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太昊山。

昊然劍殿的大門緊閉著。

一身紅衣的絢娘娘,荒龍,以及暗部的人聚在一堂。

絢娘娘踩著一雙精緻的鞋,來回踱步,娥眉微蹙。

在昊然劍殿的正上首的龍椅上,徐壽盤膝而坐,緊閉著雙眼,正在彼岸中遨遊著。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捨得我輸 不一會兒后,徐壽雙眼睜開,目光如電光那般炯炯,臉上則滿是異色,顯然是從彼岸中退了出來。

「壽皇!」

兩位暗部的首領上前,朝著徐壽一拜。

徐壽輕撫自己的鬍鬚,緊皺著眉頭沉吟道:「他們要提前動手。」

聽到這話,荒龍與絢娘娘對視了一眼。

「提前動手?這等情況下動手,豈不是打算把我們推入火坑?」」絢娘娘冷臉說道。

太昊山現在的實力雖然能穩在前三,可遠遠不如太一山與太乙山,何況東皇太一與癭老坐鎮之下,太昊山若動手與找死沒有什麼區別。

荒龍也點頭說道:「提前動手吃虧的是我們!」

「帝俊已經準備好了,」徐壽又說道。

金烏一族與太一天宮的地界相連,一旦發動戰爭,最先動手的必定是金烏一族。

「只有一個金烏族?」絢娘娘面露猶豫之色。

徐壽之所以願意率太昊山反水,一方面是因為他本人的野心,另一方方面徐壽也不看好太一天宮。

可太一天宮無數年的積累,底蘊還是深厚,一個金烏族卻是難以將其覆滅,若太昊山貿然內應,依舊十分吃虧。

徐壽凝視著昊然劍殿的大門,眼中流露出深邃之色,「屆時他們會將東皇和那老太婆困在彼岸內!」

太一天宮最強的兩大戰力就是癭老與東皇,如果他們兩人被困在彼岸,太一天宮的實力自然被極大地削弱。

「困住老太婆和東皇?」絢娘娘的目光閃動。

「據說已經向老太婆動手了,不知有沒有成功,」徐壽說道:「而且他們還專門提及了一人。」

「誰?」絢娘娘問。

「羅征,」徐壽回答道。

那羅征固然是個天才,但對於有熊一族又有何用?

「要我們殺了他嗎?」絢娘娘臉上有了一絲興奮,上一次將羅征抓到太昊山,可讓他們上上下下都很狼狽,可偏偏太昊山還不敢拿他如何。

「要活捉,羅征似乎對他們很重要……」徐壽說著臉上也有些不解之色,就算羅征算是極為優秀的天才,活捉他又有什麼意義?

「活捉似乎也不錯,」絢娘娘的目光中流露一絲冷笑之意。

……

太乙山上。

一棵棵翠綠色的玉樹成林,環繞著一個碧波蕩漾的小湖。

這些玉樹的周圍,篆刻著無數法陣。

法陣一層層的疊加起來,形成一個震靈大陣,將那小湖以及湖邊的樓閣護在其中。

進入彼岸后,肉身依舊停留在原地,對癭老這樣的強者而言是非常危險的,畢竟在彼岸內遨遊之際,肉身幾乎毫無抵抗之力。

在癭老進入彼岸時,震靈大陣就會盡數開啟,除了極少數太乙山上的人可進入其中,其他生靈但凡逾越,必被震靈大陣所擊殺。

凌霜站在玉樹林的外圍停頓了一下,隨後毫不猶豫的進入玉樹林內。

震靈大陣打出一道符文覆蓋在凌霜的體表,這時所有的玉樹表面都閃爍著紅色光芒。

那道符文驗證了凌霜的身份后,這一片玉樹表面的紅色光芒隨即消失不見。 凌霜徑自從這片玉樹林中穿過,順著小湖繞了半圈,來到湖邊那樓閣跟前。

推開樓閣的門后,內部又是另外一片空間。

整片空間中懸浮著無數道劍光,這些劍光呈大漩渦一般,緩緩地盤旋著,這便是鼎鼎有名的太乙劍光。

整個太乙山能夠得到癭老親傳的人極少,而有資格在這片空間內修鍊太乙劍訣的,只有凌霜一人。

她踏入這片空間后,徑自來到劍光形成的大漩渦內。

在大漩渦的中央,癭老便懸浮在其中,看癭老的樣子應該也在彼岸中闖蕩。

凌霜靠近后,就有一道劍光飛抵在她身邊。

總裁追妻太兇猛 她伸手在劍光上輕輕撥弄,一道悠揚綿長的聲音頓時朝著大漩渦內部傳遞而去,這聲音能夠讓彼岸中的癭老感知。

如果是其他人撥弄劍光,喚醒癭老,癭老必定會大發雷霆,而且大多數情況下彼岸中的癭老都置之不理。

但每次凌霜撥弄劍光,癭老都會第一時間退出彼岸。

凌霜撥弄劍光后,就安安靜靜的坐在這片空間中,雙手抱著膝蓋,靜靜的等待著姥姥蘇醒,同時在心中準備措辭。

姥姥很早就猜透這個孫女的心思,早就想替凌霜做這個主,所以在太昊山上才有與焱妃的那一番交鋒。

奈何凌霜性情雖火熱,可對於男女之情卻極為內斂,就算癭老著急也沒辦法。

那時候的凌霜也喜歡與羅征在彼岸內一同闖蕩,根本不曾想過會突然殺出一個鳳歌……

在劍慟之地聽到愁殉的提醒后,凌霜也想明白了,自己應該也像鳳歌那般爭取才對。

不過如何委婉的向姥姥開口,這是一個問題……

她心中糾結了好一會兒,回過神來時,才發現已過去一炷香時間,姥姥依舊在劍光大漩渦的中央漂浮著。

凌霜有些疑惑,就算姥姥身在彼岸內,應該也知道是自己來了,一炷香的時間都不從彼岸退出,莫非是被困在一些特殊的區域?

像暗域,神廟還有其他一些地方是不允許隨時退出的,這種情況在彼岸內也很常見。

凌霜想到鳳歌挑釁一般的眼神,她心中沒有來有些不適,乾脆就在原地等待著。

當凌霜等候了半個時辰后,她才發現劍光大漩渦內,姥姥的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姥姥的身體在劍光的承托下有些虛幻縹緲,但鳳歌仍舊能觀摩的清清楚楚。

姥姥那張布滿皺紋的臉原本該是一片紅潤,現在竟如白紙那般蒼白……

「姥姥!」

即使凌霜的修為不算高,也明白姥姥似乎出了問題。

她再度撥弄劍光,劍光發出急促而尖銳的聲音傳遞漩渦內部,姥姥聽到這聲音不管任何情況都會醒來的……

可癭老依舊待在原地一動不動,臉上的血色越來越淡,而整個空間內所有的太乙劍光都開始震動起來!

這些太乙劍光可以看做癭老的分身,它們平日里是會被癭老收回體內的,但癭老在此地靜修時,就會將所有的太乙劍光自體內釋放。

凌霜對這些劍光很熟悉,它們震顫,哀嚎,似乎是感受到癭老遇到了危險,它們向凌霜低聲哀泣,哭訴著……

「姥姥,姥姥……」

眼前這一幕提醒著凌霜,癭老遇到了麻煩。

她向前衝出去兩步,意識到自己是無法靠近姥姥的,每一次姥姥蘇醒都是自己從漩渦內出來。

凌霜想了想,徑自轉身衝出樓閣,鑽出玉樹林后,將一道道傳音符捏碎。

不多時,太乙山上諸多宮殿內,一道道遁光飛升而起,直奔山頂而來,聚集在玉樹林外。

這些人各個氣息強大,都是太乙山上的頂樑柱,而為首的正是林戰霆,人雖然不少,但有資格進入玉樹林的不過三五人而已,林戰霆正是其一。

在聽到凌霜的話后,林戰霆沒有任何猶豫,徑自鑽入玉樹林中。

除了林戰霆之外,還有兩人也進入玉樹林。

凌霜原本想跟進去,只邁出腳步之際只覺倍感沉重。

即使姥姥這等存在,在彼岸頂層同樣也避免不了這般命運?

她害怕,害怕進入看到的是一尊失去了靈魂的軀殼,害怕看到姥姥隕落在自己面前。

凌霜內心充滿恐懼之際,一雙手自背後將她抱住。

「萍姨……」凌霜哭了起來。

「別怕,不會有事的,」萍姨看著玉樹林安慰道,「癭老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會安然無恙離開彼岸。」

其實到了癭老這般層次,即使在彼岸內也很難隕落,他們這些至強者的靈魂已上升到另外一個層次……

難道彼岸內又出現了什麼意外?

萍姨心中諸多猜測,但並未表露,只是輕聲安慰著凌霜。

許久之後,林戰霆才從玉樹林中走了出來。

凌霜看到他嚴肅的表情,心中已有些絕望,隨後就聽林戰霆說道:「癭老應該是被困住了,情形危機,但癭老應該在苦苦支撐中,就不知癭老能撐多久,我去一趟太嫡宮!」

太一天宮七山同氣連枝,特別是太一山與太乙山,癭老出現這般問題自該第一時間通知東皇本人。

萍姨,凌霜,還有太乙山諸多強者們皆滿臉沉重,目送著林戰霆離開。

……

心流劍派內。

這幾天溪幼琴十分滿足,至少羅征無微不至的陪伴在他身邊,便是寧雨蝶也很關照她,獨立庭院內倒是前所未有的和諧。

寧雨蝶曾建議溪幼琴進入體內世界中,時間流速加快的情況下,能更快的誕下麟兒,但被溪幼琴拒絕了,她可不喜歡這段時間快快過去……

「墟氣補胎丹,兩百萬神晶,可補先天之氣……」

「地壽丹,五十萬神晶,即使不修鍊,不入真神境,也能有百萬年壽元……」

「奇賦造化丹,五百萬神晶,能大大提升修鍊天賦……」

「……」

小茵將自己交易到的丹藥陳列在羅征面前。

羅征了解到這些丹藥的效力后,也是嘖嘖稱奇,母世界中的起點的確比神域高許多,而且這些丹藥作為補胎之用,幾乎沒有副作用。 以羅征現在的資源,耗費區區數千萬神晶自是不在話下,如悟劍靈液這等利潤豐厚之物,他亦是回心流劍派時順手製造一批。

不過悟劍靈液所賣的神晶羅征分文不取,皆讓殷月環分配給道劍宮的那些弟子們。

畢竟羅征有十四重天作為自己的後盾,已是一個天量的財富,他不缺這點神晶。

煉化這些養胎丹藥,對溪幼琴而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她這一次倒是展露出奇佳的韌性,按照小茵的指導下以繁瑣的手段足足化了一周時間,才將這些丹藥悉數煉化。

我只想安靜的畫漫畫 這幾天時間,羅征除了照料溪幼琴,陪伴寧雨蝶和蘇靈韻外,也造訪了相鄰的那座庭院。

霍澤與藍情等人回歸天宮后原本是等待黎祿將他們接走,但黎祿一直沒來,而霍澤與藍情也並未提離開的話。

九黎舊部的小世界與太一天宮根本不能相提並論,他們幾人雖說無法進入劍慟之地,可在萬靈城內羅征自會給予照顧,他們幾人的進步也是迅速。

如藍情即使放在劍慟之地內,怕也能排進一層樓九百名之內……

回到庭院后,羅征察覺到體內的一絲異動,眉頭輕輕蹙起,就地盤膝坐下,隨著他念頭微微一動,一具身內化身已出現在體內世界中。

邪神的寄靈地雖然被撤掉了,但寄靈地中的一切依舊還存在。

自邪神被收回體內世界后,一直與秀珠囚禁在一起。

能夠與夫君待在一起,即使被囚禁秀珠也是樂意的。

可這一次邪神回來后,整個人陰鬱了一截。

他的話越來越少,幾乎不與秀珠有態度的交流,可經常流露出的目光又極為深邃,彷彿在思考著什麼。

這讓秀珠感到擔憂。

秀珠深知夫君不可能妥協和放棄,除非他被毀滅,否則不會放棄任何一次翻盤的機會。

可主乃是無所不能的存在,體內世界中的一切本質上都屬於主的一部分,邪神心中若有謀反之心,主一個念頭就會知曉!

秀珠甚至不敢去思索這個問題,她怕自己的思索的念頭會被主知曉,讓主對夫君更加警惕。

不過自從主賜予夫君血元神道后,夫君一直沉浸在融合神道中,且十分專註,倒是讓秀珠鬆了一口氣。

夫君已經將自己的寄靈地貢獻出去了,甚至還貢獻了什麼「文明之器」,秀珠不清楚那是什麼東西,但明白那東西內部蘊藏的能量十分恐怖,甚至比夫君的融道能量還恐怖無數倍……

若夫君能夠順利的將這血元神道也融合進去,能夠將功贖罪,讓夫君能夠脫離這個監獄,在這個世界內自由活動。

也許,她與邪神能夠回到過去的那些日子……

秀珠正沉思著,旁邊忽然閃起一道雷光,吸引了她的注意。

邪神的右手中捧著一團融道能量,這融道能量一共糅合了兩千九百九十八種神道,而邪神的左手中的雷光則是玄雷神道。

他的左手輕輕一張,「噼啪」一聲脆響,玄雷神道已徑自打入融道能量內部,這融道能量依舊十分穩固!

「嗡!」

邪神的左手再度一揮,一條血色的能量圍繞著他的手指盤旋而起,化為一條血色小龍。

不得不說邪神對神道的道蘊有著非凡的悟性,羅征接納血元神道后並未深入鑽研,但邪神則是信手拈來,將血元神道運用到出神入化的地步。

重生萌妻:給陸爺撒撒嬌 血色小龍從他指尖繞起后,亦徑自鑽入融道能量內,整個融道能量內蘊藏的道蘊已有三千之數!

此前邪神拿到那弧光能量,試著融合為三千之數,可弧光能量與玄雷神道相衝突,便是按著葫蘆起了瓢,總有一種神道被排斥。