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這傢伙盯著我,目光不善啊!

「謝謝你救了我!」甘雪蓮對著我鞠躬道謝,這女人一彎腰那胸前的溝好深啊!

「我看得出是你,多年不見,我想你。」小牛說話。

這丫頭說著就走向我,我裝不下去了就收回神識,放開臉對她微笑。

「呵呵,你也是修士了,我想問一句話,當初你喜歡我嗎?」我看著她的眼睛說話。

我很在乎當初,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很在意她那時的感情,因為那時的她還是單純的,現在單不單純就不好說了,因為她已經不是那個懵懂無知的小女孩。

她沒有回答我的話,而是羞澀的點點頭,那麼一切一切盡在無言中,我明白了。

「嘿!」甘雪蓮發出聲音,我投目光過去,她笑道:「我追了你九十九世,難道還抵不過一個相識一段時間的小女孩?」

看著她的笑容,我莫名有點心疼,真是怪哉怪哉!

「我記得你之前說過你討厭我的,還有咱們前世是仇人,所以你就別忽悠我了。」

呵呵,她笑著說的話我怎麼可能當真?

雖然我也喜歡她,但是我總是忘不了她第一次看見我時的眼神,以及後來要我跟她時,她所說的那些話,那是多麼傷人的目光,多麼惹人心酸的話,我怎麼可能忘記?

「嘿,那時我還沒有恢復記憶,你就千萬別當真好了。」她笑著說。

她的笑容很自然很迷人,她這樣的容顏更加吸引人,於是我忍不住咽口水,真是丟死人吶!

「肚子好餓,能不能找個地方弄點吃的再扯犢子?」華天都說話。

「餓,我也餓了,那就先找吃的再聊吧!」我說著大步走在前面,我得去靈魂分身的候府弄點吃的去,不應該說是弄點吃的,而是去直接霸佔了。

走在路上我放出神識覆蓋整個大世界,探查之下那些修士還在大戰,我真想摻和,但想想人家好不容易有一次機會平等的對決,我還是算了吧,讓他們自己去決定成王敗寇!

畢竟曾經那些強大的修士一定會壓榨、打壓、利用或者迫害弱的修士,現在大家都是練氣士,正好有冤報冤有仇報仇,這樣的機會可是真正的千載難逢,所以我還是睜隻眼閉隻眼為好!

很快來到軍候府門前,我先找個地方坐下,然後神識入住靈魂分身之體,接著假裝出來逛逛,反正我年幼,我相信不會輕易露出馬腳的。

「拜見軍侯!」

烈火紅顏 「嗯!」

看門的小廝對我很禮貌,只是我的答應令他有點意外,不過他沒有多說,這傢伙挺懂事的喲。

「你叫什麼名字?」

「全福。」

「好好乾!」

「是!」

我看了他一眼,他懂事的趕緊開門,這傢伙真貼心,看來我得給他機會,讓他爬高,讓他做人上人。

出了門,我假裝不高興的看著甘雪蓮等人,說道:「你們哪裡來的,趕緊的離開,不要在軍侯府前停留!」

為了不露餡,我這一本正經的生氣做得很到位,我相信沒人能看出異常。

「這誰家的孩子,一介凡人這麼囂張,如果踏入仙門,只怕是臨門一腳挨了踹,讓他魂飛到天外。」華天都沖我吼吼,這傢伙在我的門前卻比我囂張啊!

「喲,敢情你們是仙人啊?」

我十分誇張的張著小嘴,看著華天都恭敬的說道:「仙人請進,這是我的府邸!」

我一臉獻媚的嘴臉,語氣之中帶著一點謙卑,嘿嘿,想不到我裝小人還行,華天都看了我一眼,滿意的帶頭走了進去,其他人連忙跟上,只有甘雪蓮和小牛還記得我的本體,哎,我要不要告訴她倆實情呢?

不行不行,還是瞞著,免得節外生枝就麻煩了。

一念至此,我跟著進屋,吩咐下人招呼大夥,然後找了個借口躲起來才神識歸本體。

本體睜開眼,明知道她倆在旁邊,睜開眼的一剎那我還是好感動,如果有一天我變傻了,真的傻了,也許這兩個女人會守護我吧!

「他們人呢?」

我假裝東張西望的找無天等人,嘿嘿。

「進去了,這是一大戶熱情的人家,咱們進去吧。」 婚色交易,豪門隱婚妻 甘雪蓮說話。

她的聲音有點無力,一是疲勞,二是餓,要知道練氣士還離不開五穀雜糧,不吃飯要餓死。

「好吧,那就進去看看,態度不好我不吃飯!」

我裝得勉強似的,總感覺有點裝過頭了,以至於小牛看我的眼神有點怪怪的,於是我不再裝,一左一右的挽著兩個女人進去。

大戶人家的下人,特別是軍侯級別的官家,那麼下人們自然是有一定的規矩和眼力,因此他們不難看出我們這幫人不凡,於是吃的喝的都是火速送來,招呼周到,客氣,最重要的是吃完了還搞了歌舞會,雖然我是老天,但我是凡人肉體啊,於是我毫無羞恥的看著美人翩翩起舞,順便流點口水。

想想分身是一個傻瓜,真是浪費資源,以後我得好好利用起來!

咦!

無意間放出神識,探查到田中歌來了!

這傢伙無事不登三寶殿,只不過他現在很落魄,穿得破舊,我總感覺他是來我這裡混吃混喝。

全福偷偷的接待他,把他帶到柴房,然後給他端吃的,他正端著吃,一個胖子來了。

「全福你養狗也得弄條繩子拴起來,別讓狗吃飽了溜,餓了又回來吃,你以為小軍侯不知道也就罷了,把我這個大管事當瞎子不好啊?」胖子說話。

「我知道錯了,請大管事責罰!」全福說著就跪在地上,這傢伙沒有好骨氣哦。

「知道錯了就好,狗是吃屎的,你明白嗎?」大管事一臉笑意的說話,眼睛是看田中歌。

這個田中歌倒是淡定,被人這樣說,他只顧著吃飯,整得好像聽不見一樣。 我已經追著陰蠱進入了大枯樹下面的白霧,在聽到我娘喊我的時候,我就完全怔住了。就是我慌神的這一剎那,那陰蠱就直接鑽入了枯樹中。

該死!

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太遲了,懊惱的我當即拍了一下大腿。

可看著眼前這白霧中的女鬼,我就忘記了所有。我愣在了原地,她慢慢的從白霧中走了過來,那模糊的身形,伴隨著一陣冰涼的襲來,逐漸清晰。

而我在看清楚了眼前的女鬼后,眼淚瞬間潸然而下。是我娘,正是我娘。她沒有一點變老的樣子,還是保持著年輕的狀態,貌若天仙!

「初九,娘好想你!」在我怔的說不出一句話來時,我娘伸出了手撫摸我的臉頰,那一陣刺骨的冰涼,卻讓我內心無比的溫暖。

我娘在世的時候,她一直是瘋癲的狀態。而她被左陰害死後才清醒了過來,可清醒過來,我連一個溫暖的擁抱都沒有得到,那靈族的尊主就殘忍的把她帶走了。

「娘,初九也想你!」我的心裡再也承受不住了,那壓抑在心裡的倔強終於在此刻土崩瓦解,我喊了一聲娘,眼淚刷刷往下流淌,直接衝進了我娘的懷裡,緊緊的抱著她,「娘,你別走了,留下來吧,讓初九好好照顧您!」

「初九,娘每天在煉魂池裡飽受折磨,甚至想過魂飛魄散。可娘不甘心,娘還想見你,見我的兒子!」我娘的身體很冰冷,抱著我的時候,那冰冷的血淚也是滴落到了我的頭上,我感受不到刺骨的陰冷,只感覺內心深處溫暖如春。

「娘,我帶你走,初九這就帶你離開那個恐怖的地獄,要是誰敢折磨你,我就殺了他!不管是人還是鬼,只要敢傷害你,我就滅了他們。」我越說哭的越凶,在我娘面前,我終於可以像一個孩子了。

我說到這兒的時候,我就感受到我娘的身體猛的震動了一下,跟著就按住了我的肩膀,傷心的抽泣道:「初九,不要來救娘,你來會死的。尊主已經知道你是我的兒子,你只要還活著,他就一定會殺了你的。初九,你聽娘的馬上走,再也不要出現在道門了。去做一個普通人,娶妻生子,哪怕娘以後看不到了你,娘也會在陰曹地府保佑你的! https://tw.95zongcai.com/zc/5634/ 娘會等著你壽終正寢的那天才去投胎轉世,娘這輩子沒有照顧你,下輩子一定要好好陪著你長大!初九,走,快走!」

我娘的神情越來越不對勁了,我正要問她,就看到她的魂體開始變得透明了起來,這是要消失前的徵兆。

我看到這一幕,立馬就慌了,可還沒有開口,我娘的眼前就凌空出現了兩行血字:任務失敗,回來受罰!

是那靈族的尊主,他還想要懲罰我娘。這個王八蛋,我不會放過你的!

看到這出現的字,我就知道是那尊主控制了我娘,看到我娘要走,我立馬撲上去抱她。

可我一撲過去,卻是撲了空,直接從我娘的魂體穿了過去,好像此時在我面前的,只是一道空氣而已。

「娘,你不要走,你不要走啊!」我心裡害怕的不行,恐慌的喊道。此時的我,脆弱的就像一個小孩子,一個眼睜睜看著母親離開的小孩子。那種無奈和傷心,瞬間充斥了我的內心。

「初九,記住娘的話,離開道門,好好活著!你爹是個好人,不要去找你的親生父親,這樣會害死他,也會害死你的!」我娘的魂體越來越透明了,已經要飄散了,好像風一吹就能散一樣。

「不要,娘……不要……」我不停的去抓我娘的手,可我就是抓不到她的手,每一下都從她的手上穿過。

「初九,我的兒子,娘愛你……」我娘說完最後這句話,身體就如煙一樣裊裊而上。頃刻間就消失在了我的眼前,在她離開的剎那,我就猛的跪在了地上,咬牙重重的說道:「娘,你等著初九!靈族尊主這個王八蛋,我一定不會放過她的!他在你身上的折磨,我要百倍、千倍的還給他,哪怕滅了他們靈族一族!!!」

重重的發誓完后,我就站起來抹了抹眼淚。經歷了這麼多的生離死別,我已經能夠調節自己的情緒了。

深呼吸了幾口后,我就把我娘的事情壓在了心底,握緊了鎮魂尺,重新看向了眼前這開始發綠芽的枯樹。

葉棠還在裡面,林依依說枯樹裡面是一口蠱棺,連仙靈婆的陰蠱也進入了這枯樹里。恐怕,現在已經進入了葉棠的身體里了!

我欠葉棠一條命,男子漢大丈夫,我必須要還給她。我咬了咬牙,直接爬上了大枯樹。

這大枯樹不光是樹枝上開始發出了綠芽,就連整個樹榦上也冒出了密密麻麻的綠芽,就好像是生菌子一樣。

綠芽代表重生,陰蠱如果徹底控制了葉棠,那仙靈婆就會偷取葉棠的壽元和身體,重新復活過來。

我不敢耽擱,一個勁兒的往大枯樹的頂端爬。很輕易的就爬到了這大枯樹的頂端,一爬上頂端,我就看到這大枯樹上門正夾著那抬龍架。

我一掀開抬龍架,就發現這大枯樹的頂端是空的,順著看下去,裡面黑漆漆的一片,很深的一個樹洞。

但就是在我把抬龍架掀開的剎那,這大枯樹的樹洞里就倒灌出了一股腥風,無比的腥臭,撲面而來,直讓我胃裡翻騰,險些嘔吐了起來。

我身上已經沒有靈符了,手中更是沒有手電筒。唯一的辦法,就是驅散這籠罩大枯樹的白霧,讓月光照進去!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我就咬破了食指,在右手上開始畫了一道驅邪符。驅邪符一畫成,我就結了一道道指,大聲的念起了驅邪咒:「天地無極,乾坤借法;五星鎮彩,光照玄冥。千神萬聖,護我真靈。巨天猛獸,制伏五兵。五天魔鬼,亡身滅形。所在之處,萬神奉迎。所到之地,大道無疆!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助我驅邪!呔!!!」

隨著我最後一個呔字爆喊出口之時,我的咒法就起了效果。只見周圍吹來一陣清風,開始慢慢的吹散眼前這籠罩枯樹的白霧。

道法不散,清風不止。只是過了兩三分鐘的樣子,這些白霧就逐漸被吹散了。等這些白霧徹底被吹散后,那月光就照射了進來,剛好照射進了這枯樹的樹洞中!

我還沒伸出頭去看,林依依就朝我大喊了起來,「九哥哥,不要下去,你會死的。」

她一喊出來,葉伯也跟著喊了起來,道:「初九,千萬不要魯莽。你已經儘力了,哪怕小姐在天有靈,也不會怪罪你的。千萬不要為了救小姐,搭上直接的性命,這樣會讓小姐加深罪孽的!」

其實我心裡也不傻,也知道這大枯樹里的危險。但不管能不能救葉棠,我都必須儘力而為。

我嗯了一聲,朝他們說道:「放心吧,實在是不行,我也只有放棄。」

「哈哈……你們都要死,都要死!」而就在我話音剛落之時,那原本倒在地上的仙靈婆突然站了起來,像瘋了一樣的大吼大叫道。

她突然鬧出的這一出,嚇了我一跳。等我看她的時候,她就再次倒在了地上,徹底的死了過去。

她現在的身體壽元已經到了,只有偷取新的身體和壽元。陰蠱不死,她也不會死。

林依依看到他阿媽突然詐屍了,也是跑過去不停的哭喊她阿媽。葉伯看的於心不忍,就過去安慰她。

我定了定神,再次回過頭來,伸出腦袋就去看這樹洞。這一看,頭皮瞬間就麻了! 在看向這枯樹樹洞口的時候,我其實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可看到裡面的場景時,我的頭皮還是發麻了,渾身更是不寒而慄。

那月光剛好從樹洞裡面照射了進去,直通樹洞。我一看進去,就看到這樹洞中間的地方,正有一口精緻而小巧的棺材。

那棺材上面,爬滿了密密麻麻的蠱蟲。不對,不應該說是爬滿了蠱蟲,而應該說這棺材就是蠱蟲堆積形成的。

那密密麻麻的數量,實在是看的人很不好受。但這些蠱蟲都好像是沉睡狀態,沒有驚醒。

而這蠱棺是立著的狀態,我看不到蠱棺里的人,只能看到那漏出來的黑袍。那黑袍衣服,應該就是葉棠穿的。

我猛的呼吸了幾口,心中的恐懼才減少了幾分,咬了咬牙后,這才硬著頭皮爬進了樹洞里。

我一爬進大枯樹的樹洞里,那裡面倒灌出來的腥風就不停的吹在我身上。這腥臭的味道,正是蠱蟲身上發出來的,熏的我眼睛都睜不開了。

這樹洞的洞壁上下都打了木樁子,好像是為了方便人進出。我踩在這些木樁子上,慢慢的往下走。

每一步我都走的很是小心翼翼,也會試試這木樁子的承受力,生怕一不小心踩踏了下去,整個人就會掉下去直接砸在了蠱棺上。

我的動作很輕,輕的能夠聽到自己的呼吸聲,不敢弄出一點兒大動靜來。我都無法想象如果要是下面這些密密麻麻的蠱蟲蘇醒過來了,我該會死的有多凄慘?

此時的我,就好像是虎口拔牙一樣。

越是往下爬,就越靠近這蠱棺了。 和校花荒島求生的日子 而蠱蟲身上那種腥臭的味道,也是越來越濃烈,好幾次我都開始打幹嘔了,眼淚水都嗆出來了。

這樹洞只有七八來米深,可我卻是費盡的往下爬了好幾分鐘。終於到了蠱棺的上方時,我才停了下來,踩穩了木樁子,我才暗暗的呼吸了幾口。

等氣息穩定了,我才彎腰下去看。正如林依依說的那樣,這是蠱棺,不是用木頭或者石頭打造的棺材,而是成千上萬的蠱堆積在一起形成的棺材樣子。

這些蠱蟲像是甲蟲一樣,不但長著翅膀,身體也好像是透明的。我現在在蠱棺的上方,擋住了照射進來的月光,我撇了撇腦袋,月光就照射在了最上面層的蠱蟲上。

這一照,我就發現這些蠱蟲的身體不是透明的,而且是血紅的,好像整個身體的構造就是鮮血築成的。

從那透明的血紅身體里,我還看到了這些蠱蟲體內的白色神經。這好像是血蠱,中了血蠱的人,全身都會化作一灘血水。

一想到這兒,我的身體就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

這蠱棺佔據了一大半樹洞的空間,我只有把腦袋垂下去才能看到裡面的人。我把鎮魂尺別在了腰帶上,雙手反抓著木樁子,腦袋盡量往下埋,快埋到了腰部的位置,我才看清楚了裡面躺著的人。

不對,不應該說是躺著的人,而是站在蠱棺里的人,因為這蠱棺正是立著的。這裡面的人絕對是葉棠,但她的臉上蒙著黑紗。

我的雙手不敢松,只好重新站直了,把鎮魂尺含在了嘴裡,再次雙手反抓著我背後的木樁子,腦袋再次深深的埋了下去,用嘴裡叼著的鎮魂尺去掀開了葉棠臉上的黑紗。

黑紗一掀開,出現在我眼前的人,正是葉棠!她穿著一身黑色的衣服,把她的皮膚襯托的猶如白玉一般。

她的眼睛是閉著的,長長的睫毛撲閃撲閃的,眼妝也畫過了,是黑色的,更是增添了一份妖艷的氣息。

「葉棠……」我嘗試著小聲的喊了一聲,我這一喊,就注意到葉棠的面目微微抽搐了一下,特別是那長長的睫毛,更是動了一下。

「葉棠有反應,那就說明她還沒有徹底被陰蠱給吞噬!」想到這兒,我心裡就竊喜了一下,正要準備繼續喊她。

可跟著,我就感受到這些血蠱的翅膀動了動,它們的翅膀一動,身體的紅光就滲透了出來,好像是呼吸的樣子,也好像是他們要醒了一樣。

看到這動靜,我就不敢動了,也不敢喊了,連呼吸都閉上了。等了差不多十來秒鐘的樣子,這些血蠱才安分了下來。

我咬了咬牙,又繼續喊:「葉棠,醒醒,我是初……」

而我的話還沒有喊完,我就看到葉棠腹部的地方突然亮了一下,好像是那陰蠱。還沒反應過來,我面前這成千上萬的蠱蟲就好像是睜開了眼睛,那一雙雙血紅的眼睛,嚇的我魂兒都快飛了。

不對勁兒,它們要醒了!

就在我剛剛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葉棠猛的睜開了眼睛。那睜開眼睛的剎那,無比的陌生和冰冷,就如同是看到了仙靈婆的錯覺。

特別是她直勾勾的盯著我,眼睛里沒有任何一點感情,嘴角的地方更是詭異的仰了起來。

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