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看到走進管理辦公室的徐海寶,值班的安保隊員也很迅速,拎來昨天剛製作好的鳥箱。對於徐海寶特意交待照顧好這隻幼鳥,安保隊員也覺得有些無語。

好在幼鳥比想象中好照顧,吃飽了睡,睡飽了又吃,昨晚也沒怎麼鬧騰。接過木箱的徐海寶,將其放在地上打開,看著柳玥萌道:「萌萌,看看這是什麼!」

望著卧睡在保暖箱中的幼鳥,柳玥萌看了看道:「叔叔,這是小鴨子嗎?」

剛剛出生不久的小軍艦鳥,看上去毛絨絨的,確實有點小鴨子的感覺。可一旁的徐清雅卻很快插話道:「哥,這是剛出生不久的海鳥吧?」

「嗯!昨天我去村子的林子里轉了轉,發現這隻從樹上掉下來的小軍艦鳥。原本想把它重新送回鳥巢內,結果發現軍艦島築的巢已經被打爛了,大軍艦鳥也不知所蹤。

看這小東西可憐,我就順手把它帶回來養著。別看這小東西剛出生沒幾天,吃起東西來還是很猛的。養上一段時間,往後應該就能飛了。」

「叔叔,叔叔,這是小鳥,不是鴨子嗎?」

「不是!這是軍艦鳥的寶寶,前兩天被大風刮下來了。叔叔覺得它好可憐,便決定把它收養了。往後我們一起喂鳥寶寶,讓它儘快長大,好不好?」

「好!我最喜歡小鳥了!叔叔,等鳥寶寶長大了,它會飛走嗎?」

「這個叔叔也不知道了!不過,鳥寶寶長大之後,肯定也會喜歡萌萌的。」

對於很多內心純凈的小孩而言,她們也有無盡的愛心跟好奇心。對於這種看上去毛絨絨的小鳥,也能激起她們的愛心跟保護心,讓她們更懂得呵護小生命。

得知接下來可以把小鳥放到家裡去養,小丫頭無疑顯得最高興。在她看來,有了這隻小鳥陪伴,她也有可以照顧的對象,不是家裡最需要照顧的那個寶寶了! 相比住在窪山島民宿中的遊客,下榻渡假村的遊客,所能享受到的待遇跟風景無疑更好。對不少預定到行程的遊客而言,大多都很享受在渡假村的一周行程。

跟其它國內國外渡假村不同,窪山島渡假村的網上預定,最多只能預定一周的時間。想多住一段時間,渡假村方面也不會同意。原因是,要給其它遊客入住機會。

這種規定聽上去有些荒唐,可偏偏渡假村從開業至今,房間無一例外都是爆滿。價格上稱不上太貴,可比民宿還是要貴上不少。口袋沒點錢,還真享受不起。

只是隨著窪山島渡假村名氣變大,很多嘗過秘制海鮮的遊客,清楚想真正一次吃過癮,唯有住進渡假村。在這七天內,每天午餐跟晚餐,都能點不少於兩道秘制海鮮。

雖說秘制海鮮的價格高昂,可嘗過這種海鮮的有錢人,非常清楚秘制海鮮的好處,不單單體現在美味上。說的簡單點,這海鮮還有滋補身心的作用。

很多有錢身體卻虛的人,入住渡假村之後,品嘗過秘制海鮮的美味,大多都感受到重振雄風的滋味。對這些有錢人而言,錢不是問題,年青狀態卻很難找回。

久而久之,渡假村經常能看到,一些身體發福的有錢人,帶著年青漂亮的女孩入住渡假村別墅。至於這些女孩是何身份,渡假村方面自然不好過多探究。

用徐海寶的話說,渡假村是建來給有錢人住的。目前正在建設的二期工程,也備受國內遊客的期待。在這些有錢人眼中,他們希望渡假的時間能延長一些。

甚至之前有遊客,直接表示希望在渡假村長期租住一套別墅,甚至願意付高價,結果還是被渡假村方面禮貌婉拒。這種做法,聽上去確實有些傻。

可在徐海寶看來,目前渡假村根本不擔心入住率。每天等著預定房間的遊客,遠比想象中要多。加上跟渡假村簽定合作協議的政府機構,實際能騰出的別墅並不多。

那怕二期工程建設完成,徐海寶依舊會按照這條規定執行下去。只要到過窪山島渡假村的人,相信他們就會想著來住第二次,回頭率可謂百分百。

等到福臨島周邊設立生態保護區,周邊的環境得與更好保護跟改善。相信窪山島渡假村,也會成為國內外最受遊客歡迎的渡假之所。這一點,徐海寶很有信心!

帶著三女看過正在熟睡的軍艦鳥寶寶,找安保員取了投喂的食物跟皮划艇鑰匙,一行人拎著裝魚的桶子,很快出現在海灣的海面上。

剛入海沒多久,正在海灣中嬉戲的海豚,似乎感受到徐海寶的氣息,很快蹦蹦跳跳的遊了過來。看到這一幕,被徐清雅抱著的柳玥萌無疑最高興。

「哇,叔叔,海豚寶寶來了!它們跳的好高哦!它們是來歡迎我們的嗎?」

「是啊!它們知道萌萌來了,所以就來歡迎你了!」

考慮到這邊的水不深,徐海寶也不想海豚出現擱淺的情況,通過精神力引導海豚在深水區等著。至於乘座的皮划艇,划行的速度不快,可滑動的距離卻很遠。

海灣中的情況,自然引起一些渡假村遊客的注意。雖然他們很羨慕能去海灣跟海豚親密接觸的人,但他們更清楚這些人,都是渡假村老闆的家人。

除此之外,伴隨渡假村名氣越來越大,不少消息靈通的權貴人士,大多知道這個渡假村老闆背景很硬。敢打渡假村主意的人,無一例外都受到了警告或處理。

相比普通遊客敢提意見,這些知曉渡假村背景的有錢人,反倒顯得忌諱甚多。之前也有人,希望藉此跟徐海寶搭上關係,結果每次都無功而返。

最重要的,很多人知道,渡假村後面那幢視野最好的別墅,就是渡假村老闆的。他們想去上面拜訪一下,無一例外都被待在別墅下方的安保人員給攔下。

久而久之,知曉渡假村底細的人,也不敢隨意打擾到徐海寶,以免關係沒拉上,反倒招惹來禍端。對於這些事,徐海寶自然知道,卻也沒做過什麼表示。

對徐海寶而言,交朋結友這種事,以他今時今日的地位跟財富,確實已經不需要了。有打撈公司那幫戰友,還有身邊那幾個知己好友,徐海寶覺得已經夠了。

等到皮划艇進入海灣的深水區,看著無一例外全部圍過來的海豚。待在皮划艇的柳玥萌跟兩個大女孩,不時伸手觸摸這些將頭伸出水面的海豚。

借著這個機會,徐海寶將拎來的秘制海鮮,交給三女進行投喂。可即便如此,劉曉涵依舊發現,圍在徐海寶身邊的海豚最多。

投喂完帶來的食物,徐海寶笑著道:「萌萌,想跟海豚寶寶一起游泳嗎?」

對於徐海寶的詢問,沒等小丫頭回答,徐清雅卻瞪了一眼道:「哥,大早上的讓萌萌下水,你是想讓她感冒啊?她還是小孩子,怎麼能隨便下水呢!」

「沒事!有我看著,不會有關係的。等下把船劃到外面去一點,找個地方讓你們跟海豚更親密的接觸一下。難道你們就不想,跟海豚一起暢遊嗎?」

「真的行?要是把萌萌冷到了怎麼辦?」

知道徐清雅也是出於關心,徐海寶卻笑著道:「放心,我有辦法的!一定不會讓萌萌冷到,先把船划遠一點,避開那些遊客的視線。到時我們在下海吧!」

儘管時值暑假,海水的溫度比平時要高出一些。可清晨的海水,多少還是有些涼意。可想到在海里跟海豚親密接觸,徐清雅跟劉曉涵都充滿期待。

划著皮艇引導其它海豚來到海灣入口,這裡因為地形的關係,待在渡假村的遊客已經看不到。別人看不到,自然就不會惹來別人的羨慕嫉妒了。

確認地點安全,徐海寶很快滑進海水之中。看到入水的徐海寶,很快被海豚給包圍起來,待在船上的兩大一小三女,自然都顯得有些急切。

好在這個時候,徐海寶也適時道:「你們先在船上待著,我先讓海豚陪萌萌玩一會。不用著急,有時間的!等下都有機會,一定讓你們玩高興!」

說著話伸手道:「萌萌,敢下水嗎?」

看著船邊的海水,柳玥萌多少還是有些害怕。可看到徐海寶伸出的雙手,柳玥萌還是大著膽子道:「叔叔,你會保護萌萌的,對吧?」

「對啊!有叔叔陪著你,一定沒事的!來,叔叔抱你過來,你想跟那隻海豚寶寶玩?」

「我要粉色的海豚寶寶!」

在這群海豚當中,人氣最高的海豚無疑是這群海豚中唯一的粉色海豚。對於柳玥萌這樣的小丫頭而言,粉色無疑是她們的最愛,自然也就情有獨鍾了。

將柳玥萌抱在懷中的徐海寶,單手在海中輕輕一劃,那條被擠在外面的粉色小海豚,很快便出現在徐海寶的身邊。看著昂頭歡叫的小海豚,柳玥萌也笑的很開心。

「萌萌,來,等下叔叔會把你放下來,你不用擔心,海豚寶寶也會保護你的!」

說著話的徐海寶,緩緩放開抱在懷中的柳玥萌。穿了救生衣的柳玥萌,經過一番心理適應之後,突然發現海水似乎並不冷,而她的身體也沉下去。

最重要的,柳玥萌發現粉色小海豚不時用嘴觸碰她的身體,這種真正意義上的身體接觸,令柳玥萌越玩膽子越大,撲騰著小手小腳跟小海豚在海中嬉戲。

待在船上的徐清雅看到這一幕,也很不解的道:「呃,怎麼會這樣?這丫頭會游泳?」

看柳玥萌跟小海豚嬉戲的樣子,似乎根本不在大海中,反倒有點在自家游泳池的感覺。這明顯有些不符常理的情況,確實令待在船上的兩女都覺得不解。

只是相比徐清雅的滿心困惑,已經知道男友與眾不同的劉曉涵,卻覺得非常幸運跟自豪。有這樣的男友,說出去只怕也沒人相信吧?

相比柳玥萌還小,有些人情世故還看不懂。徐海寶多少知道,這樣的事多少有些超乎認知。可穿了救生衣漂在海面上,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徐海寶真正做的,是給柳玥萌增加了一道水泡術。讓其小小的身軀完全隔離海水,卻又能融入於海水之中,跟近在咫尺的粉色小海豚,自然就能嬉戲到一起了。

「下來吧!海水不是很涼,玩一會沒事的!」

招手示意兩女下水的徐海寶,通過精神力安撫圍在身邊的大小海豚。等到兩女入水之後,徐海寶同樣在她們身上發了一道水泡術,讓兩人隔離掉海水。

儘管下海的時候,兩女都感覺到海水透過衣衫傳到身上的涼意。可這種涼意,在她們看來完全能忍受。發現海水沒想象中那樣涼,兩女也慢慢放開了性子。

兩大一小三個女孩,很快體會到下海跟海豚嬉戲,相比以前待在船上摸海豚的感覺完全不同。那些小海豚玩高興了,還不時朝三女噴吐海水。

惹來三女大呼小叫之餘,她們似乎都忘記這是在大海之中。可只有徐海寶知道,這種娛樂對他而言,也是個不小的甜蜜負擔啊!

畢竟,三女能玩的這麼開心,也是在消耗他寶貴的精神力呢! 為了彌補前幾天突然外出的愧欠,回到家中的徐海寶也打算好好陪陪家人跟女友。那怕親自邀請來的柳家人,徐海寶自然也要好好的招待照顧一番。

看著在海中玩的樂不思蜀的柳玥萌還有兩個大女孩,雖然有些耗費精神力。可看到三個大小女孩臉上流露的純真微笑,徐海寶還是覺得很滿足。

知道出來的時間不短,再不回去估計父母要擔心,游到柳玥萌身邊的徐海寶笑著道:「萌萌,讓海豚寶寶帶你游一圈,而後我們就回去,好當了?」

「啊!叔叔,就回去啊!我還沒玩夠呢?」

「我知道!可是海豚寶寶已經吃早飯了,你還沒吃呢?等下奶奶做好早餐,卻看不到萌萌,她肯定會很傷心的。而且玩了這麼久,海豚寶寶也累了,對吧?」

「好吧!等吃完飯,我們還能來嗎?」

「吃完飯,我們還要去其它地方玩,海豚寶寶白天要睡覺覺,不能打擾的。不然的話,海豚寶寶長不大的。等下次有機會,叔叔再帶你來玩,好不好?」

「好吧!那我跟海豚寶寶告別一下,好不好?」

「好!我讓海豚寶寶帶你游一圈,你等下抱住海豚寶寶,好不好?」

「可以嗎?」

「當然可以啊! 愛の開場白 有叔叔在,叔叔會保護你的!」

將柳玥萌抱到粉色小海豚的身上,讓其趴在海豚寶寶的背上。在徐海寶的精神力控制下,粉色小海豚開始帶著小丫頭,在附近的海面上打圈圈,令小丫頭歡喜的不行!

看到這一幕,兩個大女孩自然也強烈要求同等待遇。無奈之下,將柳玥萌放到皮艇上之後,徐海寶又給兩女找來兩隻成年的大海豚。

將劉曉涵放置到海豚背上,徐海寶故作嚴肅的道:「保持好平衡,小心等下摔下來哦!」

「嗯!它不會突然鑽進海里吧?」

「放心,你穿著救生衣,沉不下去的!」

「哼,壞蛋!若是讓我嗆水,回去我跟爸媽說,你欺負我!」

在兩人閑談時,待在一旁的徐清雅很無語般道:「喂,你們兩個能不能不要大清早撒狗糧啊!曉涵,你要不敢的話,我先來!」

「誰說我不敢的!你看著,我一定能成為海豚騎士的!」

以前在海洋館看到過飼養員騎在海豚背上,她們都想挑戰一下。可對徐海寶而言,他不想傷害到這些海豚。最多讓兩女體會一下,騎坐在海豚身上暢遊的感覺。

這樣做對海豚的傷害也不大,有精神力控制,海豚也感受不到身上有多大重量。只要海豚沿著水面遊動幾圈,相信也能滿足兩女的小小虛榮心。

坐好之後,徐海寶拍了拍騎乘的大海豚,通過精神力示意對方在附近游上兩圈。在大海豚開始遊動后,騎在海豚身上的劉曉涵也忍不住大叫起來。

對她而言,這種騎在海豚身上,在大海中暢遊的感覺實在太令人興奮了。從先前很小心,到最後完全張開雙手擁抱大海,劉曉涵也覺得這種感覺真的很神奇。

待在船上的徐清雅看了幾圈后,也很羨慕的道:「哥,輪到我了!我也要騎!」

不好厚此薄彼的徐海寶,只好替徐清雅挑了一隻成年海豚,跟劉曉涵一樣,讓兩人騎乘在海豚身上,體會了一把海豚女騎士的刺激享受。

甚至在徐海寶的精神力引導下,兩女最後還手拉手并行的騎乘了一段距離。等到徐海寶讓她們下來時,兩女都顯得有些戀戀不捨。

可徐海寶還是佯裝認真的道:「真覺得自己是萌萌啊!雖然你們體重都偏輕,可馱著你們遊了這麼久,正當海豚不累啊! 與校草在一起的日子 不能只顧自己高興,也要替海豚考慮一下了!」

有了這番話,兩女也終於明白,凡事不能太過。從海豚身上不舍的下來之後,徐海寶也給三隻被騎乘的大小海豚額外賞了顆無名珠凝結的靈水珠。

划起皮艇開始返回,看著依舊圍繞在皮艇附近游弋的海豚,三女都覺得分外不舍。有了今天更為親密的接觸,她們對於海豚的喜愛,更是融入到骨子裡。

好在她們都清楚,只要有徐海寶在,往後應該還會有這樣的機會。事實上,對徐海寶而言,未來真找到適宜建道場的島嶼,他會引來更多海洋生物聚居。

而他相信,對於那些海洋生物而言,能夠得到他的庇佑,也能讓他們獲得更多的好處。甚至幸運的海洋生物,能得到非凡的進化機會,成為真正的海洋靈獸。

在即將抵達沙灘時,看著依舊跟在身後的海豚,站在船尾的徐海寶也笑著道:「回去吧!」

說話的過程中,徐海寶從空間取出不少魚蝦,將其扔進後方的深水區。感受到這些魚蝦的美味,做為海灣中最大的族群,這些海豚也開始追逐那些美味魚蝦。

看到海豚終於離開,徐海寶也顯得長鬆一口氣。上岸之後,看著不時在海中跳躍的海豚,柳玥萌還不忘朝海豚揮手告別。儘管海豚看不到,可柳玥萌的動作依舊很暖心。

將其抱在懷裡,徐海寶也笑著道:「萌萌,走,回家吃早餐了。等回到家,叔叔給你倒杯椰奶,好不好?」

「好!那種乃乃最好喝了!」

借著美味的椰汁,成功轉移小丫頭的注意力。將放在管理室的軍艦幼鳥抱上,一行人開始踏上回家的旅程。剛進院子,就受到徐母的批評。

「寶娃,大早上把萌萌去海上,你不怕讓她著涼啊!」

「媽,海上今天沒什麼風,不會有事的!更何況,有我看著,怎麼可能冷到萌萌呢!」

討好了自家老媽一番,逃過一頓老媽式嘮叨的徐海寶,還是趕緊端上箱子獻寶。被幼鳥成功轉移注意力的父母,最終也不再責怪大早上出去玩的一行人。

等到兩女換好衣服下樓,徐海寶也開了兩個椰子,給每人都奉上一杯香純美味的椰汁。這樣的生活,對坐到飯桌的眾人而言,也覺得是種幸福跟享受。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裡,徐海寶不時帶著柳玥萌在附近島嶼上轉悠。可晚上,還是免不了到附近的海底,清理海底積攢的垃圾,凈化周邊島嶼的環境。

想在短時間改善周圍的海洋環境,無疑是件不太可能的事。唯有不斷進行改善,徐海寶相信這片海域,也會成為真正的東海凈土,周邊海洋生物的樂土。

直到柳成林的假期結束,徐海寶一行人也啟程離開窪山島,開始今年暑假的瓊崖休閑之旅。對於瓊崖基地的很多隊員而言,他們也期待著徐海寶的回歸。

好在這段時間,打撈團隊的唐興佑等人,一樣有事情可做。定製的新打撈船跟補給船,正在進行海試。做為接收方,他們自然需要派人參與海試。

經過綜合考核篩選出來的新打撈隊員,也陸續在新船上找到了自己的崗位。只待徐海寶一聲令下,他們便能啟程趕走某海域,執行一次真正的深海打撈作業。

得知徐海寶回歸基地,眾人自然也是高興跟開心的。對這些退役的海軍士官們而言,基地的生活雖然很自由,可他們還是希望,能真正有所做為。

天天待在基地訓練,多少還是覺得有些枯燥乏味。那怕他們現在領到的薪水,比之前在部隊退役時領到的冿貼都多。可光領工資不做事,終歸讓他們覺得不好意思。

只有給徐海寶創造了收入,他們這份薪水才會領的問心無愧。了解到這種情況,徐海寶也鄭重表示,等兩艘新船海試結束,他會組織一次遠海打撈作業。

儘管這次打撈的沉船,徐海寶心裡也沒太多底。可他相信,只要打撈船出海,絕對不會空手而歸。至於眼下支付的工資,對他而言根本算不上什麼負擔。

帶著父母一行乘機抵達瓊崖,徐海寶突然覺得,也許他應該考慮採購一架商務私人飛機。這樣的話,往後父母跟他出行,都會顯得方便許多。

有了這個想法的徐海寶,離開瓊崖國際機場時,也笑著道:「曉涵,小雅,你們覺得買架私人飛機怎麼樣?那樣的話,往後也不用這麼麻煩買票登機了。」

此話一出,徐清雅立刻雙眼放光的道:「哥,你要買私人飛機?買多大的?」

「用不了多大,商務型的私人飛機,價格也不算太貴。 最好的時光 有架私人飛機,往後我們往返老家跟這邊,也會更方便些。若是你們覺得這想法不錯,等到了基地我們再慢慢選機型!」

「好哦!好哦!對了,老哥,你能不能透露一下,你現在到底有多少資產?」

「幹嘛問這個?擔心老哥少你的嫁妝不成?」

「切!我才不嫁呢!我覺得,待在家裡當個老姑娘,其實也挺好的!」

對於徐清雅說出的這番話,徐海寶也很無語的道:「這話讓媽聽到,你知道後果的!」

為人父母,子女的婚姻大事,始終都是父母最關心的事情。現在徐清雅還在上大學,加上還有徐海寶這個哥哥頂著,她的終身大事自然不用那麼迫切。

可徐海寶相信,要是父母知道徐清雅想當單身一族,估摸著父母也會狠狠的教訓她一頓。只是想到妹妹要嫁人,徐海寶又覺得,真到那個時候,或許他也會很捨不得吧! 隨著打撈公司將瓊崖做為停靠補給的基地,後續招聘來的退伍士官,很大一部分都被召集到島上進行訓練。對於這些退役的士官而言,基地的生活依舊能輕鬆適應。

雖然很多被招聘來的退役士官,很意外基地竟然有持槍的衛兵警戒。名義上應該是一家公司的補給基地,實際看上去跟一個軍事基地沒什麼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