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而現場,已經有開始推敲的人提出了質疑,「張醫師,聽你的意思,那個秘密基地除了你,還有多位醫生,可以提供幾個醫生的姓名,讓他們也出來作證嗎?」

「這個……」張醫師根本毫無準備,當即將求助的目光看向了溫立軒。

溫立軒淡淡走到他身邊,拿過他手裡的話筒,「張醫師,你的話說完了就下去吧。」

張醫師慌不擇路的跑了下去,溫立軒面對眾多質疑,淡淡回應,「張醫師是我請來的證人,至於其他證人,因為要指認的人是S.J財團理事長,大家都未必願意出來作證,我們自當也要尊重並且保護他們的隱私。」

這話一落,大家的聲音當即都小了下去。

溫立軒接著道,「張醫師的話,我只是想讓大家提前做個心理準備,畢竟接下來的鑒定,可能會讓你們無比震驚。」

溫立軒說完又刻意看了楚亦寒一眼。

見他至始至終矜貴俊逸的臉上都毫無表情,眼底隱隱閃過一道冷意。

看你還能裝到什麼時候。

什麼容城最美容顏,一張假臉而已,還裝得跟真的似的。

真正的楚亦寒,早已經面目全非灰飛煙滅了!

容城,再沒有那樣的臉!

妻約已到,老闆請續簽 「溫總裁,可以開始鑒定了嗎?」各大鑒定機構的人臉上都已經出現了一些不耐煩。

鑒定結果出來一切就一目了然。

何必還找什麼證人弄這麼一出。

真是浪費時間。

然而對溫立軒而言,這可不叫浪費時間。

畢竟揭穿楚亦寒的身份,是他非常大的一個樂趣,當然要一步一步來。

他要看著這個假楚亦寒的臉,一點一點變色。

很可惜,楚亦寒的臉並未像他預期中那樣變色。

溫立軒心底自然不爽,冷冷丟下一句,「開始鑒定吧。」

絕愛悲戀:霸道總裁溫柔妻 等鑒定結果出來,他不信他的臉不變色!

萬眾期待的鑒定流程總算開始,作為專業的鑒定機構,已經提前準備好了一切東西。

一台巨大的鑒定儀器被推到台中央,同時大屏幕上,首先出現了系統里曾經採集過的真正楚亦寒的身體數據,到時將由這個儀器測試出的數據,進行現場比對。

是真是假,一測便知。

為防儀器出錯,還有幾個專業的醫護人員手工採集楚亦寒身體數據作為備用。

一切準備,可以說是萬無一失。

楚亦寒雖然一直冷著臉,倒也十分配合。

任由醫護人員採集好備用數據,然後冷冷的起身走向鑒定儀器。 「大宮主,許謂死在九宮城內,這件事情我們該怎麼處理?」雷霆尊者皺著眉頭,這種事情可從來沒有發生過啊。

太一尊者淡淡道:「我不是說通知元元宗了么?」

「這……」幾大宮主面面相覷,就這麼簡單?通知元元宗,元元宗必然會追究真兇,到時候豈不是又是麻煩?

其實許多宮主心中都有所懷疑,覺得這件事情可能是太一尊者乾的。

因為除了進入元境級別的太一尊者外,整個三大帝國應該沒有第二個人能夠在如此悄然無息的情況下,將許謂給擊斃。

雖然許謂只是地聖境,但也是地聖境靠後的實力了,就是天聖境強者想要擊殺他,也需要數十招才對。

而現場根本就沒有任何打鬥的痕迹,除了許謂出手的一擊之外,簡直就是秒殺,根本就沒有對手出招的痕迹。

能擁有秒殺許謂資格的,恐怕只有太一尊者這一個人了。

這才是其他宮主等太一尊者指示的原因:大佬,你就算要殺許謂,也別在九宮城裡啊!這豈不是給九宮派添麻煩嘛!就算死在九宮城裡,至少也安排個後路呢?!好歹毀屍滅跡一下也好啊!

大家都以為,太一尊者留下許謂屍體,那是有別的計劃或者想法,誰知太一尊者只是說了句,通知元元宗,就這麼結束了?!

這簡直就是不拿元元宗當人啊!

其實太一尊者自己心裡也是發苦,與其他宮主不同,他知道許謂並不是自己出手殺的,那在場能秒殺許謂的,除了那位神秘人之外,他根本想不出還有別人。

雖然不清楚這個神秘人為什麼要殺許謂,但太一尊者知道,這不是自己可以去管的事情,最好的辦法就是通知元元宗這件事,讓元元宗自己處理,他對此不做任何解釋,只表示此事與九宮派無關就可以了。

如果元元宗要調查真相,那就讓他們調查好了,反正太一尊者是不想管了。

說完,太一尊者就直接回自己的住所了,留下其他幾個宮主沒有辦法,只能按照太一尊者的指示,卻元元宗別院將此事告知他們。

而且因為太一尊者的指示,許謂的屍體以及現場,九宮派完全都沒有去動,顯然是任憑元元宗調查的態度。

而元元宗這邊,在得到消息的一剎那,徹底暴動起來,二宗主居然在九宮城內暴斃,這簡直是天塌下來的大事,而且大宗主此時甚至都聯絡不上,四宗主肖丹因為在丹道競賽上慘敗,此刻都還沒從打擊中恢復過來,只有一個五宗主在那邊主持大局,用一夜白了頭來形容也不為過。

而對於元元宗的聲討,九宮派的態度十分冷漠,那就是此事與九宮派無關,元元宗若是要調查的話,隨意,但要遵守九宮城的秩序,不能影響其他人。

一時間,整個九宮城都一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架勢,大家都不知道元元宗宗主是死在誰的手中。

元元宗第一懷疑目標自然是多寶宗,但多寶宗這邊的幾大宗主都有不在場的證據,因為當天有許多宗門巨頭拜訪祝賀多寶宗,多寶宗五大宗主都在接待貴客,哪裡有時間去擊殺許謂?

何況除了多寶宗的大宗主卓不凡之外,其他人甚至都沒有擊殺許謂的實力,哪怕是二宗主段榮,頂多擊敗許謂,而不可能將他擊殺。

所以,雖然多寶宗與元元宗仇深似海,但他們的嫌疑卻也不大,說實話,大家懷疑的重點還是在太一尊者身上。

畢竟在所有人心中,太一尊者是九宮城內唯一一個可以擊殺許謂,而且甚至都不讓大部分人發現的人了。

沒有多久,就有留言傳出來,說是太一尊者將許謂抹殺的。

對於這些留言,太一尊者也是無奈,他也知道這次自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不過他也沒特地去辯解。

話分兩頭,當時聶甄直接被薛老利用大神通瞬移到了一個沒有人煙的無人島上。

當無人島上的光景映入聶甄眼前的時候,聶甄發現有一名超凡脫俗如出塵仙子般的少女,身著淡粉色的衣裳,朝二人笑盈盈地走了過來。

聶甄不認識這個少女,但從眉宇之間,聶甄總覺得有股熟悉的感覺。

「雪兒,我把這小子給帶來了。」薛老看到少女,當即微笑道。

「雪兒?雪兒?!」聶甄大驚失色,簡直以為自己眼前出現了幻覺,他終於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覺得眼前的少女有些熟悉了。

只不過這個打擊對聶甄來說實在是太大了,眼前這少女論美貌,遠超聶甄平生所見的任何美女,與之前的容貌完全有天壤之別。

「辛苦薛老了。」雪兒朝薛老微笑道。

聽到燕若雪開口,聶甄才終於肯定,面前這個少女真的是燕若雪。

「怎麼?雪兒只是恢復的容貌,聶公子就不認識雪兒了么?」燕若雪覺得聶甄錯愕的表情十分好玩,當下向他調皮道。

「我……」聶甄苦笑道:「差點就沒認出來……雪兒,你的容貌明明……又為什麼要故意扮丑呢?」

燕若雪微笑道:「若是雪兒以這幅容貌示人,豈不是會招惹許多麻煩?」

聶甄心想也是,燕若雪現在這幅傾國傾城的容貌,若是展示在公眾面前,恐怕頓時會惹來無數狂蜂浪蝶。

燕若雪接著又紅著臉道:「何況,若不是那副樣子,雪兒也不會知道聶公子對我的心意了不是?」

聶甄嘴角一翹,說道:「你就不怕我早已看出你的真相?」

「那副容貌是薛老親手布置,若是你連這都能看穿,那這份眼光,雪兒也不虧啊。」燕若雪笑盈盈道。

「咳咳……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年輕人,這是要羨慕死我這老頭啊。」薛老咳嗽兩聲,然後對聶甄認真道:「聶甄,既然你與雪兒已經相識,以後稱呼我為薛老就可以,我知道你現在滿腦子的疑問,如果有什麼問題,大可先問清楚。」

聶甄認真地看向薛老,問出第一個問題道:「晚輩的確有許多疑惑,第一個問題就是,薛老,你和雪兒來自何方?」

聶甄這個問題在意料之外卻又在情理之中,薛老還以為聶甄第一個問題會問他們具體是什麼修為呢。

薛老沉默了一下,淡淡道:「老夫與雪兒,來自天極島。」

「天極島?」聶甄眉頭微皺,他從來沒聽說過這個地方。

薛老對聶甄緩緩道:「對於天極島這個地方,你現在不要了解過多,事實上這個世界知道天極島的人本就不多,這對你的意義也不大,你只要知道這是個超越五大神國的地方就可以了。」

「超越五大神國的地方?!」聶甄瞳孔一陣收縮,他本以為,在這片永恆大陸上,最強大的地方就是五大神國了,想不到現在又蹦出了一個什麼天極島來。

「呼……」聶甄長舒了一口氣,他本以為燕若雪來自五大神國的某個家族,現在想來,他確實是有些低估了燕若雪背後的家族了。

「薛老,我還有一個問題。」聶甄淡淡道:「我擁有什麼資格,才可以迎娶雪兒?」

聶甄此話一出,燕若雪頓時俏臉微紅地低下了頭,而薛老卻有些吃驚,照道理這時候這個年輕人應該有很多問題才對,但他偏偏直接問了這個,這說明他的頭腦十分清晰,知道自己到底要的是什麼,追求的是什麼。

不過聶甄的問題雖然簡單,但不好回答,因為這就涉及到天極島許多事情,這不僅說來話長,而且薛老也答應過燕若雪,有些會打擊到聶甄的話,他也不好說。

聶甄見薛老有些遲疑,知道有些事情此刻他們還不方便告訴自己,於是便換了個問題道:「既然薛老不方便回答,那我就換個問題,如果我有薛老你的修為,有資格了么?」

聶甄的這個問題比上一個問題還要令人震驚,這次別說薛老了,就是燕若雪都抬起頭,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聶甄。

薛老緩了緩神,才對聶甄道:「如果你的修為真的有一天能達到老夫的境界,的確有資格,而且絕不會有人反對。」

聶甄嘴角一翹,笑道:「那就行了,薛老是什麼級別,能告訴我么?」

燕若雪急道:「聶公子,雪兒並不會因為這些所謂的資格來要求你的。」

看著一臉急切的燕若雪,聶甄微微一笑,摸了摸燕若雪的腦袋道:「我知道,不過這個資格我依舊還是要得到的。」

「哈哈,好!有魄力!」薛老大加讚賞道:「不過聶甄,有自信是好事,但是老夫目前還不能夠告訴你我的修為,年輕人一下子看得太高不是好事,等你未來能進入五大神國之後,才有機會知道老夫的實力。」

薛老雖然對聶甄的態度大加讚賞,但終究還是沒說出自己的實力。

聶甄嘟了嘟嘴,又對薛老道:「既然這樣,那我換個方式詢問好了,薛老,你進入天神境了么?」

「你知道天神境?!」當聶甄提問的這一刻,薛老與燕若雪,終究還是震驚了。 一直走到鑒定儀器上坐下,舉止間都沒有出現半點遲疑。

溫立軒等人一眨不眨看著他。

這人難道真是機器人嗎?都死到臨頭了,心理素質怎麼還這麼好?

不過,他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很快大家就知道了。

「開始鑒定!」

見楚亦寒坐好,鑒定機構的人互相確認了一下,同時發聲。

儀器迅速運作起來,楚亦寒渾身被透明的玻璃籠罩掃描,詳細的身體數據,一行一行出現在大屏幕上。

而另一份真實的身體數據就在這份掃描的數據旁邊,完全一比一精準比對。

所有人都眼睛不敢眨一下的看著,每出現一行數據,有些人的臉就變化一分。

尤其是溫立軒,原本還自信滿滿的臉,在看著那顯示了一半的數據之後,已經徹底變了。

這……這不可能!

怎麼會一模一樣?

這個數據怎麼會一模一樣?

而張醫師坐得遠,並看不清屏幕上的字,只是拚命揉著眼睛。

會場一時安靜得可怕。

直到響起一道機械的聲音,「比對結果,相似度高達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

楚亦寒自己回頭看了眼自己的數據。

零點零一的相差,竟然是脂肪差。

臉不由得微微黑了些。

竟然還胖了一點。

「不……不可能的……這不是真的,一定是這個鑒定器出問題了……」

就在一片死寂中,溫立軒慌亂的聲音首先響起。

緊接著,會場響起無數諷刺他的聲音。

「太可笑了,理事長好端端一個大活人,竟然被說成是死的。」

「這人是瘋了嗎?竟然敢這麼污衊理事長?」

「真想不到,這溫氏企業總裁,竟是這種人。」

「整件事情就是一個笑話……」

「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而張醫師在聽到鑒定儀器提示音的時候,整張臉就徹底白了。

整個人完全癱在座椅上。

這到底,怎麼一回事?

不是說好的是假的嗎?

「鑒定儀器出了問題,一定出了問題,我請求重新鑒定,重新鑒定!」溫立軒沒有理會眾多聲音,高聲呼喊。

靜雅這麼信誓旦旦的跟他保證這個楚亦寒是假的,如今鑒定結果出來,怎麼可能是真的?

他的那些證據難道也有假嗎?

張醫師難道也有假嗎?

楚亦寒明明定了失事飛機的票,怎麼可能沒乘坐,怎麼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