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在這一拳下,李元霸四人與四大劍主的大戰,忽然間黯然失色,缺陳乏味。

劍傷大帝雙手劍指已成,雙眼凝重了些許,更有道道宛若實質的劍光流轉,冷聲道:「想留下本帝此身,你還不行,死。」

一劍刺去,一道劍氣從無到有,像是九天銀河突然降世,以無匹的鋒芒沖盪一切。

一種凌駕於規則之上的力量,令天地倒轉,萬物聽從。

「轟!」

一瞬間,那一拳就與那一劍碰撞,刺眼的光芒照耀方圓數百萬里,無匹的威力橫掃四面八方。

偌大的無疆皇城頃刻就有了一種搖搖欲墜之感,似乎下一刻就要破滅。

「昂~~!」

關鍵時,龍吟聲暴起,氣運金龍硬生生接下那無匹的餘波威力。

「讓朕看看,你這大帝究竟如何?」冷喝聲炸響,冕旒之後的面容似乎有些猙獰,大手一張,一幅畫卷展開迎風便漲,眨眼就已經鋪天蓋地。

金色的畫卷越來越大,彷彿無窮盡,遮住了一切。

無數人看的目瞪口呆,大恆封神榜。

又是一個瞬間,空間模糊了一下,董恆和劍傷大帝身影都已經消失了,一切漸漸消失,只剩下那遮天蔽日的封神榜依舊存在。

同時,大恆氣運金龍對著封神榜不斷吞吐著氣運。

「皇、皇上呢?」

「還有劍傷大帝!」

「這是、去了封神榜籠罩的世界嗎?」

「好強的董恆!還有、他和劍傷大帝的談話好奇怪?此身?」

····

····

霎時間,無數人沸騰了。

眼看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卻沒想到只是一擊,就已經消失。

或者說不是消失,而是在封神榜的包圍下戰鬥。

其他人都看之不見,起碼這明裡暗裡眾多真神境、大儒境看不見。

凌霄殿外,大恆眾臣同樣也陷入了躁動中,今天對於他們幾乎所有人來說,都是極受衝擊的一天。

主宰東靈域的劍傷大帝!

還有自家那偉岸無邊、宛如深淵不可測的皇上!、

等待?此身?難道····

龍慶雙眼微眯,看著那封神榜,莫名的神色閃過。

其他人,林溫、黃夫等等,都是在快速梳理著剛才的一切,心思百轉。

「諸位,皇上以及四位將軍正在迎敵,我等應安穩無疆皇城,王將軍、還請你下令,天衛軍準備、隨時出動鎮壓。」忽然,龍慶鎮定的聲音響起,讓現在安靜下來。

眾多大臣看向龍慶,也都不再多說什麼,紛紛點頭。

身為天衛軍副統領的王超點頭,他是軍方中人,更是恆皇親臨的天衛軍中人,倒是不必對龍慶領命。

「鄭公公有勞你護著皇宮,蓮大人、林左監、黃大人、黃將軍···,我們幾人做好準備,隨時支援四位將軍。」龍慶看向包括鄭和、蓮在內的幾位真神境強者。

「是。」幾人紛紛點頭。

大恆皇宮後宮。

李清露、蕭天瑩、祝傾城、風靈、嘟嘟以及眾多妃子,皆是暗暗祈禱著。

不管他們有什麼心思,起碼有一點,他們都不希望董恆出事,包括蕭天瑩。

無疆皇城四方,李元霸四人與四大劍主的戰鬥已經到了極為兇險之處。

儘管董恆與劍傷大帝的事,讓他們心神震動,但也不能影響他們之間的戰鬥。

八位最低擁有真神境第九層力量的強者,真正打出了生死決戰。

不過讓大恆之人高興的是,大恆四大將軍,卻差不多都是占著上風。

以白起為最,殺意驚天,血海濤濤。

以李元霸最猛最凶,兩柄大鎚比萬丈山峰還重、還沉,砸的日月無光。

岳飛、楊業兩桿長槍風采不同,卻同樣的強大。

加上四大劍主驚訝董恆行動,受到的震動比他們更甚許多,心境有了絲許不穩。

一點一點的,四大劍主身上開始受傷了。

眨眼,就是一個多時辰過去。

「噗!白起。」

「轟!」

白起率先解決,一言不發,擒拿著猶如死狗的破鋒劍主回到了大恆皇宮凌霄殿前。

滾滾殺意還未完全平息,眾多大臣有些驚懼的看著那殺神般的身影。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com。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com 至於那躺在地上的破鋒劍主,頂多是引起一道道好奇、自豪,但對其卻是羞辱的目光。

不過數十息時間。

「嘭!」

一道流星隕石般的物體狠狠砸在凌霄殿前的地板上,朝陽劍主渾身狼狽不堪,以往橫行東靈域的無匹神力盡皆散去。

隨即,李元霸肩扛雙錘出現,蠻橫的直接踩在朝陽劍主身上。

「小兒、安敢如此辱我。」朝陽劍主又是一口血噴出,死死瞪著李元霸。

「老傢伙,你找死。」李元霸可不會慣著誰,更不會顧忌什麼,右手錘一舉就要砸下來。

立刻被龍慶好言阻止,一般來說,沒幾人能阻止李元霸。

龍慶自然不在其列,不過說話的方式,他卻很明白,皇上不讓就行了。

又是近百息時間,岳飛和楊業先後歸來,兩大劍主被擒。

一連串的事情,早已震撼了明裡暗裡無數人,看著那以往橫行東靈域的四大劍主,無數人皆是有種物是人非的感覺。

大恆、崛起的太快,太猛。

快的驚人,猛的無敵。

更重要的是,那種蓬勃的朝氣,展露的鋒芒,更令人擔憂、畏懼。

大恆絕不會滿足於此。

他還會更強,而不是如萬劍宗一樣已經平穩,已經沒有了向上的朝氣。

這無疑會打破東靈域的局勢和某種平衡,影響到幾乎所有人。

當然,目前最受影響的,自然是萬劍宗。

大恆也必須面對萬劍宗的壓力。

就如此時。

眾多目光都緊緊看向天空上那遮天蔽日的大恆封神榜。

各種複雜目光無數,卻也只能安靜等待著。

等待著那一戰的結果,不管誰勝誰負,都註定引起巨大的反響。

這一等,便是足足一日時光,無疆皇城四周已經不知道來了多少位強者。

而隨著消息席捲四方,源源不斷趕來的強者、更多。

尤其是以萬劍宗為首,五大劍主已經帶著門中眾多強者急速趕來。

就連其他域中,也陸陸續續來了人。

無數強者的目光下,大恆封神榜不斷起著變化,金光閃耀,有時彷彿下一刻便要破碎,有時又如磐石般堅不可摧。

氣運金龍也不斷像封神榜吞吐著氣運之力。

誰都知道,也正是這些氣運之力支持,才能讓大恆的封神榜承受著兩大強者的交手。

承受著那必定撕天裂地般的力量。

安靜又沸騰的等待中,忽然間,無數人的精神猛然一震。

大恆封神榜起變化了!

無數雙目光瞪到最大,死死盯著,竟皆是忍不住緊張起來。

誰勝誰負?

就連龍慶白起幾人都是有些患得患失起來。

「嘩!」

彷彿流水一般,遮天蔽日般的封神榜急速變小,氣運金龍也停下了動作。

瞬間,大恆中人紛紛驚喜,幾乎所有人心中都有了答案。

果不其然。

封神榜化為了原樣,在那無數複雜的目光下,落在了從那金光閃耀中伸出的一隻手掌之上。

隨即,金光散去,天地間、陡然寂靜了下來。

黑色的龍袍,透著無盡的霸氣,冕旒下隱隱約約看不真切的面容,是高高在上俯視一切的威嚴、以及無盡晴空的廣袤神秘。

彷彿那一道身影,便是所有一切一切的中心。

天崩地裂亦不能動其分毫。

他贏了!

贏了橫壓一域、縱橫天下的大帝!

呼吸間,大恆中無數人的呼吸粗重起來,那是激動,激動到血脈噴張、不能自己。

「萬歲~!」

突然,一聲激動崇拜火熱的高喝直衝九霄,立刻引起了滔天巨浪。

「萬歲! 大明星的小萌妻 萬歲!萬歲!……」

整個無疆皇城,似乎成為了一個融化一切的大火爐,上到高官達貴,下到尋常百姓。

盡皆發出了極為駭人的熱情,那股激動,那股崇拜,那股火熱,似乎能融化一切。

眾多官員子民,對大恆的歸屬感上升了不止一個層次。

其凝聚力,同樣如此。

無數外來人面色皆變,他們彷彿看到了一把鋒利的劍,一直向天空刺去,毀滅一切擋在前面的東西。

比如萬劍宗,甚至、不止萬劍宗。

還有眼前那個人,更是可怕到了極點。

天空上,董恆面不改色的看著一切,挺拔的身軀依舊偉岸,似乎剛剛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只有負在身後的右手,在寬鬆的衣袖之下,五指之間,一縷藍色氣體在不斷的消磨著,越來越淡,直至完全消散磨滅。

同時,血液已經染濕了一小片黑色的龍袍,他的血液,連身為皇品法寶的龍袍都不能阻擋。

他受傷了!

只不過這世間沒有任何一人知道罷了。

腳步邁動,在那無盡崇拜的聲音中,不慌不急的回到凌霄殿。

百官站好,朝會繼續。

只不過與一日之前相比,百官的精神面貌、朝氣和凝聚力,都上升了一個層次。

對龍椅之上的那位偉岸身影,敬畏之心也上升了一個層次。

「丞相,傳旨,一年之後,我大恆開科取才,招收天下英才。

傳告四方,凡入大恆者,皆為大恆子民。」威嚴的聲音徐徐響起。

龍慶立刻應是。

「白起,命你殺神軍團即日趕赴北辰神城。」

「臣遵旨。」 近身妖孽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