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游玄皓覺得好笑,這些年,璇女一直裝作落雲峰很窮的樣子,寶物都偷偷積攢起來,不知要作何用處。而且璇女花錢很快,卻不知錢的去處。

「師父……」

「啊?」

「我想煉一把絕世神器,用這顆『聖耀之心』。」

「你有什麼好的武器可以鑲嵌它么?話說你那個小墨可不適合光明屬性啊。」

「有的,我有一把天冰帝國北劍王賜的寶劍,因為沒有什麼特徵所以一直不曾取名,其上正好有一個這麼大的槽子,可以鑲嵌這顆極品寶石。這把寶劍倒是適合光明屬性。」頓了頓,又道,「我還有一把銹劍,對任何屬性都沒有排斥性,但是我想把更好的寶石鑲嵌其上。」

璇女點點頭:「如果擁有一件這樣的武器,亦或說是法器,絕對是非常有好處的。嗯,把那把無名劍給我,明天我帶著劍和聖耀之心去找你單青師叔,他的涅槃真火是鍛造法器最好的火種。哦,對了,還需要用到你的血液,法器認主很重要。」

「沒問題。」

於是第二天,璇女帶著三樣東西去了祝融峰。

而就是這一天,全乾雲仙門開始進行比賽的海選,所有課程也都停了。雖然加上游玄皓的四個真傳弟子都擁有直接參加的資格,但是游玄皓實在是修為不高,今天去湊個熱鬧,正好提升一下威信力。

雖然內門弟子中也有不少已突破築基,但是游玄皓這三年來的葯浴可不是白泡的,身體不知比其他弟子強壯紮實多少。而且隨著被稱為「最耐打最持久神功」的源天功的修鍊,游玄皓在璇女的教導下已經掌握了將真氣利用率達到最高的技法。當然,在達到築基期之前,水盾的防禦效果比源天功更為霸道。

另外不得不提的是,乾雲仙門自隱退以來,許久不曾招收弟子,近二十年才開始陸續招人。招弟子通常是靠平時長老下山挑選,所以新一代弟子並不太多。幾十年前的弟子都早已達到金丹修為,早就結束了課程,所以現在修為最高的也就只有掌門的真傳——築基巔峰的木欽雪。

馭香 去湊熱鬧之前,游玄皓決定先到靈玠峰補充點營養。

「靈玠峰,古柳下,烈日中天,水石清華。」游玄皓御劍飛行,輕輕落在一顆巨柳之下。

此處幽靜致雅,雖烈日高照,卻格外清涼。六個假山水池環繞周圍,池中皆是各種不同的魚類,也不知何時會成為前方那家小餐館的做食材。

一見游玄皓光臨,正在切菜的女廚師趕忙放下菜刀,出來迎接。

「游玄皓,真是好久沒見你來我這了。」一頭烏黑長發的少女一路小跑來到游玄皓身前,「上次你請葉大哥吃飯,還欠了我兩個銅幣呢。」

「哈,是嗎?我好像不太記得這回事了……」游玄皓尷尬地摸了摸後腦勺。

「進來坐吧。這個點大家都去天台峰了,你是這裡唯一的客人。」

「額,鳳雪妹妹,先說好了,今天我是來喝冰心玉露湯的,千萬不要給我上其他的菜,不然我又要欠你更多錢了……」

「啊,只要冰心玉露湯嗎?單獨喝這個的話你腸胃可是會壞掉的……我讓我妹再給你做一份火元糕好了。」

「免費?」

「倒也不是……」鳳雪道,「其實,那個風吟仙山不是要和我們搞比賽嘛,我和我妹妹做了一些新菜品,游玄皓你鬼點子多,到時候能不能幫我推銷一下……就一下。」

游玄皓聽罷,笑道:「鳳雪妹妹儘管放心,只要他們來,我會讓他們永遠都忘不了你們煙霜食府的味道。」

時間轉到兩刻鐘后。

一到天台峰的海選區,游玄皓就成為眾人的焦點。

「這不是那個修為只有練氣的真傳么?」

「噓!人家只有練氣也足夠干翻你了,沒聽說他是魂道仙道雙重修鍊的么……」

「話說,他不是本來就有正式比賽資格么?難道是來看熱鬧的?」

「可能是來練練手吧……」

「再怎樣也只是練氣期,應該也厲害不到哪去……」

「哇,還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到游玄皓師兄,他真的好帥哦!」

「師兄的金髮還真是少見呢!藍色的眼睛也超好看!」

「我說,看他的樣子,雖然長了一米八高,看起來卻也沒啥肌肉,不知道參加這次大賽行不行啊……」

游玄皓邪魅一笑,「這種被圍觀的感覺還蠻不錯的嘛!」

到達報名處,步塵長老及他門下的幾個內門弟子正在做報名工作。後台的比試場所隨時開放,由步塵指定兩兩對決,然後根據多組對決綜合積分選擇晉級者。有的兩人都實力不足,一起落選,也有的兩人都實力強悍,一同晉級,這樣也就不會造成不公平。一切都由步塵長老說了算。步塵長老作為傳功長老,所有內門弟子都在其門下。

游玄皓在內門大弟子曾不能的手下報好名后,就上了比試台。

「誰敢上來一戰!」隨著地之陷落召出,游玄皓全身二十七個穴位旋渦開啟五個,源天真氣通過每個毛孔釋放出來。

神奇寶貝:我變成了皮卡丘 站在台上釋放威壓的同時,天地元氣也向游玄皓匯聚。源天劍氣的最大作用,就是補充靈氣,其次便是極高的防禦力。

「我來!內門弟子唐有光,築基中期,承讓!」一個高大的身影飛到游玄皓面前,一把厚重的巨劍執於手中,唐有光立足腳跟,眼中滿是激動之色。

游玄皓一驚,內門還有這麼高壯的弟子?還是築基中期?這修為,在內門只有曾不能比他強了吧!不過,相比於真傳弟子,這築基中期根本不夠看!紅白真傳中除了游玄皓自己以外,仙道修為最低的就是陸無機長老門下的斬風師兄了,他也是築基中期,卻練就了萬法合一的紫虛劍術,築成紫虛仙心,實力已是超過了一般築基巔峰。

游玄皓站立不動,似乎對唐有光不感興趣。

唐有光卻是不耐煩了,揮舞重劍,便飛身斬了過來。

「赤雲劍法!」幾道虛幻的紅色劍氣先於唐有光一步來到游玄皓面前,竟是從各個角度攻向了游玄皓。

「虛有其表的攻擊。水盾!」

游玄皓對水元素的控制早已爐火純青,輕輕鬆鬆便開啟水盾防護,硬是直接擋住了四面八方的赤雲劍氣。

「再來!」唐有光閃到游玄皓身側,全力揮出一劍。

游玄皓卻是一動不動,口中念叨著什麼。

「通明的奧義——水之虛無。」

這是游玄皓費儘力氣從一隻大帝級巔峰的靈水蟒身上拓印下來的技能,主要效果是三秒虛無,即身體虛化,同時能在對方接觸到這片虛無時,汲取對手的瞬時力量和釋放的靈力、真氣。當微弱的白光一閃,游玄皓全身瞬而變得通透起來,好似隱形了一般。唐有光劍鋒一落在游玄皓身上,便被卸了力度、收了劍氣,斬在游玄皓水一樣的身體上,穿透了過去。

一種用錯力的感覺讓唐有光失去平衡,便向前傾倒了下去。游玄皓虛無狀態也瞬間解除,便向唐有光猛地飛起一腳,硬是將他踢出了邊界線。

「輕鬆搞定,下一個!」游玄皓笑了笑。

「在下東方超群,築基期,承讓!」

又是築基啊……這些內門弟子都不差嘛……

源天劍氣釋放,游玄皓揮出一劍,攻向東方超群。源天劍氣的攻擊力著實是低到不能再低,但在造勢方面還是有點作用,來自游玄皓兩道的強烈威壓襲來,東方超群便有些慌了陣腳。游玄皓隨後衝上前來,一道第四魂術水龍舞發出,將東方超群衝下了比試台。

隨後的一切,便一直順著游玄皓的預測進行了。

「這麼快就輸了,師弟你不行啊!」

……

「哎呀,我手指頭竟然被你割傷了,師弟你還是有些能耐的嘛!」

……

「快,我已經抑制不住體內洪荒之力的爆發了!」

……

「恕我直言,在場的各位,弱得一批。好好修鍊,你們的潛力不止於此。」

游玄皓擦了擦身上的灰塵,望向台下。

只見步塵長老一臉嚴肅,望著游玄皓。「哼!玩玩就好了,你現在立刻離開這裡,過火了可有你好受的!」

於是游玄皓笑嘻嘻地躬身向步塵行了禮,踏著飛劍離開了天台峰。

果然對於源天功和水之虛無的使用又更加嫻熟了些,這種感覺真是棒極了!不出五年,我一定可以在這裡甚至整個大陸大放異彩!游玄皓想著,臉上露出了真正的笑意。 「所以,你是讓我幫你布置開幕式?」游玄皓滿臉起床氣地看著清早造訪的葉瑞,眼神里滿是不爽。

以前每次都是到了起床時間,師父大人就會坐在床邊將他喊起,偏偏今天璇女很早就去了祝融峰,游玄浩雖然沒想過睡懶覺,卻也未曾想到天還沒亮就被這個不請自來的傢伙給弄醒。

「是的,我想游兄你應該能明白我這麼早來找你一定是因為這件事絕對不簡單……」葉瑞撓撓頭,「大家都知道落雲峰的游玄皓機智過人,而我作為開幕儀式組織隊長,因為一些差錯,被單青長老指責辦事不利,於是游兄你的師尊便讓我來找你過去幫忙,說是鍛煉一下你的情商和智商……」

「她這是坑我呢……」游玄皓起身,床邊的衣物便自動穿在了他的身上。

「哦,璇女長老讓我告訴你,要煉成絕世寶劍,還差了一樣寶物,她和單青長老已經去瑪雲宮購買去了,不需你費心。修鍊的事可以放一放,這次比賽意義重大。」

游玄皓摸摸後腦勺,作思考狀:「這樣啊……可我現在只想好好修行,畢竟我還只是個練氣期修士,比起那些築基的大佬相差甚遠,況且這次比賽又不能過多藉助魂道的力量……」

「如此看來,游兄是不願幫忙咯?」葉瑞用摺扇拍了拍左手掌心,面露失望之色,「我原本想游兄應該能領悟友誼第一比賽第二的精神,靠著這次策劃增進與風吟仙山小姐姐們的友誼的,況且二長老說這次開幕式如果搞好了,游兄你可以分到五成工薪……可若是游兄執意不去的話,我們乾雲仙門還能有誰擔負得起策劃開幕式的重任呢……」

「咳,容我考慮半秒鐘……我覺得吧,錢什麼的暫時放一邊,畢竟我也不是那麼粗俗的人,但是友誼第一的道理我還是懂的,小姐姐們……風吟仙山的道友們遠道而來,我們怎麼能不好好迎接呢,好,我答應了!不過,一切都要由我調度,我要讓風吟仙山的弟子們感受一下來自乾雲仙門第一帥哥的熱情。」

「太好了,游兄果真識大局。」

……

天冰帝國,縹緲大陸第一售物集團,瑪雲宮,天冰分店。

「這位女士,光龍角確實不是這個價能買到的……」售貨小姐尷尬道,「這是最新最好的一批貨物了,前兩天也有客人想以這樣的價格購買火鳳翎,同他解釋半天也不聽,到最後只好把老闆喊了出來,結果老闆直接把他轟了出去。」

年輕靚麗的白衣女子扯了扯身著暗紅色道袍的中年男子,道:「單青師弟,要不你先幫我付一下錢,下次有了這些錢就還你……你也知道我最近沒什麼錢的。」

單青點點頭,看著一旁滿臉期待的璇女,嘆了口氣。

這璇女師姐性格相貌都是完美至極,可不知為何總是表現出一副窮人模樣,雖然掌門師兄和她自己都說是修鍊消耗,六道兼修確實要付出很大的代價,可未免這開銷也太大了吧!

暗夜之變 將光龍角買下后,單青看著滿臉開心的璇女師姐,不由笑了,「師姐,你有沒有發現,自從收了游玄皓為徒,你貌似變得開心了不少。」

璇女點點頭:「你不覺得,他和三師兄很像嗎?說實話我也不想多想什麼,就是不知為何,每次靠近他,就會想起以往的事情,靠近他就有一種安全感,好像東方師兄回來了一樣……」

「哦哦,師姐你思春期到啦!」

「別胡說!我只是太想東方師兄了……你再胡說回去就把你扔火爐里!」

「知道,知道!師姐你專註於修鍊,當然不會想些這樣亂七八糟的東西……不過師姐你也老大不小了……」

「你知道個鬼……」

離開瑪雲宮,璇女和單青回到乾雲仙山祝融峰,開始下一步的煉劍。

「加入光龍角,這把鑲嵌了聖耀之心的寶劍就大成了。也不知能否鑄成天下第一神器,好歹也讓我自豪一把。」單青將剩下一半游玄浩的血液灑在光龍角上,右手一張,光龍角上燃起了涅槃真火。

將光龍角與寶劍一起放入煉劍爐中,由單青掌火,璇女支持真氣,一把神器的鍛造進入了關鍵階段……

……

此時的游玄皓正拿起辦公桌上的筆,在紙上飛快地寫著開幕儀式的組織方案。筆走龍蛇間,一個完整可行的方案展現在葉瑞面前。

心思好縝密!葉瑞看著游玄皓寫下的方案,不由對游玄皓感到欽佩。

不過……這個方案著實歹毒了些,風吟仙山與乾雲仙門無冤無仇,甚至是乾雲仙門退隱后唯一與之聯繫的大宗門,游玄皓這樣的方案確定不會影響兩宗門的良好合作關係?!

就在葉瑞疑慮之時,游玄皓開口了:「小葉你的想法我是知道的,但是你應該明白夫妻之間偶爾吵吵架關係才會更好的道理,說不定這會讓兩門派關係會因此變得更加牢固。我這計劃要的就是創意,讓風吟仙山看到我們的與眾不同,同時我也一定會讓他們玩得很開心——我敢保證,那些人玩到最後一定會感激我們。」

葉瑞擺擺手:「罷了,只要游兄你別搞得兩宗門鬧僵就可以了。」

出了落雲峰,二人來到青鸞峰——乾雲仙門固定的接待客人之地,開幕式舉辦的地點。

「這個看起來就不正經的玉池樓就是平時仙山接待客人必到的地方?」

「嗯,不過到目前為止也只有幾個仙修門派來過……畢竟乾雲仙山和外界幾乎沒什麼聯繫。」葉瑞道。

游玄皓點點頭:「那麼這裡就是請他們用餐的地方了……按我寫的,把靈玠峰的『神廚』姐妹喊來準備大餐就是。」

「真的要這麼殘忍么?那對姊妹的菜可是出了名的古怪,味道先不說,如果不是兩道品性相剋的菜一起吃可是有可能要出事的。」

游玄皓哈哈一笑:「風吟仙山上又沒有你的女人,這麼關心他們做什麼?是你們請我來安排的,要不是你的誠心打動我,我現在可能就已經突破到築基了!再說了,鳳雪鳳雙她倆的菜味道雖然不怎麼樣,但營養價值可是極高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堅持開店開到現在。」

葉瑞連忙無奈地點點頭。

游玄浩又看了看青鸞峰的千古溶洞,邪魅地笑了。

「果然這裡做主戰場再合適不過了!」游玄浩也不點火把,徑直走入洞中。

葉瑞趕忙點起火把,跟在游玄皓身後。

聽著溶洞內的滴水聲,葉瑞越發覺得游玄浩要玩過火了。他現在只求游玄皓別鬧得太大,連累到他。

……

這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太陽紅彤彤,花兒五顏六色。風吟仙山的三長老羅鶴真人領著山門眾弟子來到了乾雲仙門青鸞峰。

「乾雲仙門雖然退隱此處,實力卻不可小覷,我們仙山與之也有過多次交流。他們的幾大真傳實力都非常強悍,其掌門也達到了大乘期,所以你們此行要學習別人的優點,不要只想著炫耀自己。」羅鶴看著信心滿滿的弟子們,嚴肅道。

隊中一個活潑的青衣女孩拉了拉前面藍衣的少女,道:「大師姐,你說這乾雲仙門到底厲不厲害啊,掌門的實力倒是不比我們二長老差,只是那些弟子的話……師姐你來過一次,應該很清楚吧!」

藍衣少女微微一笑:「他們都很強,其中有一個人甚至差點擊敗了我,好像是一個叫斬風的真傳弟子。他們傳言中最強的真傳從未出現過,我也不知道她有多強,不過這一次或許有機會能見到了……」說完,少女恢復了冰山一樣的面龐。

向前走著,白珩率著眾長老迎來。

「哈哈哈哈,羅鶴真人來得真是及時,山門諸事繁忙,未能遠迎,還望見諒!」白珩道。

羅鶴行了禮,道:「哪裡,這次突然發來挑戰書,讓白珩真君你們勞心了。」

白珩笑道:「辛苦也是弟子們辦事辛苦,我們這些老一輩只會坐在室里喝茶罷了。話不多說,先入千古溶洞欣賞表演吧,這都是我門弟子的傑作。」

羅鶴點點頭,帶著弟子執火把進了溶洞。白珩帶在前頭,其他長老都在洞外止步。

開初裡頭有熒光燈火照亮,除了水滴的聲音卻沒有其他任何聲響,一群人在並不算明亮的道路上緩緩前行。

「師姐,這裡面好詭異啊。」青衣少女道。

藍衣師姐輕挽鬢邊青絲,另一隻手作噤聲狀:「噓!」

行了幾百米,燈光與火把都越來越暗,忽閃忽閃的,許多膽小的女孩都不自覺地抱住了那些男修士的手腕。

「真是的,這也恐怖么?」走在藍衣師姐旁的洛天煥說道。一邊說著一邊往藍衣少女身上看。

她果然不怕么……還以為她會像其他女孩一樣怕黑啊,真是沒意思……

又過了沒多久,就在大家為這樣無聊的布置感到煩悶時,一切都在游玄浩一干人的控制下發展向了一個不可預料的方向。

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