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雖然不知道他的精神力,這些抹香鯨是否能明白。可徐海寶靠近小抹香鯨之後,那些大的抹香鯨也沒攻擊,甚至有兩頭抹香鯨還在追殺那些逃竄的巨槍烏賊。

游到小抹香鯨的頭部,徐海寶伸出一隻手撫摸小抹香鯨的頭部,希望翻滾掙扎的小抹香鯨安靜下來。另一隻手,抓緊一根巨槍烏賊的魷須,將其用力的扯起。

伴隨這根魷須被扯起,先前被封住呼叫孔的小抹香鯨,終於不用再承受窒息的痛苦。等其安靜下來之後,徐海寶又將其它魷須一一扯起來。

拎著這隻不小的巨槍烏賊,將其扔進終於能張口的小抹香鯨嘴中。對於送進嘴裡的食物,小抹香鯨很快將其吞噬進肚子。巨大的尾鰭,還歡快的搖擺起來。

「行,等著!」

覺得小抹香鯨應該是覺得尾鰭不舒服,那裡還纏著一隻死去的巨槍烏賊。徐海寶很快遊了過去,將這隻巨槍烏賊從小抹香鯨身上剝離。

將其拎到小抹香鯨的嘴前,又將其扔進小抹香鯨的嘴中。對於徐海寶的餵食,小抹香鯨似乎顯得很愉悅。吞噬了兩隻差點要它命的巨槍烏賊后,開始圍著徐海寶轉圈圈。

而其它結束深海大戰的抹香鯨,也跟小抹香鯨一樣圍在徐海寶身邊。並未感受到惡意的徐海寶,非常清楚這是抹香鯨在感激他的出手相助。

畢竟,今天要沒徐海寶撥刀相助,這頭小抹香鯨的下場,很有可能變成天敵巨槍烏賊的食物。抹香鯨愛吃巨槍烏賊,可巨槍烏賊一樣會吃抹香鯨。弱肉強食,再正常不過了! 看著環繞在身邊不時鳴叫的抹香鯨,插手解救一頭小抹香鯨的徐海寶,也覺得這種感覺蠻不錯。儘管待在這些鯨魚身邊,總覺得自己似乎有些微不足道。

或許因為鯨魚哺乳動物,以至它們對徐海寶的插手幫忙,還是充滿好感的。尤其被解救的小抹香鯨,更是非常依戀般賴在徐海寶身邊,不時用頭觸碰徐海寶的身體。

似乎很喜歡徐海寶的撫摸,這頭環繞在身邊的小抹香鯨,也會主動用頭觸碰。儘管這種觸碰力度不大,可換成其它普通人,只怕也會被撞出很遠去。

正當徐海寶準備離開之時,賴在身邊的小抹香鯨,似乎不願讓徐海寶離去。不時游到徐海寶的身下,似乎在示意徐海寶什麼,直到徐海寶站到它的背上。

隨著徐海寶在小抹香鯨身上站穩,結束戰鬥的鯨群開始往海面游去。跟在鯨群身後,小抹香鯨始終處於被保護的狀態,而徐海寶也當了一回騎鯨者。

儘管不知道抹香鯨接下來去那裡,可站在小抹香鯨上的徐海寶,多少能看到這些抹香鯨身上留下的戰鬥疤痕。先前幫忙解救時,徐海寶看到巨槍烏賊的魷須非常不簡單。

相比普通的章魚魷須,巨槍烏賊巨大的鬚根吸盤上,竟然還長有鋒利的倒刺。一旦被這些吸盤纏住,這些倒刺便會刺進鯨魚的巨大身軀中。

這也是為何戰鬥結束,這些抹香鯨看上去傷痕纍纍的原因。好在這些傷,對體型巨大的抹香鯨而言算不上什麼。可在徐海寶看來,這些傷疤也稱的上勇士的勳章。

只是徐海寶多少有些好奇,接下來這些抹香鯨又會去那裡?

騎在抹香鯨身上的徐海寶,安靜看著這些鯨群游弋大海。過了不久,鯨群終於抵達了一處海底峽谷。剛剛靠近那座海底峽谷,徐海寶便看到有不少抹香鯨在游弋。

「把我帶到它們的老巢來了?」

從聚集在這個海底峽谷的抹香鯨來看,生活在這裡的抹香鯨數量還真不少。看著帶傷回歸的鯨群,其它抹香鯨也游過來不時鳴叫,似乎在傳達什麼。

真正令徐海寶詫異的,還是隨著鯨群游進峽谷,他竟然感覺到峽谷中有充沛的靈力活動。從這種靈氣判斷,想來這個峽谷只怕不簡單,搞不好又會讓它有所收穫。

並未急於行動的徐海寶,站在小抹香鯨的身上,很順利進入這片海底峽谷之中。對很多生活在這裡的鯨魚而言,徐海寶這個人類多少顯得有些微不足道。

進入海底峽谷,映入眼眶的景象卻令徐海寶多少有些激動。看著峽谷石壁上生長的幾朵花狀物,徐海寶如同一條箭魚竄了出去,漂浮在那幾朵花旁邊。

「海王花!真的難以置信,這種花真的存在!」

從無名珠傳承的知識中,這是一種生長在海底的靈草。也是煉製水性丹藥,最為難得跟罕見的靈花。某種程度上,比徐海寶之前採集的其它靈草更為稀有跟珍貴。

我在異界造詭秘 知道海王花生長環境非常苛刻,有海王花的地方必然有水中靈脈的存在。難怪先前待在峽谷外,徐海寶感知到這座峽谷散發出來的充沛靈氣。

透過精神力,徐海寶很快感知到峽谷山體內,確實有靈石的存在。只可惜,不少靈石埋的地方有些深,以徐海寶現在的能力,根本無法將其挖掘出來。

在徐海寶盯著這幾朵稀有海王花之時,先前被救的小抹香鯨,似乎也很好奇的遊了過來。面對小抹香鯨的出現,徐海寶知道這種海王花,對很多水性生物也有不少吸引力。

想了想道:「緣分二字,看來真的妙不可言。若非插手救你一命,或許這幾朵海花王我也找不到。這花對你們而言,雖然益處不少,可我可以拿東西跟你們交換。」

說著這些話的徐海寶,清楚這些靈智未開的抹香鯨,聽不懂他話中的意思。可為了穩固道心,徐海寶決定給這些抹香鯨一些好處,算是給予它們的補償。

更何況,找到這處海底靈脈,等將來靈力提升之後,徐海寶還可再來進行挖掘。從精神力探測到的靈石儲量看,這處海底靈脈蘊藏的靈石數量應該不少。

儘管徐海寶對這頭小抹香鯨有救命之恩,可這裡是抹香鯨的棲息之地。這種海王花,也有凝結靈氣給水系生物療傷的作用。煉成丹藥,有時更能保命!

知道海王花非常稀有,徐海寶在採集海王花之前,決定給予這些鯨魚一些回饋。最不濟,先前戰鬥負傷的這些鯨魚,他有必要將它們的傷勢治好。

捏動指訣輕喝道:「甘露術!」

甘露術,傳承於無名珠唯數不多用於療傷的法術。這種法術對人跟獸,甚至於植物都有非常大的治療效果。法術施展的波動,很快引來鯨群的騷*動。

等到甘露術散在小抹香鯨的身上,小抹香鯨很快發出愉悅的鳴叫。先前被巨槍烏賊纏繞形成的傷口,幾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再癒合。

那些被吸盤倒刺造成的傷口處,也很快生長出新的皮肉。儘管這種傷對鯨魚而言,也算不上什麼大傷。可甘露術的治療效果,還是令小抹香鯨興奮的鳴叫起來。

治療好小抹香鯨,徐海寶又竄到其它大抹香鯨身邊,一道道甘露術拋灑之下,這些抹香鯨也跟小抹香鯨一樣,發出愉悅的鳴叫。對它們而言,這道法術的作用不僅僅用於治療。

說的簡單點,那怕這些鯨魚早前有什麼暗傷,在甘露術的治療之下也會有效。相比它們待在海底峽谷,靠汲取靈氣用於療傷,時間漫長不說效果也沒甘露術這般神奇。

將先前參戰的大抹香鯨療傷結束,看著游弋到峽谷中的眾多抹香鯨,徐海寶又道:「那些海王花能保存下來,其中也有你們不少的功勞,於情於理我應該給予補償。

若是將來有幸渡過金丹劫,挖掘海底靈脈之前,我會給你們尋找新的棲息地,讓你們擁有一塊真正安全的棲息繁殖地。附贈一份水靈氣,希望你們有天能開智!」

從無名珠空間凝結多顆純粹的靈氣水珠,徐海寶將這些靈氣水珠,以精神力準確送至這些抹香鯨的嘴邊。相比遊離峽谷海水中的靈氣,靈氣水珠的誘*惑無疑更大。

隨著抹香鯨絲毫不拒絕徐海寶的善意,將這些擺到嘴邊的靈氣珠吸入嘴中。整個海底峽谷中,很快傳來抹香鯨的歡暢叫聲。從這些聲波中,也能感受到抹香鯨的興奮。

一紙當婚,前夫入戲別太深 覺得自己付出應該夠了,徐海寶才小心翼翼將海王花採集起來。令徐海寶有些意外的是,挖掘海王花的時間,徐海寶卻覺得這些似石非土的塊狀物,多少有些不對勁。

等到仔細觀察之後,徐海寶再次感嘆道:「難怪這幾朵海王花能茁壯成長,原本它不光吸引靈脈的靈氣,還有龍涎香做為養料。看來給它們好處,還真的給對了。」

這些似石非土的塊狀物,經過徐海寶鑒定之後,確定就是抹香鯨的排泄物。那怕排泄物多少顯得有些臟,但對很多人而言,這些塊狀物價值堪比黃金。

將海王花移植到無名珠空間內,看著散落在石壁附近大小不一的塊狀物,徐海寶也沒嫌棄它們是抹香鯨的排泄物。事實上,這些排泄物都是難得的香料。

撿這些排泄物,某種程度上可以稱為撿黃金。只是對徐海寶而言,將這些排泄物製成龍涎香之後,相信其價值更高,對修士而言也能起到凝神聚氣的效果。

就算普通人使用,也能起到靜心安神的療效。有這麼多的好處,徐海寶自然不會放過撿寶的機會。將海王花附近不知堆積多少年的塊狀物,通通收集到無名珠空間內。

確認峽谷剩餘的龍涎香不多,徐海寶也沒統計究竟撿了多少。可有一點徐海寶非常確信,那就是他手中擁有的龍涎香原料,只怕全世界誰也比不上。

撿完這些堪比黃金的『金疙瘩』,看著依舊處於興奮狀態中的抹香鯨群,徐海寶同樣覺得很滿意。畢竟,這次的交易對他跟抹香鯨群而言,都是一個雙贏的交換。

看著幾條圍在身邊的小抹香鯨,覺得差不多該離開的徐海寶,變幻身形在這些小抹香鯨身上摸了摸。另外又附贈了這些小抹香鯨一些好處,進一步提升它們進化的機率。

最後才有些戀戀不捨的道:「小鯨們,下次有緣再見了!」

極速竄出水面之後,徐海寶掏出衛星手機,記下這片海域所在的位置參數。將手機重新放回空間之後,沒跟抹香鯨群歡送的機會,很快朝最近的海岸游去。

經過近一天的瘋狂趕路,徐海寶終於抵達大西洋東海岸的南菲。清楚以他的護照,只怕很難登機,找了一個無人僻靜之地,徐海寶再次聯繫上田浩明。

讓其聯繫當地的領事館,替自己辦理回國登機的手續。做為特事院的特別顧問,徐海寶自然有這樣的權利。這樣的事情,對於特事院而言,自然也不是什麼難事! 地處南半球,有『彩虹之國』之美譽,位於非洲大陸最南端的南菲,其東、南、西三面被印度洋和大西洋環抱。對於這個國家,徐海寶也稱不上完全陌生。

前世因為工作的原因,徐海寶隨打撈船在南菲的沿海港口停靠補給過。做為非洲大陸國力跟軍力都最強的國家,南菲相比其它非洲國家,無疑更為強大跟穩定。

只是對徐海寶而言,他前世對這個國家的印象卻不是太好。原因是,這個國家存在很多雇傭兵武裝。前世在南菲停航補給,他甚至遭遇過武裝綁架。

限於證件的問題,屬於非法入境的徐海寶,連找酒店住都沒辦法。跟田浩明去過電話之後,徐海寶便找了個地方,耐心等待著使館方面的人員過來。

想以最快速度返回國內,徐海寶必然需要乘座飛機。沒合法的證件,徐海寶自然很難預定機票。甚至外出活動,也要小心那些警察的盤查。

好在徐海寶也不想跟當地人接觸太多,找了一個相對僻靜的地方,等待國內的回饋跟電話。至少他相信,他的這點事,對使館而言不存在什麼問題。

等待國內通知時,特事院很快聯絡相關機構,給徐海寶辦理了相應的通關證件。電報傳到使館之後,使館的武官親自致電徐海寶,決定親自來接徐海寶。

看了看從打電話到接到電話,徐海寶笑了笑道:「這還真是特事特辦的效率啊!」

感嘆完畢,徐海寶也沒怎麼收拾。對他而言,隨身攜帶著一個空間,根本用不著什麼行李。至於接下來,徐海寶也沒想過多在南菲這邊待下去。

若非怕麻煩,徐海寶甚至有考慮過申請專機。可他知道,這樣鬧出的動靜就太大了!

接完當地聯絡人的電話,徐海寶又等了一個多小時,先前聯絡的電話再次響起道:「徐顧問,我已經到了你所說的地方,我開的是一輛黑色越野車!」

為確保安全起見,徐海寶跟聯絡人說了一個接頭的位置。至於他本人,則待在附近的山中等待。這樣做,也是儘可能確保安全,不至於讓太多知曉他在這裡的消息。

聽到聯絡人的詢問,徐海寶很快道:「我已經看到你的車了,我很快就過來!」

幾個縱身徐海寶便出現在汽車身邊,拍了拍車窗道:「你是陳中校吧?」

「是的!徐顧問,你好!讓你久等了!」

「無妨!確切的說,是我給你們添麻煩了。事實上,我也沒想到,這次會跑這麼遠。證件的事情,辦理妥當了嗎?我什麼時候能夠回國?」

「證件正在辦理之中!徐顧問若是急著回國,明天應該就可以!」

「好!行,那走吧!對了,若沒什麼事,等下幫我找個臨海的酒店住一晚就行!」

面對上車的徐海寶說出這些話,負責接待的陳中校想了想道:「徐顧問,不去使館嗎?」

「我的身份不方便!」

很簡單的回復,令這位出身軍旅的聯絡人,很快道:「好的,那我先送你去酒店吧!」

當徐海寶乘座聯絡員開車的汽車,看著使館加急辦理的證件,徐海寶也沒多說什麼。讓聯絡員離開之後,利用臨時辦理的假護照,找了一間等級頗高的海濱酒店下榻。

下塌酒店之後,覺得明天就要回國的徐海寶,也打算趁著還有一些時間,去附近的商業街購買一些禮物。等他回到家,差不多妹妹跟劉曉涵也放暑假了。

採購了一些回家的禮物,看著時間也不早,徐海寶很快回到下榻的酒店。就在徐海寶打算休息之時,有一群人卻為他在南菲現身而行動起來。

「確認了?先前在開普敦的,真是此人?」

「是的!網路處調取了先前刷卡者的影像,確認此人便是華國的徐!將軍,怎麼辦?我們在那邊並沒多少人手,看對方購買的東西,應該是用來送人的。」

「你的意思是,他很有可能明天就離開南菲?」

「很有可能!」

「找到他下塌的酒店了嗎?雖然我們在那裡沒太多精英人手,但我們的人最好不要直接行動。既然他在那裡,發一個懸賞單,讓那些雇傭兵去實施行動吧!」

「這樣的話,動靜會不會鬧的太大?」

「無妨!動靜鬧的大,南菲方面才會重視起來。那樣的話,他短時間只怕無法離開,必須接受相應的調查。另外,通知海外的異能戰士,立即出發趕往南菲,務必活抓他!」

或許徐海寶做夢都沒想到,一次簡單的購物竟然曝露了他的行蹤。由此可見,國外情報機關對其的關心程度,只怕遠遠超出國內跟他自己的預期。

伴隨一份價格高昂的傭兵任務單,出現在傭兵地下世界的網站上。距離徐海寶最近的兩個精英傭兵組織,很快便接下了這筆訂單。那怕他們知道,這事動靜會鬧的很大。

可接任務的傭兵組織覺得,徐海寶所在的酒店距離海邊很近,從海邊發起突襲的話,另外再派出少量人手,阻止趕來救援的軍警,再從海上離開時間上應該足夠。

並不知道危險即將降臨的徐海寶,回到酒店洗漱后便準備休息。就在徐海寶準備好好睡一覺,明天趕飛機之時,徐海寶卻發現內心沒來由的劇烈跳動了一下。

清楚這種異常的心跳,某種程度也是修士對即將到來危險的一種感知。重新坐起的徐海寶,站在下榻的獨立別墅前,若有所思的道:「有什麼不好的事要發生嗎?」

不懂修士推算之術的徐海寶,卻相信這種直覺很少出錯。意識到這一點,徐海寶自然無心睡眠,將房間燈關閉之後,便盤腿開始打坐靜靜等待著。

此次出海歷練,徐海寶在吸收一顆靈石的靈力后,很成功突破功法第五層。按修真的境界算,他也可以稱之為辟穀境的修士,距離金丹境也僅有一步之遙。

根據徐海寶所了解到的情況,目前全世界擁有金丹實力的高手,相信不會超過五人。目前已知的這種境界高手,也僅有一人,而且平時很少露面。

至於其它國家有沒有這樣的高手,想調查也非常的困難。至少現階段,先天巔峰境的高手,就足以稱之為人形核武。有這樣的了解,徐海寶自然不擔心什麼。

以他現在的實力,那怕金丹境的修士來襲,徐海寶也有能力從對方的手中逃脫。原因很簡單,這裡距離海邊很近,只要進入大海,對方想追到他也不太可能。

除非對方也擁有跟他一樣逆天的水性!而這種機率,幾乎不可能發生!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敢打我的主意,那就做好被我斬殺的準備吧!」

有了這種決定的徐海寶,也不再糾結什麼。從目前的情況看,如果是國內親人發生什麼事,相信那些負責保護的特事員,至少也會有所通知。

既然不是親人有事,那有可能遭遇危險的人,恐怕就只有自己了!

依舊是凌晨時分,靜坐在房間陽台的徐海寶,很快聽到前面海面傳來的快艇聲。即將抵達酒店前海岸時,這些快艇似乎都熄火,從快艇上走下不少黑巾蒙面之人。

看著這些呈戰鬥隊形全副武裝從海上登陸的武裝份子,徐海寶有些無語的道:「看來不論前世還是今生,來到這個國家,我就免不了要跟這些傭兵打次交道。

前世我只有保命逃跑的份,這一世也輪到你們倒霉一次。竟然你們喜歡為錢賣命,那今晚就把命留下吧!或許,這也是你們身為雇傭兵的命運!」

恰恰就在此時,徐海寶放在身邊的手機突然響起。看著手機響起的鈴聲,徐海寶看了看來電顯示的號碼,多少有些困惑的道:「你好!陳中校,有什麼事嗎?」

「徐顧問,你沒事吧?剛剛接到情報部門發來的緊急情報,你的行蹤已經泄露。有人在地下傭兵網上下了任務單,有兩個傭兵組織朝你去了。請你立刻轉移,我馬上過來接你!」

聽著陳中校在電話中非常急切的聲音,徐海寶卻很平靜的道:「陳中校,我以特事院特別顧問的身份,命令你們不許靠近我居住的地方。記住,這事跟你們沒關係!

你說的那些人,已經從海灘登陸,正奔著我的住所而來。你現在需要做的,就是想辦法善後。另外重新給我安排一個身份,明天按原定計劃離開。這些人,還傷不了我!」

伴隨徐海寶語氣嚴厲以下達命令的方式傳達這番話,接到緊急情報的陳中校多少有些愣住了。可深思一番后,他覺得使館方面派人營救確實不妥。

不管怎麼說,徐海寶是以非法的身份進入南菲。若是這個時候,他們派隊伍展開營救,也會引起南菲方面的重視跟懷疑。想到徐海寶的身份,他覺得徐海寶考慮的更周全。

最後只能道:「那好!徐顧問,我跟營救隊隨時聽候你的命令。有需要,隨時通知我!」

至尊狂帝系統 結束通話之後,提前登陸的雇傭兵,已經成功進入徐海寶所居住的別墅區。至於別墅區外圍的警衛保安,面對這些傭兵時,自然沒多少抵抗能力。

但對徐海寶而言,看到這些傭兵絲毫不憐惜保安的性命,利用消音手槍將這些保安擊斃。看到這一幕,徐海寶心裡也給這些傭兵,真正的判了死刑!那就是,殺無赦! 如果說華國是雇傭兵公認的禁區,那麼非洲便是雇傭兵的天堂。做為非洲國力最強的國家,南菲也是一個可合法持槍的國家,甚至也有私人武裝公司的存在。

這些所謂的私人武裝或安保公司,某種程度上就是雇傭兵武裝。儘管他們也承接安保任務,可真正賺錢的任務,還是很多不能曝光的雇傭兵任務。

做為雇傭兵最為活躍的地區,非洲甚至全球戰爭熱點地區,都能看到在南菲註冊的武裝公司身影。對於這些雇傭兵的管控,南菲方面還是比較嚴苛的。

俗話說的好,兔子還不吃窩邊草。隨著各國呼籲解除跟打擊傭兵組織的呼聲高漲,這些傭兵武裝自然要低調一點行事。可很多時候,金錢也會變成衝動的誘因。

此刻夜襲海灘渡假酒店的雇傭兵,很清楚這間渡假酒店知名度不小,經常接待國內外高端遊客入住。動靜鬧的太大,只怕南菲政府肯定不會放過他們。

好在雇傭兵居無定所,若是能順利完成此次的任務。得到的傭金,足夠他們去其它地方繼續生活。更何況,這些在南菲待著的雇傭兵,很多時候都在南菲之外活動。

對這些傭兵而言,為錢賣命是很常見的事。誰都知道這次任務難度很大,可下單人給出的傭金,卻足以讓他們忘記有可能被南菲政府通緝抓捕的恐懼。

不想給使館帶去麻煩的徐海寶,很清楚這種通過網路下雇傭任務,想查到幕後指使者只怕不容易。可面對傭兵的突襲,徐海寶還是覺得非常生氣。

前世在南菲短暫補給,卻差點被競爭公司聘請的傭兵綁架。這一世,那怕徐海寶已經決定明天便離開,可依舊難逃被傭兵盯上的命運。

「看來我跟這個國家,還真有點相剋啊!既然來了,那就全部留下吧!」

從陳中校那裡得知了具體的情況,讓徐海寶稍稍安心了一些。雖然徐海寶不清楚,他在這裡的消息如此走漏。卻知道對方能查到他,只怕幕後指使者也不是普通人。

就在這些雇傭兵即將進入別墅時,待在別墅陽台的徐海寶一眨眼的功夫,如同一道幻影般出現在別墅的草坪上。看到突然出現的徐海寶,很多偷襲的傭兵都嚇一跳。

「是想找我嗎?你們的指揮官呢?」

面對突然現身還表情平靜的徐海寶,這些雇傭兵被嚇一跳之餘,很快將徐海寶包圍起來。對很多雇傭兵而言,他們突然覺得徐海寶不會是個傻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