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膀大腰圓,腦滿肥腸。

叫林什麼來著,哦,叫林謙遜。

浪費這個『人模狗樣』的名字了。

林謙遜正了正領帶,端出了商業精英的做派:「我可以坐這嗎?」

她能拒絕嗎?

冥夫在上我在下 投資人就是爹就是媽。

她不能拒絕,繼續職業假笑:「可——」

右邊上方,有人搶話:「不可以。」

這聲音……

方理想扭頭:「老闆。」這也是爹,這也是媽啊。

《無野》是江織的電影,薛寶怡自然投了錢,也是投資人之一,這殺青宴他會來也不奇怪。

薛寶怡是個髮型狂魔,又換髮型了,頭上整了點藍,右邊耳朵上還戴了顆耳鑽,穿著機車風的外套,往那裡一站,就是整個酒吧最靚的仔。

他伸了個手,指方理想旁邊:「那是我的位子。」

薛小二爺的花名,在娛樂圈也是響噹噹的,畢竟是薛家出來的,是帝都的『王孫公子』,林謙遜當然要敬個三分,連忙舉杯賠罪:「原來是薛小二爺的人,失敬了失敬了。」

薛小二爺擺擺手。

林謙遜趕忙退下了。

這真是個看錢說話的世界啊,方理想頗有感觸,感觸完,跟薛寶怡說:「老闆,林總好像誤會了。」

薛寶怡大長腿跨過她伸著的腿,把她的花襖子拿開,坐下了:「誤會什麼,整個寶光都是我的,寶光的員工當然也都是我的人。」他伸出一根手指,指著方理想,「包括你。」

方理想:「哦。」

薛寶怡撥了撥騷氣的劉海,叫道:「員工方理想。」

「……」

這口氣,皇帝似的。

員工方理想:「在,老闆。」

他抱著手靠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用眼角看人,眼神宛如獨得龍恩的寵妃,吩咐:「給我倒酒。」

擱方理想,她就是殿前伺候的小太監:「是,老闆。」連忙倒上好酒。

薛寶怡美哉美哉地喝著小酒,時不時使喚身邊人拿個水果什麼的,不甚快哉啊,懶懶地抬抬眼,剛好瞅見江織從座位上站起來。

他問了句:「織哥兒,你去哪呢?」

江織也不理他。

他起身過去,走了兩步,回頭把方理想叫上:「你跟上。」省得又有不長眼的過來打她主意。

「哦。」殿前小太監方理想亦步亦趨地跟上去。

薛寶怡大步流星,過去攔了江織的路:「你就走?」這殺青宴,他可是主角,哪有撂攤子的理。

江織興緻索然:「八點半了。」

「才八點半。」

他心不在焉,眼神霧蒙蒙的,心不在這:「周徐紡那邊九點結束,我要過去接她。」

好吧。

他真是一刻都離不得周徐紡。

這時,電話響。

江織接了,是喬南楚,說了什麼他也沒聽清楚,台上打碟的聲音太大,他聽著煩躁不已:「有點吵,你大聲點。」他拿了張卡給薛寶怡,「幫我結賬。」

說完,他直接往外走。

電話里,喬南楚言簡意賅:「周徐紡有麻煩。」

江織腳步停下:「什麼意思?說清楚。」

「是緝毒隊的案子,我們的卧底發了密報,通知今晚有毒品交易,剛剛我底下的人查到有第三方介入了,介入方很有可能是周徐紡的搭檔。」

周徐紡從來不碰非法交易。

是陷阱。

江織快步往外走,他眼裡神色已擾,問道:「幾點,在哪裡交易?」

「九點,景明路。」

九點,景明路。

周徐紡的確去那裡跑任務了。

江織握著手機的手緊了緊:「南楚,幫我。」

即便知道喬南楚也有身為警察的立場,他還是開了這個口,沒辦法,周徐紡是他的命。

喬南楚沒有遲疑,嗯了一聲:「緝毒隊那邊好說,但我懷疑,還有人在暗中,最好能阻止周徐紡去景明路。」

「有任何情況,聯繫我。」

掛斷後,江織撥了周徐紡的電話,打不通,是關機狀態,她跑任務的時候,一般都不會開機。

江織深吸了一口氣,走進冬日的夜色里。

車停在酒吧的外面,阿晚下車:「老闆,你怎麼就出來了?」

江織拉開車門坐進去:「去景明路。」

八點四十五。

刑事情報科的辦公室里很靜,只有鍵盤飛快敲擊的聲音。

姚安突然驚喊一聲:「喬隊!你快來看。」

喬南楚把抽了一半的煙按在了煙灰缸里,起身過去。

姚安把屏幕上移動的紅點拉大,標了一條線路出來:「這個跟蹤定位器移動的方向剛好是景明路。」

不是警方的定位器。

「這是誰發過來的?」

「一個陌生ip。」

監控剛被截了,就發了定位過來,幾個意思?

這是挑釁警方呢? 九重華錦 還是借刀殺人?

喬南楚摩挲著下巴,思忖了片刻:「先把定位發給蕭隊。」

「OK。」

八點四十六。

FOR總部,一眼望過去,全是電腦,裡面裝修很數字化,三面投影,一面監控牆,幾乎隔幾步,就有一台觸屏的顯示屏。

FOR成立才半年,已經是國內最大的跑腿公司。

「老大。」男人三十多,格子襯衫,戴著眼鏡,坐在電腦前,手指飛快地在鍵盤上移動,「定位已經發給警察了。」

被喚作老大的男人,寸頭,國字臉,濃眉大眼,很高很壯,他是FOR的負責人阿WIN,手上紋了花臂,額角有一塊硬幣大小的疤,他是收賬起家,有過八次前科,在圈內很有名,因為夠狠。

阿WIN走過去,手撐在桌子上,袖子挽著,整個花臂露出來:「痕迹都處理乾淨了沒有?」

「我辦事您放心。」

再確認了一遍,阿WIN才移步到資料櫃,挪動了上面唯一的一本英文書,然後柜子移動,露出一扇門來,他走進去。

「張總。」

女人坐在老闆椅上,背對著,只看得見她腳下一雙細長的杏色高跟鞋:「辦妥了?」

阿WIN點頭答是:「定位就在貨上面,已經發給警方了,這次一定可以人贓並獲。」

女人手擱在椅子扶手上,敲著:「人贓並獲那是警方要做的事,你們要做的事是讓那個Z有去無回。」

「人已經派出去了,您放心。」

八點五十九,景明路。

對面的公園裡廣場舞的音樂震耳欲聾,隔著一條街,這邊小巷子里冷冷清清,只是偶爾有行人路過。

緝毒隊的便衣們便混在那些行人里,『不經意』打道而過。

九點整——

路邊擺攤買氫氣球的男人動了動耳麥,低聲道:「一號位,目標出現!」

隔了十米。

綠化帶旁坐著的一對情侶站起來,男人拉了拉帽子,低頭:「二號位,目標出現!」

再隔十米。

「三號位,目標出現。」

明景路二十八號,是街尾,只有一家關門閉戶的幼兒園。

那裡,就是交貨地點。

目標已經出現,一米七左右,很瘦,黑色上衣,黑色褲子,黑色帽子,黑色口罩,手裡提著一個黑色的手提包。

旁邊的燒烤攤上,男人放下啤酒瓶,摸到腰間的槍,開耳麥:「蕭隊,目標靠近。」

緝毒隊的指揮蕭隊,就站在幼兒園對面的小賣部,把手裡的煙扔了,走出小賣部:「全隊準備。」

目標已經停在的幼兒園門口,等了十五分鐘,並沒有人前來接應,目標似乎很猶豫,徘徊了四次,放下包,撤離。

所有暗中的緝毒警全部準備就緒。

蕭隊喊:「1——」

「2——」

「3!」

「拿人!」

一聲令下,二十幾名便衣緝毒警持槍而上,最前面的副隊大喊一聲:「別動!」

僅五秒,目標就被包圍了。

對方顯然驚住了,愣愣地站著,鼻樑上戴著一副很大的眼鏡,整個臉都包得嚴嚴實實。

蕭隊手裡拿著槍,逼近,眼睛死死盯著目標的手,半點不敢大意,喊道:「舉起手!」

目標沒有猶豫,立馬舉手了。

蕭隊再逼近,又道:「抱頭,蹲下!」

目標很配合,抱頭就蹲下了。

蕭隊示意。

副隊立馬會意,上前去驗貨,一打開黑色手提包,副隊愣了。

蕭隊問:「什麼情況?」

「不是貨。」

「那是什麼?」

副隊把包倒提起來,一股腦把裡面的東西全倒出來:「是AD鈣奶。」

全體緝毒隊:「……」

什麼情況?!

掃毒行動掃出了一堆AD鈣奶?

離得最近李霄一腳踹把目標踹坐在了地上:「你誰?」

目標一屁股坐下,眼鏡掉了,帽子也掉了,抬起臉,腦門上有豆大的汗,哆哆嗦嗦摘了口罩:「我我我叫王大海。」

王大海褲子都濕了,尿的。

這麼慫,這明顯是個托兒!

蕭隊蹲下,把人擒住,拷上手銬:「誰叫你來的?」

王大海一副嚇哭了的表情,很委屈,很傷心,也很害怕:「是、是黑無常大人。」 幫派戰擂台處,閻羅幫一行一千多人的到來,讓眾人一下子就緊張起來。

「羅侯,你竟敢殺我閻羅幫幫主,今日我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大長老帶著一千人,直奔擂台而去,留下三長老帶領剩下的幾百人沒進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