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我沒事!」凌煙微微一笑,朝二人揮揮手,起身離去。

看著凌煙走遠了,霍莞伊緩緩地站起來,拍了拍屁股,悠悠地說道:「小學弟,你自己玩吧!學姐我回家了!」霍莞伊說完,轉身便要走。

「別走!」尹淵柔聲說著,不等霍莞伊轉身,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霍莞伊秀氣的眉毛微微一皺,直接甩開了尹淵的手…… 一番試探過後,歐伯顯然覺得不需要在繼續了,所以明明在纏鬥中佔據優勢的他竟然主動向後退去,和洛奇拉開了距離。

「歐伯選手主動與對手拉開了距離,他要幹什麼?是要給對手投降的機會嗎?」

當歐伯拉開了距離后,播報員就大聲叫了起來,同時他的話也引來了觀眾席上的一陣陣笑聲,歐伯最引人關注的地方就在於每每都會殺掉投降的對手,播報員這麼說,顯然代表他準備殺人了!

實際上,也確實如此!

因為就在拉開距離后,歐伯就又做出了一個讓人看不懂的舉動,剛剛拉開距離的他,竟然又向洛奇沖了過去!

不過這一次,他衝刺的速度卻更快,明顯已經將戰甲的推進力開到了最大,因此僅僅一個眨眼過去就衝到了洛奇面前,緊跟著突然變相,一躍而起跳向了空中。

身後!

當歐伯衝過來時,洛奇已經做好了格擋的準備,結果對方卻沒有發動正面進攻,而是突然躍向了半空,這讓洛奇立刻反應過來,歐伯的目標是他身後。

這種招式,洛奇在初選賽的時候就曾經用過,就是利用戰甲的突然變相來改變進攻意圖,擾亂敵人的防守,因此他馬上就轉過了身。

結果當洛奇以最快速度轉過身形時,耳邊就聽到了觀眾的一陣驚呼,然後便發現自己身後……空無一人!

不再身後?

發現自己身後空空如也,洛奇愣了剎那,隨即就猛的抬起了頭。

猛的抬起頭,他就看到歐伯正懸浮在頭頂!

太平客棧 也正是在洛奇注意到歐伯的一瞬間,歐伯就突然下墜,狠狠向他踩了下去!

這之後就聽見轟的一聲,千斤墜一般落下的歐伯就狠狠踩在了洛奇身上,直接將他踩在了腳下!

這一幕,頓時讓觀眾席上響起了歡呼聲。

「踩死他!」

「漂亮!打的漂亮!」

「出手別太狠啊!他還沒投降呢!哈哈!」

「對呀!要給他投降機會啊!」

歐伯一招得手,立刻讓觀眾們興奮了起來,大呼小叫的人不計其數。

而在這一陣陣呼喊聲中,踩在洛奇身上的歐伯則是一躍而起,瞬間就飛向了半空,緊跟著就平舉雙手對準了擂台。

「出現了!各位觀眾!歐伯選手要用出他的八連發轟炸了!」

之前說過,歐伯已經進行了五十多場段位賽,進行了如此多的比賽,不但讓他本身具備了相當的知名度,他慣用的一些招式也早就被人熟悉,比如說現在,當半空中的他將雙手對準擂台時,播報員就大聲叫了出來。

果然,就在這之後,歐伯雙臂的戰甲直接彈開,兩隻手臂上各自露出了四個魔能發射器,一共八個魔能發射器!

在比賽剛開始的時候錘火就說過,歐伯所穿的這套戰甲手臂和肩甲明顯不對勁,現在看來錘火說的一點都不錯,他這款戰甲的手臂確實改造過。

歐伯在自己這套戰甲的手臂上,加裝了六個魔能發射器,使得原本的兩個魔能發射器,增加到了八個!

而在亮出了雙臂上的魔能發射器后,一連串魔法彈就被打了出來!

八個魔能發射器同時發射,一次就能打出八發魔能彈,也就是說歐伯一個人輸出的火力,就快趕上一支魔能小隊了。

在如此強大的火力下,擂台頓時被炸開了花,而在地上連爬起來都來不及的洛奇自然是頃刻間就被狂轟濫炸所淹沒。

轟轟轟的炸響一經出現蓋過了所有聲音,觀眾的歡呼,播報員的吶喊,等等聲音全部被炸響蓋過,整個賽場在這一刻就只剩下了一種聲調。

就這樣足足過了將近五分鐘時間,歐伯才總算停止發射魔能彈,當他停下來的時候,雙臂上的八個魔能發射器都變紅了,足以見得剛才他到底打出了多少魔能彈。

而在如此猛烈的轟炸下,洛奇……要知道在被轟炸淹沒前,他可是沒有開出防禦網的!

在幾乎所有人看來,面對這麼猛烈的轟炸,洛奇如果沒有開出防禦網來抵擋,那麼他的下場可想而知,就算不被直接炸死,也再也沒有了還手之力……!

「不、不會被炸死了吧?」

由於轟炸太過猛烈,導致停止轟炸后,擂台上依舊硝煙陣陣,觀眾們根本看不清洛奇的情況,他到底是死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51297/ 還是殘了?到底怎麼樣了?

所以在等待硝煙散去的過程中,有不少觀眾心裡都開始打鼓,他們不是擔心洛奇,他們是害怕洛奇被直接炸死,這樣一來就沒辦法投降了,而洛奇如果來不及投降,他們就看不到歐伯標誌性的先投降后殺人的舉動了!

「不可能,歐伯心裡有數,肯定死不了。」

「就是,肯定死不了,但一定被炸殘了,哈哈,這次又有好戲看了!」

「對,有又好戲看了。」

在硝煙逐漸散去的過程中,觀眾席上就出現了一陣議論聲,不過很快這些議論就停歇了,因為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瀰漫的硝煙終於全部散開。

當一切都散去后,眾人總算是看清楚了擂台。

此時的擂台,已經被炸的不成樣子,尤其洛奇所在的位置,他所在的位置幾乎被炸出了一個大坑,到處都是碎石,破爛的好似廢墟一般。

可正當觀眾們因此而驚呼並興奮時,卻是突然發現在『廢墟』中站著一個人……

洛奇!

當硝煙散去后,洛奇很快就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他就站在擂台上,一身戰甲依舊潔白如雪,正腳踩著被炸成了廢墟的擂台,望向半空!

「這、這是真的嗎!各位觀眾,你們看見了嗎!」

「1021號選手竟然、竟然毫髮無損?!」

看到洛奇的身影出現在擂台上,播報員就彷彿見鬼一樣大叫起來,因為這一幕和他預想的太不一樣了。

在播報員的預想中,或者說在絕大多數人的預想中,洛奇現在應該無力的趴在擂台上才對,畢竟他剛才經受了那麼猛烈的轟炸,並且看樣子也並沒有發動任何防禦措施,他怎麼可能屹立不倒?

實際上不僅播報員和觀眾看到洛奇后顯得很驚訝,就連半空中的歐伯,在看到洛奇后也皺起了眉頭,這怎麼可能? 這怎麼可能?

見洛奇竟然毫髮無傷,歐伯被頭盔遮擋住的臉上,就出現了不解的神情。

正如大家看到的那樣,他對自己的狂戰士戰甲進行了諸多改造,其中的重點之一就是雙臂上的魔能發射器,歐伯不但將魔能發射器增加到了八個,威力也同樣提升到了極限。

經過他改造的魔能發射器所打出的魔能彈,每一發的威力都十分巨大,任何一款第四代戰甲在不開啟防禦網的前提下,只要被命中,即便只被命中一發,都足以對戰甲造成相當程度的損傷。

在這種情況下,洛奇怎麼可能安然無恙?

如此結果,可以說大大出乎了歐伯的意料,他怎麼也想不明白這是為什麼。

其實他理解不了這個結果到也正常,因為他根本不知道洛奇所穿戴的白惡魔戰甲,到底是什麼級別的戰甲。

在歐伯看來,白惡魔戰甲和自己的狂戰士戰甲一樣,都是利用第4代專用戰甲改造而成,但實際上是這樣嗎?

顯然不是。

白惡魔戰甲的設計基礎雖然來源於第4代戰甲,卻不代表就是第4代戰甲了,實際上作為以符文為核心而設計的新式戰甲,白惡魔根本不能用傳統的代數標準來衡量。

白惡魔戰甲上搭載的科技雖然大部分為第四代,但其魔能值卻遠遠超過了第4代戰甲的最高標準,達到了第5代專用戰甲的水平,同時製造戰甲所用的原材料也都是最頂尖的,在這兩點上,白惡魔戰甲都達到了第5代專用戰甲的標準。

所以如果必須要給白惡魔戰甲評級的話,那麼這款戰甲應該被稱為第一代——第一代符文戰甲!

而作為第一代符文戰甲,由於採用了最頂尖的原材料打造而成,使得白惡魔戰甲自身的防禦力極強,即便是在不開啟防禦網的情況下也足以承受住巨量傷害,除非是魔能威力上千點的正面攻擊,否則根本不可能撼動白惡魔戰甲自身的防禦力。

也正是因為如此,歐伯此前的轟炸看起來兇猛,可實際上對白惡魔戰甲的傷害卻非常有限,實際上歐伯一輪轟炸過後摧毀的僅僅只是擂台,對於洛奇和白惡魔戰甲本身,傷害並不大。

當然了,這些事情無論是歐伯,還是現場觀眾都不知道,他們現在依舊認為白惡魔戰甲只是一款第4代專用戰甲,依舊在大驚小怪。

也正是觀眾們大驚小怪的驚呼中,洛奇則是一躍而起,飛到了半空。

「你就這點能耐?」

飛到半空,洛奇與歐伯停在了同一個高度,透過全覆蓋的頭盔看著他,笑了一聲:「還是說……你在給我投降的機會,然後好殺了我?」

「天呢!天呢!各位觀眾!各位觀眾!你們聽到1021號選手說了什麼嗎?!」

「他、他這分明是在挑釁對手!在剛剛遭受了一輪慘痛打擊后,他竟然還敢挑釁對手?!」

當播報員聽到洛奇這番話后,立刻就不可思議的大叫起來。

而聽到這句的歐伯也明顯愣住,然後就不由分說就向洛奇沖了過去,他明顯被激怒了!

「小子!你太狂妄了!」

帶著怒吼,歐伯瞬間就衝到了洛奇面前,舉起手中的魔能劍就砍了下去。

但就在魔能劍眼看要落下時,歐伯卻突然變相,一個閃身就繞道了洛奇側面,魔能劍這才真正斬落!

看得出來,歐伯雖然被洛奇的挑釁激怒,但他卻沒有失去理智,依舊知道利用變相這種極具技巧的手段來發動進攻。

然而當他將魔能劍落下時,卻落空了……

當他在衝刺過程中突然變相時,洛奇也同樣轉身,在他改變方向的同時提前一步躲開了……

「這、這怎麼……」

一劍砍空的歐伯充滿了不可思議,因為這在他看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洛奇怎麼可能做出這種躲閃?

自己的攻擊,難道被他看穿了?

洛奇的舉動,讓歐伯無比震驚,但洛奇本人卻覺得沒什麼,已然是退到數米開外的他看著歐伯,左手拿著魔能劍,右手張開魔能盾,竟然完全沒有進攻的意思,反而是開了口:

「歐伯,我一直有個問題想要問你……」

「你是不是很喜歡殺人?」

「你馬上就知道了!」

根本沒有回答這個問題的意思,歐伯直接舉起了一隻手臂,四個魔能發射器同時瞄準,瞬間就向洛奇打出了一連串的魔能彈,與此同時自己也再度開始了衝刺。

可是面對魔法彈的攻擊,洛奇卻彷彿長了翅膀一樣,一邊在空中急速後退,一邊靈巧的躲閃,輕而易舉就將所有魔法彈全部躲閃過去。

只不過在躲開魔法彈的同時,歐伯也藉機衝到了他面前,整個人都彷彿化身成了一把長劍,向他砍了過去!

結果面對這一擊,洛奇依舊只是輕輕閃身,輕描淡寫的就與其擦肩而過,閃開了攻擊!

這之後,他就回頭看了一眼止住沖勢,正趕忙回身的歐伯。

「你有沒有想過……有一天,被你殺掉的那些人,會來報復你?」

冷冷看著歐伯,洛奇的語氣不急不緩:「你有沒有想過,有一天,會有人結束你在鬥技場上的鬧劇……」

「閉嘴!」

也不知道是因為洛奇這些話,還是因為自己的攻擊接連落空,總之這時候的歐伯似乎真的有些發怒了,只見他咆哮一聲,雙肩的戰甲就同時打開,露出了裡面的小型魔能炮!

轟!

轟!

轟!

轟!

亮出小型魔能炮,歐伯連想都沒想就朝著洛奇連續開了數炮,讓爆炸瞬間就將他吞沒了!

「死吧!」

一邊用小型魔能炮不斷轟炸,歐伯一邊怒吼著,他不相信這一次還打不死對方!

轟鳴的炮聲,和爆炸的硝煙,在這時候又一次主宰了賽場,但很快的,爆炸聲和硝煙就先後停歇和散去,而後當歐伯再向洛奇所在的位置看去時,就看到他依舊立於半空中……!

「這怎麼可能!」

發現洛奇依舊安然無恙的出現在眼前,歐伯傳來了一聲本不應該屬於自己的驚叫!

但也正是在他驚叫一聲的同時,觀眾席上的奧頓等人卻同時點了點頭。

「奧頓,這小傢伙不錯。」

看了奧頓一眼,珀萊雅不乏讚許的說道:「看來他已經發現問題了。」

「當然,他可是我的弟子!」

聽到這話的奧頓直接就驕傲的昂起了下巴,顯得一點都不謙虛。 姜白芷無力地垂著雙手,右手緊緊地抓著自己的白襯衣,豆大的眼淚將文胸浸濕了一大片……

霍恩彥陰沉著一張俊臉,緩緩起身,腳步沉重地走到姜白芷身後,瞬間愣住:整個後背也是成片的掐痕!

「為什麼不早說?」霍恩彥不解地問道。

姜白芷用手中的襯衣擦了擦眼淚,平靜地說道:「說了會拉低我的實習分數,會失去這份工作!」

霍恩彥俊眉微微一皺:「一份工作而已!」

姜白芷深吸了一口氣,憂傷地說道:「對於您這樣的人來說,是高薪工作主動找您,就算您不工作,一輩子也衣食無憂。而我這樣的人,需要辛苦找工作,養活自己,養活家人。這份工作工資很高,可以養活我們一大家人,所以,不管被怎樣對待,我都會努力讓自己通過實習期,留下來!」

霍恩彥高大的身軀猛地一震,瞬間思緒萬千:這個世界上,一直都是弱肉強食,適者生存,像姜白芷這樣的普通小女人,雖然沒有人去呵護她,卻像野外的一株小草一般堅韌地活著。假如,有一天自己不在了,一直被自己保護的那麼周全的伊伊該怎麼辦呢?沒有了自己的呵護,伊伊該如何生存呢?看來,自己並不是一位好哥哥!這些年,竟不知不覺地剝奪了伊伊的適應能力!也不是一位好上級!竟麻痹大意地縱容了部下的惡習!

「對不起!」霍恩彥自責地說著,拿過姜白芷手中的衣服,從背後緩緩地替她披好。

姜白芷微微一愣,默默地穿好衣服,壓抑了很久的委屈宛若決堤的洪水一般噴泄而出,眼淚瞬間充滿了眼眶,緊接著漱漱往下落……

霍恩彥輕輕拍了拍姜白芷的左肩,將一條潔白的男士絲綢手帕遞了過去,輕輕地說道:「這件事,我會好好處理的!你的工作很出色,大可放心!不過,還要委屈你一段時間。一個月內,一定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

姜白芷觸電一般,扭頭直直地看著霍恩彥堅定的眼神,激動、疑惑、感動、欣慰,多種思緒充盈了整個心房,一時竟不知道說些什麼。

霍恩彥恢復了以往的神態,靜靜地說道:「你先回去工作吧!」

姜白芷轉過身來,欣慰地看著霍恩彥,身體微微前傾,低頭感激地說道:「謝謝總裁!」

霍恩彥微微一點頭,靜靜地目送姜白芷離開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