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僅僅是一會兒功夫。

他就與之定下契約,成為了這柄利器的主人。

為什麼這麼快?

其實兵器之靈多為金屬性,古木擁有金之真元,所以很容易就將其收復,前者自己也知道,跟在擁有金元主人,才能發揮自己最強實力。

這是其一。

其二,此刃既然被稱為黑龍霸天槍,很顯然不是隨便起的,器靈前世是一頭極強的聖獸黑龍,古木和龍靈是夫妻,久而久之,身上就擁有了一絲龍息,快速獲得認可,也是必然。

況且古木還擁有五行真元,五行相生相息,本身就擁有超出常人的親和感。

成功掌控黑龍霸天槍后,他從器靈口中得知,原來這柄槍的中央位置有著一個小暗格,一旦觸發,可以化為兩段,形成兩柄短槍。

長可遠攻,短可近戰。

不愧於中品法器!

古木獲得此物,頓時愛不釋手,甚至想著,如果拿著短槍施展刀法,雖然威力達不到極致,但可以出其不意,攻其不備。

……

第一回合的淘汰賽,由於實力大多相近,想要分出勝負需時間,不過,曾在混戰差點獲得第一的秦楓則以秒殺對手的姿態,率先勝出。

一番角逐。

秦楓以最快速度獲得一個名額,其他四個名額分別被四個軍團的強者奪得,至此淘汰賽結束。

由於時間問題,排位戰將會在明天舉行。

諸多觀戰武者紛紛離開,交談著今天的激烈比賽,也同時明白,明天的比賽才是真正重點。

……

翌日。

校場上,排位戰來開序幕。

不過皇甫勇又補充,比斗期間禁制使用鎮壓型的法器,必須以兵器為主。

「這又是在針對古木!」

「可不是,就差直接點名說不能用城堡了啊。」

古木聽到這個規定,撇了撇嘴。

如果在半個月前,他參加排位戰,或許還會有些沒把握,畢竟五軍主帥都很強。

然而,現在就算沒造物之城,他一樣可以與之一戰,況且還獲得『黑龍霸天槍』呢。

這是自信,也是建立在實力上。

第二回合的排位戰,共有將軍六名,副將五名。

比賽的規則是,由一名副將先行出戰,另外十名將會依次登場接受他的挑戰,勝,獲一分,敗扣一分,無分不扣。

古木是代理將軍,他的排位戰定於第七位,也就是說在這段時間,他將處於被動狀態,直到前六名都輪番打了一圈,才能主動挑戰。

第一個出場的是花翎軍的副將,修為乃十九力納海期,在十一個參賽者中屬於最弱的,排位輪戰則從他首先開始。

毫無意外。

這傢伙從順號開始挑戰,打了六場,敗了六場,而且面對將軍,更是沒有撐幾回合。

很多參賽者並沒有感到意外,也知道先出場的都是菜鳥,真正精彩還是將軍之間的決鬥。

不過,當那名挑戰者打到古木順號,頓時引起眾人討論,猜測十九力的他,能不能創造黑馬奇迹,將二十一力的代理將軍擊下台?

爆冷不是沒出現過,所以他們很期待。

但就在他們議論的時候,剛剛登台那名參賽者只是禮節性作揖,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古大少一腳踹出了比賽圈。

從開始到結束,只有短短几秒。

原本還在期待的眾人,頓時傻眼了,因為他們根本就沒看到古木是怎麼動手的,然後比賽就結束了,這速度也太快吧!

諸人紛紛為那被踢下去的參賽者祈禱,希望這一腳不要太重,以免無法繼續比賽。

被踢出去的參賽者從地上狼狽爬起來,臉上漲紅。

不過他知道對方雖然野蠻,但並沒有用力,自己也沒受傷,於是拱手道:「多謝手下留情。」

古木笑了笑,然後走下台。

比賽繼續,當第十位登場將參賽者打下去,排位戰也算結束。

用時不足一個時辰,而這名花翎軍副將則以十戰十敗,零分的糟糕戰績排名末端。

其他十人則從他身上各獲了一分。

由於結束的太快。

第二輪挑戰者繼續登場,然而他的實力比前者多一力,最後的結果則是九敗一勝,那一勝還是從排名末端的倒霉花翎軍副將身上得到的。

如此,他以一分排名倒數第二。

古木和另外八個人則共同積二分。

比賽繼續進行。

最終,一天下來的比賽結束,分別有三人上場,後來參賽者實力也算差不多,輸多勝少。

排名積分上,古木以防守戰勝出的三場,以三分和其他全勝的七人共列第一,最後三名則全是零分。

畢竟他們勝的太少,輸的太多,根本存不住積分,也就被扣光了。

第一天排位戰,並不是壓軸,但也有著幾場精彩對決,觀戰武者意猶未盡的離開校場,期待著明天能不能上演更精彩的比斗。

三場戰鬥比下來,古木均是利索的將對手打下台同列第一名,靜秋將軍和王副將在前往住所時,不停地為他鼓氣加油。

「明天或許會有將軍上場,你如果不是其對手,千萬不要硬拼,以免受傷,影響以後的比賽。」古木聽到靜秋所言,駐足問道:「將軍的意思是讓我投降嗎?」 陳尋的話,隱約帶著強勢。

宋雲遲頓時冷笑了起來,「陳尋,這是我的家務事,就算是二哥,也管不了吧?」

更何況,現在他要送走的人,不是別人,是他的妻子和兒子!

他怎麼能坐視不理?

他怎麼可能無動於衷?

不行!

今天,無論如何他都不會讓陸萌帶著景行離開的。

他決不許!

陳尋明白了他的意思,看來,只能硬碰硬了,「宋少,我也是奉命行事。至於其他的,您去跟二少談比較好。」

「呵。」一聲冷笑,宋雲遲便伸手推開他,要去追陸萌。

陳尋反應過來,一個反手,將他手臂扣住。

「陳尋,你要造反?」

「宋少,對不住了。」

道了一聲抱歉,陳尋毫不猶豫的出手。

兩人當場廝打在一起。

宋雲遲逮住空檔,扭頭沖著警衛喊,「還愣著幹什麼,去抓人!」

再遲一點,飛機就要起飛了。

警衛們立即應是,強行衝破地勤的阻礙,去抓陸萌。

已經登機的陸萌,抱著景行,大口大口的喘息。

她還是心有餘悸,宋雲遲來得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快一些。

現在飛機還沒起飛,要是宋雲遲動點手腳,能不能準時起飛,就是個未知數了。

懷裡的景行,從陸萌抱著他抱進廊橋,準備登機的時候,就一直在莫名的開心。

咧著小嘴,傻乎乎的笑著,兩隻白嫩的小手,乖巧的緊緊抓住陸萌的衣襟。

無形中,給了陸萌一種被他依賴的感覺。

「景行,媽媽一定能帶你回家的。」一定能的。

抱著堅定的信念,她一直在等。

時間一分一秒的劃過。

突然,艙門處傳來的嘈雜的聲音。

警衛不顧空乘的阻攔,沖了進來,一眼便看到了抱著景行的陸萌。

「陸小姐,抱歉,您得跟我們走一趟。」

陸萌渾身一顫,雙臂緊緊抱住景行,她猛的搖頭,「不,我不跟你們走。」

她不會跟他們走的!

走了,就永遠不可能帶走景行了。

這次機會,千載難逢,她不會輕易放棄的。

求救的目光,投向了空乘,「我不認識他們,他們是壞人,麻煩幫我抱緊。」

「小姐,您別害怕,我們這就聯繫機場警察。」

很快,警察趕到。

警衛沒有強行帶走陸萌,警察來了之後,警衛們亮出身份,並跟警察秘語了幾句,警察便開口,「這只是個誤會。他們懷疑這位小姐身上帶有危險品,現在需要這位小姐下機重新檢查一邊。」

身上帶有危險品?

簡直胡說八道!

陸萌當場大聲反駁,「胡說!我明明安檢沒問題,才能登機的。怎麼可能在身上藏有危險品?」

「小姐,請你配合我們的工作。」警察上來,好言相勸。

「不,我是不會跟你們走的。」她警惕的盯著眼前的人,自覺告訴她,他們就是一夥的。

更何況,一旦下機了,她就沒機會逃了。

「陸小姐,就算你身上沒有危險品,那麼你懷裡的孩子呢?」警察還在做她的思想工作,「你這麼貿然的把孩子帶走,不妥當。」 「當然不是。」

靜秋解釋道:「排位戰雖然是決鬥,但其實更考驗一個人的智慧,怎麼獲得積分,怎麼以最小的力氣贏得比賽才是重要。」

她這是在講經驗。

歷來歷屆,排位戰比的都不是純碎武力,尤其接連戰鬥很容易受傷,從而影響以後的賽程。

參賽者或多或少會保存實力,順利打完比賽,否則一旦受傷,就成了軟柿子,成了別人賺分的工具。

古木當然知道這個道理,所以他笑著說道:「將軍請放心,我心裡有數。」

……

排位戰第三天。

首先出場的是赤炎軍副將,而且還是參加混戰時藏在山洞內的兄弟之一的大哥,名為蔡虎。

同時也是參賽五名副將的第四位,在他之後便是秦楓了。

此人實力有二十一力。

在前六場取得三勝三負的戰績,勝的則是昨天那三個難兄難弟,後分別敗給秦楓和兩位將軍級別的對手。

六輪下來,加加減減,他的積分仍然是三分。

嗖——

古木以第七位被挑戰者的身份登台,蔡虎見狀,嘴角不由抽搐一下。

開幕混戰最後兩天。

他和二弟在黑夜下碰到這黑甲軍唯一參賽者,原本以為找到了軟柿子,結果卻被利索幹掉,當時他甚至都沒能力反抗就被秒了。

如果對方實力達到二十三四力,蔡虎輸的理所當然,然而,對方也只有二十一力,卻能瞬間秒殺自己,這就太強了!

作為曾經和古木交過手的他,已經產生懼怕。

「我認識你!」

古木登上台,沖著蔡虎笑了笑,而後者見狀,頓時想起那夜,此人好像就是這個表情。

惡魔的微笑!

蔡虎心生忌憚,最後眼珠子一轉,雙拳緊握,大叫一聲沖了過去。

此人修為不錯,古木自然不能小看,於是將修為釋放到二十一力,旋即看到一股股氣流在他周身爆發。

武者的修為調動和運轉,都會產生這種氣場,在太武大陸,古木如果以現在的狀態釋放,足以橫掃武神,根本不用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