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早在靈岩域大夏國的時候,他就打探清楚了洛姬的情況。

萬年前,洛姬作為他的未婚妻,繼承了他這萬古偉人的威望,被世人稱為正義賢德的寶聖女皇,接受著世人世世代代的供奉和敬仰。

這萬年來,多少人懷著對輪迴帝尊的信仰,跋山涉水,不辭辛勞,前去鳳情宮朝拜寶聖女皇。鳳情宮香火鼎盛,端莊華美。

相比較之下,天帝宮已是消失在歷史的煙雲中,已很少有人知道天帝宮的所在。

這萬年來,身懷鳳仙體的洛姬並不會死去,她仍坐鎮鳳情宮。雖然傳說中洛姬已不在世間露面,但是她卻一直代輪迴帝尊接受著世人的信仰。

鹿羽知道,在洛姬背叛他的背後,肯定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

這個秘密,只有當他有天扼住洛姬的喉嚨,才能問個清楚!

瑾楓和南漓看到鹿羽這個神色都是一震,他們能隱隱感受到,正是洛姬背叛了鹿羽。

想到鳳凰帝尊洛姬的情況,瑾楓和南漓都是難以置信。

他們是非常了解洛姬的,洛姬對他們師尊的愛和忠誠是萬古未有,到底是因為什麼,使得洛姬背叛了他們的師尊呢。

重要的是,洛姬又到底圖什麼?

在輪迴帝尊消失之後,洛姬不過是在鳳情宮閉關不出,雖然說接受著世人的敬仰,但是比起當年在輪迴帝尊身邊時的母儀天下,實在差太多了。

洛姬到底圖個什麼?動機何在?

難道洛姬移情別戀了?

這背後的秘密,到底是什麼?

鹿羽深深的說道:「你們八位都是火元素操縱體質,我讓你們鎮封焚世秘境,你們何以違背師命,離開焚世秘境。難道不知,焚世秘境干係重大,牽連大陸之命運,是絕對不能離開的!哪怕我不在,這個世界也需要你們,四大秘境也絕對不能亂!」

四大秘境,事關著天武大陸的一個秘密。四大秘境的重要性,不亞於天魔域和當年的天帝宮。

當年他只是准許了陸離等八位弟子出世俗開山立派,其他一百名弟子都是被他派遣鎮封在這幾個地方。

天魔域有三十六弟子,天帝宮有三十二弟子,四大秘境各有八名弟子!

四大秘境事關重大。

南漓和瑾楓惶恐跪下,南漓說道:「萬萬不敢忘師命!師尊,乃是天魔域劇變,不斷有魔靈族人從天魔域掙脫出來。天帝宮的三十二師兄弟前去幫助天魔域的師兄弟,追殺逃入世間的魔靈族人!在閆碩三師兄等人追殺魔靈族人經過焚世秘境時,我和瑾楓才加入其中。焚世秘境那裡尚有六位師兄弟鎮守!」

「原來你們是為了追殺魔靈族人。」

鹿羽緩緩點了點頭,他沒有再怪罪瑾楓和南漓。

南漓口中的「閆碩」是他派遣在天帝宮鎮守的弟子中為首的,在一百零八個弟子中排名第三,被稱作是「三師兄」。

對於天魔域的情況,他早有所了解。

萬年前,他率領著人族群雄,在龍族、石人族等朋友的幫助下,挽救世界於魔族浩劫之中,並且將剩餘的魔靈族人全部封印在魔族的老巢天魔域。 那些封印,都是當世天武大陸最強的人聯手封下的,按理來說將亘古永存,是絕對不會出任何問題的。

尤其是天魔皇的身上,更是封了下一道絕世的封印。

卻沒想到,這萬年來,不斷有魔靈族人從天魔域掙脫出來,潛伏到了世間。

他的弟子元陽本來是鎮守在天魔域的,在五千年前追殺魔靈族人,也在靈岩域那裡坐化了。

為了追殺潛伏入世的魔靈族人,他的一眾弟子傾儘力量,卻還是有所遺漏。

之前他從桀魔尊那裡得到的線索是,天魔域怕是有不少魔靈族人都出世了。魔靈族人的魔族大業,便是想辦法助天魔皇破開封印!

待得天魔皇破開封印,就是天下浩劫再臨之時!

南漓說道:「當時,魔靈族人有不少,我和瑾楓最後追殺著一位魔王,在星落域這裡,和魔王展開了生死對決。為了覆滅魔王,我們最後擲出了天地烘爐,開啟了第三道命門,將魔王徹底的殺死。但是我們也在這一場大戰中傷勢嚴重,難以回到焚世秘境。為了保留性命,等待師尊的歸來,我們選擇讓自己鎮封在天地烘爐的命宮和爐火中。」

「你們殺了一位魔王,已不負為師對你們的教導。」

鹿羽緩緩點頭。

魔尊、魔君、魔聖,都是魔靈族的貴族。魔王則是貴族中的貴族。

天魔皇手下一共有八十一尊魔王,在滅世大戰中隕落了一些,但是在天魔域還封印了不少。

每一尊魔王,可都是僅次於天魔皇的危險存在。讓魔王潛入到世間,那絕對要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瑾楓和南漓殺死了一尊魔王,可以說是造福人族,拯救了無數人的性命。

就單單是這件事情,瑾楓和南漓已無愧是他的弟子。

南漓說道:「瑾楓和我追殺的乃是最後一位魔王,在這之前,閆碩師兄他們已和其他眾多魔聖、魔王拼得耗盡了一切……三十二位師兄弟也和我們一樣,相信師尊有天會歸來。他們將殘存的身體,化作了冰屍,鎮封在戰場中。忍受著無盡的折磨和痛苦,只為等待師尊。」

「戰場在哪裡?」鹿羽的聲音有些低沉。

「在青冰域的十萬雪山中。」南漓回答。

鹿羽長吸了一口氣,緩緩說道:「我當前去十萬雪山,找到閆碩他們,讓他們三十二師兄弟重新出世!他們沒有白等,我已歸來。」

南漓和瑾楓再叩首,激動無比的叫道:「師尊!上天賜予我們太多!我們終於得到您歸來!我們願燃燒自己的鮮血,隨著師尊再戰天下!師尊令旗揮出,我們將誓死而前!」

南漓和瑾楓的話語中帶著無以倫比的狂熱,那是一種激動人心的感召。

他們等待了一萬年,痛苦鎮封了七千年,便就是為了此刻的追隨!

在他們的心中,只覺得「上天賜予他們太多」。如今見證了師尊的回歸,這七千年的痛苦似乎都能忘卻了。

鹿羽深深的看了瑾楓和南漓一眼,一字一頓的說道:「這一次,我當集結所有在世的弟子們,隨我一起,再戰天下!」

「再戰天下!」

瑾楓和南漓聽著這話,一時間是熱血沸騰,澎湃到了極點。

「瑾楓,南漓,聽令!」

鹿羽還像當年號令天帝宮一樣,向瑾楓和南漓發布著號令。

「在!」

瑾楓和南漓肅然立正,哪怕他們的身軀殘缺,雙腿露骨,已無法站穩。

鹿羽命令道:「你們這次火速前往焚世秘境!且看看那裡還有多少師兄弟還在世。你們在那裡,隨時等待著我的號令集結!」

「是!」

瑾楓和南漓毫不猶豫的遵命,神態莊重。

這一聲令下,似乎回到了萬年前的天帝宮。

當年的天帝宮,巍巍如天闕。

旌旗林立,百萬雄師!帝威浩蕩,王師威嚴!一聲令出,天地色變!

這一次,一切又重新開啟了!

鹿羽和他的雄師,他的弟子們,又重新殺回來了!

鹿羽能感應到瑾楓和南漓的情況,兩人雖然身體殘缺,但是在焚世秘境那特殊的環境中,還能調息恢復。

這一次瑾楓和南漓前往焚世秘境,應無任何的問題。他們兩人即便實力暫不如前,但也不是一般人所能阻攔的。

瑾楓和南漓將帶著他的命令,先在焚世秘境那裡集結第一幫弟子!

一場浩浩蕩蕩的復仇之戰,已正式拉開帷幕!

鹿羽說道:「如今天地烘爐異變,已出現了第四道命門,不能再讓天地烘爐這般開啟了。我當將第三十六命宮復原,收回天地烘爐!」

鹿羽的眼光霍然看向了那一邊的第三道命門,一時間是風雲激蕩,天地色變!

轟!轟!轟!

天心王都迎來了又一次的劇變。原本聳立著人皇火山的地方,不僅是收回了所有的赤炎火雲,並且是重新釋放出了漫天的火霧。

一時間,王都的人已看不清人皇火山那邊的情況。

那裡聲震轟鳴,那裡天翻地覆!似乎天地在倒懸,似乎空間在崩裂。

當火霧又開始消散時,眾人震驚的發現,那偌大的人皇火山忽然不見了蹤影!

就這樣憑空消失了!

幾千年來,眾人已經習慣了人皇火山的屹立,已經將人皇火山當作了天心王都的標誌。

如今人皇火山消失,天心王忽然都感覺變得無比的陌生。

人皇火山為何會忽然消失?很多人都知道,這必然是和鹿羽有關係!

剛才,群雄從火雲上墜落到王都時,便親眼看到鹿羽乘坐著第三十六命宮,飛入到了火山之中。

他們還來不及沖向人皇火山那邊,不想人皇火山就已經不見了!

「啊!發生什麼了?」

這一刻,無數人驚呼。聲音無比的恐慌。

忽然的,眾人看到了一個身影自那片火霧中騰起,衝上了雲霄。

是鹿羽!

只見鹿羽一腳踩在一隻烏鴉的身上,金雞獨立。就這般乘著烏鴉,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穿雲而去,轉眼便已絕跡。

「鹿羽飛走了!」

眾人驚呼道。 在大家的眼中,鹿羽的身影堪稱是詭異。

一個人,乘坐著一隻烏鴉遠去。

關鍵的是,人皇火山呢?怎麼會忽然消失?

……

此時乘著蒼冥血鴉的鹿羽,眼光投向了一個方向。

那是熔漿之海的方向。

瑾楓和南漓已經領命前往焚世秘境中集結眾弟子了,而他將前往熔漿之海。

天地烘爐已被他收回,變回了原本的模樣。此時就放在他的懷中。

天地烘爐是他從天古寶地得到的寶貝,這件寶貝非常的神奇,並且有著很多的秘密。

當開啟第一道第二道命門的時候,天地烘爐可煉器煉丹,而當天地烘爐開啟第三道命門的時候,可變身火山,釋放無盡火雲。

如今天地烘爐產生了異變,出現了第四道命門,那又將產生怎樣的神奇?

他能感覺到,第四道命門非同小可,是一個非常恐怖的變化。

若能正式開啟第四道命門,也許將見證一個奇迹。

天地烘爐也可當作法寶來覆敵千千萬!

他非常清楚,天地烘爐之所以異變出第四道命門,是和熔漿之海有關係。

天心王都這片地方的地底是和熔漿之海相通的,天地烘爐變成人皇火山時,和熔漿之海聯通在一起。

熔漿之海的熔漿,在增加天地烘爐力量的同時,也給天地烘爐帶來了一個契機。

在熔漿之海那邊,也許他將探尋出天地烘爐真正終極的力量!

他除了要一邊推演天地烘爐的變化,還要前往熔漿之海那邊尋找契機。

另外,藍古仙子還在熔漿之海等待著他。

鹿羽乘在蒼冥血鴉的身上,飛過了山巒和大地,飛過了山林和平原。

在飛行的過程中,他忽然感應到越來越強的震動。

震動來自於熔漿之海那邊。

「熔漿之海發生什麼變動了?」

鹿羽大概能推斷出一二,熔漿之海的變故,應該是和天地烘爐有關。

天地烘爐開啟第三道命門,聯通地底熔漿七千年,和熔漿之海有著莫大的關聯。

天地烘爐驟然撤去,將導致地底熔漿逆流,這肯定要給熔漿之海產生一些變化的。

關鍵的是,天地烘爐異變出來的第四道命門,都和熔漿之海有關。

此去熔漿之海路途漫長,蒼冥血鴉表示它想要吸收兩株八瓣火蓮,恢復一下身體。

八瓣火蓮可是非常珍貴的天材地寶,蒼冥血鴉一開口就是兩株。

但是鹿羽聽到蒼冥血鴉的要求之後,反而頗為愉悅。

「血鴉,看來你想通了一點啊。」

鹿羽緩緩點了點頭,他可以感受得到,在跟隨他作戰的這些日子,蒼冥血鴉的心態潛移默化的發生了一些改變。

本來蒼冥血鴉一心求死,自暴自棄,對於自己身體的情況根本漠不關係,甚至巴不得自己的身體直接崩潰。

但是現在蒼冥血鴉卻主動要求自己補充能量,這可是一個難得的心態轉變。

這個世上,他對蒼冥血鴉的了解是最深的。當年他和蒼冥血鴉一起在冥河做下那一件驚心動魄的事情。他深知蒼冥血鴉的力量有多恐怖。

只要蒼冥血鴉肯積極的恢復自身,那將爆發出非常強大的能量。

目前蒼冥血鴉只要稍微恢復一點,就能打出自己的戰技了,無論是「血羽漫天」還是「血矛衝天」,或者其他更高級的戰技,那都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招式。

蒼冥血鴉能作戰的話,他的戰鬥力將大大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