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而柳郡王和弗洛郡王則是被封為護國將軍,統領月家軍數百萬,直接為月家效力。

與前者相比,地位要更高,護國將軍的地位是比各大諸侯國的國王更高的,他們可以直接拿月家的供奉,今後的修行之路所需的資源根本無需擔憂。

而柳郡王與弗洛郡王兩人原本就極為信任周丹,這倒是讓周丹交接的很順利,至此周天盟是一大新勢力,柳郡與弗洛郡合併之後,正式更名為周天郡,直接受周丹一人掌控。

當然了,周丹之所以能夠如此順利,除了柳葉天與弗洛郡王相助之外,月家的支持是不可忽視的,因為月天的緣故,周天盟才會展的如此迅猛。

如今周天郡歸於平靜,而周丹則是靜下心來潛修,畢竟自從接任后,他很少有時間可以靜心修鍊了。

「是時候嘗試著能否將這修復好了。」周丹緊握著手中的兩卷枯黃的書卷,神色有些凝重。

這兩卷差不多破損的書卷正是黃家的《黃清道卷》第一與第二卷,當然這僅僅只是一個複製品。

不過自從周丹見過黃越使用過《黃清道卷》他便上心了,這《黃清道卷》非同小可。

黃越能夠以複製品的《黃清道卷》三番五次的度過一次次的危機,顯而易見即便是複製品也極為強大,殊多秘密一直困擾著周丹。

如今時間充裕,周丹則想要嘗試著能夠將這兩道《黃清道卷》修復起來,從中現些什麼。

《黃清道卷》作為黃家的根基,能夠讓黃家成為人族修士的六大勢力之一,可見非同小可,如果周丹可以從中得到一些什麼,或許對他今後會有很大的幫助。

當然,周丹也沒有信心能夠從其得到什麼,畢竟這僅僅只是複製品,更是差點損壞掉的複製品,想要從裡面得到些東西就難上加難了。

「以我之血,修復己身,以我之力,激潛能。」周丹將兩卷《黃清道卷》投於虛空,而後逼出兩滴精血,融入其中。

周丹的血液並非尋常血液,自從護念佛珠激活五顆后,其不僅得到了透視之能,更讓自己的精血得到了一個提升,而其中周丹現自己的精血蘊含著一股極為神秘的力量。

這股力量不僅可以再煉丹上有著極大的作用,在煉器上同樣如此,所以此時才會大膽嘗試。

畢竟能夠修復《黃清道卷》絕對是一件大事,至於能夠有效果,周丹心裡也沒底。

精血散著刺人眼球的光芒,隨後便融入《黃清道卷》之中。

而《黃清道卷》在吸收周丹的兩滴精血后卻沒有任何反應,這令周丹難免有些遺憾,但是他卻不認為自己的精血會沒有任何作用。

而今《黃清道卷》分別吸收了周丹的一滴精血,沒有任何反應,肯定不是精血的作用消失了,而是量不夠。

周丹猛地咬牙,如同水柱般的精血從他雙手迸而出,直接噴散在《黃清道卷》四周。

咕嚕咕嚕~~~~

足足茶盞功夫,密室中突然有了聲音,緊隨其後的便是《黃清道卷》散出兩道駭然的光芒。

周丹見此神色頓時微微一笑,任由那精血噴出來,他倒是想看一看這《黃清道卷》能夠吸收他多少精血。

半個小時后,周丹臉色一陣白,可是兩道《黃清道卷》就彷彿無底洞般,仍舊在吸收著周丹的精血,沒有絲毫飽和的趨勢。

周丹眉頭微蹙,這和他預想的有極大的差別,原本以為憑藉自己的精血應該可以輕易的修復好《黃清道卷》,畢竟這僅僅只是兩個複製品罷了,更何況周丹現在已經是天尊強者了,其精血比以前不知道要強橫多少倍。

可正是如此,《黃清道卷》絲毫沒有飽和的趨勢,似乎想要將周丹體內的精血全部榨乾般,只不過事情都到這種地步了,豈有半途而廢的道理。

周丹仍舊在堅持著,如此又過去了半個小時,而就在周丹筋疲力盡的時候,體內的精血已經變得極為稀薄時,他要停止輸送的時候,意外生了。

兩道《黃清道卷》突然迸出兩道強橫的氣息,可怕的光芒更是將周丹給籠罩住。

「小輩,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窺視我黃家的根基。」

突然響起的聲音令周丹渾身一震,只見在《黃清道卷》上顯化出一名老者,老者一片模糊,肉眼難以看清,可是其聲音卻無比的冷酷。

周丹大驚失色,慌忙將精血回收,可是老者卻是冷笑不已:「既然你試圖看我黃家的根基,那麼就以自己的性命作為代價吧。」

老者突然一招手,僅存在周丹體內的稀薄精血突然湧現而出,就要衝出體外,沒入《黃清道卷》之中。

「放肆。」不過這時候一道極為響亮的聲音從周丹體內傳出,周丹渾身一震,緊接著便露出了喜色,體內的精血也歸於平靜。

小男孩飛出,伸手朝著虛空的老者抓去,老者更是冷哼一聲:「原來有強者坐鎮,難怪敢窺視我黃家的根基。」

老者也出手,兩大手掌瞬間在空中生了碰撞,而這件密室的符文頓時亮了起來,緊接著砰的一聲化為粉末,而周丹所在的府邸更是在此刻坍塌。

這府邸根本擋不住小男孩與老者的交手,霎那便化為廢墟,而這一驚響引起了周天盟高層的注意,全部朝著周丹所在的地方飛了過去。

「神器器靈。」老者變得更加虛幻,他凌駕在《黃清道卷》之上,雖然看不清其面容,可從聲音中卻可以聽得出一絲驚訝。

「你的心很歹毒。」小男孩面色變得異常的冷漠:「想要置人於死地,難道這就是你們黃家的宗旨。」

「可不要忘記當初的一句承諾,黃家是以善輔助眾生為主。」

小男孩聲音極為冷酷,聽的老者周邊的霧氣一陣蠕動,驚訝的聲音從霧氣中傳出:「你究竟是誰,為什麼知道我黃家的宗旨。」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不要忘記當初的祖訓,否則黃家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說完這句話后,小男孩突然動手了,只見他雙臂猛然暴漲,對著霧氣中的老者就是拍了過去。

「哼,我不管你是誰,窺視我黃家的根基都必須死。」老者一聲冷哼,剎那周邊的霧氣變得更加濃烈,不過這時候其四周的空間卻猛地扭曲了起來,一直巨手竟然從空間中飛了出來,狠狠的對著周丹拍了下去。

「大膽。」小男孩第一次露出怒容,一道紫光從他口中噴出,瞬間將這隻大手給擊穿,而這時候他更是消失在遠處,出現在虛幻的老者身旁:「給你黃清道卷不是讓你們黃家作惡多端的。」

轟隆。

這一次小男孩出手毫不留情,紫光神葫出現在老者的頭頂上方,猛然間出現了一股可怕吸力。

老者一聲大叫,似乎做出了什麼決策般,身軀竟然在天空中爆炸開來,而四周也立刻恢復了平靜。

兩道《黃清道卷》也在此刻徒得炸開,化為粉末,撒滿天際。

周丹有些心悸的看著這一切,他腦海中出現了極大的疑惑,剛才那老者是誰,如果小男孩沒有及時出手,後果會是如何的。

「別想太多了,現在的黃家已經忘記當初的宗旨了,不該存活再世了。」小男孩的話語高深莫測,最終化為流光沒入周丹體內,而就在他消失的時候,小雷晶虎等人也到來了,顯然他並不想讓外人知道他的存在。

「怎麼回事。」小雷晶虎神色有些凝重的觀察四周,看著那餘威仍舊會散去,神色極為凝重的看著周丹:「你怎麼招惹到那種層次的強者了。」

周丹苦笑不已,他哪裡會去招惹這等存在,剛才那名老者令他無法生出任何反抗的念頭,能夠做到如此地步的,即便是永生境巔峰的存在都做不到,只怕是傳說中的准帝境強者了。

難道此人就是黃家的老祖,不過周丹並沒有將剛才所生的事情給說了出來,只是解釋道:「我試圖將探索《黃清道卷》,誰知道裡面竟然蘊含著一名強者的攻擊,若不是我反應及時,就差點著道了。」

「黃家么。」小雷晶虎神色逐漸的冷了下來,他雖然未曾見過黃越,但是卻知道周丹與黃越的恩怨。

「你沒事吧。」眾人一直關心,畢竟從現場的損壞來看,剛才的攻擊很是可怕。

「沒事。」周丹微微笑道,不過如今他體內精血流失太多,只怕需要數天的時間來恢復了。

不過這時候空間又一次扭曲了起來,兩名年約五旬的男子從虛空中走了出來,正是柳郡王和弗洛郡王。

兩人如今已是6亞帝國的護國將軍了,地位非比尋常,不過他們這一次來卻另有目的。

兩人出現,看到現場毀於一旦,眉宇間有著一絲疑惑,不過並未詢問。

「周王接旨。」弗洛郡王笑眯眯的看著周丹。

「義父,弗洛王,有話就直說吧。」周丹此時哪裡有心情去和他們開玩笑。

兩人眉頭頓時緊皺了起來,不過也沒有說太多,而是將此行的目的給說了出來:「帝王召見。」

僅僅四個字,讓現場陷入了死寂。

「終於要面聖了嗎。」周丹自語,隨後將聖旨給收了下來:「我知道了。」

陸亞帝國的帝王正是月天的父親,而且周丹對這月家也極為感興趣,如今總算要見一見這傳說中的人物了。 周天盟而今根基已成,而周天盟的管理也增添了不少,小雷晶虎榮升為周天盟的副盟主,地位僅次於周丹。

而這一次周丹要上京面聖,之所以沒有後顧之憂則是因為將小雷晶虎留在周天郡之中。

畢竟一名永生境後期的強者絕對是目前最強的戰力,更何況小雷晶虎還是一名神獸呢,實力要比尋常永生境後期強者更加可怕一些。

只要准帝不出手,一些蝦兵蟹將絕對不敢造次。

而周丹之所以決定上京面聖,原因有兩個,其一他對這從斧神族分離出來的月家很感興趣,到底什麼原因能夠讓其在短時間內建立了6亞帝國這種強大的帝國。

其二,若要對魔天郡開戰,則需要親自得到6亞帝國的帝王點頭,其雖然將魔天郡劃分給周天郡,但並沒有明確表示周天郡可以堆魔天郡開戰。

在周丹看來,這名6亞帝國的帝王也很想見一見自己,否則周天郡早就可以對魔天郡動手了。

以現在的周天郡實力,要收為魔天郡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魔天郡王只不過是一名至尊巔峰的強者,不說周天郡之中有小雷晶虎坐鎮,單單有月家派下來的十名強者已經可以平定魔天郡了。

畢竟這十名強者最弱的也是至尊強者,其一還有一名為永生境初期,像這樣的實力,即便月家也不會隨便給人的。

這絕大部分原因或許只因為月天與周丹兩人之間的關係。

周天郡的傳送陣中,數十道人影恭送周丹,這些人要麼是周天盟的高層,要麼就是周天郡的核心力量,而今周丹要上京面上,他們自然前來相送。

「留步。」周丹微微笑道,這一次他決定獨自前往6亞帝國皇都,很大原因是自己有私事要解決。

傳送陣徒得運轉了起來,閃耀無比,當光芒散去后,周丹的身影則消失在原地。

時空變幻,下一刻周丹便出現在一座巨大的傳送陣中,緊接著便被送出傳送陣外,與此同時傳送陣內也出現了許多人影。

這些人顯然是從各地前往皇都的,不過在他們出現的時候也全部被傳送出陣外,而陣外則有一法寶將四周給圍了起來,在前面不遠處則有重兵把守,對進出過往的人群逐一排查。

畢竟現在是戰亂時期,月家如此也是防止有敵人混入皇都中搞破壞。

「停步。」而在周丹走到通道口處,四名身著戰甲的士兵則是笑道:「還請來往者出示通行證。」

所謂的通行證其實就是6亞帝國的身份腰牌,但凡是6亞帝國的人,不管高官貴族,還是修士皆都有身份腰牌,不然根本無法乘坐傳送陣,一旦沒有身份腰牌,必然會被拿下。

至於尋常百姓,根本乘坐不起這些傳送陣。

周丹微微點頭,掃了眼四周,現周邊有著數股極為強橫的氣息,竟然全都是天尊強者,看來這次的戰亂的確讓月家很小心。

周丹並沒有為難這幾個士兵,隨後將自己的身份腰牌給取了出來,這身份腰牌不過巴掌大小,腰牌正面雕刻著一頭三爪金龍,而其反面則是撰寫一個『周』字。

當著四名士兵看到周丹的身份腰牌后,先是神色一變,隨後放下手中的兵器,單膝而跪:「屬下拜見周王。」

只是越前龍馬 而這時候四周也一陣蠕動,下一刻十四名中年男子便出現在通道口旁。

「爾等拜見周王。」這十四名中年男子便是之前被周丹現躲在暗處的月家天尊強者了。

周丹笑著罷了罷手,隨後將腰牌給收了起來:「起來吧,不要影響到你們的工作。」

「謝周王。」眾人齊聲道。

隨後周丹便走出通道,眨眼間便沒入人群之中,讓人找不到身影。

「長老,這就是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周王。」四名士兵小心翼翼的說道。

「不該問的就別問。」十四名男子則是呵斥道,緊接著便消失在原地,繼續觀察著四周的動靜。

……

一條熱鬧的街道,周丹步於人流之中,感受著此地的繁華氣貌,臉上不由的浮現出一抹笑容。

紅塵之中也有樂趣所在,走在人流中,周丹第一次感受到一股親切的氣息,這是以前未曾有過的,當然,這是指他來到九洲大6后。

這感覺就彷彿在地球,一個人行走在夜市中,看著人來人忙的人群,聽著討價還價的聲音,他也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一抹笑容。

「老闆,這塊玉怎麼賣。」周丹走到擺攤之地,看著攤位上琳琅滿目的玉器,拿起其中一個色澤還算不錯的玉牌,笑著問道。

「一百靈幣。」攤主是一名老人和小孩,只不過老者依靠在旁邊的柱子上,閉著雙目,面色有些白,顯然已經病入膏肓了。

而回答周丹的人則是小孩,小孩不過七八歲,神色有些戰戰兢兢的看著周丹,見周丹眉頭微蹙,連忙說道:「如果公子看得上,收你八十靈幣就好了。」

周丹啞然失笑,看著小孩一臉警惕的樣子,心中感觸頗深,他之所以皺眉是因為老者已經剩下半條命了,可仍舊在這烈日下坐著生意。

兩人的關係顯然是子孫,周丹從懷中取出一百靈幣遞到了小孩子的手中,順手將這塊玉佩給收了起來,隨後又指著攤位上不下千個用玉塊雕琢而成的玉器,笑著問道:「這些一共多少錢。」

小孩子神色有些慌張的說道:「公子,剛才已經說了,只收您八十靈幣,這是您的二十靈幣。」

周丹頓時一怔,看著眼前這雙手捧著二十靈幣的小孩,眼中流露出一道喜愛之色,他笑道:「這是哥哥給你的,收下來。」

「不行,爺爺常常教導我說,做人不可以佔人便宜,剛才這玉佩就是八十靈幣,所以這二十靈幣是多餘的。」小孩子雖然有些戰戰兢兢,但是神色卻極為堅定。

周丹只能無奈將這二十靈幣收了起來,隨後再次問道:「這些玉器總共多少個。」

「一千四百零四個。」小孩子有些欣喜的將剩餘的八十靈幣給收入懷中,喃喃自語道:爺爺的要錢有了著落了。

「全都是一百的價格嗎。」周丹笑著問道,至始至終小孩子的爺爺都沒有睜開過雙眼,但是氣息卻開始有些不平穩了起來。

「恩恩。」由於葯錢有了著落,小孩子很高興,條件反射的點了點頭。

「那這些我都要了,這是十五萬靈幣,你拿好。」周丹扔下一芥子袋,隨後便將這攤位上的玉器全都收了起來。

小孩子神色有些恍惚,手裡突然出現的芥子袋讓他有些驚恐,看著原本還擺滿攤位的玉器眨眼間全都消失了,神色更是慌張了起來。

「爺爺,爺爺你醒醒,我們的東西都沒了。」小孩子搖晃著老者的身軀,而老者這時候緩慢的睜開雙眼,只是這一個過程似乎很艱難,不過在他看到自己的孫子后,那難看的面容也出現了一絲溫柔。

聽到小孩子的話後周丹頓時眉頭一皺,這次倒是他魯莽了,畢竟眼前這兩人都是普通人,豈會知道修士所用的芥子袋呢。

老者有些無力的撫摸著小孩子的頭,神色有些凄涼的說道:「武兒,東西沒了可以再弄,不要著急。」

說完這句話后老者居然慢慢的站了起來,當他注意到其孫子手中的芥子袋后,神色微微一變,將其孫子的芥子袋取到手中,遞到周丹的手上:「上仙,這些玉器您若喜歡拿去便是,怎麼可以您破費呢。」

凡人對於修士皆有一個統一的稱呼,那便是上仙,在他們眼裡,能夠飛天遁地的人已經是仙人般的存在了。

周丹並沒有接過芥子袋,而是微微笑道:「老爺爺,這些玉器原本就值這些錢,甚至其中還有幾塊上好的玉料,其實還是我佔了便宜,所以您就不要推脫了。」

老人仍舊堅持著不拿去周丹一分錢,最終周丹無奈的嘆了口氣,只能小聲的對老者說道:「我並無惡意,僅僅只是很喜歡這名小孩,而且我知道你以前也是一名修士,而今經脈枯萎,顯然是受了不輕的創傷,趕緊拿這點錢與買一些療傷丹藥吧,而今你的孫子年齡尚小,你總不能一走了之吧。」

老人神色微微一變,最終將芥子袋給收了起來,而周丹也將芥子袋中的印記給磨出了,這樣一來老人就可以輕易從裡面取出靈幣了。

「多謝前輩。」老人那枯瘦的身軀有些搖晃起來,不過仍舊對著周丹行了一禮。

修士之間,往往對以實力輪地位,並沒有存在輩分這說法。

周丹來到小孩子的身旁,蹲下身來,撫摸著小孩子的臉蛋:「小傢伙,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葉武。」小孩子很是天真的回答道。

「葉武。」周丹微微點頭,隨後笑著說道:「好好珍惜和你爺爺相處的時間,今後有機會可以來周天郡找我。」

「大哥哥你叫什麼名字呀。」小孩子很高興的攬著周丹的手臂問道。

「周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