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當然秦沫語走出了這家,只不過這些都是秦沫語想要做的事情,但是秦沫語他現在做不到。

「行了,不就是和你開個玩笑么,現在的小孩子真是不禁逗了,想當年我剛開始自己出去買武器的時候可不知道被當時的店小二嘲笑了我不知道多少回,就是因為那些武器都是我自己煉製的。」

這個時候秦沫語也非常的無奈:「老闆,你能不能先把我身上的禁制給解開在開始緬懷過去啊!放心我絕對不走。」

其實現在就是秦沫語像走也不敢走了,很簡單,現在的秦沫語已經是金丹初期,就算是元嬰期想要給秦沫語的身上套上禁制也不可能無聲無息之間一揮手就能做到的。

這至少是一個化神期的大能有沒有,本身還因為自己進步迅速沾沾自喜的秦沫語現在已經蔫得不能再蔫了,自己到現在已經見過三個化神期的大能了,一個自己的二爺爺,一個是自己的二奶奶還有一個就是這個「靈光武器店」的老闆娘了。 這就讓秦沫語這個剛剛達到金丹期想要嘚瑟嘚瑟的秦沫語十分的難受,什麼時候這個世界上化神期的這麼多了。

現在秦沫語真的有點非常的無奈,現實實在是太殘酷了秦沫語一點也不想在這個武器店多待:「你看著出個價吧。」

秦沫語其實是想說,趕緊的我家煤氣還沒有關,能不能給個痛快,就算你不給錢都行的那種。

這個時候這個靈光武器店的女老闆瞬間就有了一個讚許的眼光:「沒想到你小小年紀,竟然有如此的氣概了,看來我之前的想法的確沒有問題。」

女老闆說著就直接把之前一著急在秦沫語身上施展的禁制直接就撤了下來。

這個時候女老闆看著秦沫語的眼神也是說不出的滿意,你看現在都滿意的已經開始冒綠光了。

這個時候的秦沫語也發現了這個武器店之中的氣氛除了一點點的問題,在看著女老闆的神情,回想起了之前在皇朝之中聽老皇帝提起來的那些凡間的三流文人經常描述的事情,不由的咽了咽口水,十分驚恐的看著這個女老闆。

她是不是要做什麼奇怪的事情,越想越覺得不正常的秦沫語現在一步一步的後退,女老闆則是一步一步的追著秦沫語咬的很緊。

就這樣秦沫語後退後退著就撞到了武器店之中唯一一根柱子之上,這個時候女老闆也伸出手來,秦沫語急忙伸出雙手護在胸前。

「做我徒弟吧!」

「我喜歡男人!」

這個時候空氣突然寧靜,就好像有一隻烏鴉從半空之中「啊啊啊」的吃著省略號飛過一樣。

這個時候倒是女老闆「噗嗤」的一聲笑了出來。

「你竟然覺得我喜歡女人,你是從哪裡學來的這些不三不四的東西。」這個女老闆這個時候笑得竟然有點上氣不接下氣。

「從長相上猜的。」這個時候秦沫語也有點生氣,不就是找個徒弟么,幹嘛弄得那麼神秘齁嚇人的。

「額。。。。。。」很顯然秦沫語這句話就像一把十分鋒利的箭矢直直的扎到了女老闆的致命要害之上。

說實話這個女老闆長得還是挺落落大方的,要說身材也還算是火辣,再加上一身十分簡短的鍛造服,修長的大腿,纖細的腰身,無疑不是男人最喜歡的地方,要說這最大的敗筆就是這個女老闆長得有點大方過了,嘴唇邊上到現在還留著胡茬。

其實這也不怪女老闆,相比較之前在路上摟著姜行大腿不放的那個毛怪來說,這完全是已經進化完全的美女了。

而且在秦沫語來之前這個女老邊起床之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刮鬍子,只不過是這個鬍子長得實在是太快了。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這個女老闆顯然是被秦沫語說道傷心事了,竟然開始嚎啕大哭起來:「又不是我想長成這個樣子的,我腿粗我有辦法,我腰粗我有辦法,我長的胖我有辦法,可是這個鬍子我有什麼辦法,什麼偏方我都試過,可是別人那裡都是脫毛的,到我這裡就跟是施了化肥一樣的瘋長。」

很顯然秦沫語沒有想到女老闆竟然會有著這麼心酸且不為人知的過往,一時之間竟然有些後悔自己之前說的事情。

秦沫語來到這個想要當自己師傅的女老闆的背後輕輕地拍著女老闆的後背然後輕聲的說了一句:「對不起。」

很顯然秦沫語除了對不起之外還能再說一些什麼來安慰一下這個哭的讓人有些心疼的女人。

這個時候這個女老闆也許是聽到了秦沫語的道歉淚眼婆娑的抽泣著看著秦沫語說道:「那。。那你做我的。。。。做我的徒弟,我。。。我就原諒你。」

很顯然秦沫語真的通道了這個女老闆的傷心之處,但是要是拒絕的太決絕了秦沫語的內心又覺得十分的罪惡。

「只要你能在煉器上面贏過我就可以。」別的不說至少秦沫語現在在煉器上面尤其是獸煉上面完全可以說的上是沒有她煉製不出來的就算是神器只要是有材料秦沫語也能給你練出來。

這個時候女老闆簡直就是根本控制不住的哭的更加的澎湃了,原因沒有其他的就是在自己的心裏面想到:「現在收個徒弟都要使苦肉計才行了么?」

秦沫語也是沒有想到自己明明都已經答應了這個人的要求了,怎麼這個眼淚還止不住的往下流呢?

「那個。。。。。額。」秦沫語一時之間竟然發現自己都不知道怎麼稱呼這個想要當自己師傅的女人究竟叫做什麼名字。

「我姓花,你直接就叫我花姑就好了。」這個時候應嚴內牛滿面的花姑說到。

「花姑我都答應你了你還有什麼可哭的啊!」這個時候秦沫語的內心顯然是有些無奈的,不過誰讓自己嘴欠哪壺不開還就提哪壺來的。

「我就是控制不住嗎!」這個時候花姑也算是徹底破罐子破摔了,本身已經跪坐在地上哭來的,聽見秦沫語的詢問之後,就直接哭著起身,然後哭著示意秦沫語跟上,哭著把店門上面的牌子轉成休息然後哭著帶著秦沫語來到了武器店後面的院子里。

這個時候秦沫語看著一直就沒有停下來一直在流眼淚的花姑,直接伸出了大拇指也沒有管花姑聽到之後會有什麼樣子的反應說到:「花姑你真是海量啊!」

這倒是讓花姑笑了出來,只不過現在這笑真的是跟傳說之中的那句話一樣比哭還難看,就是那種明明嘴角已經上揚了但是這眼淚還是跟開閘了一樣,而且至少是三峽大壩那種級別的。

就是跟正常的流眼淚已經不一樣了,這得虧是秦沫語吃了駐顏丹根本就長不高,也長不老,一直就是九歲小孩子的樣子。

要不然秦沫語早就不知道被這個眼淚掃射成什麼樣子了。秦沫語幻想之中至少自己會被這眼淚打出幾個窟窿來是絕對沒有什麼問題的。 花姑這個時候也沒有什麼反駁秦沫語的想法可能也許是哭的沒有別的心思了吧。

秦沫語這個時候也開始打量起來這個後院,還真別說這個後院還真是挺專業的,不僅僅有鍛造的時候用的所有用具,就連淬火的水都是十分上好的靈泉水。

這個時候花姑可能是想讓秦沫語認下自己這個師傅心服口服,所以就連打造的器具都是讓秦沫語選擇。

「那我們就比賽打造翅膀吧。」秦沫語認真的想了一下,然後開口說道。

要說這獸煉之中最出名的其實就是翅膀,而且翅膀除了鍊氣期需要很多的時候就算渡劫期的大能也會需要的。

只不過這個翅膀的等級自然不在一個等級之上。

要知道所有修真能夠用到的器具其實都是有等級的,就像最低等的其實就是凡品,然後就是法器,靈器,法寶,神器。

當然這也僅僅是大眾分出來的等級,雖然說這個等級也沒有什麼問題,只不過有的時候就算是法器可能也會比神器還要厲害,這主要就是看這個法器的具體能力了。

之所以這麼說,那是好像之前說過的神器月輪一樣,只不過法器所用到的材料自然跟月輪不同。

而且這些法器之類的也跟打造的人有很大的關係,如果一件法器你在裡面加入了規則,拿怕是一個再小的規則都會讓這個法器變得不同凡響,只不過也沒有幾個人會無聊到去做在法器之中加入規則這種事情。

實在是有點太無聊了,當然也有可能是這個人根本就不會臉器也說不定,反正歷史上面的確有著幾件這種類型的法器。

這個時候花姑也沒有廢話直接就開始挑選材料,甚至就算秦沫語準備挑選的材料都準備好了,這讓本來打算直接用靈氣打造的秦沫語對花姑的好感大大的增加。

而且用花姑材料秦沫語一點也沒有什麼不好意思,因為秦沫語本身也沒打算把這件打造出來的羽翼佔為己有,實在是秦沫語根本就不需要,要知道之五年之中秦沫語由於無聊的進不僅僅是幫助共生體修鍊升級那麼簡單,而且還跟自己的三十六個供身體只見全部完成的初步的同調。

在同調的過程之中秦沫語發現自己之前根本就不用擔心自己沒有什麼攻擊手段,因為很多的共生體天生就帶有攻擊手段給秦沫語使用。

這其實也是當初皇女的饋贈,之不過秦沫語一直都沒有發現過而已。

現在秦沫語就直接召喚出了一隻共生體,而且還是大家所熟悉的一直共生體,花姑自從一開始認真的挑選材料開始之前已經開閘了的眼淚瞬間截然而止,十分的神奇,甚至就連秦沫語本事已經準備好的心境瞬間就被花姑這非常生硬的眼淚給吸引走了。

不過還在秦沫語雖然一開始就沒有抱著什麼十分認真的心態,要知道就這麼一個小小的武器店雖然花姑的修為的確是非常的高,但是煉器的水平還真的就不是能夠跟秦沫語睥睨的水平。

這也是秦沫語對與系統的自信,當然這是在秦沫語已經在蠱蟲巢穴的地乳靈泉宮殿之中不知道打造了多少靈氣武器才敢這麼自信的說自己的煉器水平。

要知道獸煉可跟普通的煉製完全就是兩回事情,只不過獸煉之中也是有分門別類的,之前說過獸煉獸煉就是利用野獸本身的材料來製作,秦沫語之前利用靈氣凝聚成為獸類的模型但是能夠打造出來的在某些意義上面並不是完整的獸煉。

正好秦沫語也試一試自己用靈獸身上的材料能夠做到那個地步。

花姑那邊早就開始了,只看見花姑直接拿了一對雷翼鳥的翅膀,看樣子是要打造一對風雷翅,風雷翅一般情況下就是採用雷系或者是風系的靈獸翅膀打造在添加一些相對應的材料就可以了。

要知道獸煉最大的特色其實並不是用靈獸身上的部件來煉製武器,最大的特色其實就是獸鍊師都會有一個相應的煉製獸煉武器的靈獸噴吐獸火。

秦沫語回頭的時候正好看見了花姑的靈獸,那是一隻花精,要知道在修仙界花精可真的不常見,因為一般情況下除了靈之外就是獸根本就不會出現第四種有智慧的生物,但是精怪除外。

這些精怪的修鍊方式近似於人,但是這些精怪本體天賦有很像靈,但是靈對於法則的領悟要比精怪強,人的修鍊速度要比精怪快,再加上精怪的數量稀少,所以很少聽聞有人收服過精怪。

這邊秦沫語和自己的那一隻共生體瞬間同調成功,接下來就開始挑選材料,之前說是翅膀的時候花姑拿出來的材料品質都是非常好的那一種,秦沫語左挑右挑,最終還是拿起了一個長相十分不起眼的翅膀。

這翅膀是在修仙界非常常見的風鳥,這風鳥最大的特點就是非得很快,甚至就是元嬰期想要抓住他都要費點力氣,但是這種鳥的修為卻是低得要命,只有鍊氣九層的修為,所以說這也是折衝小年出名的原因。

秦沫語直接就把這對翅膀放在了砧板之上,然後就拿著一旁的鐵鎚開始一通亂砸,甚至就連本身專心致志的花姑都被這陣讓人頭疼的聲音之中從煉器的狀態之中退了出來。

不過還好這個時候完全是花精正在使用獸火炙烤雷翼鳥翅膀的時候,現在退出狀態倒也對臉還不會造成什麼影響。

只不過秦沫語這個揮動鐵鎚的聲音實在是就好像一直往花姑的腦袋裡面鑽一樣,一時之間花姑煩躁的要命,甚至想要直接一把火過去燒掉這裡的一切。

這個時候花姑突然驚醒過來,有一些狐疑的看著秦沫語,但是對於秦沫語這揮動鐵鎚的規律觀察起來。

要知道本身風鳥的翅膀是十分柔軟的,根本就沒有辦法使用錘法來鍛煉材料,一般都是通過炙烤來凝練翅膀之中的精粹,燒掉翅膀之中的雜質。 而且在獸煉之中的錘法也沒有聽說有可以擾人心智的錘法,難道這個小姑娘有師承,可是花姑又是轉念一想,要是有師承的話根本就不會外出獨自一人來售賣這獸煉兵器了呀。

一時之間花姑也陷入了迷茫。

要知道其實花姑在聽秦沫語說完那些獸煉武器是秦沫語自己煉製的時候第一時間就是驚喜,其實這個最簡單的原因就是,那些迂腐的老傢伙,肯定是不會讓自己的徒弟把武器售賣出去的。

要知道其實獸煉之中那些真正有傳承的那些老一脈的獸鍊師為了保護自己的手藝不會被抄襲所以才會立下很多規矩,但是正是因為這些規矩的存在才會導致現在獸鍊師的很多技法已經萬千的丟失在了歷史的長河之中。

甚至就連師傅對於自己的徒弟都是常規性的留一手,長此以往獸鍊師到最後留給後人的可能只會是一些沒有什麼價值的獸煉武器而已。

這其實也是花姑為什麼對於給自己找到一個徒弟為什麼那麼的之中,正在花姑思考事情的時候花精已近開始催促花姑要進行下一步驟的煉製。

其實獸煉的精髓就是打通原本的材料原本藏在經脈之中的隱脈,或者是直接在現有基礎的經脈之上直接利用經脈改造成為隱脈。

利用隱脈的特殊性來打造出屬於武器的符文,這可以說是獸鍊師最為重要的一部分,甚至可以說是獸鍊師最重要的傳承。

因為每一個獸鍊師的手法都各不相同,所以才會是獸鍊師手中的重中之重。

只看見花姑直接拿出了淬火的靈泉直接在看空之中凝聚這風雷符文,然後直接將這個符文貼到了雷翼鳥燒的通紅的翅膀之上。

三天閃婚,天降總裁老公 一時之間整個後院都瀰漫著一種燒鳥毛時候的那種嗆鼻子的味道。

很快花姑看著時機成熟也直接將整個雷翼鳥的翅膀放到了之前存放淬火靈泉的水缸之中,一時之間煙霧氤氳倒是讓著獸煉時候產生的熱燥之氣少了不少。

要知道一般情況下淬火選用的都是寒泉水,所以就算是產生的水霧也會是冰冰涼涼的讓人清涼異常,這也是花姑為什麼雖然是一個獸鍊師,但是身上的皮膚一點都不想其他的鍛造師一樣粗糙異常。

零式戰爭 這個時候花姑的風雷羽翼也打造的差不多了,直接用神識就把它從寒泉水之中拿了出來,只看見整個風雷羽翼上面綠色的流光還有時不時閃過的雷電就可以看得出來這羽翼不是凡品。

這個時候的花姑也有了時間真真正正的好好地看看這個小姑娘究竟是怎麼煉器的,畢竟花姑已經認定這這個人就是自己日後的徒弟,這個時候也可以好好的觀察觀察自己這個小徒弟的基本功倒是是什麼樣子的。

只不過自從秦沫語剛才錘鍊風鳥翅膀的時候,秦沫語這邊的獸煉就已經開始像美食節目開始進發,現在的秦沫語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拿出了一隻刷子,正在蘸著不知道什麼時候調好的繪靈液才鳳鳥羽翼上面非常均勻的塗抹著。

就好像秦沫語現在根本就不是在煉器,就是在做著燒烤之前刷醬料的準備工作。

這個時候花姑則是有點點震驚,正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作為一個地地道道的燒烤愛好者花姑發現現在秦沫語這樣刷醬料的動作簡直是完美至極。

像秦沫語的這種刷醬方法,不僅僅可以把醬料刷的更加的均勻,而且在烤的時候也可以更加的入味,食材與火焰之間親密接觸的時候也會非常的融洽簡直就是燒烤界之中獨一無二的手法。

是事實上花姑也是直接就這麼說了出來,這個時候秦沫語也有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只不過這個時候花精很顯然看不下去了,要知道花精可是跟了花姑不知道多少年,一直都是獸煉時候最好的幫手,當然了最關鍵的時候還是需要獸鍊師自己動手的。

但是這些年被花精經手的獸煉兵器沒有一千也有百八,自己的主人現在的舉動實在是有一些迷啊。

這個時候花精也僅僅是在心裡吐槽,要知道這些年找上門來要當徒弟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可是花姑就是無動於衷,這會倒是好了花姑哭著求著對方當徒弟,這在修仙界應該也是獨一份了。

也許這就是花姑對於這個人十分痴迷的讚美吧,不過想想也是,哪有獸煉的時候把材料當成燒烤來做的呀,這根本就是不可行的事情。

這個時候花精很顯然也想起了之前那個來求花姑當師傅的小帥哥,要是說起來那個小帥哥長得真的是相當的不錯,而且還十分的有男子氣概就算沒有收起來當了徒弟,當個小情人還是不錯的。

誰成想花姑就看了一眼直接就把那個人給轟走了,這倒是讓花精當時傷心了好幾天呢。

正在花精憶往昔的時候,秦沫語也開始召喚下一隻召喚獸登場了,那俊朗的身姿還有十分華麗的翅膀,尤其是眼神之中帶有的那一絲冷漠,簡直就是花精心目之中道侶的最佳人選,這個時候花精不由自主的開始向著秦沫語的方向飛了過去。

沒錯秦沫語召喚出來的就是墨,只不過墨登場之後沒有多說一句話,看了看秦沫語之後就直接走到了風鳥翅膀的旁邊,然後就直接煽動自己的翅膀,一時之間竟然有著很多綠色的火焰從墨的翅膀之中飛舞出來。

這些火焰飛舞出來之後墨看了秦沫語一眼然後就直接飛回了召喚寶典之中,這個時候秦沫語的嘴角還是出現了一絲苦笑。

「這個墨還真是一個小心眼呢。」雖然這麼說著,但是秦沫語還是非常的愧疚的。

墨煽動翅膀召喚出來的其實並不僅僅是火焰那麼簡單,這是墨根據青苔的教導總結歸納出來的生命之火,可以說雖然是火焰但是並不像尋常火焰那樣有著十分強大的破壞能力。 第一百三十一章

這個時候一直在旁邊的花姑倒是驚訝異常,要知道花姑作為一個獸鍊師對於生命的氣息簡直是再熟悉不過了,要知道一個好的獸鍊師最強大的技能就是能夠保留這個試煉武器之中關於這個原材料的生物額技能越全,那麼這個獸鍊師的能力也就越強大。

但是這個關乎到強大的技能其實還有一個十分關鍵的元素,那就是這個原材料是不是新鮮的,要知道很多的獸鍊師在幫別人製造獸煉器的時候甚至都是直接從活著的靈獸身上直接割取材料的。那個場面簡直就是十分的血腥,當然這在修仙界之中也不是什麼特別的事情,因為不僅僅是靈獸,就連修仙界之中也不是一片和諧的。

現在秦沫語使用的這個技法,簡直就是完全為獸鍊師準備的一樣,這樣一來無論已經是是十天還是兩年的材料都不會再有什麼區別,也不用直接從靈獸的身上直接取材,而是能夠讓靈獸死亡之後在住這些事情。雖然說對於修仙者來說根本沒有什麼區別,但是對於靈獸來說,還是能夠少受到一些痛苦的。

而且並不是所有的材料都是能夠抓到活體的,更多的時候能夠得到的本身也就是一點點已經不知道多少年的材料,這才是真正考驗獸鍊師能力的時候。

現在秦沫語也沒有怎麼管理飛鳥翅膀的煉製,要知道之前翅膀之中的雜質已經完全被秦沫語用鎚子錘鍊了個乾淨,現在做的只不過是加強獸煉武器的生命氣息而已。

只不過現在在現場的人裡面根本就沒有一個是在關注秦沫語煉器的過程的,首先是花姑,早就已經被秦沫語這煉製鳳鳥羽翼的香氣給吸引過去了,甚至嘴裡念叨著什麼:「再加點孜然那簡直就是完美。」之類的話。

現在的花精則是心心念念的想著墨的身影,很顯然一時之間花精已然被墨不經意之間漏出來的帥氣給迷倒了。

這個時候秦沫語則是全神貫注的在盯著眼前的這對翅膀,因為現在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很快這對翅膀的翅尖各自滴出了一滴淡青色的液體,秦沫語手疾眼快,直接伸出手掌一陣掌風把這兩滴精華吹到了淬火的寒泉水之中,接下來這對蜂鳥的翅膀也開始非常迅速的軟化,到最後就僅僅變成了一對合起來才巴掌大小的翅膀,這個時候淬火的寒泉食之中也是一聲巨響。

然後一道綠色的光芒變成了一隻非常小巧的鳥十分迅速的飛舞在這個後院之中的空間里,眼瞅著就要飛走了,秦沫語直接就把剛剛煉製好的那對巴掌大的翅膀扔向了空中,這個時候伺機逃跑的小鳥直接就非常迅速的筆直的沖向了秦沫語剛剛煉製好的那對小翅膀之中去了,就好像那裡有什麼十分重要的東西一樣。

這個時候秦沫語直接就把這對翅膀扔到了寒泉水的水缸之中,然後手裡掐了一個咒訣,就看見這個水缸之中所有的寒泉水都被無形的牽引到了半空之中。

然後就非常迅速的開始向在這個水團正中央的那對青色的風鳥羽翼填充過去。

然後整個風鳥羽翼就像是正在充氣一樣開始膨脹起來,在最後的一滴水也全部的進入到飛鳥翅膀的時候整個翅膀開始瘋狂的旋轉起來。

所有的水分又開始變成水霧再一次的從風鳥的翅膀之中再一次的沖了出來,只不過跟之前花姑的水霧不同的是這一次的水霧明顯的戴上了溫熱的感覺,很顯然實在翅膀之中帶走了大量的溫度。

這個時候秦沫語看花姑十分驚奇的表情也開始解釋起來:「這蜂鳥的翅膀本身就不是陽屬性的,所以這寒泉水中的寒氣正好替換了之前錘鍊翅膀之中的雜質的時候所帶有的陽屬性能量。這個樣子能夠讓著風鳥羽翼飛的比原先更快,而且對於遁光還有大概五成的速度加成。」

現在的花姑簡直就是感覺有點挫敗感,要知道眼前的小姑娘也就九歲左右的樣子而已,但是對於獸煉的知識甚至都已經超過了自己不知道多少。

一時之間花姑有一些開始懷疑人生,為什麼如此的不公,這個時候秦沫語的羽翼也已經煉製好了。

秦沫語直接招手把這個翅膀收了下來,然後把這對翅膀放到了花姑的手中,然後在花姑的手中就直接飛出來了一個巴掌大下的小風鳥。

「?這是,器靈!!!!!」一時之間花姑也十分驚訝起來,要知道獸煉之所以會出名除了保持原有的技能之外,就是有大概百分之一的可能鍛造出來器靈。

雖然這個器靈就是這原材料的靈魂直接打入到了獸煉器之中,但是這個成功的幾率趨勢不知道比別的武器的成功幾率大了多少倍呢。

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這獸鍊師能夠保持住獸煉武器之中原本就屬於材料的氣息,但是沒有想到自己這個不知道儲存了多少年的風鳥羽翼在沒有獸魂的情況下還能夠打造出來器靈。

而且看著這個小姑年的樣子打造出來獸靈很顯然不是什麼特殊到值得驚奇的事情。

這怎麼讓花姑不感到驚奇呢。

只不過很顯然之前跟這個小姑娘打賭的賭注是再也沒有辦法實現了,自己這一身的本領甚至都比不上人家小姑娘使出來的錘法精妙呢。

很顯然秦沫語也已經發現了花姑的落寞,但是經過了之前在店裡面的那幾齣之後,秦沫語這個時候很顯然是再也不管靠近花姑了。

誰能想到他還有什麼幺蛾子呢。

很顯然有的時候就算你多的再遠幺蛾子也會找上你的:「師傅在上受徒兒一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