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治安局對於不同金屬可以兌換的積分,並不是完全按照經濟價值來考量的。而是按照獲取的難易程度。

材料的功能雖然高低不同,但是獲取的難易,自然也是更加值得考量的方面。

俗話說,物以稀為貴,就是這個道理。

治安局自己擁有的材料,在某些方面的特性上可以說是稱霸全球的,但是,在積分商店中,卻根本沒有回收這些材料換取積分的選項。

倒是在可以用幾分兌換的天材地寶中,卻是有著它們的身影,價格,和同等級的材料差不多。

按照范伊翁的說法,自家就能做的材料,還要花積分收購,那簡直就是腦子有坑了。

而那些道家自有的金屬,價格卻比同樣級別的材料要低一些。

道家自有的材料,其實都是針對溝通天地間某些能量方面進行的強化。適用範圍比較窄,除了道門和佛家有需要之外,也就只有某些陣法可能用到了。

因此,道家的金屬材料雖然珍貴,但是真正的需求量卻並不是那麼大。

只是,治安局除了要給蘇嵐收購材料之外,在玉虛宗得到的傳承中,也有著陣法符文的傳承。

這其中,技術部的一些設想,需要用到道家金屬來實現。

當然,這些,范伊翁是不會讓那些道門知道的,為了這點,就連玉虛宗的陣法篇,都沒有放出去。

剩下的,那些其他國家的金屬材料,自然價格要更高一些。對於那些管制極嚴格的材料,治安局自己的渠道都很難獲得,如果真的能夠從其他人手中收回一些,治安局自然也不會介意給出一個高價格。

當然,那些蘇嵐已經不會在乎了,他對於新出現的積分商店所聽到的最後消息,就是道門現在為了省下一些材料和錢,開始瘋了一樣接取治安局的積分任務。

現在,這些枯坐山中幾十年,一生沒有玩過遊戲的老道士們,一個個都成為了任務狂魔,為了幾十或者幾百積分而歡欣鼓舞著。

客廳中,蘇嵐打開箱子,將一塊塊的金屬材料拿出來,然後心念一轉,召出了流影劍。

流影劍剛剛出來,就發出陣陣急速的嗡鳴聲。

「流影說它問道了美食的味道,在問今天是不是要吃大餐了。」蟲蟲的聲音響起,幫流影劍做著翻譯。

蘇嵐看了看面前冰冷的金屬,怎麼都無法將這些硬鐵塊和大餐聯繫起來。但是仔細一想,流影說的也沒錯,這些金屬對它來說,還真的就是大餐了。

「對,就是給你的,你去吃吧。」蘇嵐的話剛說完,流影就化作一陣流光,撲到了金屬上面。

「它說嗯。」蟲蟲不緊不慢的做著翻譯。

「這句話就不用翻了,我能猜到。」蘇嵐一頭冷汗的說道。

「嗯,這句話是我說的,不是翻譯。」

就在蟲蟲說著話的時候,流影已經離開了第一塊金屬,那是道家的太**金。

在道家,太陰代表著月亮,太**金自然也是月白色的。

炮臺法師 流影劍離開了,自然意味著他已經用餐完畢。只是蘇嵐左看右看,金屬還是原來的大小,還是原來的樣子,根本沒有任何的改變。

「這就吃了?好像沒什麼變化?」蘇嵐托著下巴,如果金屬在流影吃完之後沒有變化的話,那麼自己是不是還能用來煉器?

「你拿起來看看嘞。」蟲蟲提示到。

「我去~~~」蘇嵐的手剛剛觸碰到太**金,原本堅固的金屬就已經變成了無數粉末,隨風飄散。 蘇嵐現在無比的慶幸,慶幸自己當時沒有在金錢的壓力之下,選擇讓流影去偷採礦山的礦石。

否則的話,流影劍超重還是最好的結果,那些被吸收后的礦石如果都變成了這個樣子,到時候一場雨下來,那麼整座山豈不是都要塌了?

到時候,要有多少無辜的人妄送性命?

直到現在,蘇嵐這才明白,古代鍊氣士到底有多麼的恐怖。只是青寒子手中的一把飛劍,放到現在,一不小心都會造成極大的傷害。

流影劍帶著歡快的嗡鳴聲,在礦石之間不停的穿梭著。每個被它吸收完的礦石,都會在下一秒變成一堆灰塵,在流影劍帶出的風聲中消散於天地之間。

很快,一半的礦石就已經消失在了桌子上,流影劍雖然沒有餓的感覺,但是對於能夠增強自己實力的礦石,自然是有著類似於本能般的喜愛。

蘇嵐看著流影劍吸收著礦石精華,忽然間,心中出現了一股看著自己孩子茁壯成長的感覺。

這樣的感覺,混合的欣慰與滿足,讓蘇嵐覺得有些奇怪,但是又很舒服。

客廳中,一時間沉浸在這樣安靜,但是又帶著一絲淡淡小幸福的環境中。

直到驟然響起的警報聲,讓蘇嵐從安靜的心緒中忽然驚醒。

「怎麼了,怎麼了?」刺耳的警報聲,將正沉迷於鍛煉身體的胡烈和鄭青松都驚動了,紛紛跑了出來。

在上次對抗青寒子的戰鬥中,蘇嵐小隊的幾個戰友雖然到達戰場並不晚,但是因為實力差一些,所以青寒子在制住了他們之後,並沒有再下狠手,因此在休養了幾天之後,現在都回到了家中。

此時,胡烈,鄭青松和羅輕語都在這裡。

只有付義,付斯乾因為是當時僅存的天級高手的原因,受到了青寒子的重點關照,現在仍舊躺在醫院中,因此付義留在了醫院裡照顧自己的父親。

「不知道啊。」面對胡烈和鄭青松詢問的眼神,蘇嵐無辜的搖了搖頭。

他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忽然間警報就響了,而且到現在為止,蘇嵐也沒有發現有人入侵的樣子。

「空氣污染,屋子裡的空氣檢測裝置處理不過來,引發了警報。」這時候,羅輕語的身影才出現在了樓梯口。

這是她的別墅,在警報響起的時候,她已經去書房查看了。

在那裡,有屋子警報系統的監控頁面,因此,很快找到原因的她,此時也來到了客廳里。

「空氣污染?」蘇嵐一愣:「有人對這屋子使用生化攻擊嗎?」

雖然這麼說著,但是蘇嵐並沒有太過於驚慌。

要知道,蘇嵐體內可是有五行蟲母蟲存在的。雖然蟲蟲的能力,現在還沒有完全的展現出來,原本最強大的精神能力還不能在戰鬥中給蘇嵐提供幫助。但是,對自己的家,蟲蟲可是有著完全的掌控力。

哦,蟲蟲口中的家,自然就是蘇嵐的身體。

可以說,蘇嵐的身體現在每時每刻都在蟲蟲的監控之中。如果有什麼異常的話,那麼第一時間,蘇嵐就會得到來自蟲蟲的報警。

而且,除非是太過於霸道的毒素,一般的毒素,蟲蟲自己就可以完全清除掉,不會對蘇嵐產生任何的作用。

曾經楚勇拿來將蘇嵐迷倒的毒藥,如果是放在現在,那麼不會起任何的作用。

「不是毒素攻擊,而是空氣質量污染。」羅輕語回答完之後,用奇怪的目光看著蘇嵐:「蘇嵐,你剛剛在做什麼,為什麼系統會提示客廳PM2.5超標?」

「呃,我剛剛在喂劍。」蘇嵐說著,然後這才注意到,客廳里已經到處都是灰濛濛一片,之前被流影吞噬完之後,然後又打散的礦石粉末,現在已經覆蓋在了傢具上,形成了厚厚的一層灰塵。

至於地面上,因為有一台辛勤的掃地機器人在不停的忙碌著,此時倒是還算乾淨。

這時候,蘇嵐才意識到,屋子裡的空氣質量報警之所以會想起來,完全是因為自己剛剛的舉動造成的。

「喂劍,先不要解釋這個詞是什麼意思,你弄的滿屋子塵土飛揚的,確定不是在耍劍?」鄭青松用狐疑的目光看著蘇嵐,顯然,蘇嵐的解釋,並不能讓鄭青松相信。

「去你的,你才耍賤呢。」蘇嵐又怎麼聽不出來,自己這個損友到底說的是什麼意思。

「那你喂劍的意思?」

「來,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的法寶。」說著,蘇嵐伸手出來,輕輕的那麼….一指:「看到沒,飛劍,這可是古代仙家手段。」

沒辦法,現在流影劍還趴在礦石上面嗡嗡嗡呢,蘇嵐倒是想使用輕輕一招,體內飛出流影劍的炫酷出場方式,但是奈何時機不對,流影劍無法配合啊。

另外,蘇嵐也懷疑,現在已經吃嗨了的流影劍,會不會接受自己的號召。

不得不說,蘇嵐懷疑的有道理。

對與吃貨,在進食的時候,你不要認為它仍舊能夠保留對於外界的感知。

因為此時的流影劍,就仍舊靜靜的吃著自己面前的礦石,沒有理會蘇嵐的話。

蘇嵐無語:「喂,流影,跟老大他們打個招呼。」

聽到蘇嵐的話,流影這才意識到來了其他人,接下來,流影的反應讓蘇嵐出乎意料。

只見流影嗡鳴聲忽然一頓,接著戀戀不捨的離開了正在吸收著精華的金屬材料。然後就在蘇嵐認為它終於要和胡烈他們打招呼的時候,流影劍嗖的一聲,快速的在每個金屬塊上都停頓了一會兒之後,這才慢悠悠的飛了過來,發出嗡嗡聲和胡烈幾人打起了招呼。

「…..」蘇嵐:「這是什麼操作?」

「流影怕有人吃它的大餐嘞,所以每個上面都先啃一口,這樣就沒有人吃了。」蟲蟲慢悠悠的回答道。

蘇嵐無語,流影劍你這麼皮真的好嗎。

另外,除了你這個變態,你以為誰能夠像吃餅乾一樣咔哧咔哧的吃這些金屬塊啊。

那樣會不消化的你知道嗎? 「它,它這是什麼意思?」不同於蘇嵐對於流影劍的無語,胡烈他們,此時更多的感覺,是懵逼。

治安局的新款積分商店發布已經有幾天了,而蘇嵐也回到了臨海市的家幾天功夫了。

但是這幾天,蘇嵐和胡烈幾人之間的交流並不多,甚至可以說是很少。

實際上,胡烈他們之間相互交流的時間也有限的很,這倒不是他們故意的排擠蘇嵐。

而會出現這樣的現象,原因很簡單,胡烈他們最近很忙,從醫院出來之後,胡烈和鄭青松就一頭扎進了訓練室中。

一個使用定製的健身器材打熬著身體,而另外一個則是藉助著健身器材來增強自己對於金屬的掌控力。

至於羅輕語么,她倒是沒有和胡烈他們一起,而是每天在自己的卧室中沉迷於打坐修鍊,刺激經脈與內勁。

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是因為他們受刺激了。

和青寒子的一次戰鬥,讓這些因為實力進步而沾沾自喜的治安官們一下子就認清楚了現實。

雖然在面對那些安南猴子的時候,自己一方表現的遊刃有餘,但是,在這個強者輩出的年代,自己這點實力,還真的不夠看。

實力不足,自然就是接受失敗的命運,但是,比賽失敗了還可以痛定思痛,尋找重新在再來的機會,而戰鬥失敗了,敵人是不會再給你留下機會的。

最後一刻正義的審判趕到,將失敗的戰士拯救於危難之中,這只是小說中才會出現的情節。

而現實的情況是,或許等到戰士墳頭的草已經三丈高的時候,才會在組織的幫助下復仇。那之前,敵人連說句遺言的機會都不會留給你。

在失敗與死亡的雙重威脅之下,他們幾人這段時間,比之前更加的努力了。

如果說之前在解決了香蕉園之後,胡烈他們是認識到職業的危險性而開始努力的話,那麼現在,他們就已經理清了實力與生命的關係。

盡量努力與玩命,付出的自然不是一樣的力氣。

胡烈他們,現在已經為了不把命搭進去,而開始玩命修鍊了。相信很快,秉承著玩命精神的他們,實力便會更上一個台階。

當然,這個他們,其中並不包括羅輕語。

自從在青寒子的地下墓穴裡面活著逃出來之後,羅輕語一直就處於一個玩命修鍊的狀態。

哪怕住在臨海大學中,除了每天抽出時間和小隊的成員一起交流一下感情,聚在一起聊聊天之外,剩下的時間,她也是自己默默的在屋子裡面修鍊。

現在其他人都在修鍊之中,羅輕語自然也樂的每天有更多的時間來提升自己的實力。

而蘇嵐嘛,這幾天一直沉浸在積分飛速增長的喜悅與等待金屬到來之後流影實力變化的期待中。

就這麼陰差陽錯之下,蘇嵐回來了好幾天,但胡烈他們卻一直都沒有仔細的看過流影劍。

他們也只是在那天夜裡,青寒子臨死之前,見到蘇嵐拿出了這樣一樣類似於飛劍的東西,卻一直都不敢確定。

直到今天,他們這才真正近距離的接觸到了這把流影劍。

一看之下,胡烈幾人不由得嘖嘖稱奇。

不愧是古代鍊氣士的手段,你看那流暢的外形,你看那飛行的輕盈,你看那銀光冷冽的顏色。

然後這時候,蘇嵐回答了胡烈的問題:「它怕有人偷吃自己的美食,所以在每個美食上面都啃了一口。」

聽到蘇嵐這麼說,胡烈點了點頭,然後繼續和鄭青松與羅輕語一起繼續欣賞這把飛劍。

你看這飛劍的聰明,你看它的智商。

你看你咋這麼皮呢,你看看我們幾個哪個長的像是要吃你這些鐵疙瘩的樣子?

胡烈此時心中感慨萬千,沒想到自己居然被一把劍給鄙視了。頓時,人生寂寞如雪,而且索然無味啊。

和老四的距離又被拉遠了啊。

胡烈覺的很惆悵,自從自家宿舍的老四覺醒了異能,並且在武道一路上突飛猛進之後,自己這個當老大的,就慢慢的只能仰望著對方背影了。

其實,胡烈修鍊會這麼努力,除了青寒子的影響之外,還有一點,就是他想要證明一下,自己並不比蘇嵐要差。

關鍵時刻,自己這個老大也是可以派上用場的,而不是跟在蘇嵐的身後混積分。

而現在,胡烈覺得自己在修為上,馬上就要超過蘇嵐的時候,他居然拿出了一把飛劍。

這他喵的讓人怎麼追?

現在還是地級實力的蘇嵐,一旦飛劍在手,就已經有了斬殺天級的實力了。

那天晚上的清醒胡烈看的清清楚楚,從地下遺址中逃出來的敵人,見到蘇嵐拿出飛劍時候的驚訝,證明著老四手中的飛劍,有著這樣的實力。

胡烈忽然覺得有些絕望了,想想看,自己不如還是安安靜靜的當一個混積分的美男子吧。

蘇嵐的飛劍,不也是跟著他在混鐵疙瘩吃嗎?

正當胡烈這麼想的時候,鄭青松發出了一聲驚呼:「老四,你給你的劍喂得什麼?」

蘇嵐正在一旁教訓著流影劍,剛剛的時候,蘇嵐已經告訴了流影劍,人類是不吃這些金屬的。因此,它不用擔心會有人和自己搶食物。

而流影劍剛剛表示明白的時候,蘇嵐聽到了鄭青松的喊聲。

當蘇嵐回過頭的時候,見到鄭青鬆手中不停的拿起一塊塊金屬察看著,忽然見見到這麼多的珍貴金屬,讓靠金屬武器戰鬥的鄭青松兩眼放光,激動的嘴角口水都流了下來。

「嗡嗡嗡。」就在蘇嵐想要提醒鄭青松注意一下自己形象的時候,流影劍發出了一陣嗡鳴聲。

「流影讓我問一下,主人你不是說人類是不吃這些食物的嗎,那這個人類流著口水,想要將我咬了一口的食物吞下去的樣子是怎麼回事?」

「….」蘇嵐仰天長嘆,麻蛋,苦口婆心說半天,一下又讓鄭青松給全部攪和了。

而那之後,即使蘇嵐讓鄭青松放下了金屬塊,流影也不會相信蘇嵐的解釋了。它固執的認為,是自己在食物上都吃了一口的原因,這才讓鄭青松放棄了想要偷吃的打算。

蘇嵐覺得心好累,她已經不知道以後會面對怎麼樣的畫面了。 蘇嵐和胡烈,各有各的憂愁,各有各的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