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只是,他清楚,陳家若是違抗聖旨的話,將再也沒有半點生機!

蘇白自問,不提陳家的養育之恩,單說陳家為了自己,連聖旨都敢違抗,將生死置之度外。

這份恩情,他就必須報答,絕對不能讓陳家滅族!

但是,以蘇白目前的力量對抗丞相府和神將府,甚至是整個皇城禁衛軍,還遠遠不夠。

所以,違抗聖旨的決定,直接被蘇白否決。

因此,蘇白就只有進入萬獸峽谷,才能暫時保住陳家了!

其實,蘇白對萬獸峽谷,還真有一點興趣。

畢竟,進入萬獸峽谷,不但可以暫時保住陳家,還能爭取時間修鍊,何樂而不為呢?

蘇白思索著,不管是為了保住陳家,還是為了提升修為,他都不得不去一趟萬獸峽谷了!

而此刻,陳家眾人已經安靜下來,全部將目光投向蘇白。

蘇白全程沒有說一句話,埋著頭坐在角落,好像非常膽怯害怕。

莫非,蘇白被萬獸峽谷給嚇著了不成?

眾人思索著,陳義則豪爽一笑,大手拍在蘇白的肩膀上,安慰道:「蘇白,男子漢,別害怕!我們絕對不會讓你去萬獸峽谷的,就算和我們一起戰死,也好過被野獸吃啊!哈哈哈……」

「蘇白哥哥不會死,父親……你不會說話就閉嘴!」陳月牙氣嘟嘟的說道,不允許別人說蘇白一丁點的壞話。

至於蘇白則靦腆一笑,感受著大家關切的目光,解釋道:「萬獸峽谷很可怕嗎?妖獸多可愛啊,這次我去,順便抓幾隻回來,當寵物養。」

此言一出,頓時引得眾人大笑,讓原本死寂的氣氛活躍不少,大家都當蘇白是在開玩笑。

而陳閣老好像有話要說,讓眾人散去后,只留下蘇白和陳義。

「小蘇,你應該清楚,陳家這次必亡無疑,所以我想要為陳家留下一絲血脈,你就和月牙趁著今晚的夜色,連夜出城吧!」陳閣老嚴肅的說道,帶著命令的口氣。

「一切我都準備好了,到時將有死士護送,我們也會製造一些混亂,讓你們順利離開,之後的一切……」陳義說道:「你們就不用操心了,只要你和月牙能夠好好活下去,我們的犧牲就值得!」

蘇白苦笑著搖了搖頭,詢問道:「你們呢?能活下去嗎?」

聞言,陳閣老和陳義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搖頭。

兩人自知,莫說是他們,就連整個陳家都不會有人活命。

「何必要做無畏的犧牲。」蘇白爽朗的笑道:「嘿嘿,我說過,要去萬獸峽谷捉寵物,你們以為我在開玩笑?」

「你是認真的?」

陳閣老和陳義均是一驚,他們沒想到蘇白當真要去萬獸峽谷。

萬獸峽谷兇惡無比,蘇白若是去了,恐怕十死無生。

「蘇白,別辜負陳家,你的潛力巨大,前途一片大好,只要活下去,以後有的是機會為我們報仇!」陳閣老語重心長的勸阻。

「你去萬獸峽谷,才是在做無無謂的犧牲!」陳義著急的說道:「你若是活下來,還有機會滅了劉、蕭兩條走狗,你若死了,我們就沒人有本事滅掉他們,報仇雪恨了啊!」

「我為什麼一定會死呢?」蘇白哭笑不得的問道。

「除非有奇迹出現,否則你不可能活著從萬獸峽谷中走出。」陳閣老篤定道。

「奇迹?」蘇白自信一笑:「我被丟下岩縫沒死,算不算奇迹?我的武脈驚天動地,算不算奇迹?我打的劉狗和蕭狗滿地找牙,算不算是奇迹? 復仇嬌妻 奇迹出我手!」

陳閣老一陣語塞,蘇白說的的確是奇迹。

看著蘇白堅定的目光,陳閣老嘆息一聲,道:「好吧,只要你幫我完成一個任務,我便讓你去萬獸峽谷。」

「講。」

蘇白爽快的答應。

「我要《五象功》!現在就要!若是你能拿給我,我便讓你去萬獸峽谷!否則一切免談!」陳閣老不容爭辯的說道。

聞言,蘇白內心樂了,陳閣老看似在讓步,其實卻在給自己安排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這樣一來自己就只能乖乖聽話,今晚拋開陳家出城逃亡了。

可是,陳閣老卻不知道,《五象功》算什麼,就算他要《六象功》、《七象功》、《八象功》等等,自己都能拿的出來。

好歹蘇白前生也是堂堂中央政權的執掌者,記憶力超群不說,對功法的見解更是無人能及。

不就是《五象功》嗎?他的記憶里雖然只有《五象功》模糊的篇章,不過已經足夠了,只要稍微推演一番,《五象功》不就出來了嗎!

話不多說,蘇白拿起毛筆,墨灑宣紙,開始編寫。

陳閣老則得意的眯起雙眼,他知道蘇白看《五象功》的次數不多,根本不可能憑藉記憶將《五象功》寫出來。

至於《五象功》原冊又在丞相府放著,蘇白根本拿不到。

所以,蘇白絕對完成不了這個任務,最後只能乖乖出城!

時間轉瞬即逝,蘇白終於將筆墨停下。

「你不看看?」蘇白似笑非笑的問道。

陳閣老嘴角自信一彎,隨即向宣紙看去:「你不可能完成我的任務,何必要浪費時間呢……」

說著,陳閣老的聲音突然消失了。

只見他目瞪口呆,身體更是不斷顫抖,好似受到了極大的驚嚇。

陳義察覺到古怪,連忙向宣紙上看去。

這一看,陳義也是牛目一瞪,嘴巴大張。

「這……怎麼可能!《五象功》竟然被蘇白完整的寫下來了!」陳義不可思議的怪叫。

他從覺醒武脈之後,就在修鍊《五象功》,所以絕對不會看錯!

「沒錯!這就是完整的《五象功》,而且很多地方被誰修改過,變的更加完善了!」陳閣老倒吸口涼氣,語氣中滿是震撼。

「莫非……是你修改的?」

陳義和陳閣老不約而同的將目光投向蘇白,其中充滿了不思議。

「不才,正是在下。」蘇白靦腆的笑道,語氣中沒有一點謙虛。

頃刻間,陳義和陳閣老內心如有驚濤翻湧,久久無法平靜。

畢竟,功法是蘇白手寫的,他們沒有理由不相信蘇白說的話。

只是,他們不敢相信,蘇白一個剛剛覺醒武脈的少年,竟然有本事將一部功法修改到完美的地步,這等天賦,驚世駭俗啊!

「任務我完成了,萬獸峽谷,我是不是能去了?」

蘇白言歸正傳,陳閣老和陳義卻是一愣。

他們萬萬沒想到,原本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蘇白卻完成了,看來萬獸峽谷他是去定了!

「你記住,陳家永遠是你的靠山,你若歸來陳家必在,你若不歸陳家便會拼盡最後一個族人,為你報仇!」陳閣老一字一句咬牙道,隨後將一枚閃爍著白光的傳送玉牌遞給蘇白,轉身離去。

蘇白感受到陳閣老對自己的關切,心中不由一暖,順勢將自己一直以來的疑惑,問出了口。

「陳家為何會待我如此好?就算父親和陳家有交情,也不至於如此吧?就算是滅族,也要護我周全!」

聞言,陳閣老腳步頓了頓,隨即邊走邊說:「這個問題,等你回來之後,我再告訴你……你若是想知道,就給老夫快點回來!」

話音落下,陳閣老蒼老的身軀已經消失,陳義也在一聲嘆息中,緩步離去。

……

與此同時,距離陳家不遠處的丞相府內,蕭月兒面色格外陰沉。

「父親,你能保證,蘇白必死無疑嗎?」蕭月兒咬牙問道,撫摸著臉上的疤痕,面容逐漸猙獰。

「萬獸峽谷的恐怖,你應該清楚。」蕭天霸回答,看著自己女兒被毀了容貌,心情格外複雜。

「蘇白潛力巨大,又異常狡猾,妖獸不一定能將他抹殺!」蕭月兒惡毒的說道:「必須確保他,永遠的留在萬獸峽谷才行!」

「既然如此,為了確保萬無一失,為父再派一隊死士前去截殺……」

不等蕭天霸將話說完,蕭月兒便眯起雙眼,沉聲說:「據悉,劉山的哥哥劉華天回來了,他多年前便被東土大唐的特使帶走,如今修為想必已經通天!而且,他非常疼愛自己的弟弟,若是讓他知道自己的弟弟被蘇白給廢了,就算蘇白在萬獸峽谷,他也會追殺而去吧!」

「妙計!這樣一來,蘇白必死無疑,就算不被萬獸峽谷的妖獸殺死,也會被劉華天殺死!」蕭天霸嘀咕道,緊接著雙眼微眯,嘴角勾出一抹陰險的奸笑。

ps:求各位親愛的讀者,別忘了推薦票,五星好評,以及加入書架,謝謝大家支持! 璀璨星空,四顆無比巨大的星辰,由上到下一字排開。

最下方的天諭星外,有一片殘缺的大陸,就像是漂浮的「墓包」,格外引人注目。

只是墳包中成群結隊的妖獸,卻讓人望而止步。

這裡,便是讓人聞風喪膽的萬獸峽谷!

其實,萬獸峽谷並非是一個峽谷,它是漂浮在天諭星外圍的殘缺大陸,裡面生存著無數妖獸,兇殘至極,故此讓人聞風喪膽。

不過,萬獸峽谷還有一個別名,叫做「萬獸墳墓」,因為從遠處看去,萬獸峽谷就像一個巨大的墓包,故此有了這個別名。

此刻,大陸外圍某處,一道白光劃過,點點符文閃爍。

「這裡,就是萬獸峽谷。」

少年從逐漸消散的符文中走出,好奇的打量著四周。

咻——

就在這時,一道破風聲,呼嘯而至!

蘇白雙眼閃過一抹精芒,淡然道:「孽畜,想偷襲我?」

話音剛落,他伸手往前一抓,一隻通體黑色的尖嘴鳥,被死死捏住。

此鳥的嘴極其鋒利,堪比利刃,若是被他偷襲成功,不死也得流一灘的血!

不過,讓蘇白心驚的是,他所處的位置是萬獸峽谷的外圍。

而外圍的妖獸,就已經達到五脈的程度,中心處的妖獸,得有多麼恐怖啊,完全不敢想象。

畢竟,五脈妖獸,只是妖獸中最弱的群體罷了。

妖獸的等級,和修鍊者的凡人七境一樣,都是按照武脈的數量來劃分。

故此,五脈妖獸就等於武者初期的強者。

「這裡有點意思,是一個非常不錯的歷練之地。」蘇白滿意的笑道,並沒有因為這裡的恐怖而感到害怕,反而越來越興奮。

而且,自從他聽到「萬獸墳墓」這個地名之後,他便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彷彿自己在很久以前來過,所以他一定要去萬獸峽谷的中心一探究竟,解開心中疑惑。

更加重要的是,傳送符文在萬獸峽谷中的任何地方都會被限制,只有在中心處才能使用,想要回到天諭星,就必須先活著抵達中心區域。

故此,萬獸峽谷才會被稱之為有去無回的地獄,從來就沒有人,能夠活著從萬獸峽谷的中心處傳送離開!

只是,蘇白偏偏不信邪!

沒有任何猶豫,蘇白找准方向,直接一個箭步爆射而出,向中心處掠去!

……

嗷嗷嗷!

外圍深處的密林中,一陣陣撕心裂肺的吼叫聲,傳遍四野。

緊接著,幾道身手敏捷的黑影,在樹叢間,倉皇逃竄!

之後,一道白影緊隨其後,逐漸拉近他們之間的距離。

蘇白面色陰冷,雙眼之中,殺意十足。

三天時間,他在萬獸峽谷外圍掃蕩,斬下妖獸不下百頭,獲得了數百枚妖獸的內丹。

需知,妖獸的內丹,就是他們的根基。

人服用之後,更是能夠快速的凝聚出武脈,增強實力。

誰知,就在蘇白與一頭十五脈的鐵皮犀戰鬥之時,一群三眼靈猴趁著他不注意,將他辛辛苦苦收集的內丹全部給偷走了。

蘇白隨之大怒,竟然敢在他眼皮子地下偷東西,三眼靈猴是活得不耐煩了。

於是,整整三日的追殺展開。

原本十幾頭三眼靈猴,最後被蘇白斬殺的只剩下最後三頭。

開始的時候,三眼靈猴仗著自己猴多,還敢和蘇白對抗。

可是到後來,三眼靈猴們發現自己根本不是蘇白的對手,於是便只逃不打。

饒是如此,三眼靈猴的數量還是在不斷減少。

直到最後,剩下的三頭靈猴是徹底絕望了,不斷發出驚悚和凄慘的嘶叫,顯然被蘇白這個有仇必報的惡魔嚇的不輕。

「你們還要繼續逃嗎?現在將內丹還我,或許我還能放你們一條生路。」蘇白淡漠的說道,不急不緩的追擊著。

「嗷嗷嗷!」

拽著布袋的靈猴嚎叫幾聲,見蘇白一直窮追不捨,眼珠靈動的一轉,直接將布袋扔下,倉皇逃竄。

「小畜生,還聽得懂人話。」

蘇白定住身子,將布袋撿起,看著裡面散發著微微寶光的內丹,嘴角勾出一抹微笑。

「這些內丹,配合「山河經」修鍊的話,至少能夠支撐我突破三個小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