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兩人將力之一道,展現到了極致,之前我若是沒有羽化仙經加持,根本就抗不住姚晨的攻擊!」顏俊也是輕聲開口。

「哈哈……痛快!」大笑之聲,在星空之下響起,妖晨的身形,出現在了洛天等人的視線當中,渾身上下布滿了裂痕,飛速的癒合著。

「再來!」陳戰鏢也是同時出現,身上也是布滿了讓人心驚的裂痕,陣陣的蠻荒之氣從陳戰鏢的身上散發而出,同時陳戰鏢的身體之中傳出陣陣的轟鳴之音,身軀開始緩緩的增長起來。

「大哥……」龍傑臉上帶著擔憂之色,生怕兩個戰鬥狂人,不留手受到什麼重創。 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斗戰聖猿

黑色的星空之下,一黑一金兩根長棍不斷的碰撞在一起,每一次碰撞,洛天等人的耳中便是彷彿響起了道道的驚雷一般,黑色的星空彷彿一面鏡子被打破,布滿了一條條裂痕。

我在荒古撿屬性 陳戰鏢和妖晨兩人不斷大吼,氣血翻騰,兩人的身上全部都是泛起了強大的戰意,將力之一道演化到了極致,縱然是洛天都是看的陣陣的心驚。

「準備吧,關鍵時刻,我們來攔住他們!」洛天看著氣勢再次緩緩凝聚的兩人,並沒有打斷兩人,而是身軀緊繃起來,準備隨時出手。

「嗯!」龍傑重重的點了點頭,看著不斷對碰在一起的兩人,彷彿沒有底線一般,如同不敗的戰神。

「這兩人到底是什麼怪物,怎麼這麼變態!」顏俊臉上帶著震撼,他本身就是肉身強大,但是此時看到陳戰鏢和妖晨兩人的戰鬥,感覺自己還是差了一個檔次。

「想必也只有洛天和龍皇兩人能夠抗的下兩人的肉身攻擊了!」貂得助臉上也是驚顫無比,同時心中也是有些震驚顏俊的強大,能在妖晨的手下支撐那麼久,顏俊的實力也是不弱。

「哈哈……痛快……」妖晨不斷大笑,手中的金色長棍卻是沒有停下,渾身都是興奮起來,越戰越勇彷彿有著使不完的力氣一般。

「嘿嘿,你要小心了,接下來我可要加力氣了!」陳戰鏢比起妖晨的狀態絲毫不差,朗聲開口,與此同時,蠻神那高大的身影在陳戰鏢的身後升騰而起。

「蠻神一怒踏九天!」陳戰鏢大吼一聲,灰色的大腳震天動地,帶著無上的氣息,朝著妖晨,狠狠的踏了出去。

「原來你是太古王族的蠻族!」妖晨看著陳戰鏢那高大的身軀,臉色頓時微微一變。

「他……才看出來?」聽到妖晨的話,洛天頓時有些無語了。

「妖晨自從蘇醒過來開始,就從來沒關心過別的事情,所以,他並沒有聽說過戰鏢是蠻族的事情!」龍傑臉上帶著笑意,看著身上散發出陣陣金光的妖晨,輕聲開口。

「妖晨可能要露出本體了,相信你們會大吃一驚的!」龍傑再次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玩味,看向洛天。

「吼……」龍傑的話音剛剛落下,一聲大吼之聲便是在星空之下回蕩起來。

一吼天地動,一道道金色的光芒落在妖晨的身軀之上,妖晨的身軀也是轟緩緩的暴漲起來,金色的光芒化成了金色盔甲附著在了妖晨的身軀之上,同時妖晨的腦袋也是變成一隻猴子。

「有些眼熟啊?」陳戰鏢的臉上帶著迷茫,看著那身披金甲,帶著驚天氣息的猴子,低聲自語。

「妖尊!」洛天看著妖晨的本體,臉色不由的微微一變,目光之中帶著不可思議,眼前妖晨化成本體的場面,與當初五行山下復甦出來的妖尊出現的場面幾乎一模一樣。

「不可思議吧,當初我看見妖晨的本體之時,我也是差點認錯!」龍傑臉上帶著感嘆,沖著震撼無比的洛天開口。

「真的是太像了,妖晨絕對和妖尊有什麼關係!」洛天目光看向氣息驚天的妖晨,心中暗自思索起來。

「古祖和季前輩都說過,師傅四人能夠活出第二世,是因為一個了不得的人物,難道那個人是妖尊?」洛天心中自語。

「不過,妖尊和妖晨又是什麼關係,妖晨是紀元之主的親子,那麼妖尊是誰?」洛天目光漸漸的變的震撼起來,想到了一個可怕的可能,隨後狠狠的搖了搖頭,將心中的想法壓了下去。

「轟隆隆……」強大轟鳴之聲,將洛天的思維拉了回來,不知道通用什麼秘法,暴漲到和陳戰鏢同樣身高的妖晨,手握金色的長棍轟然暴漲,彷彿通天巨柱,朝著陳戰鏢邁出的大腳橫推過去。

滔天的轟鳴之音,再次在洛天等人的耳中響起,粗壯的大腳,同金色長棍碰撞在了一起。

狂暴的氣浪,瞬間再次將兩人那龐大的身形掀飛了出去,同時洛天幾人也是撐開了一道結界,抵擋那朝著他們橫推過來的氣浪。

「蠻神再踏碎星辰!」高大的身軀從狂暴的波動之中再次升騰而起,陳戰鏢彷彿陷入到的某種境界一般,忘記了正在切磋,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戰鬥之中。

妖晨的絲毫沒有示弱,雙眼之中爆發出陣陣的神光,同樣也是彷彿進入到了狀態,身體之中的鮮血彷彿都燃燒起來了一般,氣勢驚天,布滿金色絨毛的拳頭緩緩的握了起來,一抓之下,虛空崩塌,氣勢衝天的一拳,再次朝著陳戰鏢轟了過去。

「轟隆隆……」整片小世界,都是震蕩起了起來,兩人高大的身影再次倒飛了出去,口中噴血,但是兩人的雙眼卻是依然明亮無比。

「再來!」陳戰鏢低吼一聲,腳踏諸天,瞬間再次朝著妖晨沖了過去,而妖晨也是同時動起身來,金色的長棍爆發出萬丈光芒。

「出手吧,我負責攔住戰鏢,你們兩個負責攔住妖晨,這兩人已經發狂了,再打下去,兩人必然會有一個受到重創!」洛天看著依然朝著對方衝去的陳戰鏢和妖晨兩人,沖著龍傑和孫夢如開口。

「好!」龍傑和孫夢如同時點頭,沒有反駁洛天的意見,畢竟陳戰鏢若是瘋起來,除了洛天和徐離子益兩人,根本就沒誰能夠攔得住,妖晨也是如此,也就能給龍傑點面子。

「蠻神三踏鬼神驚!」陳戰彪再次低吼,無上的氣息在陳戰鏢的身上散發而出,彷彿王者再生,布滿複雜蠻紋的大腳,踏碎諸天星辰,帶著毀天滅地的波動朝著妖晨轟然踏出。

「一棍碎天地!」妖晨雙手持棍,身上的金色的毛髮飛揚起來,身上傳出滔天的戰意,逐漸凝聚在妖晨手中金色的長棍之上。

「吼……」九條金色的符文長龍嘶吼而出,隨後盤旋在長棍之上,整個天地都是震顫起來。

聲威滔天,纏繞著九條長龍的金色長棍,崩塌諸天星辰,同樣無上,彷彿整個星空之下,只剩下這一根金色的長棍一般,緩緩的朝著陳戰鏢掃去。

「他們倆是真玩命了啊!」貂得助和顏俊兩人臉上帶著驚駭,看向眼看著就要對碰在一起的兩人。

「戰鏢,收手!」與此同時,洛天和龍傑三人也是衝到了兩人的中間,洛天沖著陳戰鏢大吼一聲。

「法相天地!」洛天的身軀也是轟然暴漲,同樣一腳踏出,同陳戰鏢的大腳碰撞在了一起。

「妖晨!」龍傑低吼,龍威浩蕩,同樣也是恢復了本體,金色的皇道龍氣從龍傑的口中噴出,同時龐大的身軀朝著妖晨飛去,瞬間收縮,將妖晨的身軀纏繞起來。

「一劍問太初!」金色的神劍在孫夢如手中飛出,隨後轟然暴漲,朝著那緩緩落下來的金色長棍,嗡鳴而去。

「轟……轟……轟……」滔天的轟鳴之聲,在小世界之中接連響起,黑色的星空瞬間開始不斷的炸裂開來,彷彿整個小世界都要隨之崩塌了一般。

虛空亂流不斷的激蕩起來,洛天等人消失在了貂得助和顏俊兩人的視線當中,讓兩人張開了嘴巴。

「這……」一陣陣狂風吹打在兩人的身上,兩人卻是彷彿沒有感受到一般。

風暴不斷的席捲,足足持續了一刻鐘才徹底平息了下來,幾道狼狽的身影出現在了貂得助和顏俊兩人的視線當中。

「大哥……」陳戰鏢恢復了正常大小,臉上帶著懊惱之色,看著身形有些狼狽的洛天。

「沒事!」洛天大口的喘息了一翻,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鮮血,畢竟他是攔截陳戰鏢,並不是與陳戰鏢死戰,不能動用全力,那樣的話,就沒有什麼意義了。

妖晨的臉上泛起陣陣的華光,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跟陳戰鏢這一戰,實在是他蘇醒以來最爽的一次了。

「洛天,咱們兩個再試試?」隨後妖晨看向陳戰鏢身旁的洛天,眼中再次升騰起強大的戰意。

蝕骨閃婚:神秘總裁的私寵 「改天吧!」洛天看著氣息衝天的妖晨,嘴角不禁有些抽搐起來,心中暗嘆以後或許會被這隻猴子給纏到頭疼了。

「還戰什麼戰,一天天就知道戰!」龍傑也是嘴角溢血,低聲呵斥起來。

「額……不好意思,用力過猛,遇到旗鼓相當的對手,有點興奮!」妖晨抓了抓腦袋,臉上露出一絲不好意思的神色。

「好了,大家都沒什麼事,就行了!」洛天輕聲開口,也是有些了解了妖晨的性格。

「妖晨,你是什麼種族?」隨後洛天輕聲開口,問出了幾人心中的疑惑。

「嗯……你們很強大,有資格知道我的種族!今天我很痛快,就告訴你們吧!」妖晨臉上帶著驕傲之色,目光看向洛天幾人。

「我和我的父親妖皇天,是非常稀少的斗戰聖猿!」妖晨輕聲開口,將變成黑色的長棍收了起來。

「斗戰聖猿!」聽到妖晨的話,龍傑,貂得助,還有顏俊三人的臉色頓時變化起來。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進龍墓

「沒錯,就是斗戰聖猿!」妖晨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對於幾人的神色很是滿意。

「斗戰聖猿是什麼?」不過,隨後洛天便是開口,讓妖晨那有些得意的臉色瞬間變化起來。

「能吃么?」陳戰鏢也是輕聲開口,讓妖晨的臉色陰沉了下來,差點沒背過氣去。

「斗戰聖猿,天生就是為戰鬥而生的種族,好鬥是他們的本性,但是也是非常稀有的種族,沒想到紀元之主妖皇天的本體竟然是斗戰聖猿這個異種!」龍傑臉上露出感嘆之色,他也是第一次聽妖晨說出他的種族。

「怪不得聽說當年紀元之主妖皇天,是一路打到了紀元之主,原來是本性使然!」洛天臉上也是露出感嘆,感嘆這樣的種族能夠還有後代殘留下來,也算是一種奇葩了。

「好鬥,這就是斗戰聖猿稀少的原因吧!畢竟就像你們這樣一直戰鬥,怎麼可能會活的長久……」貂得助臉上同樣帶著感嘆,輕聲開口。

「額……」聽到貂得助的話,洛天幾人的臉色頓時變化起來,雖然幾人也是這麼想的,但是還不好當著妖晨的面說出來。

「沒錯,我們就是天生為戰鬥而生的,戰死又有什麼!」妖晨輕聲開口,目光卻是帶著一絲傲然。

「……」洛天幾人心中抽搐,目光看向妖晨,感覺自己跟妖晨除了戰鬥,根本沒什麼共同語言。

「兄弟,你這就說錯了,其實世界上還是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的,比如好吃的!」陳戰鏢輕聲開口,雖然跟妖晨打了半天,但是對妖晨還是看的比較順眼。

「哈哈,還是算了吧,我爹在世之時,我基本上什麼好吃的都吃過!有機會我帶你去找找我曾經記得的那些有好東西的地方,就是不知道這麼多年過去了,有沒有什麼變化。」妖晨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同樣也是看陳戰鏢異常的順眼。

「你可知道,你父親妖皇天最後去哪裡了么,是飛升了,還是?」洛天輕聲開口,想要知道妖皇天的下落。

「我父親他或許隕落了!」聽到洛天提起妖皇天的去向,妖晨臉上終於露出一絲悲涼之色。

「當年我父親一路橫推對手,最後成就了紀元之主,即使成就了紀元之主,我父親也是一直沒有閑著,一直在尋找對手!」妖晨輕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追憶。

「都成就紀元之主了,還能有什麼對手?」聽到妖晨的話,洛天幾人心中暗自疑惑。

「還真閑的,都紀元之主了,還想著找對手!」貂得助臉上帶著感嘆,講出了幾人心中的疑惑。

「當然有!」妖晨臉上帶著不屑看向貂得助,隨後繼續開口:「我父親足足尋找了百萬年,最後終於找到了對手。」

「仙!」聽到妖晨的話,洛天幾人心神一震,實在是想不出還有誰還能夠成為紀元之主的對手。

「我父親親手將我封存前,曾對我說過,說他找到了對手,但是這一戰他也不敢確定自己有什麼把握,因此才選擇將我封存起來!」

「他曾說過,他若是勝出,那麼他會回來,將我的封印再次打開,帶我進入新的世界,而若是戰敗,那麼會隕落!只有等妖域的人們將我喚醒!」妖晨輕聲開口,讓洛天幾人的忍不住倒吸了口涼氣。

「或許,妖皇天所找到的對手,並不是仙!」聽到妖晨的話,洛天想到了之前古天輸曾經對自己說過的話。

「若要成仙,先逆蒼天!」洛天低聲自語,讓幾人的視線轉移到了洛天的身上。

「你說什麼?」而妖晨聽到洛天的話之後,臉色卻是微微一變,目光看向洛天。

「一位前輩曾經告訴過我的而已,沒什麼,不過我也不知道這蒼天到底指的是什麼,或許只有修為達到一定的地步,才能明白吧!」洛天輕聲開口。

「我父親曾經也對我說過一樣的話,說若是將來我若是證道,那麼一定不要像他一樣的莽撞!」妖晨開口,金色的目光之中也是帶著疑惑。

「你還有沒有什麼親人存在?」隨後洛天便是問出了自己心中最大的疑惑,他懷疑妖尊與斗戰聖猿絕對有著密切的關係,實在是太像了。

「沒有了吧,我們這一脈,到我這裡,基本上已經算是最後一個了!」妖晨輕聲開口,目光看向洛天:「難道,你們在哪裡還見過斗戰聖猿不成?」

「跟你很像,不過卻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有時間你可以去趟四聖星域,辨認一下,不過若是真的與你有很大的關係,那麼說不定……」洛天沒有繼續開口,而是將目光看向了妖晨。

「你是說,我父親或許還沒死?」妖晨失聲開口,隨後搖了搖頭,目光之中帶不相信。

「紀元之主,哪一個不是手段通天,鎮壓九天十地,若是說沒死,倒也說的過去!」

「不過,那位前輩已經隕落了,如今狀態看著像是活出了第二世,如今只剩下一縷真靈,倒也看不出什麼來!」洛天輕聲開口,安撫了一下有些著急,抓耳撓腮的妖晨。

「好!」妖晨點了點頭,事關自己的父親,妖晨自然不會大意,已經決定抽身去趟四聖星域了。

「到底怎麼該怎麼成仙?」洛天低聲呢喃,隨後輕輕的搖了搖頭,將腦海之中的想法驅散,隨後沖著龍傑開口:「好了,接下來,我們該進入龍墓了!取走龍霧冰,我還要去一趟修羅域!」

「咱們先出去,你們先休整一天,龍墓之中雖然沒什麼危險,但是有些麻煩,我去同龍族的幾個老古董商量一下,明天將龍墓開啟!」龍傑點了點頭,隨後伸手一揮,眾人的身影也是消失在了有些支離破碎的小世界,再次回到了之前的大殿之中。

龍傑離開,洛天幾人則是盤坐在大殿之中休整起來,剛才陳戰鏢和妖晨一戰,陳戰鏢消耗了不少,需要休息一下。

時間緩緩的流逝,第二天清晨,太陽剛剛升起,龍傑便是從大殿之外走了進來,而洛天幾人也是緩緩的掙開了雙眼,狀態恢復到了巔峰。

「走吧,幾個長老已經答應開啟龍墓了!」龍傑臉上帶著笑意,帶著洛天幾人走出了大殿。

一路之上,龍族的人們臉上露出敬畏之色,對於洛天,龍族的人們還是比較尊敬的,若是沒有洛天,龍傑也不可能回歸龍族,龍傑也登不上妖域之主的位置,龍族也不可能再次恢復到妖域主宰的地位。

一路無話,幾人行走了片刻時間,便是來到了龍墓的入口,兩條黑色的盤龍石刻,矗立在入口之外,顯得威嚴無比。

而幾名老者則是站龍墓之外,目光帶著笑意,看著走到幾人身前的洛天幾人。

「參見龍皇!」幾名老者臉上帶著恭敬之色,沖著龍傑躬身施禮,隨後看著與龍傑並肩前來的洛天幾人,如今的龍傑算是妖域的域主,妖晨或許會與龍傑有一爭之力,但是妖晨天生好戰,對什麼域主根本沒什麼心思。

「幾位前輩,打擾了!」洛天對著幾名老者抱了抱拳,洛天之前與龍族也是有著一定的矛盾,不過隨著龍傑回歸,也是徹底和解。

「不打擾,不打擾,若是沒有你,我龍族或許如今已經被打壓,脫離八大聖族也不一定!」龍族的大長老臉上帶著和善的笑意,無論出於哪方面的原因,跟洛天交好,都是沒錯的。

「好了,開啟吧!」龍傑淡然開口,同時同幾名早就準備好的老者站到了一起,目光看向龍墓的入口,眼中露出一絲恭敬之色。

緋聞總裁,老婆復婚吧! 「好的!」幾名老者也沒有廢話,雙手舞動,一聲聲龍吼之音在幾人的身體之中回蕩,同時幾人伸手一點,一道道各種顏色的符文長龍從幾人的手中飛出。

「吼……」在幾人符文點出的瞬間,兩條盤旋在龍墓入口的黑龍雕像,發出陣陣的嘶吼之音,強大的壓力,頓時在天地間回蕩起來,讓洛天幾人臉上露出凝重之色,就連妖晨的目光也是變的凝重起來,當年他還活著的時候,那時候妖皇天才剛剛將妖域統治起來,龍族那時候雖然強大,但是還不是霸主級別。

兩條黑色的如同龍魂般的虛影升騰而起,瞬間將龍傑幾人的打出的符文吞了下去,隨後沒入雕像之中。

龍傑幾人臉上帶著恭敬,隨後再次伸手一點,一滴鮮血從幾人的手中飛出,沒入兩條黑龍的雙眼之中。

急婚蜜令:夫人,乖! 兩道紅光閃動,兩條黑龍雙眼緩緩的睜開,低沉的聲音在兩條黑龍大口中傳出:「為什麼又再次開啟龍墓,打擾先輩的安寧!」

「晚輩需要龍霧冰,因此想進入龍墓一趟……」龍傑躬身施禮,輕聲開口。

「龍墓原本應該每百年開啟一次,你們最近開啟的太過頻繁了,這是最後一次,下次若想要開啟,要等到百年之後!」黑龍石像開口。

「是!」龍傑開口回應,沖著洛天點了點頭,隨後便是同洛天幾人站在了那裡。

「嗡……」四道紅芒閃動,照耀在了龍傑幾人的身軀之上,下一刻,幾人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龍祖幾個長老的視線當中。 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龍墓傳承

「嗡……」陣陣的嗡鳴之聲回蕩起來,洛天幾人出現在了一處大殿之中,臉上露出陣陣的驚訝之色。

視線之中,一條條龍型的雕像矗立在洛天幾人的眼中,一望無際,並沒有墓地之中的陰森之感,反而整片大墓都是輝煌無比,一道道龍氣在眾人的頭頂之上盤旋著。

「怪不得龍傑從小就喜歡發亮的東西,原來是隨根!」洛天看著那輝煌無比的大墓,心中輕笑。

「嘖嘖,這龍墓之中元氣真是濃郁啊!」陳戰鏢大臉之上帶著感嘆,輕聲開口。

「的確,這裡的元氣比起外界來強了數倍,乃是我龍族先祖強者坐化之後,將修為之力封存在了這龍墓之中,在這裡修行一天,抵過外界一年,因此貂老爺子才會選擇在這龍墓之中閉關!」

「而且還有不少的傳承,供龍族的後代去獲得!大哥若是沒什麼事情了,可以在這龍墓之中修鍊幾天!」龍傑臉上露出一絲傲色,沖著洛天開口。

「我們要拿的龍霧冰,便是一個前輩的墓中所留下的來傳承,只要通過那個前輩的考驗,龍霧冰便能夠拿到了!」龍傑繼續開口,講述了龍霧冰的所在。

「走吧,我帶你們前往那個前輩沉眠的地方!」龍傑臉上帶著笑意,沖著洛天幾人開口,隨後邁步朝著龍墓的深處走去。

「吼……」一聲聲龍吼之聲,在洛天幾人的耳中響起,而在眾人剛剛邁步之後,一條條龍形的虛影便是盤旋在洛天的幾人的身前,朝著洛天幾人衝擊了過來。

「嘭……」虛影衝擊在洛天幾人的身上,隨後潰散,彷彿想要阻擋洛天幾人的腳步一般。

「這只是剛剛開始,越往深處走,壓力會越來越大,不過以我們的修為,即使走到最深處,也沒什麼問題,貂老爺子便是在最深處閉關,那裡的元氣比這入口的地方還要濃郁不少!」龍傑再次為洛天幾人解釋起來,腳下的速度卻是一點都沒有慢。

「我要在這裡修鍊!」妖晨臉上泛著陣陣的神光,凡是能夠增加實力的地方,妖晨也不會客氣。

「我支持你,在這裡修鍊吧!」聽到妖晨的話,貂得助連忙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