,皇城已經有些守不住了。」神侯府府主劉玄對著大漢皇帝說道。

跟蹤追妻十八年 「皇叔,朕的洛陽城真的守不住了?」大漢皇帝一臉鐵青道。

大漢自建立以來,什麼時候被人打進洛陽過?而這一次居然在他的手上開了先例,而且還是一群螞蟻成功了。

「陛下,此時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我懷疑這裡有大華帝國的陰謀,就好像大唐帝國一樣。」劉玄嘆息一聲說道。

這麼一群螞蟻出現得實在是有些神出鬼沒,而當初大唐帝國的長安城被一群蝗蟲攻破,同樣是出現得十分的詭異。

而這樣的情況,可以說讓劉玄不得不懷疑到大華帝國上。

當初大華帝國未建立之時,大秦是怎麼被覆滅的?而大唐帝國又是怎麼被坑的?現在坑到了大漢身上,大漢如何會沒有猜測?

「是大華帝國嗎?想來是了,他們的部隊中,是有一些能夠控制獸類的異士。」大漢皇帝點頭道。

而大漢皇帝所說的,也就是那些擁有召喚異能的親衛軍了,大漢帝國同大華帝國接觸過,怎麼會不知道。

「好,我們先撤退,然後在想辦法對付他們。」大漢帝國咬了咬牙,同意了撤退,準備從大漢皇宮內的密道離開。

一夜的混亂,蟻群最終覆滅了整個洛陽城,而那些被張碩布置的藥劑在被蟻群吃光后,洛陽又沒了人類的蹤跡,蟻群有了想要回歸老巢的情況。

不過張碩一發現這個情況,馬上就關閉了位面之門,然後通過任意空間門離開了,留下了這麼一大群螞蟻在大漢帝國境內。 大年初一的早晨是絕對性的喧嘩,從昨晚凌晨開始到今早熱鬧喜慶的鞭炮聲響徹不停,光是鞭炮聲就已經很帶春節氣氛。

離渦懶懶笑著睜開惺忪的眼睛,眸底劃過對這種氣氛的親切懷念。

腰間的沉重猛地一緊一翻,眼前就是同樣惺忪俊臉,正對她笑得慵懶迷人,纏人地埋在她頸間。

「早,新年快樂,新的一年你又纏人了。」呼吸間全是他的氣息,她笑容舒軟。

沙啞的性感低笑從她頸間發出,「醉離渦,新年快樂,新不新年我都纏人,只纏你。」

「不知羞。」拍了下腰間的大手。

「嗯?你昨天不是說愛我?這不正合你意?」他無辜反問。

她一頓,他說的是正貼在房門上的某三個字,氣一上來微微張嘴就咬上眼前的結實胸膛。

呃,就是太結實了咬不動,也太平了咬不到,又引來一陣迷、奸人耳朵的低笑。

兩人懶洋洋躺著賴床,她忽然仰頭看他說道:「騰曳你怎麼不給我紅包?」

薄唇貼在她奶白細軟的臉頰,他輕笑:「我整個人都是你的,還要什麼紅包?嗯?」『嗯』字聲音拉長,疼寵愛憐意味濃重。

「那怎麼一樣?男人不可靠,錢到手裡最重要。」她瞟了眼過去。

他隔著被子拍了下她的翹臀:「別的男人不可靠,你男人可靠。」

「不行,為了應景,紅包還是要的。」

https://tw.95zongcai.com/zc/3442/ 他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眸底騰起壞意:「我發現昨晚太早放過你了,讓你這麼精神跟我討紅包。」

大手開始不懷好意蠕動,她危機意識夠強,抖了一下就要推開他逃跑。

可惜…下一秒就被揪住吞下肚,愛的小漩渦席捲了甜蜜初戀的兩人。

幾個小時后,穿得一身漂亮可愛的她急急出了卧室,好像走慢了又被揪回去似的。留下身心舒暢慵懶、滿臉柔愛的大灰狼半躺在床上任由她奪門而出。

他終於整理好下樓找人,就看到舒瀰漫三人一臉疼寵地把厚厚一沓紅包遞給醉離渦。加起來好說幾十個紅包,十八年來的一併賞了,再加上她哥哥的份,當真很厚一沓。

到騰曳手裡就是可憐的一個,強烈的視線對比,導致兩人你看我、我看你。

「你分我一半吧。」他說。

她眨眼,一咕嚕塞進外套大大的口袋裡,『茲拉』拉鏈拉好。

盯著她鼓鼓的口袋,他打著商量:「分我一半吧,我又變窮了,剛剛給女朋友發了個大紅包,這個不足以回血。」舉起手上的三個薄紅包。

她眼睛一亮,摸出手機一看,520後面跟了…個十百千萬十萬百萬,五百二十萬!

立刻笑彎了眉眼,她收起手機,踮腳『吧唧』親了男朋友的俊臉一口。

他長臂自然地摟上她纖腰,笑著啄了下她的粉唇,小財迷。

「老公我也要這樣的紅包,你看看你兒子學著點,老子學小子不丟人。」假裝不經意看到離渦手機的舒瀰漫立刻大喊。

騰見軍贊同地哈哈大笑。

騰天煜乾咳了一聲:「好了好了今晚再學,對了不是說要做湯圓嗎,這都幾點了,中午能吃飯嗎?」上前摟過老婆的腰悄悄在她耳邊說了句什麼。

「吃吃吃,就知道吃。」舒瀰漫嗔了他一眼,給傭人們發了紅包就招呼幾人進去一起做湯圓。

兩人一個鍋,騰見軍一個人一個。

「醉離渦,你新年願望是什麼?」他閑不住非得撩女朋友。

「成為第一女富豪。」她搓了一顆圓溜溜的粉團扔鍋里。

「那你呢?新年願望是什麼?」 豪門大少別寵我 她好奇看他。

他似笑非笑:「我的已經實現了一半,就是睡未來第一女富豪,未實現的另一半是娶未來第一女富豪。」

旁邊舒瀰漫三人笑。

她:「……」臉一熱用滿是麵粉的手糊了他的臉一把,往隔壁挪了幾步跟騰見軍一個鍋。

「我要跟騰爺爺一個鍋。」

他不滿擰眉:「回來,爺爺嫌你煩,而且爺爺不愛女富豪,我愛。」拽她回來身旁站好。

騰見軍反駁:「怎麼不愛了?爺爺可愛女富豪了,能少奮鬥三十年,我當初怎麼就遇不到呢?」

「可是爺爺,女富豪只愛我這種小白臉,你是沒有市場的。」騰曳洋洋得意往鍋里扔粉團。

騰見軍氣樂,想當初他可是Y市美男子一枚,多得是漂亮姑娘青睞他,只不過現在…皺皮了。

「才不是,有閱歷的男人才是最有魅力的,對吧爺爺?」離渦笑對騰見軍眨眨眼。

這下騰曳又不高興了:「騰醉離渦,你收了我的賄賂大紅包居然口口聲聲幫著別的男人?你良心呢?被什麼堵住了?」雖然是個老男人。

「論閱歷你不及騰爺爺,論成熟穩重你不及騰爸爸,這麼一對比你好像被比下去了騰曳。」她仰頭看他。

舒瀰漫三人聽了笑得東倒西歪。

「……」他只覺一口老血湧上心頭,氣咻咻地往鍋里扔了顆粉團。

直到湯圓全數下鍋在煮著的時候,騰曳被趕去點鞭炮。陪在他身邊的離渦輕笑看著臉還是黑乎乎的他。

到了門外,她主動挽起他的手親了下他的臉。

「新年想哄一哄騰爺爺開心,你也較真?」聲音輕柔帶哄。

他微哼了聲,彎腰輕咬了下她的臉頰:「我爺爺就算了,要是別的男人你就死定了。」

她輕輕『切』了聲然後笑了出來。

鞭炮從三樓垂下,她挽著騰曳好奇又有點怕地靠近,騰曳不讓她過來,她軟磨硬泡了好久才勉強讓她跟來看看。

「等下,點燃了就立刻往回跑知道嗎?」他拿著打火機叮嚀。

她小緊張的咽了下口水,點頭。

打火機剛開,她才看了一眼的火焰,就聽到:「跑!」

聽到他的聲音,她想也不想地往來的方向跑,跑了兩秒才發現不對。

站住往回看,未燃的鞭炮前某人正發出俊朗的笑聲樂不可支看她。

她輕咬唇,喊:「很好玩嗎騰曳?」她不知道微怒嘟起粉唇的她滿含嬌俏。

他笑招手,待她走到身邊牽住她:「好玩,許你逗我、不許我逗你?」啵了下她的唇。

她還不說話,「好了不逗你了,等下真的要跑了,我牽著你好不好?」搖了搖牽她的大手。

見她遲疑了一下點頭,他才笑著去點燃鞭炮的引線。

一點燃的剎那,引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燃燒縮短。

騰曳牽著她就迅速往回跑,邊跑邊笑喊:「醉離渦快點,你頭髮要燒沒了,我可不要光頭女朋友。」

他剛說完震耳的鞭炮聲開始傳來,瀰漫的白煙、爆開的紅色紙張在兩人身後盛放。

就在身後的爆聲異常響亮,她『啊』了一聲另一隻手捂住耳朵埋頭往前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