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隨便你們,到時丟了可不要怨老夫。」說著蘇司拉著那個綢帶,直接往前走。

蘇司一走,後面的人也只能跟上蘇長老的步伐。

蘇司走的快,他們就得走的快,蘇司走的慢,他們就得走的慢……

而且幾人排成一拍,不能分心,和前面的人節奏不一致,就可能直接摔個人仰馬翻。

「哈哈哈……笑死我了。」看著串肉串似地幾人,蘇萍全無形象的大笑著。

受蘇萍的影響,逍遙御風和皇甫翎莎也哈哈的笑了起來。

原本走著有些狼狽的幾人,被蘇萍這麼一笑,更加混亂了。

「給我閉嘴。」蘇穎轉頭看著蘇萍冷冷的提醒道。

蘇萍才不給蘇穎面子,依然大聲的笑著。

「蘇長老,你走慢點。」

重生vs書穿之千瓣魏紫 「蘇長老,你的綢帶太短了。」

「蘇長老,你這綢帶不是可以變長的,再變長點。」

「蘇長老……」

聽到幾人的聲音,蘇萍和逍遙御風直接捂著肚子笑了起來。

「好了好了,我們也走。」說著碧綰直接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看到碧綰往相反的方向走去,冷寒澈直接跟了上去。

見冷寒澈跟了上去,宇文邕、逍遙御風、冷羽紋、華芯幾人竟然也默默的跟了上去。

見他們往相反的方向走去,蘇司幾人頓時凌亂的站在那裡。

是繼續往原來的方向走,還是跟碧綰他們走……

「蘇長老,我們怎麼走……」看著他們的背影越來越遠,蘇穎有些著急的問道。

蘇司猶豫一下掉轉頭:「還是和他們一起吧,他們人任性作為帶隊長老,不能不管他們啊。」

「蘇長老就是心善,如果是我,直接就讓他們自生自滅得了。」蘇穎立刻奉承道。

「就是就是,不像一些人自以為是,沒頭沒腦,沒才沒德。」逍遙馨蘭嗤鼻道。

幾人一邊說,一邊調轉方向,朝碧綰他們的方向追去。

「他們跟上來了。」蘇萍輕聲的提醒道。

碧綰轉頭微微一笑:「要不我們再掉頭往他們的方向走。」

「哈哈哈哈……好。」逍遙御風立馬贊同的說,「反正他們走的慢。」

「他們是敢死隊。」

「敢死隊?」

「你妹妹在那裡呢?」

逍遙御風不屑的說著:「道不同不相為謀。」

「你們看,這是你剛才畫的。」華芯指著地上的圖畫,吃驚的看向碧綰。

碧綰上前,一看這的確是自己剛才畫的圖。

「不管往那邊走,都只是在原地。」冷寒澈淡淡的說,「或許這所謂的死亡漩渦只是一個幾平米大的特殊空間而已。」

「你的意思是我們一直在原地打轉而已?」宇文邕與冷寒澈的心思一向最通絡,立刻抿唇思索著。

「我們要出去,就要逃離這個空間?」華芯看著冷寒澈不解的問道。

「或許是,或許不是……」冷寒澈模稜兩可的回答著…… 「哎,他們怎麼不走了?」看著站定在那裡的幾人,逍遙馨蘭奇怪的問道。

「你問問你哥哥?」蘇穎建議道,在那堆人裡面,或許只有這一方式還能得到一絲想要的線索。

逍遙馨蘭猶豫著,蘇穎偷偷給碧清使了一個眼色。

「你就問問,他不說也沒事。」碧清淡淡的說著,「要不我去問問綰兒……」

「還是問我哥吧。」說著逍遙馨蘭扯著嗓子叫道,「哥哥,你過來,我有事。」

逍遙御風不耐煩的看了看逍遙馨蘭,雖然不情願,但還是走了過來:「什麼事?」

「你們怎麼不走了?出什麼事了?」

「我們又回到原來的地方了。」

「什麼,又回到原來的地方了?」蘇司不信的放下綢帶,走向冷寒澈,「王爺,我們又回到原來的地方了?」

冷寒澈點了點頭,以示回答。

「我們往這個方向試試。」蘇司指著相反的方向建議道。

「嗯……」冷寒澈冷冷的應了一聲。

於是,大家又開始走了起來,大家一直沿著唯一的一條路走著。

走了很久都沒有遇到剛才的圖畫,是不是自己走對了。

蘇司正在心裡樂呵著,沒想到蘇穎的話直接將蘇司的美夢打碎了。

「蘇長老,你看。」蘇穎指著地方的圖道。

「我看看。」聽到蘇穎的聲音,碧綰立刻跑上來一看:沒錯,這就是自己畫的迷宮圖。

「沒錯,我們又回到原來的地方了。」軒轅子問泄氣的解開綢帶,直接乏力的癱坐在地,「我們是不是出不去了?」

「子問,你先休息休息。」軒轅子墨關心的說道。

「哥,我怕。」這是軒轅子問第一次出來,不安的將心裡的話說了出來。

和軒轅子問一樣的還有逍遙馨蘭、碧雪、皇甫翎莎幾人,此時也一臉擔憂的蹲坐著。

「為什麼兩個不同的方向,雖然都回到了原來的地方,但是時間不同?」

「這或許是巧合吧。」宇文邕不確定的回答道。

「我們再試試。」碧綰覺得如果這不是巧合,那麼她的猜測是不是就是對的呢。

「我和你一起試一遍。」

冷寒澈與碧綰對視一眼,兩人直接朝著反方向走去。

「都起來。」蘇司連忙將地上的幾人叫了起來,跟了上去。

走了沒一會,又回到了剛才的地方。

到了原來的地方后,又開始往反方向走,這次又是很久很久才到原來的地方。

之後,碧綰和冷寒澈又來回試了幾次,直到蘇長老也感覺累了,提出休息,兩人才停了下來。

「沒錯,雖然兩個方向都能回到這裡,但是所用的時間卻不同,而相同的方向所用的時間幾乎接近。」

「這有什麼。」華芯不屑的回答道,這大家都知道的事,在這裡廢話不就是想讓自己顯得多聰明。

「這說明不是巧合。」

「綰兒,你發現什麼了是不是?」逍遙御風興奮的看著碧綰。

「我發現的都說出來了。」

「就這些?」

碧綰點點頭:「對。」

「你剛才話里的意思可不止這些。」冷羽紋含笑欣賞的看著碧綰。

「太子,你總是這樣揣測,活的累不累……」

碧綰的話直接逗笑了逍遙御風…… 逍遙御風一邊笑著一邊對冷羽紋諷刺道:「這樣他才覺得有成就感。」

「為什麼現在還是中午?」碧綰看著頭頂的太陽不解的問。

一開始發現不對時,就是中午,怎麼走了那麼久,試了那麼多次依然是中午。

經碧綰這麼一提醒,大家頓時意識到這一點,都抬頭愣愣的看著太陽出神。

「我們肯定是進了一方獨立的空間。」宇文邕確定的說著,「而且這裡的時間與我們的肯定不同。」

「幸好這裡沒魔獸,只要有吃的,我們就不會死。」 天道藏弓 蘇萍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自然悠閑的說著。

「對,這裡怎麼這麼靜,除了樹和我們,其他什麼都沒有。」

對著周圍越是靜下心來觀察體會,越是覺得壓抑心慌。

「幸好我空間戒指備有吃的,我們吃了先休息一下,反正走來走去也是徒勞。」碧綰索性拿出吃的,一臉輕鬆的吃了起來。

有了碧綰的帶頭,大家多多少少也都吃了點。

吃完后,大家不約而同的開始盤腿修鍊起來。

「為什麼我無法吸收靈力元素?」蘇穎第一個問了出來。

「我也是。」

「我也是。」

「我也是。」

「我也是。」

……

所有人都無法吸收靈力元素。

看著依然一動不動坐在那裡的碧綰,所有人都好奇的想著:難道這個廢物能吸收靈力元素。

大家都無法修鍊,於是只能靜靜地坐著,等著碧綰修鍊結束。

「啊……」碧綰伸了一個懶腰,「睡得真舒服。」

「綰兒,你沒在修鍊,是在睡覺?」碧謙受打擊的問道。

「是啊,怎麼了?」發現大家都莫名其妙的看著自己,碧綰一臉茫然的問道。

「沒什麼,我們以為你在修鍊。」

「你們怎麼都不修鍊?」

「你沒修鍊所以不知道,我們在這裡根本無法吸收靈力元素。」

「哦……」碧綰恍若大悟的點著頭,但是在心裡卻疑惑的想著:為什麼自己可以修鍊,可以吸收這裡的靈力元素,而且這裡的靈力元素吸收起來特別快,特別舒服。

修鍊不能修鍊、走又走不出去,蘇司咧著嘴走向冷寒澈:「王爺,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要麼走,要麼留。」冷寒澈一臉冷漠的說著。

「蘇長老,你可是蘇家長老,肯定有辦法,即使沒辦法也應該有想法,我們可以試一試啊。」碧綰還嫌蘇司不夠亂,在一旁崇拜的說著。

蘇萍也一臉希望的看著蘇司:「對,蘇長老你好好想想,我們不能坐以待斃啊。」

蘇司不悅的看了看蘇萍:這個丫頭片子,在家裡安安分分的,一出來跟著這個廢物就無法無天,到時回去一定要好好整治整治她。

「蘇長老,我們從這鑽過去你說怎樣?」碧綰指著兩顆樹之間的縫隙道。

蘇司看了看碧綰所指的方向:「胡鬧,這哪裡有路。」

「這邊、這邊,都不行,我們只能走旁路了。」碧綰不屑的說著。

「呵呵呵……這能算路嗎?」蘇穎諷刺的說著。

「就從這走吧。」冷寒澈說著,直接帶著碧綰往縫隙走去…… 看到冷寒澈往縫隙走去,華芯伸手想拉住冷寒澈,但是手伸到一半就停住了。

因為冷寒澈討厭女子,討厭女子的觸碰,所以華芯不敢貿然動手,而是關心的提醒道:「王爺,還是讓修影先。」

冷寒澈回頭看了看華芯,又看了看修影。

「王爺,我先……」

「我先。」看著磨磨嘰嘰的幾人,碧綰直接側身走了過去。

冷寒澈正想拉住碧綰,可是一伸手,碧綰已經不見了。

見碧綰不見了,冷寒澈連忙側身,奮不顧身的進入縫隙。

隨著冷寒澈和碧綰消失在縫隙,其他的人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猶豫著。

「走。」宇文邕只是淡淡的說了這麼一個字,之後直接往碧綰和冷寒澈走的那個縫隙走去。

之後修影、逍遙御風、冷羽紋、碧謙、蘇萍、皇甫翎莎也走了過去……

「蘇長老,我們過去嗎?」蘇穎不確定的看著蘇司問道。

「走。」

剩下的人只能惶恐的跟著蘇司往那個未知的縫隙走去。

「芯兒,走……」碧清輕輕的拉住華芯的手,帶著她一起穿過那個縫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