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有人迫不及待的飛入城門。

方昊天微微一笑也隨大家一起進入城門。

一入城門,景象變幻。

方昊天等人出現在了一片混沌之地,他們看到的只有一個巨大的擂台。

擂台真的很大,是個圓形,直徑直到千米。

上面盤坐著一個身材巨大,手持長槍的大漢。

方昊天等人到達,大漢起身,身上立馬散發出讓人窒息的氣勢,絕對是真仙境中可怕的存在。

但他的氣息又有些許古怪,不似人類。嚴格來說沒有生命的氣息,似乎是一尊強大的真仙境傀儡。

「能接我一槍者有資格進入武碑殿。」持槍大漢目有金光掃視方昊天等人,生硬而帶著金屬味道的聲音浩浩蕩蕩在這個混沌之地隱有迴響。

「好強大。」

「絕對是真仙境巔峰的實力,我們怎麼打得過?」

那些並沒有到達真仙境巔峰層次的人頓時苦臉了。

打不過,就意味著止步於此。

然後更多的人看向方昊天。

進來二十七人,除了那九個之前有金仙境護送並不需要決鬥的人之外,其餘的人都展現過實力。

參與決鬥的十八人,大家公認實力最強者無疑就是方昊天了。

但方昊天還沒上台就有人搶先飛起。

先飛起的是千機門的紅衣仙女。

「我來試試。」

紅衣仙女身體輕盈,如一片輕葉落到了擂台之上。 秦菲默默的承受著來自東方玉卿的猜疑,沒有辯解什麼。但她知道這口氣在心裡一直憋著,會讓她瘋掉的。

好在沒過多久,她的手機鈴聲響了。

原本不想接聽陌生的電話,但對方似乎很有耐性,秦菲猶豫后還是接聽了。

「你想要救回兒子就獨自前來,不許報警,否則就等著給他們收屍!」

猛然間聽到一種詭異的嗓音,不難猜出使用變聲器處理過,秦菲自然是無法辨認出對方的性別。

不過秦菲大概是擔心對方會突然掛斷電話,所以搶著發言,「等一等,我怎麼才能相信你沒有騙我?」

秦菲一邊說,一邊往病房門口走去,但願東方玉卿還沒走遠。

「你可以選擇不信!」對方說完后,就果斷地掛斷了電話。

秦菲準備回撥電話,但是意外收到了一條信息:只給你一刻鐘考慮的時間,我隨時都有可能撕票!

秦菲定睛看了幾遍后,趕緊給對方打電話,可惜已經顯示著空號。

秦菲坐在那裡一動不動,好半響,她心裡忽然有點後悔了。

仔細想一想,東方玉卿是因為太在乎她,所以才鑽了牛角尖……她剛才說話的口氣也有點沖!

倘若兩人沒有起爭執的話,也許東方玉卿此刻還待在病房中,那麼就可以一起商量營救的計劃。

不過也好在東方玉卿沒有在場,否則又怎麼肯答應讓她一個人去涉險呢?

鄭一茜盯著手機猶豫了好久,最後還是給蕭伊敏打了電話。

「你要怎麼樣才肯放了秦懷鈺?」鄭一茜直接開口,似乎是想給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短暫的詫異后,蕭伊敏又恢復了往昔的平靜,「你讓我放了他?我沒聽錯吧?」

先前還是鄭一茜給她出謀劃策綁架秦懷鈺來要挾秦菲,如今又反過頭要求放人,是不是太過兒戲了?

「沒聽錯。」

「那小子可是秦菲跟東方玉卿的孩子,你確定要放虎歸山?」蕭伊敏的語氣裡帶著玩味的笑,「放了他,你知道意味著什麼嗎?那不是擺明了讓人知道郁林楓也在我手裡?」

鄭一茜也不再遮掩,一字一句的重複,「你要怎麼樣,才肯放了他們倆?我也是跟你開玩笑,沒成想你還真敢。」

鄭一茜之前一再的低聲下氣,似乎都是瞎子點燈白費蠟,不如就把話給挑明了。

說實話鄭一茜從來沒有在別人面前這麼的低聲下氣過,這還真是第一次,不過郁林楓倒是個例外。

蕭伊敏在手機那端的笑聲,越來越得意,更是變相的諷刺。

這麼多年來,她蕭伊敏能站在如今的這個位置,也不是一點手段都沒有的。只是她遇到了東方玉卿,就註定了要被死死的牽制住。

鄭一茜倏地打斷了蕭伊敏的笑聲,「你笑完了嗎?」

蕭伊敏大概也是失了心智,「鄭家丫頭,第一次聽你在我面前這麼慫,你倒是知道我想從他們身上得到什麼嗎?」

「我只求你能夠放了秦懷鈺,我們大人之間的恩怨,包括秦菲,我們可以另外清算,咱們沒必要把無辜的人給牽扯進來。」

聽聞鄭一茜那冠冕堂皇的理由后,蕭伊敏握著手機的手已經開始微微顫抖了。說不清是因為被某人的虛偽噁心到了,還是因為想到楚銀南綁架了蕭景瑞而被氣到了。

事實上鄭一茜表面上是來求蕭伊敏放過秦懷鈺,但實際上她是打算真的置秦懷鈺於死地。

因為鄭一茜知道蕭伊敏不會答應放人,只會和她背道而馳。所以她乾脆就反著來,事到如今她想要讓秦懷鈺得救,那麼蕭伊敏就會對秦懷鈺下手,於是才有了這麼一出反間計的戲碼。

蕭伊敏冷哼了一聲,卻沒著急著回答。

現在考驗的就是耐性,誰能沉得住氣,說不定就有翻盤的機會。

見蕭伊敏沒上套,鄭一茜又改變了策略,「你將秦懷鈺送回去,說不定東方玉卿還會感激你。」

蕭伊敏嗤笑出聲,「我還沒見過你這麼會見縫插針。就算我迫於無奈交出那個熊孩子,那也絕對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我知道,所以你權當我沒有打過這通電話好了。」

「那你還來求我?說實話,鄭一茜,你來求我放過秦菲的孩子,我還是很受用的。我就喜歡聽到你卑微的語氣。」蕭伊敏面目猙獰,不過盡量保持著平和的語氣。

「既然你那樣認為,能夠讓你找到成就感的話,我願意成全你。」

鄭一茜接著說,「我還是想求你放過他們倆,有什麼事情是不能心平氣和解決的呢?」

蕭伊敏冷笑一聲,「你今天來求我的這一招,用得不錯。只是可惜,你終究是晚了一步。」

鄭一茜臉色微變,矢口否認:「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我只是不希望你觸碰到你兒子的逆鱗,畢竟我今後還要仰仗你的幫助。」

「你不承認也沒有關係,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我已經將那兩枚棋子拱手讓人了……你還是別白費力氣了。」

說完,蕭伊敏就掛斷了電話,眸底快速閃過一抹狡黠。

「不要傷害郁林楓!」鄭一茜的聲音一下子揚高,只可惜電話那端已經傳出機械式的嘟嘟聲。

此刻的鄭一茜像是被人抓住了狐狸尾巴,漏了餡,有一點狗急跳牆的感覺。

不停的在心裡否認,「不可能!虎毒還不食子呢……那個熊孩子畢竟是她的孫子,估計是在嚇唬她。」

「蕭伊敏!有朝一日,你最好別落在我的手裡,否則我一定讓你生不如死!」

緊接著,「啪」的一聲巨響,鄭一茜直接把攥在手裡的手機甩了出去。

手機飛到卧室的牆壁上,受到重擊后四分五裂,然後掉落在地板上正式報廢。

之後,鄭一茜就跟發瘋病了似的,但凡是視線觸及到的東西統統砸到地上。

「秦菲!秦菲!你個狐狸精,賤女人!」鄭一茜一遍又一遍的咒罵著秦菲,面目猙獰到恐怖至極。

「我忍辱負重這麼多年,終有一日,我要讓你身敗名裂!」 轟!

那大漢二話不說,一槍抽向紅衣仙女。

槍勢剛猛至極,劃出巨大的弧線,槍身周圍都有氣流環繞,聲勢駭人,力量之大簡直無堅不摧。

紅衣仙女發出一聲怒叱,她的手中多了一把劍,悍然迎上抽來的長槍。

大家皆是一凜,看得出紅衣仙女雖然是一個女子,但走的居然是剛猛的路線,面對如此剛猛的槍勢她選擇正面硬扛。

轟!

劍與槍撞在了一起,紅衣女子身體連連翻滾,直是翻出五六百米才落到擂檯面上。

她的臉色一陣慘白,看得出她氣血翻滾的厲害,但很快就被她壓制下去,俏美的臉龐漸漸恢復血色。

台上之人,皆是動容。

就一個照面,紅衣仙女就表現出了足可抗衡真仙境巔峰的力量。

但有好幾個人的臉色更苦了,以紅衣仙女的實力與此大漢交戰也僅是可以抗衡而已,根本不可能獲勝,那他們上去就更加無望了。

紅衣仙女臉色也是一片凜然與凝重,顯然這個持槍大漢的實力引起了她足夠的區警惕,被她視為平生罕見的勁敵。

她緊了緊手中的劍就要主動出擊。

但持槍大漢卻是收槍,道:「你能接我一槍,可以離開了。」

紅衣仙女神情微愕,方記起對方剛才說的話。

上台並不是生死搏鬥,通過的條件僅是接一槍則可。

紅衣仙女的身後出現了一道門戶。

她定了定神,對著那大漢揖了一禮,對方雖然只是一個沒有生命的傀儡,但實力有資格得到她的尊重。揖禮后她轉身毅然踏入門戶。

門戶轉瞬就合攏,紅衣仙女消失。

看著紅衣仙女離去的方向,台下的人卻是個個雙眼亮起。

對啊,僅接一槍!

如果說要打敗台上那個傢伙是很難,對一些人現在的實力來說幾不可能,但僅接一槍就別當別論了。

能進入這裡的二十七人,又有幾個沒有一些特殊的手段?

「也許我能接他一槍。」

「我能接他一槍嗎?」

一些人盯著台上的大漢,心思轉動,暗思過關對策。

「下一個。」

大漢看向餘下的人,目光毫無情感,是贏是勝對他來說沒有任何意義,他只需全力出手,能接他一槍者則放行,接不了的便留下。

「嗖!」

有人飛上台去,又是那沒有決鬥的九人之一。

此人用的是一根泛動著流光的大棍,他也是選擇正面硬扛,他雖然噴血受傷,但成功的擋下了那大漢的槍沒有被轟出擂台,他也得以離開。

也許沒有決鬥的九人之前沒有發現過實力,內心中深怕被方昊天等人鄙視認為他們只是靠宗門金仙老祖才得以進來,本身沒有什麼真材實料所以急著證明,於是他們一個接一個上去。

還真的是有人對他們心存不屑的,以為他們若不是有金仙老祖的話未必就能爭到一個名額進來。但當他們九人一個接一個上台,然後一個接一個成功擋下那大漢一擊而離開后,對他們心存不屑的人不得不改變看法。

他們的打法都是一樣,都跟第一個上台的紅衣仙女一個樣,都是正面硬扛,包括了百靈宗那個看上去略顯嬌弱的靈女沐靈希,她也是咬牙硬扛。

他們都硬扛過了,雖有人受傷,但沒有一個被打出擂台或是被打死,所以他們都通過了這一關。

他們用實力證明了自已。他們就算沒有金仙老祖撐腰,他們本身的實力都是有資格在決鬥中進入前二十七名的人。

「有金仙境的宗門都屬於大宗門,底蘊很足,選出來的天才果然不凡。」方昊天都微凜。雖然那九人的實力不如他,但方昊天卻也不敢小看,這種出身底蘊十足的宗門,本身實力強大之外往往就會有一些厲害的寶物或是特殊的手段,跟這樣的人生死相搏的話很多時候並不是你修為比他們高就可以活下來。

那九人離開后餘下的就是通過決鬥進來的人了。

「我就不信!」

一個粗短的中年人飛身上台。

持槍大漢還是老樣子,一槍抽過來。

「不好。」

粗短中年人的臉色變了。

之前在台上連看了持槍大漢九次出手,每一次都只是一槍抽出,千篇一律,粗短中年人以為自已看破了對方的這一招,有了應對之法。

但等他自已面對大漢長槍一抽之時才發現台上看的跟自已看到的完全不一樣。

一簡單一抽卻暗含千變萬化,有著無上槍法精妙在其中,根本無法躲避。

粗短中年人這才知道前面九人為什麼沒有一個選擇避讓而都是選擇硬扛了,因為這等槍招根本就是避無可避,除了硬扛別無他法。

無奈之下他猛地一喝,全力防守。

砰!

兩者對撞,粗短中年人發出一聲慘叫,身上不知道多少條骨頭都被打斷了,他被打飛出擂台摔落到地面上。

也幸好到了真仙境後生命力強,就算沒有像方昊天那樣特意修鍊過身體秘法的人身體強度也比一般人強,所以那傢伙雖然被打得重傷但還不至於一命嗚乎。只是他已經戰敗又如此傷勢,他只能看著別人離開了。

不過他並沒有失去鬥志,只要不死他就還有機會,因為規則並沒有說明戰敗后就不能再上台了。

他現在戰敗,他可以等。

隱約中,大家此時也都明白這裡是一個考驗,但也是一個實力磨勵的好地方。

第一次過不了的人可以再試,受了傷的人可以等傷好了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