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葉陽則神色不變,只是感嘆,楚天河和洪熙等大佬,為什麼掙中都省龍頭老大的位置,一旦坐到這個位置上,就能賺取常人無法想象的名和利!

就拿今天的預熱賽來說,單單入場門票,就賣了好幾百萬,場內人山人海,連綿千米的湖岸線,幾乎被人群擠滿,上萬人不止,還不算酒水收入。

當然大頭是每場比賽的賭注,場地一個個打扮靚麗的女服務員,拿著托盤從一位位客人身邊走過。

托盤裡有押注單,客人有看好的選手,要麼仍現金,要麼刷卡轉賬,或是簽支票。

坐莊的一方也不怕你簽了支票不給錢,畢竟是中都省這些大佬聯合舉辦的,你敢不認賬,他們就敢把你綁了,找你要錢。

若是不給,直接給你丟河裡餵魚。

雖然每個人押注不一樣,但綜合在一起,單單這兩天的流水,每天都有數億元。尤其明天,不僅場內這些遊客,普通大老闆,那些從中都省,乃至外省聞名而來的頂級富豪,最後也會參與。

以他們的身價,每場一兩千萬的賭注,根本不算什麼。

「靈兒,小雀,你們要不要玩?」徐宏拿了押注單,一邊說,一般朝葉陽看去,至於軒轅飛宇,則直接被他無視了。

與徐宏一起的高武,選了一個燕京那邊的退役拳手,這人恰好他以前見過,在燕京拳場,有一些名氣,勝績不少,壓了他五十萬。

姜小媛相信高武的眼光,壓了那位拳手三十萬。

吳小雨則大手一揮,壓了一百萬,還用眼神挑釁的看了看雲靈兒。

我美貌比不過你,可姐比你有錢。

雲靈兒可沒有這麼多錢,羞澀的搖了搖頭,小雀也是如此,兩人默默坐在一旁。

軒轅飛宇對賭拳不感興趣,同葉陽一樣,如老僧坐定般,根本不參與。

徐宏見狀,暗中嘲諷的笑了笑,然後拿了兩萬塊錢,給雲靈兒和小雀:「這筆錢你們拿著玩,輸了算我的,贏了,你們全拿走!」

雲靈兒和小雀先是推卻了一番,然後才拿了錢,跟著徐宏,高武等人賭拳。

徐宏心中得意,只覺勝券在握,就是差了點火候。

至於這兩個小女孩和葉陽還有那個一臉冷酷的青年是什麼關係,他完全沒興趣知道。

如今的葉陽,已經不被他放在眼中了,葉家棄少而已,哪能入他的眼?

接下來比賽開始了,燕京那位退役拳手,不愧是正規拳擊手出身,比對面那位野路子出家的拳手,要經驗豐富的多,幾下就將對手打到。

而今晚的預熱塞,規定十連勝的拳擊手,可以拿一百萬獎金。

每獲勝一場,如果退出,只能拿五萬,但休息十分鐘,繼續挑戰的話,只要贏得十場,就能獲得餘下五十萬獎金,也就是一百萬。

因為第一場獲勝,雲靈兒和小雀從一萬變成兩萬,兩個少女都興奮的手舞足蹈。

「怎麼樣,開心嗎?」徐宏嘴角掛著淡淡的笑容。

雲靈兒和小雀拚命點頭。

隨後那位燕京的退役拳手,連勝六場,第七場他選擇退出。

他知道自己的實力,越往後,對手便越強大,自己若無法獲勝,前面積累的獎金,可是一分都拿不到的。

連勝六場,雲靈兒和小雀,大賺了一筆,從一萬變成七萬。

而高武等人,也都高興的手舞足蹈,他們壓的比較大,連勝六場,幾乎每個人都至少賺了五百萬以上。

這筆錢對她們而言,並不算多,興許只是一年的零花錢,不值一提,但也值得他們不顧形象的開懷大笑了。

見雲靈兒和小雀贏了一大筆錢,小臉紅撲撲的,徐宏知道,這條魚已經上鉤了,至於葉陽和軒轅飛宇,那就是透明一樣的存在。

「你要不要玩?」徐宏笑著問道。

「沒興趣。」葉陽淡淡搖頭。

但他越是如此,徐宏等人笑的越得意,在他們看來,這位葉家棄少分明就是沒錢,才說自己沒興趣。

不過考慮到葉陽是姜小媛的朋友,大家也懶得戳破他,就勉強為這位葉家棄少,保留他那一絲微弱的自尊。

三國之帝霸萬界系統 雲靈兒似乎看出什麼,插了一句:「你們笑什麼,葉先生可是大人物,這點錢,他怎麼可能感興趣?」

小雀跟著道:「是啊,葉先生可是大人物呢,他才不在乎這點錢呢!」

雲靈兒和小雀雖然看不透葉陽,但本能的認為,葉陽應該是某個大家族子弟,地位明顯比徐宏,高武這群燕京來的普通富家子弟高的多。

畢竟能被楚天河,關東海那等大佬巨富敬如上賓,想來身份應該不一般。

『葉先生?大人物?』

徐宏和高武等人面面相覷,心中嗤笑,以為是雲靈兒和小雀顧忌葉陽的面子,才吹出來的。

曾經的葉陽確是大人物,但如今,只是被葉家趕出門的棄少,這樣也算大人物?不過大家終究沒有揭穿雲靈兒和小雀,因為沒這個必要!

姜小媛自覺和葉陽是同學,現在見葉陽落魄到這種地步,尷尬無比,早知道,她今天就不和葉陽相認了。

隨後幾場比賽,在徐宏和高武的分析下,眾人有輸有贏,但總體是贏了錢的。雲靈兒和小雀空手套白狼,到走時,也賺了數十萬,興奮的手舞足蹈。

「靈兒,小雀,我們明天再聯繫。」徐宏留了雲靈兒的手機號,和她還有小雀約定,明天一早會場見。

雲靈兒和小雀拚命點頭。

等和葉陽還有軒轅飛宇回到住處,兩個小女孩數著錢,咧嘴傻笑。

葉陽也懶得管她們,雲靈兒和小雀說到底,只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女孩,心智還不成熟。

他將雲靈兒和小雀打發到自己的房間,便盤腿冥思起來,為明天的擂台賽做準備。

軒轅飛宇見葉陽開始了修鍊,也盤坐在旁,進入冥想中,鍛煉自己的精神力。

第二天。

葉陽,軒轅飛宇,雲靈兒,小雀四人起了個大早,按照和徐宏等人的約定,到雲湖會場會面。

因為是最後一天,此時雲湖這邊已經人山人海,不過入場處,卻有數十個彪形大漢把手。哪怕在周圍,也有數不清的黑衣大漢在巡視,不少人腰間鼓鼓,顯然都揣著武器。

徐宏早已訂好位置,拿著入場卷,帶著葉陽等人就進了會場,坐在中間一排位置。

「這就是今天省北省南各大佬齊聚在一起劃分利益和地盤的打擂比賽啊?」姜小媛進入會場后,被裡面的氣勢給鎮住,悄聲問道。

「嗯,看這架勢,傳聞應該不假。」高武點了點頭。

葉陽和軒轅飛宇則一臉輕鬆,這種級別的擂台賽,他們還不放在眼中。

大概過了幾分鐘,省北省南各州市大佬終於進場,而人群也終於騷動起來。

大家都站起來,爭相往入口處看去。

「來啦,來啦,那是我們省北清河市大豪吳旗雲吳三爺!」

「那是我們省南撫州席天虎虎爺!」

「呵!省北東江市大豪周豪也來了!」

「省南夙州……」

眾人依次看去,只見這進場的每位大佬,身邊都跟著數十位穿著統一黑色西裝的保鏢,然後在這些保鏢的簇擁下,諸大佬排眾而入,登上擂台正前方搭建起的那座高台上面,按照各自所在的方陣、位置一一坐下。

登台的這幾位,無論哪一個,跺一跺腳都是半州震動的人物。

其中有些大佬和富豪,在中都省,都是叱吒風雲的存在。

最後進場的,則是省北第一大豪楚天河,和省南大豪洪熙,兩人氣勢都極大,鷹顧狼視,身後跟著或穿著道袍,或穿勁服的武道高手乃至術法大師。

「是楚天河楚二爺!」

「還有洪熙洪四爺!」

「今天的擂台賽有意思了。」

「是啊,這兩位可都是咱們中都省,數一數二的大人物。」

人群開始騷動,台下諸多從天南地北而來的大老闆富豪,紛紛起身,遙望此時已經登上高台的楚天河和洪熙二位大佬。

楚天河和洪熙的到來,徹底將今天的擂台賽推向巔峰! 「葉陽,比賽要開始了,我們登台吧!」見諸大佬都已到場,軒轅飛宇轉身朝葉陽問道。

「不用,不急這一時半會。對了,一會薛連信登台,你留他一口氣給我。此人,我會親手解決他!」葉陽叮囑道。

軒轅飛宇知道葉陽與洪門的過節,而他只想打敗薛連信,對薛連信並無殺意,點了點頭道:「行!不過我得先提醒你一句,洪門很強大的,至少我們日月魔教還得罪不起!尤其傳聞中,洪門那位老祖,早已超越後天境,現在的你,可不是洪門之敵!」

「嗯!」

葉陽應道,對此毫無畏懼,洪門再強,能有萬仙宗強嗎?

一旦他擊殺了薛連信,便能獲得一次邀人機會,等萬仙宗強者積累到一定程度。

到時,便是橫掃整個地球,都不在話下。

不過,此時他的注意力,都放在台上那些大佬身上,看著他們在上面談笑風生,拆斥方遒,不由心生感嘆。

這些大佬,三年前,曾在他眼裡,高高在上,是他窮盡一生,努力一輩子,都未必能趕超的人物。

曾做夢都想著,有朝一日,也能如他們這般,執一州牛耳,一言決人生死。而現在,他雖然還沒有走到那一步,但卻更勝他們一籌。

皇道劍神 「這世間一切都是腐朽的,唯有力量永恆。到時,任你富可敵國,權傾天下,我有一劍,當斬世間一切不平!」

葉陽深吸一口氣,再看台上楚天河,洪熙等大佬時,整個人變的平靜起來。

『咦,這個葉陽怎麼給我的感覺,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軒轅飛宇微微側目,覺得葉陽似乎變了。

和剛才的他,有著天翻地覆的區別。

正想著,整個會場突然一靜,沒有任何聲音。

只見所有大老闆,大佬都用凝重的目光看向最後進入會場,一位身著紅色唐裝,手拄著一根龍頭拐杖,在一眾黑衣保鏢和一位中年男子簇擁下,走向高台的老者。

「中都省第一大梟,東陵地下世界大佬徐天盛,徐三爺!」

徐三爺是中都省地下世界的老江湖了,在新中國成立前,就已經是中都省赫赫有名的大梟,江湖地位極高。

雖然三十年前就已經金盆洗手了,但哪怕楚天河和洪熙這種後起之秀,也要給這位老江湖三分薄面。

他們兩人打擂,每年也是由徐天盛徐三爺親自主持。

徐三爺雖然八九十歲了,但氣勢極大,尤其身體還十分硬朗,不輸楚家楚老爺子。他登台後,楚天河,洪熙,關東海等中都省諸多大佬富豪,盡皆起身相迎。

徐天盛點了點頭,安穩的坐到了主位上,

在他身後,有一位中年男子,眼睛半眯半睜,流露著精光。

楚天河,洪熙等一眾大佬,看到這名中年男子,目光都帶著一絲絲敬畏。

「抱丹境大高手?」

葉陽摸著下巴,若有所思,沒想到中都省,還有這種修為的武道高手,難怪洪熙,楚天河等大佬富豪,對中年男子無比忌憚。

「大家安靜。」就在這時,徐天盛開口了,他的聲音,蒼勁有力,中氣十足,竟然傳遍全場。

台下圍觀的數萬遊客,大老闆,無一人敢開口說話。

這就是徐天盛的權威,一位執掌中都省半個世紀的大豪的權威,哪怕他早已金盆洗手。

「諸位今天來,無非是為了一件事,爭奪中都省龍頭之位。」徐天盛環視全場,然後目光掃向洪熙與楚天河:

「但中都省的龍頭只有一個,而今時代發展也和過去大不相同。所以,我們便以打拳,分勝負。五局三勝,輸的一方,將從此退出中都省這個大舞台,或是臣服贏的一方,這是規矩,不可破。」

「但我徐某人先把醜話說在前頭,打擂的最終目地是為了和氣解決糾紛,爭奪中都省龍頭之位,哪一方若是不服,輸后再起糾紛,到時可別怪我徐某人翻臉了!」

徐天盛穩坐太師椅,溫和道出。

台下一片寂靜,沒人敢把他的話當耳邊風。

楚天河和洪熙,一左一右坐在徐天盛周圍,在他們兩邊,分別坐著省北與省南各州市大佬和富豪。

徐三爺說完,以楚天河和洪熙為首的兩方大佬和富豪,全都站了起來,恭恭敬敬表示聽從。

「楚老二,既然是五局三勝,我們還等什麼?」洪熙入座后,朝身後一揮手。

「韜贊大師,這場有勞你了!」

他話一出,就見一位穿著泰式佛袍的中年男子走出,他借著助跑,猛地一躍,就橫越數米高空,從高台跳到擂台中央,然後向楚天河這方行了一個佛禮。

觀眾席上,無數遊客和大老闆們,看到這一幕,本來對今天的擂台賽打鬥不屑一顧,現在已經震驚得說不出話了。

「王哥,這場有勞你了!」楚天河朝王哥看了一眼,這個韜贊的實力,應該是洪熙一方,最墊底的存在。

以王哥目前的實力,打敗他卻是足夠了。

「古泰拳高手?也好,我還從未和古泰拳武道大師交過手!」王哥眯著雙眼,上下打量台上的韜贊,之後身形一躍,無需借力,直接人如炮彈般射到擂台上。

「我去,輕功啊?」

等見到王哥登場,台下一片喝彩之聲。

外行看熱鬧,韜贊看相貌就不像國人,眾人心底有了偏向。

而王哥的登台,不帶一絲煙火氣息,比韜贊下台的方式看著更高端一些,大家自然更支持王哥了。

「大師,請!」王哥朝韜贊拱了拱手,做了一個起手式。

「這一局,王哥贏!」

葉陽坐在台下,目光一掃,斷然道。

「你怎麼知道?」軒轅飛宇正看著,聞言不由看向葉陽,驚詫道。

「那韜贊只修外功,不修內勁,橫練功夫雖已至大成。而王哥和他修為相差不大,但卻身經百戰,如果不出我所料,十招之內,那韜贊必敗無疑。」葉陽目光何等犀利,一眼就看出兩人實力間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