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蘇長老,我們應該去找太子。」軒轅子墨對蘇司提議道。

「太子殿下我們當然要找,只是現在無法斷定太子殿下的方向啊。」蘇司為難的說著。

一聽蘇司這麼說,軒轅子墨頓時黑著臉質問道:「蘇長老,你是真沒有辦法,還是不想找?」

「放肆,你雖然是軒轅家的少爺,我好歹也是蘇家長老,怎麼能對老夫如此說話。」蘇司氣憤的說著,這些小輩怎麼一個個都不把自己放在眼裡。

廢物有修羅王撐腰也就算了,這個小子不給他一點顏色,以後自己如何立足。

經過這一路的觀察,蘇司的為人軒轅子墨早就瞭然於心了。

「蘇長老,不是子墨我不將你放在眼裡,只是這一路走來,遇到什麼事你都躲到後面,完全沒有一個做長老的風範。」軒轅子墨也不是吃素的,毫不留情的指責道,「太子殿下雖然是自願來歷練的,但怎麼算也和蘇家有絲聯繫,到時候蘇家主能放過你,我想皇后就未必會輕饒你了。」

「你這是威脅我?」

「我不是威脅,只會將這裡發生的事情如實的稟告給皇后和皇上而已。」軒轅子墨一臉無畏的說著,氣的蘇司的臉有些泛白。

「果然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逍遙御風和顧絕塵還嫌蘇司氣的不夠,更加幸災樂禍添油加醋的說道。

「你們這些兔崽子,以為老夫拿你們沒有辦法是不是。」說著蘇司拿出自己的綢帶,直接甩了出去。

「蘇長老,他們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華芯連忙阻止道,「我們今天先休息,之後我們一邊找太子殿下一邊歷練,可好?」

聽了華芯的話,蘇司收起了手上的綢帶:「只是不知道太子往哪個方向去了?」 「我有月影狐,只要有太子隨身東西,就可以順著太子的氣息找到太子。」碧雪將自己的四階月影狐抱在懷中建議著。

「我這裡有。」軒轅子墨拿出一件袍子說。

看到軒轅子墨拿出冷羽紋的袍子,逍遙御風和顧絕塵頓時捧腹大笑道:「哈哈哈……軒轅子墨啊軒轅子墨,看著你長得有模有樣,像個男人,竟然有這種癖好?」

逍遙御風和顧絕塵的笑聲,一開始讓大家一頭霧水,軒轅子墨拿件袍子這兩個人笑什麼。

可是聽完兩人的話后,所有人都表情怪異的看著軒轅子墨。

最吃驚的當然是軒轅子墨的妹妹軒轅子問,瞪著大大的眼睛,一動不動的看著軒轅子墨。

見大家那怪異的眼神,軒轅子墨直接黑著臉,對逍遙御風和顧絕塵怒吼道:「你們再在這興風作浪,我對你們不客氣。」

軒轅子墨的憤怒不但沒讓逍遙御風和顧絕塵消停,反而讓兩人更加起勁了起來。

「御風啊,他對我們不客氣,我們怎麼辦,我還是清白之身啊,可不想被這種人污了。」顧絕塵捂著自己胸膛,害羞的說著。

「我也是。」說著逍遙御風渾身一抖,一臉后怕的說著。

軒轅子墨真的要被這兩個人氣瘋了,自己拿一件袍子就讓他兩毀了自己的一世英名。

「哥哥……」軒轅子問輕輕的叫了一聲,顫抖的聲音表示她真的無法接受這個真相。

「你們休要聽這兩個混蛋瞎說,我軒轅子墨怎麼會有那種嗜好。」軒轅子墨正色道。

「那你為什麼隨身帶著他的衣服?」顧絕塵淡笑著反問道。

難道要將實情告訴他們,說這件袍子是太子殿下有先見之明,故意留給自己的。

如果那樣說,不就表明太子殿下和這次魔獸出現有關係?

這麼想著,軒轅子墨也在心裡詫異著:這次魔獸的出現,碧綰被吃難道是之前預謀好的?

軒轅子墨雖然這麼懷疑著,但還是替冷羽紋掩飾道:「誰說這袍子是他的,這袍子是我的。」

逍遙御風和顧絕塵同時不信的反問道:「你的?」

「怎麼,難道有問題?」

「我只看到冷羽紋有這件袍子,沒想到你也有一件。」逍遙御風收起了笑容,回憶著。

「本少爺的衣服難道都要經你過目不成?」

「沒錯,我哥哥也有一件,只是一直沒穿而已。」軒轅子問替軒轅子墨辯護道。

奔騰年代——向南向北 「就算是你的,冷羽紋也沒理由用你的衣服啊。」一旁的宇文邕淡淡的說著,眼中含著淡淡的譏諷。

軒轅子墨淡淡一笑,轉身將袍子遞給了碧雪。

碧雪讓月影狐嗅了嗅,記住冷羽紋身上的氣息后,就放下月影狐去探路了。

「神棍說的對。」在宇文邕的提醒下,顧絕塵也耐人尋味的看著軒轅子墨。

「這就不清楚了,之前是太子問我要的,我有當然只能給啊。」軒轅子墨知道宇文邕心思細膩,沒想到果然被他發現了端倪。

雖然軒轅子墨和冷羽紋的關係極好,但是軒轅子墨並不是愚昧不明事理之人。

對於顧絕塵的毒,軒轅子墨一直相信冷羽紋是形勢所迫,選擇站在他這邊。

而這次的事件,軒轅子墨希望與冷羽紋無關…… 很快月影狐就沖沖的跑回來了,根據袍子上的氣息已經基本確定了冷羽紋的方向。

於是,碧雪抱著月影狐帶頭,往東南方走去。

追蹤黑雲玄水蛇的冷寒澈,在九尾的帶領下朝迷離森林內部深入著。

而冷羽紋才追出沒多久,就被人攔住了去路。

「那些魔獸是你弄的?」

「不是。」

「那綰兒她……」

「生死由命。」

「你答應我的事難道忘了?」

「不是看在你我相識的份上,我根本不會救你。」

「救我?什麼意思?」冷羽紋不解的看著黑衣人。

「不能再深入了,不然你會進入一個詭異的空間。」黑衣人冷冷的提醒著。

「你說那些魔獸是從那邊出來的?」

黑衣人冷漠的站著,眼睛看著前方,對冷羽紋的問題根本沒有回答的意思。

「那八皇叔他……」

「進了那裡,有去無回。」黑衣人冷冷的說著。

「有去無回。」冷羽紋默默念叨著,「那綰兒……」

「犧牲一個廢物,幫你除掉一個勁敵,值。」

冷羽紋雖然有種窒息心痛的感覺,可是一想到冷寒澈也會有去無回,頓時好受了些。

見冷羽紋明白過來,黑衣人一轉眼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黑衣人消失后,冷羽紋疲憊的癱坐在了地上。

自己好不容易看上一個女人,就這樣沒了?

雖然她是一個廢物,但是她的靈動、她的睿智、她的不做作,都讓他挪不開眼睛。

心裡空落落的,全身也彷彿被掏空一樣。

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聽到有人叫喚著自己。

冷羽紋才慢慢收回思緒,將心中的失落收拾了起來,就看到軒轅子墨、碧雪幾人興沖沖的跑向自己。

見冷羽紋安然無恙,顧絕塵鬆了一口氣:還好這個該死的沒有死。

找到了冷羽紋,蘇司也就放心了,至於碧綰和冷寒澈,蘇司希望他們直接消失在這迷離森林。

被黑雲玄水蛇吞進肚子的碧綰,在蛇的肚子里竟然坦然自若的坐著,沒有掙扎沒有叫喚沒有反抗……

就這樣,黑雲玄水蛇自信的認為,碧綰在自己的肚子里已經開始在慢慢消化了。

而冷寒澈疲憊的跟上九尾,當體力不支時就吞下一顆丹藥,又繼續急速前進。

不知跑了多久,九尾突然停了下來。

「怎麼了?」

「主人,前面有很重的魔獸氣息。」九尾感覺到前面濃厚的魔獸氣息,而且可以輕鬆的感覺到那麼魔獸的等級都不低,說著就哆嗦了起來。

冷寒澈立刻明白過來,將九尾召回契約空間,再次嘗試召喚血麒麟,可是依然失效。

沒有麒麟,冷寒澈只好又服下幾顆丹藥,慢慢的朝九尾說的方向靠近。

沒錯,這裡就是八階刺身獨角犀的大本營。

此時,黑雲玄水蛇正得意的自誇著,而那兩頭青風黑睛牛則崇拜的誇讚著。

贊得黑雲玄水蛇不停的張著大嘴,腦袋晃來晃去,粗尾擺來擺去,有多得意就有多得意。

在黑雲玄水蛇肚子里的碧綰,聽幾個魔獸自誇的實在是受不了了,頓時譏笑道:「見過蠢的沒見過你們這麼蠢的,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你們這麼不要臉的。」

一聽碧綰的聲音,黑雲玄水蛇和青風黑睛牛頓時定格在了那裡,周圍一片安靜…… 「你不是說已經在消化她了,怎麼她還在你肚子里說話?」

黑雲玄水蛇扭動了下圓圓滾滾肥肉肉的身子:「不對啊……就算是魔獸,過了這麼久也開始消化了,何況是一個細皮嫩肉的人類呢?」

青風黑睛牛聽黑雲玄水蛇這麼說,頓時笑著問:「剛才的聲音難道是我聽錯了,你們聽到沒?」

「沒錯,的確有人的聲音。」

「就從你的肚子里傳出來的。」

「盡然還嘲笑我們呢。」

其他魔獸都嗚嗚啊啊的叫了起來。

而掩去自己氣息,躲在遠處的冷寒澈,雖然聽的不清楚,但是他確信那就是他心心念念的廢物的聲音。

她果然還活著,果然沒有死。

這一消息讓冷寒澈頓時振作起來,等待時機解救碧綰。

在黑雲玄水蛇肚子裡面的碧綰,來回走著。

這頭黑雲玄水蛇果然龐大,碧綰在它的肚子里佝僂著身子,可以自由的活動。

黑雲玄水蛇騰空而起,使勁扭動著身子,扭累了才『嘭……』一聲躺到了地上。

「這下應該沒了。」黑雲玄水蛇哈著大氣道。

「繼續,那樣真舒服就像做按摩一樣。」碧綰翹著一隻腳,悠閑的躺在裡面,慵懶的說著。

「黑子,她還在。」青風黑睛牛立刻道。

「什麼,怎麼還在?」黑雲玄水蛇詫異的說著,「我運動了那麼久,肚子都餓了,怎麼還沒消化?」

「是不是你吞錯地方了,這好像不是你的肚子?」碧綰環視了一下四周,如果是肚子肯定有一些食物的殘留,肯定會有一股難聞惡臭味,而這裡沒有,而且特別的乾淨。」

一聽碧綰的話,黑雲玄水蛇頓時臉色一白,兩眼不停的左右移動著……

「怎麼了?」

「她不在我肚子里,不會是在……」

「在哪?」青風黑睛牛不解的問。

「我發現她在我腹部。」

「哈哈哈哈……你又逗我是不是,怎麼可能到腹部呢,又不是靈力元素……」青風黑睛牛大笑著。

「你輕點,萬一給她聽到了,那就……」

「我聽到了,你說我在你的腹部對不對。」說著碧綰抬起手朝那個黑乎乎的東西摸了摸,「這裡面不會是你的丹田吧。」

當碧綰用手觸摸黑雲玄水蛇丹田的時候,他全身神經頓時緊繃,僵硬的說:「小心,那個是我的毒囊,碰了就會死。」

碧綰壞笑一聲:「怎麼辦,我已經碰了,那我不是要死了,既然要死我現在就劈碎了他。」

「你出來,我有辦法給你解毒,你死不了。」

「可是我出不去。」

黑雲玄水蛇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溫柔,故意壓低聲音道:「我張大嘴巴,你慢慢爬出來……」

「好,我試試……」碧綰壞壞一笑,將環戒變成一把匕首。

「啊……」突然黑雲玄水嚎叫一聲,「你……你在幹什麼?」

「你裡面太滑了,我就用匕首輔助下,不然根本爬不出來。」

「我……」為了自己的魔晶,黑雲玄水蛇只能忍痛並微笑道,「那你小心點,我已經張大了嘴了。」

「好……」碧綰應著聲,用匕首不停地刺著黑雲玄水蛇,但是自己卻在原地踏步一動不動…… 「啊……嗯……哦……」黑雲玄水蛇忍著痛在地上翻滾著。

其他魔獸想上去幫忙,但是她在肚子里,大家根本有力使不上,有勁幫不上啊。

「快去找大王。」其中一隻疾風兔建議道。

「對……對……」黑雲玄水蛇斷斷續續的說著,原本烏黑髮亮的蛇身,由於不停的在地上打滾,現在已變成了灰色。

「你快去。」所有魔獸都對疾風兔說。

疾風兔立刻『嗖……』的朝大王的山洞跑去。

而在蛇肚裡面的碧綰將他們的話聽的清楚:「不行,爬不出去,要不直接在你肚子上打個洞如何?」

「打洞?」黑雲玄水蛇驚恐的反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