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大肚腩沒有回答,只是朝秦天眯了眯眼,似乎是告訴秦天……你惹到我了!

於是秦天就明白了,這個大肚腩就是他的教官。

秦天忍不住想豎起中指,因為像這樣的教官他一個能打十個,現在卻必須接受他的訓練……沒有比這更諷刺的了。

受訓前要選一件屬於自己的武器。

「幽靈」的武器庫是院子里的一個滿是銹跡的集裝箱,集裝箱的大門開在側面,上面扣著一把拳頭一般大的鐵鎖。

大肚腩從腰間解下一串鑰匙,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挑中了一把,然後插進鎖孔將其打開。

當秦天跟著大肚腩走進集裝箱時,他有種走進廢品收購站的錯覺……兩側原木擱板上放滿了AK47,一個行李架放在集裝箱的角落裡,上面堆著幾挺PRD輕機槍,在一個單獨的擱板上擺著六支MP5衝鋒槍和兩支SMG系列衝鋒槍。

但是毫無意外,這些都是些快報廢的武器,秦天懷疑它們是不是能打響,或是在面對敵人的時候突然卡殼。

很明顯,這都是別人挑剩的武器,或者本身就是從二手市場買來的,然後一遍又一遍的用在戰場上,用壞的就從這裡換一把勉強可以用的。

那上面甚至還帶有血跡和彈坑,有些連槍管都是歪的。

「怎麼樣?」大肚腩洋洋得意的回身對秦天說:「從沒見過這麼多武器吧!記住,這就是『幽靈』!」 感謝兄弟們的鼓勵,兩天的時間就有一千多收藏,還有許多兄弟留言、評論區支持,感激不盡。新書讓我有些意外,之前一直以為沒寫過現代的書難以駕馭,但很快就投入有感覺了。相信不會讓兄弟們失望。

*********

最終秦天挑了兩把手槍,M1911。

這是武器庫里看起來唯一可以用的東西,又因為手槍對一般人沒有吸引力,它既沒有AK47看起來威風,戰鬥中過近的射程也很難威脅到敵人,尤其是在索馬利亞這種視野開闊的地方。

因此,十幾把手槍靜靜地躺在那無人問津,這也是它們還能使用的原因之一。

秦天認為,與其選擇沒用的燒火棍,還不如選擇它,它至少可以打死敵人。

諸天超市 大肚腩對秦天的選擇有些意外。

「這樣可不行!」大肚腩說:「你應該大膽些,不要像個娘們一樣!」

說著大肚腩就很有男子氣慨的拋給秦天一把AK47:「來吧,打幾槍試試!」

秦天反問了聲:「那麼,我還能擁有這兩把手槍么?」

「如果你願意的話!」大肚腩無奈的回答:「沒有人對它感興趣,除了我!」

說著大肚腩就挺了挺肚子:「不過它更多是用來裝飾,你以後會知道!」

秦天有些不明白大肚腩在說這話的時候為什麼要做這個動作,過了好一會兒才明白……大肚腩其實是想展示他腰間的手槍,只不過他的肚子足以讓人忽略其它東西,所有的。

試槍情況就證明秦天的選擇是正確的,AK47無論怎麼調較都打不準,它似乎只負責把子彈打出去,至於子彈會飛向哪,那就與它無關了。

而大肚腩則在旁邊興奮的喊道:「幹得不錯,小夥子。瞧,這才像一個男人、一名戰士……」

秦天有些明白大肚腩的意思了:只要能開槍,那就是一名戰士。

但是這讓秦天打得難受,就像明明能考一百分卻因為鋼筆沒水而只能對著卷子乾瞪眼一樣。

好幾次,秦天都有抽出腰間手槍對著靶子痛快的打上一陣的衝動。

但理智卻告訴秦天要保持低調,否則很快就會引起別人的注意……這對他不會是什麼好事。

然而,秦天早就應該明白,當他選擇繼續成為一名傭兵時就無法保持低調,即便是三流傭兵公司。

原因很簡單,敵人可不管你是幾流傭兵公司,戰場上往往沒有其它選擇:要麼殺死敵人,要麼死在敵人手裡。

秦天在大肚腩手下進行了一周的訓練……沒錯,就是一周。

秦天清楚的記得,當年進「斯巴達」時受訓的時間是五個月,而且是高強度的。CQB、CQC、PSD等,一個一個來,甚至老隊員還要陪著新隊員一起訓練,為的就是能達到完美的協同。

(註:CQB:是近距離戰鬥的縮寫,一種團隊戰鬥技巧及戰術模式,主要用於大樓、民宅等室內環境。CQC:指居民區的格鬥、巷戰、狙擊、爆破、偽裝。PSD:指乘車執行保衛任務。)

而在「幽靈」……什麼都沒有。

對他們來說這些都沒什麼區別,如果說有什麼區別的話,就是在室內開槍、在居民區開槍、在車裡開槍,甚至所謂的狙擊就是在樓頂上開槍。

這對秦天來說是個好事,因為毫無疑問省下了許多麻煩。

其間秦天去了趟醫務室。

一般情況下安保公司都有屬於自己的醫務室,這一方面是因為索馬利亞醫院的條件十分惡劣,另一方面則是出於實際利益考慮……索馬利亞充斥著肝炎、愛滋、登革熱等傳染病,如果沒有一個醫務室的話,「幽靈」就不是倒在傭兵的競爭市場上而是倒在病毒手裡。

「你看起來很健康!」傑西卡一邊量著秦天的血壓一邊露出點莫名其妙的笑容。

傑西卡是安格斯的外甥女,一名身材苗條的棕發女子、大慨三十齣頭,留著瀑布般的直發,深邃的眼睛里充滿好奇,還有些小心翼翼。

「還有什麼問題嗎?」傑西卡問。

「哦,是的!」秦天回答:「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睡覺時腦袋裡總會閃過一些奇怪的畫面,有時會耳鳴、頭痛……」

「我知道那是什麼!」傑西卡點了點頭:「別太擔心,我們目前只接到一些安保任務,它不會很危險!」

在說道「不會很危險」時,傑西卡的眼神有點飄忽,顯然她認為整個索馬利亞都是危險的。

「我給你一些抗焦慮的葯!」傑西卡說:「但是記住,在執行任務前幾小時不能服用,因為它們會使你反應遲鈍!」

「不不……」秦天意識到傑西卡顯然是誤以為秦天因為害怕上戰場和死亡而出現焦慮症。

「我是說真的,醫生!」秦天解釋道:「我……受過傷,在這!」

秦天把耳根后的一個傷口亮到傑西卡面前。

傑西卡用手電筒照了照,臉上就帶著些奇怪的表情:「這確定這是傷口?」

「當然!」

「什麼時候受的傷?」

秦天遲疑了下,就回答道:「一枚炸彈在附近爆炸,我想是彈片!」

秦天不敢說是導彈……在索馬利亞這窮鄉僻壤的地方出現導彈是很難得的,而土製炸彈則到處都是。

「不!」傑西卡搖了搖頭,很肯定的說道:「它更像是……注射器,因為傷口是很有規則圓形。不過我不確定,或許是一枚鋼珠……」

傑西卡分析得很有道理,當地人的確會往土製炸彈里加上鋼珠以增強其殺傷力。

但秦天卻知道這不可能,因為導彈可不需要加鋼珠。

「謝謝,醫生!」秦天說:「我想我只需要備些止痛片就夠了!」

「沒問題!」傑西卡帶著些抱歉的目光給秦天遞上了一瓶止痛片。

「別告訴其它人!」秦天小聲說:「我不想被解僱!」

「當然!」傑西卡笑了起來。

秦天當然不是擔心被解僱,事實上,以安格斯的價格,秦天不管到哪家安保公司都能輕鬆被雇傭,甚至有些安保公司還雇傭一些十幾歲的小孩……也就是所謂的娃娃兵。

用他們的話說,就是「只要能扛得動槍的,就是我們想找的人」。

事實證明秦天的想法是正確的。

因為,兩天後秦天就接到外派任務,而此時他甚至連自己搭檔的名字都叫不上來。 任何地方都有窮人、富人,索馬利亞也不例外,區別只是索馬利亞的富人較少而窮人則遍地都是。

不過索馬利亞的窮人和富人與其它地方還是有很大的區別的。

這裡流行的一句話是:「如果親戚一無所有,那麼就算擁有100隻駱駝也是窮人!」

這話一點都不難理解,索馬利亞人所謂的親戚指的就是部落……每個部落其實就是一個大家庭,成員之間總是沾親帶故甚至追朔到父系源頭的話就是同一個人的後代。

於是親戚越多也就意味著部落越大。

索馬利亞人可不管什麼國家、法律,他們只相信親戚,因為他們知道,如果沒有親戚的話,就算有100隻駱駝也會被搶光,下一秒就依舊是什麼也沒有的窮人。

所以還有另外一句話:「在財富與親戚之間,應該毫不猶豫的選擇後者!」

而來自其它國家的投資者,他們的親戚就是雇傭兵。

比如,「幽靈」最重要的雇傭方就是一個叫「巴薩克」經營石膏生意的貿易公司,這家公司的董事長與安格斯一樣是個英國人。

這不僅是雙方同是英國人的「親戚」關係,更重要的是合同可以在英國簽訂並與雙方在英國的利益進行綁定,甚至如果違約的話還可以在英國打官司而不是在索馬利亞,這使它們之間更容易建立信任關係。

秦天是從大肚腩那了解到這些的。

「你必須得先了解些情況!」大肚腩在皮卡的副駕駛坐上濤濤不絕的對坐在後方的秦天說:「否則,你就不知道自己保護的是什麼人,或者潛在的敵人是誰,也就無法有的放矢,這是一名優秀傭兵所必須具備的……」

「可他們為什麼不需要了解這些!」秦天朝前後看了看,皮卡車上還有四個當地傭兵。

「你是在開玩笑嗎?」大肚腩回答:「他們不懂英語!」

又一次,秦天發現自己被安格斯騙了……他至少應該為秦天懂英語可以交流而多付一點錢。

汽車在一幢五層高的白色大樓前停了下來。

大肚腩朝後望了望,說道:「就是這了,打起精神來!」

所謂的「打起精神來」,就是挺起胸膛讓自己看起來威武雄壯使僱主有安全感……這對像「幽靈」這樣的三流安保公司相當重要。

或者也可以說:一流、二流的安保公司是征服敵人,而三流及不入流的安保公司則是征服僱主。

足足等了半小時還是沒有等到任何動靜。

大肚腩乘著這時間就給秦天遞上了一份資料:「這是我們要等的人!」

秦天翻開文件不由一愣,是個長相帥氣的英國男孩,大慨十七、八歲的樣子。

「我還以為要保護的是個老頭!」秦川說。

「老頭由另一組負責!」大肚腩回答:「這是『老頭』的兒子,阿奇爾,剛到這裡一個多月,之前一直在英國!」

秦天搖著頭,帶著些不可思議的表情說道:「他為什麼不呆在英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原因,秦!」大肚腩打斷秦天的話道:「有些不應該了解的事,就不需要了解太多!」

「我認為我需要知道這些!」秦天一邊翻著資料一邊回答:「因為就像你說的,我怎麼知道他是否是在英國與人結仇才跑到這裡來的……這是我們的職責,不是嗎?」

「好吧!」大肚腩翻了翻白眼:「『老頭』需要他繼承這裡的產業,明白嗎?」

秦天笑了笑,大肚腩其實並不是個難相處的人。

不過這或許與這一組只有秦天和大肚腩會英語有關。

就在秦天翻看資料的時候,從大門的台階上走下來幾個人,走在最前頭的就是照片里看到的阿奇爾,穿著一身迷彩裝,一副黑色墨鏡再加上半指手套,更讓秦天意外的還是他腰間還別著一把手槍,看起來就像是個傭兵。

秦天疑惑的望向大肚腩,大肚腩的抖了抖肚子……好吧,他其實是在聳肩。

「這是他來這裡的原因之一!」大肚腩壓低聲音說道:「你知道的,找刺激!」

「嘿!」話音未落阿奇爾就注意到了秦天:「中國人?」

「是的!」秦天回答。

阿奇爾馬上就興奮起來,並且在秦天面前擺了個架式發出一些像小狗般的怪叫,問:「你一定會中國功夫,是嗎?」

「不,我不會!」秦天冷冷的回答,他只想把眼前這個不知輕重的毛孩子一腳踢回英國去。

「他是新來的,阿奇爾!」大肚腩解釋道。

「好吧!」阿奇爾看起來有些失望,坐在車后就問了聲:「今天我們去哪?」

「老闆告訴我你今天應該去礦場看看!」大肚腩坐回副駕駛室,「砰」的一聲關上門,回答:「他認為你需要熟悉下整個經營過程!」

「無聊的過程!」阿奇爾回答。

這句話暴露了阿奇爾其實對繼續父親的產業沒有多大興趣……後來秦天才知道,阿奇爾何只「沒多大興趣」,他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大肚腩沒有回應阿奇爾,他拿起步話機下令道:「出發!」

一行三輛車,就排成一字形朝郊外的礦場方向開去。

也不知道大肚腩是在教秦天還是向阿奇爾炫耀,他指著車前蓋上的一個長方形盒子,說道:「這是一個信號發射器……」

「哦!」秦天回答。

「你不應該問『信號發射器』是用來做什麼的嗎?」

「它是用來做什麼的?」秦天機械的問。

「它是用來提前引爆炸彈的!」 女帝打臉日常 阿奇爾悻悻的回答:「你知道的,敵人總是喜歡用手機遙控土製炸彈。有它在前面不斷的發射信號,會使炸彈在我們靠近之前自行爆炸!」

「可是你似乎沒有把它打開!」秦天說。

大肚腩朝前方看了看,回答:「哦,抱歉!」

說著就尷尬的按下按鈕。

就在大肚腩按下按鈕的那一刻,秦天腦袋裡的聲音就再次響了起來,雖然還不是很清晰,但秦天似乎都能感覺到「信號發射器」發射出信號的強弱。

「怎麼回事?」秦天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嚇了一跳。 「什麼怎麼回事?」大肚腩問。

「你們沒發現嗎?」

「發現什麼?」

「發射器發射出來的信號……」

大肚腩沉默了一下,然後就與阿奇爾哈哈大笑起來。

「很有趣的笑話,秦!」大肚腩說:「你居然能『發現』信號!可惜現在並不是說笑話的時候!」

後半句略帶有責怪的意思,似乎是在提醒秦天現在是工作時間。

秦天也以為那是自己的錯覺,因為就在剛才那種感覺又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