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喲呵呵!你不會是沒有箭了吧?再仔細找找唄?我可以等你哦,不急!」霍爾特也注意到格雷斯的窘境,眉開眼笑,繼續著嘲諷攻擊。

格雷斯握著手中的長弓,發出「咯咯」的聲響,耐久度竟然一點一點往下掉,可見其有多用力。

「既然你不攻擊的話,那接下來就換我了!」霍爾特這時候站起身來,還不等格雷斯反應過來,提著長劍就殺了過來。

「啊,不好!」格雷斯驚覺自己的迅身技能的持續時間(5分鐘)已經結束,霍爾特瞬間來到自己的身前,看著寒芒迫近自己的腦袋,下意識地抬起手中的長弓進行格擋。

「咔嚓!」

木製的長弓應聲斷裂,霍爾特使用了奮力打擊技能,威力十足,去勢不減,長劍直直地劈向格雷斯的腦袋。

那一瞬間,格雷斯已經絕望了,在這個距離下,自己根本無法避開霍爾特的攻擊,長劍的鋒芒在眼前逐漸放大,最後落在腦袋上。

「噗!」

「-263!」

格雷斯的腦袋直接被劈裂開來,鮮紅的數字從頭頂飄出,血條瞬間見底,眼中還透露出難以置信,身體失去最後的支撐,摔倒在地,至死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會被稱為「廢材」的霍爾特所殺死。

「呼!終於解決了,還好我有秘密武器,不然現在肯定被射成馬蜂窩了!」霍爾特看著倒地身亡的格雷斯,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慶幸自己在研究室內找到的神奇盾牌,不然結果還真不好說,對方迅身技能加持下,他只能被動挨打,要堅持住5分鐘可不容易。

事後,霍爾特還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擊敗了格雷斯,一名真真正正的白銀級冒險者。

「嗯嚯哈哈!本大爺果然有著非凡的天賦!從今天起,本大爺也是一名實力強大的白銀級冒險者了!」霍爾特仰天長笑,找回了莫名的自信。

當然,他還不知道這一切都是托陸昊蒼兩道菜的福。

…… 霍爾特擊殺了格雷斯之後,忍不住嘚瑟地擺起了POSS,要不是艾特蘭斯沒有手機,早就跟格雷斯的屍體來一個合影,順便發表一下當下的心情。

至於殺了格雷斯是否有愧疚感,那是不存在的,是對方鐵了心想要殺了他們越貨,這是正當防衛,霍爾特又不是什麼爛好人,這種基本的判斷還是有的。

「啊,對了!阿古拉少爺!」浪了一會兒的霍爾特,突然想起漢森去找陸昊蒼的麻煩了,不免有些擔心。

雖然陸昊蒼擁有傳說級的武器(霍爾特自以為),但實戰經驗上可能比不上漢森,而且對方是一名盜賊,擁有速度優勢,一不小心可能就會陷入被動。

「阿古拉少爺,我這就來幫你!」霍爾特大喊一聲,朝著洞口方向而去,打算幫助陸昊蒼一起對付漢森。

……

漢森在進入洞口時,小心避開了自己設下的陷阱,如果自己中了陷阱,那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阿古拉,沒想到在這裡能遇到你,看樣子幸運女神都站在我這邊,還要謝謝你把礦石帶出來呢!」漢森一步一步來到陸昊蒼的面前,眼神陰冷,轉動著短刀,已經將後者視為砧板上的魚肉。

一開始漢森和格雷斯埋伏在洞口,就是想碰碰運氣,也不指望裡面的人能夠找到委託中的特殊礦石,但沒想到裡面的那伙人是陸昊蒼和霍爾特,而且還真的找到了特殊礦石,漢森都忍不住感慨運氣太好了。

他與陸昊蒼可是有著不小的恩怨,離開羅威爾小隊的主要誘因,也是陸昊蒼的出現造成的。

所以,這一次漢森不會放過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打算好好折磨陸昊蒼至死。

「幸運女神站在誰那邊,還真不好說,至於這塊,唔……礦石,有本事的話你來拿走。」陸昊蒼笑笑,他根本沒把漢森放在眼裡,擺弄著手中的十號樣本,淡然道。

「死鴨子嘴硬,等會兒你求我都來不及了!」看到陸昊蒼如此囂張,漢森冷哼一聲,眼中殺機湧現,就沒想過要放過前者。

漢森判斷,陸昊蒼剛成為冒險者,等級差不多也就LV.10上下,不會超過LV.15的,因為整個賽蘭鎮,甚至附近村莊的冒險者,超過LV.15的寥寥無幾,都是報的上名號的。

陸昊蒼身上或許還有什麼護身的道具,自己只要注意,就沒有太大的危險,漢森對自己的敏捷還是有著足夠的自信。

「疾步!」

漢森也不廢話,給自己加持了一個增加移動速度的BUFF,即使對陸昊蒼有著輕視,但他還是保有一絲謹慎,就是怕陰溝裡翻船。

「嗖!」

漢森突然消失在原地,身影悄無聲息地出現在陸昊蒼的後面,施展了技能——背襲,快速來到對手的身後。

手中短刀泛著綠色的寒芒,刀刃上面已經塗毒,一旦劃破皮膚,將進入中毒狀態,生命值也會慢慢流逝。

「嗯!?」正當漢森嘴角上揚,準備在陸昊蒼後頸來上一刀時,看到後者突然轉身朝著他露出笑容,大吃一驚,手上的動作也是一頓,遲遲沒有揮出去。

「哼!」漢森回過神來,腳下發力,猛然蹬踏地面,放棄了這一次襲擊,與陸昊蒼拉開距離。

「哈,哈!」漢森喘了幾口氣,雙眼緊緊地盯著陸昊蒼,不知道為什麼,剛才那一下本能告訴他,千萬不要下手,不然會有難以想象的後果,心中甚至出現了恐懼。

「怎麼可能!我竟然會被嚇退!絕不可能!」漢森平復心情之後,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咬著牙齒暗道。

「怎麼了?為什麼不動手?我就站在這裡,哪也不會去,你要的東西也在這裡,過來拿啊。」陸昊蒼一臉戲謔地看著漢森,揚了揚手中的十號樣本,挑釁意味十足。

陸昊蒼這副模樣,完全是在戲耍漢森,雖然盜賊的敏捷很高,一些技能也能夠大幅提升自身的移動、攻擊速度,但基礎敏捷擺在那裡,提升依然有限。

而陸昊蒼不同,127點基礎敏捷擺在那裡,完爆漢森,因此盜賊所謂的速度優勢,在陸昊蒼面前就是個笑話。

「你找死!」漢森面對陸昊蒼的挑釁,瞬間怒火上涌,他本身就是個自信心極強的人,被一個剛成為冒險者沒多久,不久前還是旅行商人的陸昊蒼嘲諷,讓他無法忍受。

強行拋開內心莫名的恐懼,漢森再次提著短刀殺向陸昊蒼,這次,他從正面強行進攻。

「幻刃!」

漢森的短刀即將接近陸昊蒼,刀刃上出現了層層幻影,讓人看不透哪一道才是真正暗含殺機的鋒刃。

漢森這一刀角度刁鑽,速度極快,直奔陸昊蒼的咽喉而去,他勢在必得。

「死吧!」刀刃距離陸昊蒼不足半米時,漢森嘴角甚至已經掛起勝利者的笑容。

「啪!」

短刀的刀刃被夾住了,被兩根手指牢牢夾住了,停在了距離陸昊蒼咽喉10公分的位置,紋絲不動。

「什!這,怎麼可能!」漢森表情瞬間凝固,瞪大了眼睛,再次發出了難以置信的感慨,他使出吃奶得勁想要讓刀刃迫近一公分,但發現這只是徒勞,短刀彷彿與陸昊蒼的兩根手指焊在一起,無法寸進分毫。

「你,你怎麼會知道真正的刀刃所在?」漢森不能理解,自己已經使用了幻刃技能,就是為了隱藏真正的刀刃所在,但陸昊蒼卻能毫不費力地找出來,並用兩根手指接下,讓他極度震驚。

「哦,我還以為你會吃驚為什麼能夾住你的刀刃,沒想到你在意的點是這個……」陸昊蒼利用了自己不久前新學會的技能——奪刃,成功夾住了漢森的短刀,聳了聳肩,解釋道。

「其實很簡單,你都在刀上塗毒了,但幻影卻沒有綠色的光芒,傻子都能看出來!你不會不知道吧?」

「噗!」

漢森氣得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沒想到竟然是這個細節讓他的幻刃失去了效果,真想狠狠抽自己一個大嘴巴子。

…… 震驚完陸昊蒼為什麼會能找到真正的刀刃,漢森終於想到不管自己如何用力,就是無法令短刀移動分毫。

「不,不可能的!為什麼動不了!」漢森這時候才意識到陸昊蒼根本不是自己想的那麼簡單,至少在力量上,已經徹徹底底碾壓自己。

「有什麼好奇怪,你才21點,我可是有138的力量,能動就有鬼了。」陸昊蒼一臉嘲諷之意,對著漢森淡然道,彷彿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什麼!?138的力量!絕不可能! 一億驚喜:99張豪門緝妻令 你是怪物嗎?」漢森已經顧不上震驚陸昊蒼為何會知道自己力量數值這件事,單單聽到後者擁有138的力量就已經感到不可思議。

「確切的說,我是魔王,當然,還算一名不合格的魔王,請多指教。」陸昊蒼笑著回道。

他根本沒打算讓漢森活著離開,所以說出一些事實也沒什麼,畢竟死人的嘴還是很嚴的,不用擔心泄密。

「魔王?胡扯!見鬼去吧!」聽到陸昊蒼自稱「魔王」,漢森自然不相信(哪有那麼次的魔王←這是漢森的心聲),當機立斷地放開手中的短刀,一邊後退,一邊甩出暗器,以此來阻止陸昊蒼的追擊。

「嗖!」「呼!」

那些飛來的暗器,在陸昊蒼眼中就像是慢動作一般,輕鬆幾個側身便躲了過去。

「哎,說實話反而沒人信,這世道……」陸昊蒼搖頭嘆息,沒想到將自己的真實身份告訴漢森,反而不相信。

「不行!這阿古拉有古怪!暫時先撤退!」漢森退開一段距離后,大腦飛速運轉,首先意識到自己絕不是陸昊蒼的對手,萌生了退意,暫時保住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關鍵的。

不及多想,漢森打算轉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尤其是遠離陸昊蒼,一個怪物般的存在。

「喂,別急著走啊,你的刀落在我這了!」不過還不等漢森逃跑,背後的陸昊蒼傳來悠悠的聲音,緊接著破空聲襲來,一道幽冷的寒芒電射而來,正是漢森落下的短刀,直插他的心口要害。

「噗!」

「嗯哼!啊!」漢森反應還算迅速,在意識到死亡的威脅后,身體做出了本能的反應,微微側身,避開了要害,但還是被短刀插中肩膀,發出痛呼聲。

「-198!」

鮮紅的數字從漢森頭頂冒出,帶走了他198的生命值,這一下,直接讓血條見底,殘留那一絲絲的血皮,只要輕輕碰一下,他就會死亡。

漢森嚇了一大跳,顧不得肩膀處傳來的劇痛,強打精神,轉身逃跑,連看都不敢再看陸昊蒼一眼,現在他一心只想要離開這裡,他開始後悔為什麼要去招惹陸昊蒼,一切發生的太突然。

陸昊蒼靜靜地站在原地,沒有進行追擊,就這樣目送漢森搖搖晃晃地逃離。

「哈,哈!太好了,沒有追上來!我還有希望,我要活下去……」發現陸昊蒼沒有追上了,漢森心中燃起了強烈的求生慾望,他不想這麼死去,他還有好多事要做,他要成為更加強大的冒險者,成為白金、精鋼級,甚至稱號級。

「咔!」

「嗯?不,不要!」慌亂逃跑中的漢森突然腳下踩到了什麼東西,發出了輕微的聲響,大腦轉過彎來,意識到洞口方向還有不少自己設下的陷阱,臉上瞬間露出極度驚恐的表情,大聲呼喊道。

「嘭!」

拐個和尚做相公 一道耀眼的火光衝天而起,在漢森所在的位置,發生了劇烈的爆炸,衝擊波擴散開來,直接淹沒了漢森的呼喊。

「啪嗒!」「咕嚕嚕……」一個圓形的物體掉落在地上,滾到陸昊蒼的腳邊,低頭看去,正是漢森已經脫離身體,被燒焦的腦袋,眼中依然帶著不甘和難以置信,他怎麼也沒想到,竟然會死在自己的爆破陷阱之下,死不瞑目。

「看來,幸運女神並沒有站在你那邊,不好意思。」陸昊蒼看了一眼漢森的腦袋,嗤笑道。

陸昊蒼一腳踢開漢森的頭顱,朝洞口走去,看著爆炸后的狼藉,不免感慨盜賊設置的爆炸陷阱的威力還真不錯,如果自己被正面直擊,恐怕也要損失兩三百的生命值。

「阿古拉少爺,你沒事吧?」遠處解決了格雷斯的霍爾特急急忙忙地趕了過來,詢問陸昊蒼的情況。

「剛才的爆炸是怎麼回事?另外一個傢伙呢?」霍爾特暫時有點搞不清楚狀況,還在四處尋找漢森的蹤影,以為後者開啟了隱身的技能,全神戒備著。

「喏!」陸昊蒼努了努嘴巴,示意霍爾特看地面。

「我去!我說怎麼聞著一股烤肉味,原來……」霍爾特看了一眼地面,發現除了焦黑的土塊,還有冒著白煙的屍體碎塊,散發著陣陣肉香味,吃驚道。

霍爾特很快明白了現場的狀況,說白了,就是漢森自己中了自己的陷阱,然後炸死了。

「阿古拉少爺,你的運氣真是不錯,這都可以!」霍爾特把漢森的死歸在了陸昊蒼的幸運上面,並不知道剛才所發生的一切。

陸昊蒼也懶得解釋,看向地上的屍塊,陷入了沉思。

「嚇! 大明星的小萌妻 不會吧!阿古拉少爺,你千萬要冷靜,這可是人類的肉,萬萬吃不得呀!」霍爾特看著陸昊蒼盯著地上半熟的屍塊整整愣神,大驚失色,以為後者對人類的肉也感興趣,連忙勸阻道。

「滾犢子!我才沒有那麼重口味!」陸昊蒼聽到霍爾特的話語,沒好氣地伸手拍在後者的腦袋上,斥道。

「我只是可惜這傢伙攜帶的東西全部被炸爛了,沒辦法回收,不然也能小賺一筆。」陸昊蒼盡顯財迷本色,惋惜道。

「吁……那就好,那就好!」霍爾特吐了口氣,拍著胸脯道,他還真擔心陸昊蒼會將漢森的屍塊作為食材,想想都覺得可怕。

隨後,陸昊蒼搜颳了一下格雷斯的屍體,把他身上值錢的東西全部放進儲物箱中,到時候回到賽蘭鎮全部賣給雜貨商,應該能賺一點小錢。

…… 「阿古拉少爺,這裡……」霍爾特看到洞口附近的狼藉,詢問陸昊蒼要不要清理一下痕迹。

「沒關係,屍體什麼的,附近有不少魔物,會幫我們處理的,不會留下痕迹。」陸昊蒼搖了搖頭,表示不必浪費多餘的力氣,這是里瓦羅森林,有諸多肉食的魔物存在,屍體啥的,根本沒必要擔心。

再則,附近也沒有人看到他們的戰鬥,這一切目前就只有陸昊蒼和霍爾特兩人知道。

霍爾特點點頭,就這樣,跟著陸昊蒼一起朝賽蘭鎮走去,交付這個許久未被冒險者完成的「死亡委託」。

回來的路上,陸昊蒼帶著霍爾特順便擊殺了幾隻豬頭人,補充豬肉儲備,這些傢伙的肉,還是挺美味的,而且增加的屬性也很可觀。

第二次回到賽蘭鎮,輕車就熟,陸昊蒼和霍爾特出示了身份牌后,順利地進入這個不算繁華的小鎮。

兩人徑直來到冒險者工會,找到委託受理處的交付櫃檯,陸昊蒼朝辦事人員道:「我們要交付委託。」

「好的,請出示你的身份牌和冒險者徽章。」辦事人員機械式地回答道,一天他們幾乎在重複同樣的工作,也不要指望他們能夠拿出什麼激情。

陸昊蒼將東西遞給辦事人員。

「你要交付的委託是?」辦事人員再次詢問道。

「『調查哦森林礦場』。」陸昊蒼淡然回道。

「好的,調查森林……嗯?你再說一遍,是哪個委託?」辦事人員一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以為自己聽錯了,這個被稱為「死亡委託」的特殊委託,已經有太多冒險者沒能完成它,所以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尤其是陸昊蒼還是一名青銅級冒險者。

「我說,『調查哦森林礦場』。」陸昊蒼倒是顯得很淡然,重複了一遍。

「啊,哦!我明白了,請稍等……」辦事人員先翻看委託登記冊,查詢陸昊蒼是否真的接取了這個委託。

「確實接取了這個委託,那麼,能讓我看看委託中的目標物品——特殊礦石嗎?」辦事人員發現陸昊蒼真的接取了這個委託,內心充滿了震驚,一個青銅級冒險者能夠完成這個連諸多白銀級冒險者都折戟的「死亡委託」,實在是匪夷所思,於是讓陸昊蒼拿出委託中的目標物品。

陸昊蒼掏出事先準備好的十號樣本,放在檯子上,在太多人面前展示自己擁有次元存儲道具不合適,還是低調為好。

「唔……這是……」辦事人員看著眼前的十號樣本,顯得有些迷惘,外表看起來確實像是礦石,但不知道是不是委託人指定的特殊礦石。

「請稍等,因為暫時無法確定這是不是委託人指定的物品,所以我先拿到裡面,聯繫委託人,讓他來鑒別。」辦事人員無法確定,臉上露出歉意,開口道。

陸昊蒼點點頭,示意辦事人員趕緊進去聯繫委託人,他自然不怕對方耍賴,這裡畢竟是冒險者工會,擁有足夠的信譽度。

過了一會兒,辦事人員急急忙忙跑了出來,對陸昊蒼的態度也好了不少,完全沒有之前因為後者是青銅級冒險者那般輕視,開口道:「你好,剛才已經向委託者確認,這確實是他要找的特殊礦石,恭喜完成此次委託!」

「完成『調查森林礦場』委託,一共獲得20枚金幣,以及80貢獻點。」

「這是20枚金幣,請收好。」辦事人員推出一盤金幣,上面正好有20枚。

「另外80貢獻點已經記錄到你的冒險者徽章中,當貢獻點累計達到1000后,可去往任何冒險者工會進行升級,成為白銀級冒險者。」辦事人員最後補充道。

陸昊蒼點點頭,拿過20枚金幣,相比於金幣,他更看重那80貢獻點,通過提升自己的冒險者等級,很多事情具有很大的便利,據說貢獻點還可以換取一些特殊道具、強力的武器裝備等等。

「喂,你們看到了嗎?那傢伙是完成了『死亡委託』?」

「好像是,我剛才就在旁邊,聽到了他們的對話,工會已經給了報酬,沒跑了!」

「真的假的?竟然有人完成了『死亡委託』!是什麼猛人?難道是黃金級冒險者?」

「不是,他的徽章是青銅級!」

看到陸昊蒼領取了報酬,工會的其他冒險者都震驚了,議論紛紛,都在猜測是什麼樣的傢伙完成了這個「死亡委託」。不過當得知陸昊蒼是一名青銅級的冒險者是,都顯得難以置信,覺得不可思議。

「嘿,知道嗎?我跟著阿古拉少爺完成了『死亡委託』!」

「沒錯,就是本大爺,霍爾特,完成了那個幾乎被認為不可能完成的委託,知道我的厲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