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太一師弟,你是太陽金焱孕育而出,而太陽金焱是太陽星本源孕育而出的天地神物,你是不是該算是太陽星的孫子。」紅鸞開口道。

武凌天瞬間被紅鸞的話給雷到了,他怎麼就成了太陽星的孫子了,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黑炎笑道:「師弟,你別聽紅鸞師妹胡說。」

武凌天訕訕一笑,並不將這些玩笑話放在心上。

隨後,又來了一批人,這些人的頭髮是紫色的,身上還有雷電閃爍,一看就知道是雷族人。

「師弟,最前面那個就是雷族年輕一代最強大的一人,叫雷洪,在一千年前他的修為就已經是九天初期境了,如今一千年過去,修為連我都看不透了,恐怕距離悟道成聖也僅一步之遙了。」黑炎開口道。

武凌天望向了雷洪,他能夠感受到雷洪身上強大的氣息,給他都帶來了一種壓迫感,是一個勁敵。

不久后,月族和星族的人也來了,日月星三族的關係比較親密,日月二族更是世代聯姻,算是姻親關係。

黑炎道:「師弟,那就是月族的月神,還有星族的帝子紫薇,紫薇此人是上古時期星族一位大帝的子嗣,被封印了百萬年,百年前出世,如今修為深不可測,也不容輕視。」

月神,大帝轉世,紫薇,帝子。

武凌天將二人記下了,這兩人都將是他爭奪神族神主之位的最大競爭者,還有那個號稱神族最強大的日神,敢以日神自稱,足以見得那是一個狂妄之人。

距離萬年大比還有三日時間。

武凌天獨自在太陽星這方奇異的大世界行走,太陽星內部雖然是一方大千世界,可許多地方即便是日族人也不敢隨便探尋。

「這太陽星融合了諸多大世界的太陽星本源,底蘊之雄厚,恐怕也就比九天弱上一籌。」武凌天憑藉體內的太陽金焱,能夠清晰的感應到太陽星本源的強大,他體內的太陽金焱比往日還要活躍,一直在沉睡的太陽金焱之靈小金烏也有蘇醒之狀。

武凌天可不能讓小金烏蘇醒,若是小金烏蘇醒,很容易將他的身份暴露,以意志將即將蘇醒的小金烏壓制下去。

「擅闖日族禁地者死。」突然,一道喝斥聲傳來,一道恐怖的力量朝武凌天突襲而來。

武凌天一拳打出。

噔噔。。。。。。。

武凌天退了數步,那人也被武凌天一拳震退,那人傳來詫異的聲音,「你的肉身竟然這般強大,能將本少主震退的人不多。」

「能將我震退的人也不多。」武凌天穩住身形,凝視著對方,他知道對方剛才那不過是隨手一擊,根本沒有動用全力,可那股強大的法力讓他心驚,眼前之人絕對的日族中的絕世天驕,修為至少也是九天境後期修為。

武凌天卻是不知道他眼前之人就是神族年輕一代最恐怖的存在,日神。

「你是火族人,為何擅闖我族禁地。」日神質問道。

武凌天不卑不亢道:「在下火族九少主太一,無意擅闖日族禁地。」

「火族九少主,你是來參加神族萬年大比的。」

「不錯。」

日神打量了武凌天一番,眼中突然爆發出一股精芒,驚異道:「太陽金焱的氣息,你是太陽金焱孕育而出的火族。」

太不可思議了,日神怎麼也沒想要眼前之人竟然會是太陽金焱孕育而出的火族,太陽金焱是天地神火,天道根本不允許太陽金焱這等神物孕育出生靈,自從最遙遠的諸神時代,火族的第一位老祖虛無老祖是虛無神火孕育而出的火族外,再無任何神火能孕育生靈。

日神凝視著武凌天,道:「難怪你只有區區五天境後期修為,卻是能夠接住我三成實力,若是你能有我如今的修為,恐怕會成為我的一大勁敵,可惜了。」

三成實力,武凌天瞬間就猜到了眼前之人的身份,道:「你是日族的日神。」

「不錯,我如今是日神,來日就是神族神主,你是太陽金焱孕育而出的生靈,當位列頂級絕世天驕之列,你若臣服本少主,待本少主成為神主,定封你神族第一神將,獲得無盡榮耀。」

「第一神將,聽起來到是很誘人。」武凌天不由摸了摸鼻子,淡然道:「第一神將終究是屈居於神主之下,我太一出生高貴,豈會甘心屈居人下,不如你臣服與我如何,我也給你第一神將的尊位,讓你享盡榮耀。」

「放肆。」武凌天的話直接惹怒了日神,從未有人敢這般對他說話,一掌打向武凌天,這一掌用上了他七成實力。

予你纏情盡悲歡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日神極為霸道,武凌天不臣服他,他就想要將他殺了,武凌天的潛力已經對他構成了威脅,

武凌天眼中爆發出一抹寒光,這日神真是霸道,順他者昌,逆他者亡,可想要殺他,那就要有被他殺死的覺悟。

開天神掌。

武凌天戰力全開,一掌擊出,橫推一切的意志正面迎上了日神的一掌。

兩股恐怖的力量衝擊,武凌天被掀飛,日神被震退,高下立判。

「好強。」武凌天眼中充滿戰意,日神的實力超出了他的想象,他還是第一次被打得這般狼狽。

日神眼中閃過一抹震驚,武凌天區區五天境的修為,竟然硬接了下他七成實力,眼底帶著一股殺機,這種能夠威脅他地位的人絕對不允許存在。 武凌天自然感受到了日神對他的殺機,可他又何嘗不對日神露了殺機,百族中有這樣的存在,哪能讓其成長起來,必須扼殺在搖籃之中,不然對人族將是一大威脅。

突然,禁地內滲透出一股恐怖的力量,日神臉色一變,瞬間消失在武凌天面前。

穿書後陛下又在傲嬌了 「發生了何事,竟然讓日神都為之變色。」武凌天對日族的禁地產生了一絲好奇,以日神這般強大的絕世天驕,一般的事情是不會引起他這般強大的情緒波動的,甚至還讓日神毫不猶豫的放棄了選擇殺死他的最好時機。

雖然日神殺不了他。

「我倒要看看你這日族禁地中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武凌天開啟天罰神眼,眉心裂開,一隻無情,冷漠的眼眸睜開,朝日族禁地望去。

日族禁地的結界直接被天罰神眼無視,天罰神眼洞徹大千,無物可遁,禁地中充斥著一股恐怖的毀滅火焰,這股火焰中蘊含著強大的劫氣,彷彿能吞噬一切。

「這到底是何種火焰,竟然這般恐怖。」武凌天也是一驚,他從未見過這種火焰,還帶著強大的劫氣,竟然連太陽星的力量都在不斷被吞噬,日族的強者雖然布下了強大的結界鎮壓了這股恐怖的火焰,可治標不治本,一但這股恐怖的火焰衝破結界,那整個太陽星恐怕都會被這股恐怖的火焰吞噬。

「這或許是我的一次機會。」武凌天內心有種蠢蠢欲動的感覺,這禁地裡面的火焰雖然恐怖,蘊含著可怕的劫氣,沒有人能無視劫氣的力量,劫氣可以毀滅一切。

可武凌天卻是不懼,他的不滅武體正需要劫氣來淬鍊肉身,萬劫不滅體想要大成,圓滿需要大量的劫氣。

日族禁地中的劫氣乃是一種天地劫氣,武凌天突然想到了一種極為恐怖的事,那就是無量量劫混沌劫恐怕已經開始滲透諸天萬界了,不然以強大的太古星辰太陽星怎會充斥著這般恐怖的劫氣,一般的劫氣根本無法侵蝕太陽星,只有天地劫氣才是強大的太陽星也無法抵擋的。

混沌劫是宇宙毀滅之劫,太陽星已經開始有劫氣瀰漫,那九天大劫也不遠了,諸天萬界也將面臨劫數。

玄黃神藏開啟之日,就預示了大劫已經開始了。

玄黃界步入黃金時代,可盛極必衰,一但玄黃界封印解除,九天與玄黃界相通,那玄黃界就會遇到前所未有的大劫。

時間越發緊迫。

武凌天望向了日族禁地,他必須一搏,如今他的修為太低,唯一能迅速提高實力的那就只有將不滅武體修鍊到萬劫不滅體大成境界。

大成境界的萬劫不滅體已經能夠橫擊九天境的強者,強大的肉身無人可破,萬劫不滅,立於不敗之地。

日族禁地有不少九天境的強者鎮守,武凌天想要避過這些強者的耳目,那就只能動用那三道玄奇的命運之力了。

以先天神性調動三道命運之力包裹身軀,意念一動,施展瞬移朝日族禁地遁去。

禁地結界外,駐紮了諸多日族九天境的強者,甚至還有悟道秘境的聖人,這些人在不斷的加強結界的力量,彷彿結界被恐怖的火焰衝破。

「日神少主,劫氣越來越旺盛,吞日劫火的力量也不斷在增強,若是在無法壓制劫氣,待吞日劫火的力量增強,衝破結界封印,我們日族將面臨滅頂之災。」一位日族聖人對日神道。

日神神色凝重道:「如今神族萬年一次的大比即將展開,將選出神主之位,神主統御神族,只要本少主奪得神主之位,我日族匯聚神族五族氣運,當可以氣運鎮壓太陽星的劫氣,度過此劫。」

「日神少主乃是天生的後天純陽道體,是神族第一人,神主之位必屬日神少主無疑。」日族聖人恭維道。

兩人的談話卻是一絲不漏的落入了武凌天的耳中。

「原來這結界鎮壓的恐怖火焰叫吞日劫火。」武凌天知道了結界後面那讓他都畏懼的恐怖火焰,吞日劫火,連太陽星都能吞噬,足以見得其火焰的可怕。

武凌天有三道玄奇的命運之力遮掩身軀,即便是聖人也發現不了他,他無視結界,穿入結界之中。

一股恐怖的火焰朝他吞噬而來,火焰中竟然蘊含著天人五衰的力量。

天人五衰是劫氣濃郁到極大的程度后產生的一種力量,證道大帝也無法抵擋天人五衰的力量,天人五衰將臨,天地都要衰竭。

面對天人五衰的力量,武凌天也是難以抵擋,神魂被消磨,神力削弱,血氣敗壞,肉身枯竭,生命消逝。

武凌天身上的三道命運之力發揮了玄奇的力量,武凌天彷彿徹底消失了一般,不在過去,不在現在,亦不在未來,三個時空都沒有了他的任何氣息。

可他又真實的屹立在這裡,彷彿他成為了永恆,天人五衰的力量無法在侵蝕他半分。

武凌天運轉不滅武體,吞噬吞日劫火淬鍊肉身,汲取太陽星釋放出的劫氣。

結界外,那股衝擊結界的毀滅力量減弱了下去。

日族聖人見吞日劫火的力量削弱,道:「日神少主,吞日劫火的衝擊減退了,您就先離去,去準備萬年大比,這裡有我們鎮守,當可無恙。」

日神點頭道:「好,這裡就交給你們了,若有異樣,及時前來稟報。」

日神離去,在四周探查了一番武凌天的下落,卻是不見其蹤影,冷聲道:「你以為能躲過去嗎?萬年大比上在殺了你,神族神主只能是我。」

結界內。

武凌天肆無忌憚的吞噬著劫氣的力量,吞日劫火不斷淬鍊他的肉身,劫氣的力量充斥他的每一寸肌膚,每個細胞,每一滴血液。

他早就達到了混元一體的境界,血肉合一,五臟六腑與肉身連為一體,可五臟六腑與肉身終究是分開的。

如今在劫氣的融合下,吞日劫火的淬鍊下,五臟六腑與肉身徹底的融為了一體,五臟六腑與肉身無法在分割。

茅山遺孤 「不夠。」武凌天的肉身如同一座無底深淵,萬劫不滅體大成,所需的不僅僅是海量的劫氣,更是需要大量的能量,兩者缺一不可。

能量跟不上武凌天吞噬的速度,開始吸收他體內三千穴竅的神力,即便是他三千穴竅的神力也是杯水車薪,根本無法支撐肉身的蛻變。

武凌天將當日從黃金獅子一族得了的物質取出,不斷吞噬,可依舊不夠,肉身蛻變還不足一成。

蛻變根本無法間斷,能量跟不上他自己都會被吞噬。

武凌天一咬牙,直接從鴻蒙神殿中取出了一條神靈脈,打出吞天劫,將神靈脈給吞噬。

若是讓人見到這一幕,恐怕會被嚇死。

生吞神靈脈,這簡直就是變態,神靈脈蘊含的力量極為龐大,即便是一位證道秘境的神道大能也不敢直接吞噬一條神靈脈,那後果就是爆體而亡。

可武凌天卻是將整條神靈脈都給吞噬了,肉身迅速蛻變,三成,四成,五成。。。。。。。九成,十成。

萬劫不滅體大成。

武凌天體內爆發出一股恐怖的肉身之力,虛空都被震裂。

這是純粹的肉身之力,屬於物理力量,不是法力那種物質力量可比,單純的肉身之力足以一力破萬法,任何法則在強大的肉身之力面前都是蒼白無力的。

強大,前所未有的強大。

若是此時面對九天境的強者,武凌天有信心一拳將其打爆,他的肉身已經堪比上品仙器的強度,無物不破。

結界外的日族聖人發現結界內的吞日劫火竟然徹底的平息了,就連劫氣都減弱了許多,雖然不知道是何緣故,心中卻是大喜。

武凌天沒有立即離開,而是選擇參悟劫氣中蘊含的天人五衰之力,若是能夠掌控這種力量,又將是他的一大底牌。

三日後,神族萬年大比舉行,五族天驕齊聚。

紅鸞道:「黑炎師兄,你看到太一師弟了嗎?他跑哪裡去了,萬年大比都快開始了,卻是不見他的蹤影。」

黑炎道:「我這幾日也沒有見到太一師弟,太一師弟怕是在太陽星轉悠,相信他知道分寸,不會錯過萬年大比的。」

「師兄,師姐。」突然,身後傳來武凌天的聲音。

紅鸞轉身見到武凌天,不滿道:「太一師弟,你出去玩都不帶上師姐我,太不厚到了。」

「師弟,你這幾日都去做什麼了,我感覺你又變強了。」黑炎盯著武凌天打量了一番,他從武凌天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極為危險的氣息,是之前所沒有的感覺,他知道他的實力又變強了。

紅鸞疑惑道:「還是五天境的修為啊!」

紅鸞的修為不如黑炎,自然無法感受到武凌天那股危險的氣息。

飛流的修為也高紅鸞一籌,雖然武凌天極力隱藏,可他也感受到了武凌天身上那股若有若無的壓迫感。

武凌天道:「不過了得了一點機緣,肉身變強了一點。」

「肉身變強了。」紅鸞三人都是知道武凌天肉身是他最大的依仗,修為沒有增強,那就只有肉身了。

紅鸞十分好奇武凌天的肉身強大到了何等程度,拿出了一把紅火的短劍,乃是一件下品仙器。

她拿著短劍朝武凌天的手臂斬去。

鏗!

短劍突然斷裂。

紅鸞徹底傻眼了,吞了吞口水,道:「這。。。。。。這還是肉身嗎?」

就連一旁的黑炎,飛流也是驚得目瞪口呆,紅鸞的短劍可是火屬性的下品仙器,威能不比中品仙器弱,可就這麼斷了。

武凌天苦笑道:「師姐,你還真敢拿仙器來試啊!若非我肉身稍微強一點,這條手臂非給你斬斷不可。」

紅鸞連忙道:「師弟,你的肉身到底是什麼做的,怎麼連下品仙器都崩斷了,要不要這麼變態。」

黑炎也開口道:「師弟,就憑你這肉身,恐怕即便是聖人出手,也不見得能將你的肉身打碎。」 武凌天對自己的肉身有絕對的信心,悟道秘境的聖人即便能夠打破他的肉身防禦,也絕對殺不死他,只要他有一滴血在,他就不死,肉身已經達到了滴血重生的境界。

若是想要徹底殺死他,就必須將他打成飛灰,以他如今的肉身強度,聖人也無法將他打成飛灰,他已經初步擁有了不死之軀。

武凌天道:「黑炎師兄,萬年大比可有什麼規則。」

「規則自然有,那就是不能動用兵器,全靠自身實力,這一次的萬年大比與往年不同,萬年大比魁首將是神族未來神主,統御神族,考量的不僅是實力,還有自身潛力,氣運,三者缺一不可,只有通過考核方能成為神主。」

「如何才算通過考核?」

「其一必須是觸碰神禁的絕世天驕,其二則是氣運必須凝聚成氣運蛟龍者,其三修鍊不過萬年者。」

這三個條件武凌天都符合,唯一差的就是修為了,不過這裡沒有修為要求,只要求修鍊不過萬年者。

五族天驕匯聚御神壇,五族族長高居御神壇高台之上,旁邊的則是五族的長老,都是悟道秘境的聖道大能。

萬年大比是莊嚴神聖的,沒有任何人可以作弊。

武凌天的目光望向了日族天驕所站的方位,凝視著居於首位的日神,日神似乎感受到了武凌天目光,也朝他望去,兩人的目光對視,日神眼中蘊含著一抹殺機,還有冷意,武凌天則是戰意,能與日神這種異族絕世天驕一戰就沒有白來。

「太一,你以為你是太陽金焱孕育而出的先天火族,潛力強大就可以與我爭奪神主之位嗎?這裡就是你的死期。」日神對武凌天下了必殺之心。

萬年大比十分殘酷,時常會出現傷亡,也正是因為如此,神族五族是面和心不和,都有著莫大的積怨。

高坐御神台神座的五族族長私下竊語。

雷族族長紫宵朝赤雲道:「赤雲,聽聞你火族前不久出了一位太陽金焱孕育而出的先天火族,潛力驚人,不知道是否前來參加萬年大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