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三人雖然看上去普通之極,但憑著對天道之氣的法則之力的敏銳感知,李逸晨卻能判斷出他們三人與星羅大師在武道之上有著極其相近的造詣,至於陣道造詣,那就不得而知了!

「你就是李逸晨……不錯不錯……」三人看著李逸晨亦是微微點頭!

的確如同李逸晨的猜測那番,他們三人的確是打著蒼雷蘊陽石的主意,但對於李逸晨的讚許到也發自內心!

畢竟無論李逸晨在遠古秘境中不計門戶之見而告訴大家離開之法,還是這一行千里奔走送回蒼雷蘊陽石,無一不體現出李逸晨的人品,給予這樣的後輩一些讚許,那也是情理之中!

「你們三個老傢伙來得正好,李逸晨在遠古秘境可以算是救了杜文彬和沈雲一命,你們作為陣神殿的長輩,如今總不能就幾句讚揚就把人家打發了吧!」不過三人還沒有開口,星羅大師卻已經搶先發難!

「我們是陣神殿的長輩不假,難道你星羅老頭就不是?而且李逸晨可還是專門給你送蒼雷蘊陽石來的,難道你就不表示表示?」不過那三人顯然也不是省油的燈,哪怕會看不出星羅大師欲轉移話題的心思…… 敖淼淼還是忍不住跑來看望敖夜。

她要向那些厚臉皮的老學姐們宣戰:敖夜雖然沒有一個漂亮的女朋友,但是,她有一個國色天香的妹妹……

這樣的話,會不會讓很多人知難而退?

當然,陪伴而來的還有419寢室的另外三名美女成員文蓮、夏天和俞驚鴻。

每當四美一起出現的時候,便是男生眼裏一道靚麗的風景線。這個時候,大家覺得和敖夜在同一個方陣也不是那麼令人難以接受的事情了。

平時他們是很嫌棄的。

敖淼淼把敖夜手裏的可樂搶下來,然後把自己擰開了瓶蓋的可樂遞了過去,說道:“你最喜歡的冰可樂……”

敖夜看着被她搶走的可樂,說道:“那瓶也是冰的。”

商殺之風云 “但那瓶不是我買的。”敖淼淼強勢的說道。

“……”

“哥,你喝啊。”敖淼淼催促着說道:“再不喝就不涼了。”

“我喝飽了。”敖夜說道。

“不,你沒有。”敖淼淼說話的時候,伸手握住敖夜的手,把可樂往敖夜嘴巴里灌。

等到敖夜「咕咚」「咕咚」的喝進去大半瓶後,這才滿意的鬆開了手。

剛纔敖夜哥哥嘴巴里是別人的可樂味,現在敖夜哥哥的嘴巴里就是自己的可樂味……

這對敖淼淼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哥哥,你又火了……真討厭。”敖淼淼看向敖夜,埋怨地說道。

敖夜挑了挑眉,說道:“不是你喊着讓我出來表演節目的?”

“那些蠢貨竟然敢說敖夜哥哥是繡花枕頭,只是長的好看,沒有才華……我當然受不了這個氣啊。要是哥哥聽到了,也一定受不了吧?”

“受得了。”敖夜說道。他指了指周啓航和李明遠,說道:“他們就一直氣我。”

周啓航和李明遠原本站在旁邊看熱鬧,聽到敖夜的話後都嚇了一跳。那能這樣污人「清白」的?

又見到敖淼淼眼神不善的在他們倆人身上打量來打量去的,心裏更是緊張,周啓航怒道:“敖夜,誰一直氣你了?我纔沒那個閒功夫呢。”

“就是,軍訓已經夠累了,誰沒事跑去做這個……”

倆人一邊說話,一邊裝作「我現在很生氣需要一個安靜的地方靜一靜」的模樣跑遠了。

敖淼淼盯着他們的背影冷笑不已,再敢挑釁敖夜哥哥,就不是摔幾個跟頭那麼簡單了。

“你吹蕭的視頻都快被傳瘋了。”文蓮擡頭看着敖夜好看的臉,說道。“我在好幾個羣看到過。”

“我也就是隨便吹吹。”敖夜「謙虛」的說道。

“我在視頻網站上面也看到了,好多人發彈幕誇你帥氣……當時是夜晚,黑燈瞎火的,我連你臉都看不清楚,他們怎麼就看出你帥氣了?”夏天調侃着說道。

這麼說敖夜就不服氣了,他從口袋裏摸出手機,打開視頻,說道:“你看,雖然當時是夜晚,而且操場裏面也沒有大燈……但是旁邊不是有篝火嗎?我當時站的位置距離篝火比較近,所以正好能夠照到我的半邊側臉。一個人長得好不好看,看半邊臉就夠了…….”

他指着視頻中的自己,接着補充說道:“再說,男人關鍵是要看氣質……當我吹蕭的時候,你有沒有感覺到那種超凡脫俗遺世獨立的謫仙人風範?”

敖夜的好友被人送了個「謫仙人」的外號,敖夜很喜歡這個稱號,但是沒人送給他。

所以他送給了自己。

“……”

“就是就是。”敖淼淼小雞啄米一般的點頭,看着夏天說道:“敖夜哥哥是最帥氣的,不看臉都知道他最好看了……”

又轉移視線看向敖夜,說道:“敖夜哥哥,你搶我詞了……下次這種事情交給我。我在心裏都準備好詞了呢。”

敖夜點了點頭,大度的說道:“好。下次交給你。”

“……”

現場死一般的沉寂。

大家都表情古怪的看着這兄妹倆,所有人都覺得他們倆人在開玩笑,因爲這種不要臉的話只有開玩笑的時候才能夠說的出來。

可是,看他們那麼認真嚴肅的表情,看他們清澈誠摯的眼神……難道是認真的?

——

一行人洗過澡,換了衣服,走到學校門口的時候,已經停着一輛奔馳商務車在等候了。

看到符宇出來,蹲在路邊抽菸的司機揮手喊道:“符宇,這邊。”

“哇!”高森滿臉羨慕,說道:“符宇,你家好有錢啊。車子都是奔馳。”

“這是奔馳商務,公司接客人時用的。我爸開保時捷,我爺爺平時的代步車是一輛庫裏南。”

高森只知道奔馳寶馬這種大衆品牌,問道:“還有庫裏南這個牌子的車?”

“那是勞斯萊斯旗下的一款車……”符宇雖然心裏鄙夷高森的孤陋寡聞,但是他能夠問出這個問題,不正滿足了自己的裝逼需求嗎?

介紹的同時,他也在仔細留意另外兩名室友的反應。

果然,聽到自己提到「勞斯萊斯」這個品牌時,葉鑫的眼睛瞬間明亮起來。而敖夜……敖夜像是沒聽到一般,率先鑽進了奔馳商務裏面。

「不懂?還是不屑?」

符宇在心裏猜測着,卻從敖夜的臉上看不到任何端倪。

“慶哥,開車吧。”符宇和司機打了聲招呼,出聲說道。

“好的。”司機把手裏的煙掐滅,等到所有人都上車後,這才緩緩把車開動起來。

符宇沒有騙人,他們家的飯店確實距離鏡海大學不遠,十幾分鐘的車程就到達目的地。

敖夜下車之後,擡頭打量飯店的名字。

龍宮大飯店!

這名字……

看到敖夜站在門口打量招牌,符宇走過來介紹說道:“我當時也好奇,問我爺爺爲什麼給飯店取這麼一個奇怪的名字……我爺爺告訴我說,當時他被恩人救了之後,問恩人住在哪裏,等到他好了之後要去家裏報答。恩人告訴他說自己住在龍宮裏……”

符宇扯着嘴角笑了起來,說道:“你爺爺還真是幽默,竟然說自己住在龍宮裏……哈哈哈,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龍呢?又怎麼會有龍宮這種地方呢?《西遊記》看多了吧?”

“哈哈哈,就是……我連蜥蜴都沒見過,更別說有龍。”葉鑫笑呵呵的附和。

“嘿嘿嘿,可能是敖夜的爺爺不希望被人報恩,所以隨口說了個地名……施恩不圖報,真是個了不起的老人。”高森也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龍。

敖夜看着哈哈大笑的三個室友,就像是在看三個智障。

那個時候,他確實住在龍宮。

真正的龍宮。 「表示……當然要表示了!」星羅大師嘴角微微一抽,看著三人這陣仗,知道今日若是不拔毛,只怕這三個傢伙絕對不會善罷干休,隨即眼珠一轉,手中已經多出五塊蒼雷蘊陽石,然後對李逸晨說道,「這次有勞你了,這五塊蒼雷蘊陽石就當對你的感謝,還請你不要拒絕!」

說著星羅大師向前邁出幾步,背對三人,不斷向李逸晨使眼色!

之前自己經拒絕過一次,如今星羅大師又如此,李逸晨自然一下子明白其中玄機,當即不再客氣地接過蒼雷蘊陽石道,「多謝星羅前輩!」

看著李逸晨如此一道,星羅大師得意的對他眨了眨眼,隨即又對三人說道,「我已經將人家李逸晨送過來的蒼雷蘊陽石拿出一半作為禮物送給他了,你們三個老傢伙還好意思在這裡空口白牙嗎?」

「什麼?一共就十塊蒼雷蘊陽石?」三人不由一愣,顯然他們也沒想到,李逸晨搞得如此聲勢浩大的就那麼十塊蒼雷蘊陽石!

「你們當蒼雷蘊陽石是爛大街的貨?一抓一大把?」星羅大師當即沒好氣地說道,「少在那裡廢話,人家後輩還在那裡看著呢!你們三個老傢伙是不是不想給人家好處了?」

李逸晨沒有要自己的蒼雷蘊陽石接著還幫助自己在圓謊,星羅大師此刻自然還是想給李逸晨謀點好處,如今這三個傢伙打著自己的蒼雷蘊陽石的主意而來,自己自然不能放過他們。

一番虛套之間,李逸晨也得知,眼前三人分別是紫雲大師、九星大師和天元十師!與星羅大師一樣,乃是當今陣神殿的十大陣師,哪怕是在造化境一階中,在陣神殿也有超然的地位。

三人雖然的確是打著蒼雷蘊陽石的主意而來,但對於李逸晨也的確有幾分好感,又被星羅大師有意的拿話扣住,三人自然也不可能真的一毛不拔!

當即紫雲大師送了李逸晨一把天人階高級道劍,九星大師則送了李逸晨一件天人階高級的防禦道器!

畢竟在他們眼裡,李逸晨就是一個天人境初期的來自寒冰宮的男弟子,給他一些天人階高級之物,也拿適合他當前的境界使用,而這些東西雖然亦屬精品,但在他們如今的眼裡,其實也根本不值一提。

不過到天元大師之時,天元大師卻拿出一個羅盤,雖然羅盤只有巴掌大小,但李逸晨卻能隱隱感到其中所散發出來的世界之力,而且在天元大師祭出此物之時,星羅大師嘴角明顯微微一抽,而看著星羅大師的模樣,三人皆是會意一笑!

「此乃覓寶羅盤,雖然不能攻,也不能守,但卻是造化階中一件不可多得的好東西!」拿出覓寶羅盤,天元大師並沒有直接拿給李逸晨,而是解釋道,「此物可以掃視一定區域中的寶物,而且哪怕寶物被移走,也能挖掘出其中的氣息,只要對方的寶物不是藏在擁有世界之力的道器之中皆無所遁形!來,我先教教你如何催動!」

天元大師說著也不管李逸晨的反應,當即操作起來!

而此刻李逸晨也是有心中暗笑不已!此刻他顯然已經明白過來,天元大師這哪裡是在送自己覓寶羅盤,根本是在借這個機會,查證自己給星羅大師的是否真是十塊蒼雷蘊陽石!

不過對於這種造化階的道器,除了道劍之外,李逸晨也是第一次接觸,當即還是認真的感受起其中的玄妙。

果然在天元大師催動下,片刻之間,覓寶羅盤之上已經多出一個光點,隨著天元大師手中陣訣變化,那道光點越發的澄亮起來。

「李逸晨,看到沒有,這覓寶羅盤就是如此操作的,剛才那光點應該就是蒼雷蘊陽石,而從光點最終的亮度來看,數量應該在百塊左右!」天元大師看似在給李逸晨解釋,但很明顯卻是在說給星羅大師聽。

點到為止之後,天元大師也沒有去追問星羅大師,當即把覓寶羅盤寄給李逸晨說道,「此物就送給你了,相信對你日後會有一定的幫助!」

「多謝天元大師!」對於這種神仙打架的事,李逸晨自然識趣的裝著什麼都不知道,反正他留下的目的已經達到,此刻自然也沒必要再去多事!

「你們……你們夠狠!」星羅大師哪會看不出天元大師的這點小心思,同時也知道自己那番手段已經沒有意義!

當然到不是說以星羅大師的手段避不過覓寶羅盤的探知,只不過剛才三人來得太過突然,他能做的僅僅只是把儲物袋收起來,而天元大師催動覓寶羅盤之際,他若有動作自然也逃不過他們三個傢伙的眼睛,最終也就只得弄成這樣的結果。

「一人一塊蒼雷蘊陽石,但我有多少之事,不得對任何人提起!」認清局勢之後,星羅大師也知道主動表示來封住他們的嘴!

畢竟整個陣神殿中若是其他人也知道他的蒼雷蘊陽石的數量,估計到時自己能留下十來塊都算是不錯的了!

「星羅兄,你這就過份了!」不過天元大師卻是搖頭道,「一塊蒼雷蘊陽石只能算是見者有份吧?想要封住我們的嘴,是不是應該再來一塊呢?」

叩天門 「好!算你們狠!」對方已經開出價碼,星羅大師也不欲再還價,此時他只想把這三個傢伙打發掉之後,回自己的洞府立刻閉關,如此一來,其他人就算再有什麼想法,那也不能再打擾到自己。

說著當即拿出六塊蒼雷蘊陽石,扔向三人,「這下你們滿意了吧!」

「星羅兄,看你這什麼態度,大家本是同門,資源共享也是體現同門友愛嘛,在一個晚輩面前這般模樣,你也不覺得失態!」

「就是嘛,星羅兄要注意自己的形像啊,不過既然你都給了封口費了,那麼關於蒼雷蘊陽石的事情,我們三人那是絕對隻字不提了!」

「不過我們得先聲明,此事若是別從其他途徑而知道來找你,那可就不關我們的事了!」

蒼雷蘊陽石到手,三人當即打趣道!

「什麼意思?紫雲老頭,你說的其他途徑是指什麼?」星羅大師似乎聽出他們話中另有所指!

「你還真不知道?」紫雲老祖看著星羅大師不由搖頭,隨即將當初發生在天器城外的一幕講了出來!

星羅大師的確是知道李逸晨說過那些話,但沈長城並沒有說明其中細節,他自然也就默認了這些是李逸晨單獨對沈長城所講,原本他還有些奇怪,為何這三個傢伙這麼快就收到消息,如今自然一下子就明白過來!

天器城乃是陣神殿的世俗產業,事情發生在天器城中,自然也有不少陣神殿的弟子知曉,陣神殿盤根錯節之間,這樣的消息,自然也就通過各種渠道傳入內峰。

「沈雲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得知具體情況,星羅大師更是氣不大一處來,哪怕他再白痴也聽得出來,如今的情況都是沈雲一手造成!

李逸晨顯然是知道蒼雷蘊陽石非同小可,所以堅持非要面見自己才肯說,可是沈雲那個混蛋不僅不記李逸晨在遠古秘境救他一命之恩,反而咄咄逼人,才使得李逸晨為求自保不得不當眾人說出蒼雷蘊陽石的真相!

雖然蒼雷蘊陽石之事是從李逸晨嘴裡說出去的,但星羅大師卻絲毫沒有責怪於他的意思,畢竟一切都如李逸晨所講。

他幫助呂安才完成遺願,只不過是敬重呂安才的尊師的這份情懷,可是他又沒得到半點好處,也沒有想過要得到半點好處,自然沒必要去冒著被陣神殿圍攻的風險!

所以在星羅大師看來,這一切都是沈雲一手造成的!

而就在此時,又有三人直接走了進來,為首的兩人氣息絲毫不輸於在場四人,而他們身後跟著的卻正是與李逸晨剛剛分開不久的沈雲!

「沈雲見過四位大師!」看著四人,沈雲當即行起禮來,不過行禮之際,眼睛的餘光掃向李逸晨之時,卻帶著幾分得意之色。

「免禮,免禮!」紫雲等三人當即揮手示意之間,此刻正不爽著沈雲的星羅大師卻是面色一沉道,「以後不用給我行禮,你的禮本尊也受不起!」

面對星羅大師這般情況,沈雲不由神色一愣!

之前李逸晨進入大殿,沈雲自然也回去找到自己的師尊鏡月大師,而自己的師尊鏡月大師與天相大師同樣也是陣神殿十大大師之一,兩人關係也向來交好,當時兩人正在一起,一番交流,將自己與遠古秘境的情況大致說了一遍之後,自然也將李逸晨故意毀掉萬相陣盤之事講了出來!

不過本來就不爽於李逸晨的沈雲,把過程講起來,那更加是李逸晨有意為之,完全已經上升到挑釁陣神殿的地步!

不過無論是鏡月大師,還是萬相大師的閱歷自然也看得出其中水分略重,但這又如何?

鏡月大師原本就是護短之人,自己的弟子吃了虧,對手還上了陣神殿他還能就此放過?雖然如今不便真把李逸晨怎麼,但給弟子撐腰,讓自家弟子把場子找回來總可以吧?

天相大師自然也看好摯友的心思,當即也借著萬相陣盤之事跟了過來!

如此一來,在沈雲看來,這原本是一場自己興師問罪之行,自己也可以借著這個機會好好的報復李逸晨一番,可是如今自己還沒發難,星羅大師卻先給自己來上這麼一出,不要說沈雲,哪怕就是鏡月大師和天相大師也有種搞不清楚情況的感覺…… 「星羅,你這是……」看著自己的弟子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人如此喝斥,鏡月大師臉色也是微微一寒,原本他就是為了護沈雲的短才趕過來,如今自己還沒開始,星羅大師就已經開始了,心中自然也生起幾分怒意。

「我這是……」星羅大師怒瞪著著沈雲道,「你師尊問我為什麼這樣對你?你有沒有原原本本告訴過你師尊,你做過什麼?」

看著星羅大師不似作假的怒意,鏡月大師也是心中一緊,似乎他也意識到沈雲好像隱瞞了自己什麼,當即轉向沈雲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畢竟遠古秘境中所發生的一切他們根本不清楚,都是沈雲怎麼說他們就怎麼信,但他們卻知道在遠古秘境中,若是遇到極大的好處這時,同門相殘的戲碼也同樣時有發生,此刻鏡月擔心的是因為一些機緣的問題,沈雲對呂安才暗下過毒手,而被星羅大師得知!

若真出現這樣的事情而被證實的話,鏡月大師知道哪怕是他也護不住沈雲!

沈雲此刻也是一臉懵逼,他想到的其實也與鏡月大師想到的可能差不多,否則星羅大師也沒必要動這麼大的肝火啊!可是仔細回憶,沈雲覺得自己好像在遠古秘境中不僅沒有給呂安才起過什麼衝突,好像還幾乎都在聽從呂安才的安排啊!

包括龍城預選之時,自己也都還在幫助呂安才賺取積分,可以說若非李逸晨毀掉萬相陣盤,贏走一萬積分,預選之冠也就落在呂安才的手裡了!

「星羅大師……我似乎沒做過什麼對你和對呂師兄不敬之事吧!」沈雲此刻也是一臉的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