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血煞九幽」

「銀狼撕天爪」

「轟」

一擊硬拼之下一人一狼同時被狂暴的能量爆炸震飛二重魂劫武神強者不愧是二重魂劫武神強者在全力攻擊的情況下小炎確實還差了一些穆南通倒飛了十五丈遠而小炎卻整整飛出了二十丈

穩住身形后的小炎幽藍色的眼睛已經變的有些血紅銀色毛髮根根倒立周圍的天地靈氣都隨著他的一呼一吸而波動

小炎眼中充滿了怒氣顯然他對這樣的戰績並不滿意雖然他知道自己和二重魂劫武神強者還存在一些差距但是他今天就是要打破這個桎梏殺出他屬於石炎的威風

一狼一人都沒有再給對方時間在剛剛穩住身形后都是凌空一踏再次向對方殺了過去

「風火嘯天殺」

「煞氣衝天」

……

冷情總裁的退婚新娘 「穆超紅看來你們血煞宮的強者也不過如此嘛一個二重魂劫武神居然連風雲宗的十級巔峰魔獸都奈何不了以老夫看來你們血煞宮恐怕是註定要滅在風雲宗手中了哦~」赤痕冷笑道

開始的時候赤痕也非常擔心小炎畢竟他和穆超紅的修為相差不大就算穆超紅想要擊敗他也不是短時間能辦到的

但是小炎和穆南通的修為畢竟差距太大就算小炎的本體是嘯月天狼但是只要沒有達到上等君主層次那麼他就不是穆南通的對手

如果小炎不敵穆南通進而被穆南通擊殺那麼他赤痕恐怕還是難逃被誅殺的命運但是結果卻讓穆南通大吃一驚同時也是欣喜萬分

雖然小炎仍然不敵穆南通但是不難看出這一狼一人的實力相差並不大就算是穆南通想要擊敗或斬殺小炎那也不是短時間能辦到的

雖然赤痕和小炎都處於劣勢但是赤痕一點都不擔心因為他們需要的就是時間只要能拖住穆超紅兩人等到小炎口中的援軍到了之後一切就會發生顛倒了

「哼滅我血煞宮風雲宗配嗎等離開次元虛界之後本宮一定讓陸家和風雲宗萬劫不復而在這之前一定拿你的無痕宗祭旗」穆超紅怒哼道

「血煞九幽」

面對穆超紅凌厲的一劍赤痕毫不畏懼手中青色長戟一轉帶著火紅的鬥氣迎了上去

「無痕無忌」

「轟」

一擊之下赤痕雖然弱了一=半籌但是穆超紅佔得的優勢也並不明顯這讓穆超紅既憤怒又無奈

穆超紅非常清楚赤痕的實力如果和穆南通聯手那麼想在短時間內將赤痕擊殺那是很容易辦到的

但是如果只是他一人雖然最終也能擊敗或者斬殺赤痕但那絕對不是短時間能辦到的

一時間兩邊的戰鬥都陷入了膠著狀態穆超紅和穆南通雖然都慢慢佔據了一些上風但是想要擊殺赤痕和小炎在短時間內是不可能

很快半個時辰過去了穆超紅和穆南通佔據的優勢也越來越明顯了赤痕和小炎臉上都露出了凝重之色

「你們今天必死」穆超紅眼睛赤紅怒吼道

「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赤痕手中的青色長戟不斷迎向穆超紅的見沉聲道

「很快你就知道了我血煞宮的威嚴是不容挑釁的不管是無痕宗、風雲宗亦或是陸家最終都要滅在我血煞宮手中」穆超紅嗜血的冷笑道

「哼狂妄」赤痕臉色一沉冷哼道

而就在此時突然一道金色的身形閃過了過去並且沖向了穆超紅

「老狗看來你對血煞宮的實力很自信嘛那就先接本殿下一槍吧」

「雲龍戰空」

面對這突如其來無比霸道的一槍穆超紅臉色頓時大變他一門心思想儘快斬殺赤痕這才造成沒有注意到有強者靠近

這一槍雖然來的突然但是穆超紅畢竟不是尋常之輩手中劍勢一變迎向了那桿金色長槍

「血煞九幽」

「轟」

「噗」

一擊之下穆超紅雖然擋住了那一槍的攻擊但是整個卻被擊飛了同時一口鮮血噴出臉色也變的蒼白起來

「你是誰」穩住身形后穆超紅並沒有著急繼續攻擊而抬頭看向那道金色身影臉色頓時一變沉聲問道

「本殿下是誰難道你看不出來嗎」來人戲謔的笑道

「你是妖龍島太子石炎」穆超紅臉色一凝一道不祥的預感爬上心頭沉聲道

沒錯來人正是小炎的五爪金龍分身其實在小炎還沒有出現之前五爪金龍分身就已經開始向這邊趕因為那時小炎就已經發現了穆超紅兩人

在進入次元虛界前周雲峰就下過令在次元虛界中在能保住性命的情況下要儘快能的斬殺血煞宮的強者

如今好不容易發現了兩名血煞宮的無上長老小炎又豈會放過這個機會~

「還算有些眼力」金袍小炎冷笑道

作為妖龍島的下一任龍皇小炎必然是重玄界內最耀眼的幾個人之一同時也會引起無數人的注意所以穆超紅才能一眼就認出了金袍小炎就是妖龍島的龍太子

雖然小炎的兩個分身分別是五爪金龍和嘯月天狼但是他們化成人形后除了他們本體所具有的特定氣息外相貌方面是沒有任何區別的

在元絕峰很多人看到金袍小炎第一眼的時候熟悉風雲宗的人都以為金袍小炎就是風雲宗的副宗主石炎

但是他們在當時卻看到了兩個石炎而且就算是對風雲宗不了解的人都是知道銀白色衣袍的小炎是一直嘯月天狼

就算是他們同名相貌又一般無二但是想到兩人一個是妖龍族的王者五爪金龍一個是狼族的王族嘯月天狼所以在細想之後也只能認為這是一種非常巧的巧合他們兩人既相貌相同又名字相同

雖然很多人都覺得這種巧合有點太巧了但是在仔細觀察兩個石炎身上的獨特氣息后他們又不得不相信這個巧合確實是存在的 ?第十八章尊敬

雖然已經看出了金袍小炎的身份但是在得到金袍小炎的肯定回答后穆超紅的心還是不由的猛然一顫

妖龍島的下一任龍皇妖龍族的太子這是一個什麼樣的身份妖龍島又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穆超紅可是非常清楚的

血煞宮雖然能在人類十大勢力中排進前三但是他這個前三卻比妖龍島差的太遠了穆超紅相信如果妖龍島想對血煞宮出手那麼血煞宮就斷沒有倖免的可能

「怪不得石炎如此自信原來來支援的人居然是妖龍島的下一任龍皇這個石炎不但身份尊貴無比其實力也是極其強大的」看著一臉傲然之色的金袍小炎赤痕心中暗想道

「看來是天不絕老夫在這種情況下居然都能峰迴路轉不但遇到風雲宗的副宗主而且還遇到了龍島的太子」赤痕心中暗暗喜道

雖然金袍小炎的修為只是十級圓滿小成中期也就是相當於二重魂劫武神的存在但是赤痕可不會傻的認為金袍小炎就只有和修為相對應的實力

五爪金龍那是什麼樣的存在又怎麼可能按常理來推算

只要是五爪金龍那麼他成長到十級巔峰極限的時候就都能達到相當於上等君主的存在

上等君主是能擊殺一重魂劫武神的強者那就是相當於二重魂劫武神的存在就意味著就算金袍小炎只是十級巔峰極限他也具有和穆南通這樣的二重初期魂劫武神一戰的實力

然而眼前的金袍小炎可不是十級巔峰極限那麼簡單他不但突破到了十級圓滿而且還達到了十級圓滿小成中期以他此時的真正實力恐怕就是一般的三重魂劫武神強者也能斬殺

所以赤痕對於金袍小炎的戰鬥力是相當相信的能斬殺一般三重魂劫武神的存在又豈會將穆超紅這個二重後期魂劫武神放在眼中

「炎殿下你剛才是何意」

雖然因為被金袍小炎擊傷穆超紅心中非常憤怒但是考慮到妖龍島的強大以及小炎自身的實力穆超紅不得不先強行將怒火壓下

「你難道還沒有看出來嗎風雲宗的副宗主雖然是嘯月天狼但是名字和長相都本殿下一模一樣所以我們兩人就結為了生死兄弟你現在要動本殿下的兄弟本殿下又豈能放過你」金袍小炎冷笑道

「這兩人之間果然有非比尋常的關係」穆超紅臉色一變心中暗道

穆超紅並不知道這是小炎在胡謅畢竟兩個石炎屬於不同的種族所以他並不會往兩個人就是一人的方向上想而金袍小炎的解釋雖然和他的猜想有些出入但是也能解釋金袍小炎此時的舉動

「難道炎殿下要為了一個風雲宗的副宗主與我血煞宮為敵嗎」穆超紅知道想靠語言說退眼前這位龍島的太子已經不可能了所以他就改變了策略

「你是想想拿血煞宮來威脅本殿下嗎」金袍小炎眼神一冷看向穆超紅冷聲道

「不敢只是想提醒炎殿下不要為了一個外人讓妖龍島與整個人類為敵」雖然非常忌憚金袍小炎但是穆超紅還是硬著頭皮說出了他最後的籌碼

「放肆血煞宮是一個什麼東西居然也敢威脅龍島找死不成」金袍小炎臉色一沉怒喝道

「哼人類十大勢力的第三你還真將自己當一回事啊如果我龍島要蕩平天血山脈你認為有誰敢攻上我龍島嗎始玄宗還是羅雲門」小炎冷哼道

重玄界十八大勢力中能和龍島並肩且有讓龍島忌憚的也就是有巨龍谷和始玄宗就算是羅雲門都要弱上一籌

以妖龍島的實力要滅血煞宮那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如果妖龍島以雷霆之勢將血煞宮滅掉那麼始玄宗等人類勢力最多是譴責一下妖龍島但是絕對不會因為一個已經被滅門的勢力而與妖龍島結仇

「你…」

絕世盛寵,黑帝的呆萌妻 見金袍小炎毫不留情面絲毫不將血煞宮放在眼中穆超紅頓時大怒但是考慮到妖龍島的可怕他又不得不將要說的話咽了回去

「你可要考慮清楚了在次元虛界內比你強大的可是有不少不要以為自己是妖龍島太子就沒有人敢動你」此時穆超紅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點

「廢話真多動手吧今天你們兩人是註定要隕落於此了」金袍小炎鄙視的說道

「無痕尊者你就在一旁為我們兄弟掠陣吧」金袍小炎轉頭看向赤痕淡淡的說道

「是」面對妖龍島的太子不管是地位還是實力赤痕都不敢有絲毫的不敬

「你說的沒錯在次元虛界內比本殿下實力更強的有很多他們之中也有敢對本殿下出手的但是這和你又有什麼關係你是想說你血煞宮也有強者也能像本殿下擊殺你一樣擊殺本殿下嗎愚蠢」金袍小炎眼中寒光涌動一步一步向穆超紅走去同時冷笑道

金袍小炎每走一步穆超紅的心臟都好像隨之一顫一般讓穆超紅有一種快要窒息的感覺

「該死本長老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感覺本長老怎麼會怕他不本長老一定要殺了他殺」穆超紅心臟怒吼道

「血煞九幽」

在金袍小炎的氣勢壓制下穆超紅終於爆發了不待金袍小炎出手就身形一閃手持寶劍向金袍小炎沖了過去

「哼就這點心性還想威脅本殿下不知所謂」看著撲過來的穆超紅金袍小炎嘴角一咧露出了冷笑之色

「雲龍戰天」

既然穆超紅都出手了金袍小炎有豈會閑著身形一轉手中的金色龍槍瞬間擊出

「轟」

「噗」

一擊之下穆超紅再次被擊飛一口血箭噴出臉色變的蒼白無比

先前因為是金袍小炎偷襲所以穆超紅被打了一個措不及防並沒有施展出全部的實力所以他認為如果全力施展就算不敵金袍小炎也能拖上一些時間

但是在這一擊之後穆超紅徹底明白了在他沒有施展出全力的時候眼前這位妖龍島太子同樣也沒有施展出全部實力

「妖龍島不愧是重玄界最強大的勢力之一五爪金龍果然恐怖」在一旁的赤痕震驚的感嘆道

雖然穆超紅已經由金袍小炎截下但是赤痕並沒有去幫助正與穆南通激戰的銀袍小炎而是在一旁觀戰

這並不是赤痕不想出力而是因為金袍小炎已經說了讓他掠陣並沒有讓他去幫助銀袍小炎他也看出了金袍小炎的深意就是想讓銀袍小炎獨自激戰穆南通

「這隻嘯月天狼已經達到了十級巔峰極限距離突破只有一步之遙妖龍島太子這樣做應該就是希望這隻嘯月天狼能在逆境中爆發從而打破桎梏吧一舉突破到十級圓滿」赤痕看著那隻已經落入了下風的銀白色巨狼心中暗道

既然不用動手赤痕自然樂得清閑當然他也不敢完全放鬆金袍小炎那邊倒是不用擔心但是嘯月天狼這邊就不好說了

一旦嘯月天狼出現危險赤痕就必須出手相救否則讓嘯月天狼發生了危險恐怕他眼前的妖龍島太子殿下是不會放過他的

「哼就這點實力也想威脅本殿下」金袍小炎看著臉色蒼白嘴角還有著血跡的穆超紅極為不屑的冷哼道

「石炎如果你今天殺了我你也別想好過」穆超紅臉色極為難看的說道

「是嗎那本殿下還真想試一試」金袍小炎眉頭一抬冷笑道

「不要說本殿下不給你機會只要你能在三招之內不死那本殿下就放過你」小炎繼續道

聽到小炎的話穆超紅並沒有露出欣喜之色而是眼神一凝出現了恐懼之色

金袍小炎的可怕穆超紅非常清楚的不要說現在他已經身受重傷就算是在全盛時期他恐怕也不能接下金袍小炎的必殺三招

金袍小炎可不管穆超紅樂不樂意反正他的目的就是殺死穆超紅說三招那只是戲耍穆超紅而已

「金龍撕空」

不待穆超紅說話金袍小炎身形一閃在身後留下了一道道淡淡的金色殘影手中的金色龍槍已經攻向了穆超紅

看到金袍小炎再次攻來穆超紅的臉色頓時大變難看到了極點但是他已經沒有選擇了如果不奮起反擊那麼就只能死在金袍小炎的槍下

「血煞衝天」

「轟」

知道金袍小炎這一槍非比尋常所以穆超紅瞬間將鬥氣運轉至極致使出了最強的戰技

雖然穆超紅已經施展出了自己最強大的攻擊但是面對金袍小炎這必殺的一槍還是顯得有些蒼白無力、

穆超紅瞬間被再次擊飛一大口鮮血仰天噴出

此時穆超紅的氣息已經萎靡到了極點雖然還沒有完全失去戰鬥力但是在金袍小炎面前他那點戰鬥力和沒有可以受沒有什麼區別

「為了表示對你的尊敬本殿下會用更強的一招將你擊殺」小炎看著穆超紅淡淡的說道

金袍小炎雙腳凌空一踏身形一陣翻轉直撲穆超紅而去

「龍游九天擊」

「不不我不甘心本長老不甘心本長老是要進入聖元界的存在怎麼可能死在這裡」

看好不斷接近的金色槍影穆超紅臉色大變滿臉的不甘和絕望眼中也充滿了瘋狂之色

「住手就在金色龍槍距離穆超紅不到兩米的時候突然有道怒吼聲傳來 ?第十九章管青山

「住手」

聲音突然響起如雷鳴般滾滾而來就連周圍的蠻荒之氣和天地靈氣都為之一頓

「啊哈哈是管師叔」聽到聲音穆超紅頓時心中大喜激動的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